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6 求生欲望









  大个子赶忙把防寒服裹在我们身上,裹的很结实,也很严实,几乎是密不透风的。
  而这时候,我的身体再承受着最艰难的折麽,李欣身体的冰冷,已经快传到我的五脏了,我咬牙坚持着,紧紧的抱着她,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被冻麻木了。
  这真是痛苦不堪的,这种滋味,比一枪打死我都难受,简直可以说是一种酷刑啊。
  “啊~”我昂头痛苦的嘶吼着,只要挺住了,我就一定可以救他。
  “忠义,忠义你咋样啊?不行就算了吧,在这样下去,你会死的。”大个子在旁边劝我,急的他都快团团转了。
  “是啊金先生,你这是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?”
  铁面也在劝我,这确实是极度危险的行为,可我要不怎么做,李欣很快就会死掉的,冰天雪地的,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。
  我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了,我咬着牙说,“不…不行,我不能放弃,我…我得救她,我不能…不能让她死。”
  大个子用手一拍额头,骂我一句,“你他娘的,真是个不要命的东西,救活了李欣,你万一死了呢?”
  我呼吸急促的回答他一句,“死就死,我…我认命了,帮我看住四周,千万…千万要小心。”
  大个子叹口气,把枪端好,背着铁面在我周围为我站起了岗。
 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大概得有快一个小时了,我浑身已经麻木了,可我却感觉到李欣的身体正在变暖,她开始有体温了,呼吸也比之前强了不少,看来她是活过来了。
  “忠义,李欣的脸色恢复了,她恢复了。”大个子激动的说道。
  我抬头冲他笑笑,“我…我说过,我会救活她的。”
  大个子看着我,脸色很难看的说,“娘勒,你嘴唇都紫了,不行就算了吧,再挺下去,你恐怕就要没命了。”
  我坚决说,“不行,我必须得等她醒过来,等李欣醒了,才有机会救铁面啊。”
  “金先生…”铁面望着我,眼神里带着期望。
  又过了一小段时间,我感觉李欣的身体开始动了,她正在苏醒,相信很快就会没事的。
  “我…我这是在哪,我死了吗?”李欣微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  “你本来是要死了,可我给你拉回来了。”我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,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  “忠义?你...你怎么在这,我们...你在干什么?”
  李欣本想一把推开我,可我们俩被防寒服裹的太紧了,她身体向前一动,我再向后这一倒,直接也把她给带倒了,我全身上下,已经没有力气了,感觉自己就跟个半死的人差不多。
  大个子这时赶忙上前把我们俩人给扶起来,“李欣,你以为忠义在干啥啊?要不是他用自己的身体给你取暖,你早就死了。”大个子似乎有些责怪李欣,语气有点重。
  我闭着眼睛说,“不要怪她,看好四周,熬过去就没事了。”她的身体越来越温暖,相信很快就可以恢复了。
  李欣似乎带着哭腔说,“你...你为什么要这样,你会受不了的,大个子,快把我们俩个人分开,快点,忠义他快不行了。”
  大个子刚要动手,就被我给打断了,“别动,现在...现在还不是时候,不能前功尽弃,不能....”
  我感觉自己的头脑很不清醒,天旋地转的,仿佛如梦境一般,我抱着李欣,突然间感觉很幸福,有那么一瞬间,我想永远这样下去,人生在世,有太多的不如意,幸福总是来的突然,去的更快。
  “我没事了,我真没事了,大个子你快点,忠义他真的不行了,他身体冰冷的厉害。”李欣有点急了,她流着眼泪说道。
  我能微微的感觉到,她的泪水滴在了我的肩膀上,可她的声音依旧微弱,这还不够,再有一段时间,她就可以彻底恢复了。
  可就在这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了手电光,随后又有几个人冲了进来,我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楚来人是谁,手电光太强,晃的我更眩晕了。
  打头的那人进屋后看到我们,只是惊讶的喊了一句,“李欣?”这是一个我熟悉的声音,是常山喊出口的。
  “哎呦,焦八,常山,你们可算是来了啊,要是再晚来一会儿,非出人命不可。”大个子仿佛见到了救星,激动的都快手舞足蹈了。
  “大个子,这到底是怎么了?李欣怎么在这,义哥跟她在干嘛呢?”焦八上前急忙问道,我们俩人裹在一起,冷不丁一看,一般人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  大个子着急的说,“哎呀,先别问那么多了,赶快把他俩分开,忠义就要不行了。”
  其他人一听,赶忙过来帮我们俩把裹在身上的防寒服脱去,等他们看到我和李欣一丝不挂的时候,明显都很惊讶,顺子突然愣住了,“我靠,这是几个意思啊?义哥这是....”
