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3 真假李欣











  我顺着楼梯直接拐到二楼的左面,这二楼上面的所有房门都是紧闭的,左边也有几间房,我仔细听了一下,可还是听不出声音的具体来源。
  “就在这间房。”铁面在大个子的背后,伸手往前一指。
  这是左面楼梯正对着的房间,我弯下腰,把耳朵贴近房门,因为这是冰做的房门,我不敢把耳朵贴上去,只能稍微离近一点,当我耳朵距离房门还差一公分的时候,我听到了里面微弱的呼喊声。
  “救...救命...救命啊。”我猛的一惊,这声音我很熟悉,非常的熟悉,这居然是李欣的声音。
  “是..是李欣的声音。”
  当时我连想都没想,赶紧起身往后退了一步,猛的一脚踹了过去,‘咣’的一声闷响,这冰门愣是被我给踹开了,我本以为这冰门会很结实呢,没想到跟木门差不多,简直就是不堪一击。
  当房门打开的时候,里面是一片漆黑,这屋里也没有个窗户,自然就不会有光线,看上去和一个大型的冷藏库差不多,我打开强光手电就冲了进去。
  “李欣,李欣你在哪?”我大声的喊了一句,可听不到任何的回答,就连刚才的呼救声都停止了。
  大个子背着铁面也跟了进来,“忠义你确定是李欣吗?”
  “废话,她的声音我还听不出来吗。”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荧光棒,这也是马丁船上的装备,是美军专用的军用荧光棒,要比普通荧光棒的光亮强大好几倍。
  我用力掰了两下,当荧光棒亮起的时候,整个房间全都照亮了,绿色的光亮,把这冰屋里的一切都变成了绿色,看起来更多了一份诡异的恐怖感觉。
  我转圈查看了一下,可这屋里什么都没有,桌子和椅子也完好无损,可我前面的床铺却引起了我的注意,那床铺上的床帘是放下来的,里面的情况根本看不到。
  “声音没有了。”铁面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  大个子侧过脸看着他说,“俺压根就啥都没听到,这里也没人啊,你们俩不会是听错了吧?”
  我伸手往前指指,回身向大个子使个眼色,大个子这才看明白怎么回事儿,他吃惊的向我点点头,我示意他在这里等着,我自己一个人过去看看。
  我慢慢的向床铺上走过去,当走到跟前的时候,那白色的冰床帘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,即便是用强光手电,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我只好用手里的散弹枪枪托,把这冰床帘全部砸碎。
  当床帘完全碎掉的时候,我这才看到,这冰床上居然躺着一个人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欣,李欣她闭着眼睛,卷缩在冰冷的床上,全身上下还在轻微的颤抖着。
  她全身上下结满了厚厚的冰霜,那苍白的脸庞,就好像死人一样,没有一丝的生气,这一刻,我的心很疼,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疼,就好像有人拿刀扎进了我的胸口一样。
  “我的天呐,怎么会这样,李欣....”
  就在我刚要伸手的时候,大个子在后面一把将我拉了回来,“忠义你疯了啊,你咋就知道她是李欣呢。”
  “你他妈走开,拉我干什么?”我很不冷静,心痛的感觉,开始让我疯癫了。
  可不管我怎么推他,大个子就是死不松手,他突然向我大吼一句,“你他娘冷静点,你忘记常山说啥了吗?冰魔,它可以变成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,万一这不是李欣呢?你咋这么冲动呢?你再想想你之前的遭遇,”
  他这一声大吼,算是把我给喊醒了,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,大个子居然比我还冷静,他还能把常山的话一直记在心上,真是连我都没想到啊。
  我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冰床上的李欣,她跟我之前遇到的‘珍妮’差不多,依旧是全身冰冷,可我真的有点拿不准了,万一她要是在这里冻上一段时间了,也很容易变成这样的,说实话,目前的我,根本分辨不出来真假。
  “可万一她要是李欣呢?”我目光盯着李欣,心里乱的要命。
  大个子轻声说,“俺们还是小心一点好,我看还是把焦八他们都叫来吧,让他们也来看一下吧。”
  我没理大个子的话,而是看了一眼他背上的铁面,“你认为呢?”
  铁面勉强的露出笑容说,“要是我,我...我一定会去救她的,如果...如果她真是李欣小姐的话,错过了这个时间,可能就没命了。”
  “那万一要不是呢,这不是把忠义给害了吗。”大个子有点急了。
  “没时间去找他们了,要真不是李欣的话,记得帮我开枪打死它。”
  我回身就去抱李欣,当我的双手碰到她身体的时候,并没有那种极强的寒气传来,而李欣也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,根本就没发生任何改变。
  “李欣,李欣你醒醒,醒醒啊。”我试着呼喊她,可她在我怀中紧闭双眼,一动都不动。
  大个子这时候似乎也看明白了,“还真是李欣啊,这可咋办啊?还能救活吗?”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李欣突然睁开眼睛,我感觉她的眼神很不对,居然散发出一种邪恶的目光,而与此同时,她一把用双手反扣住我的胳膊,紧接着,一股强烈的寒气真从她体内流出,很快就传遍了我的全身。
  我顿时一惊,心说坏了,我这是中计了,这根本就不是李欣,而是冰魔,这次我可要完蛋了,她的寒气逼人,瞬间就将我的双臂给麻痹了,我甚至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  大个子当时还没看明白呢,“李欣她居然醒了?忠义你咋了?”
  我使出浑身的力量,才痛苦的大喊一声,“是冰魔,大个子开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