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5 冰冻李欣













  “能干嘛,开枪杀它啊,难不成还跟它叙旧啊?”大个子扭头瞪我一眼吼道。
  “冷静点大个子,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怪吗?”如果说这个人真是李欣的话,那我们岂不是亲手把她给杀了,万一要真是这样的话,我非痛苦死不可。
  “你不是吧?刚才的事情都忘了啊?这指定是冰魔变的,你别拦着我,让我打死它。”大个子有点疯狂,说什么都要开枪。
  我用手死死的抓着他的枪管说,“你先听我说,刚才冰魔是变成了李欣的样子,可你认为它会再一次变成李欣吗?这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?它要变的话,为什么不变成其他人,麦老,馒头,每一个人都可以啊,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李欣,你好好想想。”
  我总感觉,这件事情很怪,可一时半刻我又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不对,我的直觉告诉我,事情没那么简单。
  大个子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后,有点愤怒的说,“你他娘的,你还在这执迷不悟,这就是使诈呢,你要是在上当,非死了不可,你给我起开。”
  “冷静点,听我说完。”我一声大吼,震的整个屋子都快颤动了。
  大个子一见我发火了,这才停止了行动,“俺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可你想想,如果她真是李欣呢?你要是开枪了,她就死定了,如果我们亲手杀了李欣,我们怎么去面对其他人,怎么去面自己。”
  大个子被我说的话有点打动了,“哎呀,俺...他娘的,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,那你说咋办吧?”
  “我要再试一次。”我看着他,很认真的说道。
  “不行,坚决不行,你刚才忘了啊,冰魔差点就要了你的命。”大个子抬起一只手,说什么都不同意我这么做。
  “那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我是不会让你开枪的,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除非你先打死我。”我很坚决的表态,因为我不敢冒险,如果真是李欣的话,那我这辈子都得在内疚和自责中度过了。
  “金..金先生,我支持你的决定,我们不能放弃任何希望,你去吧。”铁面是一个比较明理的人,他能分清楚轻重,如果这是冰魔的话,大不了我们再火拼一次,可如果要真是李欣的话,我们可就再也没机会救她了。
  “你...行了行了,俺不管就是了,真他娘的。”大个子一看铁面也这么说,最后气的他甩手不管了,不过他始终把枪对着李欣,不敢有丝毫的松懈,可以看得出来,他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。
  我走到李欣的跟前蹲了下来,她依旧卷缩着身体在颤抖,我先试着呼喊她,“李欣,李欣是我,忠义啊,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吗?”
  李欣的神智好像有点不太清醒,她依旧紧闭双眼,浑身哆嗦,嘴里在自言自语着什么,可我听不清楚她说的话,我把身体放低,当我距离她很近的时候,我才听清楚的她的呼喊,她居然...一直再呼喊我的名字。
  “忠义....忠义。”
  这一刻,我再也冷静不下来了,我上前一把抱起她,“李欣,李欣你醒醒,是我啊,我是忠义,我是忠义啊。”
  我把她紧紧的抱在我的怀里,她全身冰冷,就如同一块冰一样,可她的冰冷和冰魔是两种概念,因为我在抱起她的时候,我能明显感觉到从她体内传来的颤抖,她的身体,很需要这份温暖。
  “天呐,是李欣,是李欣。”我抬头看着大个子说道。
  可大个子还是无动于衷,他依旧端着步枪,眼睛上下翻着,看看我,又看看李欣,最后只是摇摇头,表示完全不相信。
  我用手试了一下,李欣还有呼吸,可呼吸微弱的厉害,她全身冰凉冰凉,就连眼睫毛上都是冰霜,整个人看起来就和冰箱里的冻鱼差不多。
  “他妈的真是李欣。”我向着他大吼了一句,心痛的都快不能自已了。
  大个子一看我这态度,这才反应过来,他赶紧放下手里的枪跑了过来,上前用手在李欣的脉搏下按住,随后一惊,看着我说,“有...有脉搏,还真是李欣。”
  冰魔就算能变成我们的样子,可它毕竟是邪灵,跟人类还是有很大区别的,它不会有呼吸,更不会有脉搏的跳动,这也是在我们全身挂满冰霜后,唯一能识别的办法了。