  “别他妈瞎想,义哥这是在救李欣,李欣应该是被冰冻了,快,赶紧把衣服给他们俩人穿上。”焦八的反应就是够快,一眼就看明白了事情的经过。
  顺子他们赶紧把衣服拿了过来,可李欣却流着眼泪说,“先不用管我,快救他,快救他啊。”
  我的神智越来越不清醒,除了寒冷,没有别的了,我用颤抖的声音说,“救...救李欣,我...我死不了。”
  焦八和常山一边帮我穿衣服,一边说道,“行了你别废话了,焦八快点,别让他身体冻伤了。”
  我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,但没有完全昏迷过去,我心里很清楚,在这鬼地方一旦我昏迷过去,很容易再也醒不过来了,所以我极力控制着自己,用强大的意志力在坚强的挺着,只要不完全昏迷过去,我就可以活下去。
  只不过我没有力气说话了,任凭他们随意摆布我,昏沉中,我好像被一个人给背了起来,然后就开始了一段颠簸的路程,好像是在逃亡,但具体逃向哪里,我不知道。
  我闭着眼睛,什么都不去想,我很想睡,可我不敢,我在心里一直提醒着自己,要保持住最后的冷静,这是我唯一能活下去的希望了。
  我耳边时不时传来焦八着急的喊声, “义哥啊,义哥你可千万不能睡着啊,千万不能睡啊。”好像是他在背着我,我不太确定,但他就在我身边。
  “忠义,跟我说话,保持清醒,别睡觉,千万别睡觉。”是常山的声音,他也一直在我的身边。
  “说...说什么?”我闭着眼睛,随口回答了一句。
  “说什么都好,说什么都好,只要你说话就行,现在千万不能睡,挺住,一定要挺住啊,我会想办法救你的。”常山握住我的手,向老大哥一样给与我安慰。
  “好..我说...我想吃一顿烤肉,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....”我很疲惫,全身上下都开始抽搐了。
  “坏了,义哥的身体出现抽搐了,常山大哥,现在怎么办啊?”焦八急的都快发疯了。
  “就近找个地方,得赶紧救他,快快快,去前面。”常山下达了最后的指令。
 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四周是一片漆黑,我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包裹住了,旁边也很拥挤,这究竟是在哪啊?唯独能感觉到的就是,这里有一些温暖,而我身上的寒冷也消失的差不多了。
  “喂,有人吗?焦八,顺子。”我轻声的呼喊道。
  这时候,我听到脚步声传了过来,接着就是手电的光亮,“怎么样忠义?好些了吗?”灯光晃的我看不清楚他是谁,但是听声音我知道,这是常山,他端着枪,好像是在周围站岗一样。
  这会儿我旁边突然冒出个人来,“你醒了?”这个人居然是李欣,她就一直睡在我的右边,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  我扭头有点发愣的看着她,“你...你怎么在这?”黑暗中,我看不清楚她的脸,但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。
  “你忘了啊?是你救了我啊?”李欣柔声说道。
  我恍然大悟的说,“哦,对对对,我想起来了,是有这么个事儿,其他人呢?”
  “都在这,义哥,你怎么样?感觉好点没?”焦八这时候在我左面坐起来说道。
  “都醒了啊?”大个子在焦八的旁边坐了起来,并且还把荧光棒给打着了,接着荧光棒的光亮,我这才看明白,我们这几个人全被包裹在了一起。
  难怪我会感觉这么拥挤呢,原来我左右两边都有人,感情他们也是再靠身体的温度在取暖,不过也正常,这里到处都是冰,想生火都不行,只能这么维持一下了。
  “我没事了,这是在哪?”我随口问了一句。
  “你没事了就好,还是在冰城里,大家伙也都起来吧。”
  常山这时候开始帮我们脱去那些防寒服,我们很快穿好衣服,我感觉全身上下又充满了力量,虽然照比最佳状态要差不少,但起码我可以照顾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