  我用手抚摸着李欣的秀发,悲痛的喊道,“李欣,李欣我来了,你醒醒,你醒醒啊,怎么办?你们告诉我该怎么办啊?”
  我发疯的向大个子和铁面喊道,我的眼睛瞬间就模糊了,泪水控制不住的往下流,我紧紧的抱着李欣,这种心痛的感觉,简直无法形容,就好像万箭穿心一般,痛的我死去活来的,如果李欣真死在我的怀里,我这辈子都无法安宁。
 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怎么会变成这样,如果我要不执意去找焦八的话,一直留在她身边,李欣也许就不会变成这样了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,我心里充满了仇恨跟自责。
  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,之前那冰魔为什么要变成李欣的样子,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想用李欣的外表来杀了我们,这已经是它一贯的计量了,之前变化成珍妮和麦老就是个例子。
  可一旦它失手杀不死我们的话,还有第二种选择,就是让我们自相残杀,真正的李欣在这,我们要是找到她的话,肯定会误以为这就是冰魔所变,随即我们在开枪打死自己人,这真是非常阴险的计划啊。
  难怪焦八会说,这有智慧的邪灵,是最难对付的,要是刚才我再冲动一点的话,真就酿成大错了,这冰魔要比我们想象的还难对付,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杀掉我们,这比小岛上的任何邪灵都要可怕的多了。

  “哎呦,忠义你可别伤心了,哭也没用啊,李欣她已经冻成这样了,看来是没救了。”大个子按住我肩膀,有些伤感的说道。
 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骂道,“你他妈给我闭嘴,去把焦八和常山都给我喊过来,快去。”
  “去找他们也没没用,李欣小姐冰冻的时间太长了,这里又太冷了,根本没办法帮她缓解。”铁面支撑着身体说道。
  他说的没错,焦八和常山来了也白费,李欣是被冰冻了,但只要把李欣身上的冰霜融化掉,她应该就可以活过来,可怎样才能融化掉她身上的冰霜呢,这温度从哪来呢。
  大个子侧脸说,“你这话等于没说,这鬼地方冷的要命,上哪给她取暖啊?”
  正当我万分焦急的时候,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办法,虽然这个办法很危险,但我也只能试一试了,我得救活她,我不能让她死在这。
  “大个子,把背包里的防寒垫子拿出来,快点。”
  大个子虽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,但还是按照我说的做了,他赶紧把背包里的防寒垫子拿了出来,我把昏迷的李欣横抱起来,然后让大个子把垫子放到冰床上。

  等他把防寒垫铺好之后,我把李欣平放在垫子上。
  大个子不明白的问我,“忠义,你…你这是在干啥啊?”
  “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  我说着话的功夫就开始拖衣服,防寒服和里面的衣服全部都脱了下来,我上身很快就一丝不挂了,这天光膀子真是要命呢啊,寒冷瞬间就侵袭了过来,我浑身上下不停的在哆嗦,实在太冷了,要不是为了救她,我才不会干这傻事儿呢。

  “不是…你…你这是干啥啊?都这时候了咋还有这心思呢?”
  大个子这肮脏的思想,还以为我要干什么坏事儿呢,他也不动脑袋想想,在这严寒的鬼地方,就算我有那心,我也没那个力啊,再说了,李欣都快被冻成冰块了,我能把她怎么样。
  我也没功夫搭理他,我跳上冰床,正打算把李欣抱起来的时候,大个子一把拉住我问道,“我说忠义,你这是要干嘛啊?”
  “我他妈能干嘛啊?我要救他,你给我起开。”我猛的甩开他的手,我拖住李欣的脖子,扶着她坐了起来。
  “他…他是要用自己的体温来救她。”铁面这时候在旁边说道。
  “用自己的体温?”大个子有点发蒙,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儿。
  这时候我开始动手脱李欣的衣服,什么防寒服啊,衬衣啊,统统全部脱掉,只留下内衣和内裤。
  我慢慢的抱住她,身体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,她身体就跟冰一样,那股寒冷简直让我无法忍受,是穿透肌肤,直达骨髓的冷。
  “金先生,你…你这么做会出事儿的,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。”铁面有点担心的说道。
  “那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大个子,快把防寒服裹在我们身上,裹的越严实越好,快。”
  我必须得把身体的温度保存起来,这样才能把李欣给救活,要不然一切都会前功尽弃的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我就得想办法救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