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19 白狼侵袭





















  焦八脸色差到了极点,“没错,按照冰魔的智慧,它完全有可能这样,这一路上,它们都在计划怎么杀掉我们,但是阴差阳错的,这几次都失败了,祖先保佑,但愿麦老他们都能逢凶化吉。”
  大个子这时突然插嘴说,“李欣,其实在遇到你之前,俺和忠义就遇到冰魔了,那冰魔变成了你的样子,后来被俺们给打伤了,忠义出去追它的时候,这才看到了你,当时...我差点要向你开枪,要不是忠义一直拦着俺,俺可能就误杀了你,想必这也是冰魔的一个计谋。”真没想到,这大个子居然也会分析事情了。
  李欣再一次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,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“别这么看着我,我只是...”
  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忠义。”我话还没说完呢,她就慢慢握住我的手说道。
  我尴尬的笑笑,也不明白她到底知道了什么,反正不管怎么样,看到李欣她平安无事了,我这悬着的心,也就放下来了,至于珍妮,想必她不用我多挂念,有马丁在,我想人家是不太需要我的。
  “行了,先别谢谢了,义哥啊,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顺子看着我问道。
  “能怎么办,继续出发,咱们得赶紧找到麦老他们,对了李欣,麦老他们是一路向前走了吗?”我蹲下身子,开始收拾东西。
  李欣点头说,“恩,应该是的,听他的意思,是要沿着这座冰城一路向前的,但具体前面有什么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  “那就准备出发吧,大个子,还是你由来背铁面。”这个任务,还得给他。
  “啊?又是俺啊?俺都背一路了。”大个子有点不情愿。
  我拍拍他肩膀说,“你体格好,就辛苦点吧,累了我和焦八换你。”


  我们收拾好一切,所有人的枪也都换好了子弹,可目前我们手里的子弹已经不多了,差不多消耗掉一半了,看来这里比我预想的要糟糕,路途还没走多远呢,弹药就快用完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  等走到街上以后我才知道,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,其实就是一间民用的住宅,一间比较大的四合院,距离之前那青楼的位置不是很远,我们还算是比较幸运的,在休息的这段时间里,冰魔并没有来拜访我们,要是它们在那时候突然出现的话,咱们几个人不见得就能全身而退。
  外面的天空,还是阴沉沉的,这里面没有阳光,天空和地面是一个颜色的,全都是白色,只不过天空更接近于灰色,甚至有的时候我都难以分清天和地,这是一个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的地方。
  这里虽然不至于那么黑暗,但视线很不好,空中依旧在飘着那红色的雪花,这是最让我无法理解的事情,这东西到底从哪来的?为什么落地后就消失不见呢?它除了能影响到我们的视觉以外,我甚至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
  “这红雪下了多长时间了?怎么还没停下?”我停下脚步,抬头望着灰白色的天空问道。
  “有一段时间了,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?老八你能解释一下吗?”顺子扭头问焦八。
  焦八冷笑着说,“解释不了啊,我又不是百科全书,哪能懂那么多啊,大家还是小心点吧,这红雪可不是什么好事儿,走吧。”
  我们沿着街边,一路向前走去,没有寒风,也没有雾气,除了飘落的红色雪花以外,周围是一片安静,这种安宁,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一样,让人心慌的厉害。
  整个城市,是一片死寂,我在这里感觉不到一点活人的气息,真就跟焦八说的差不多,这里就像通往地狱的鬼门关一样,让人心生胆寒。
  前方的路根本就看不清楚,越往远看,越模糊的厉害,感觉就像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一样,我们也没有个终点,只是按照航海图上的路线,一路向前进军。
  走了能有半个多小时了,可这一路上却没人说一句话,气氛显得很沉闷,大家都是低着头往前走,时而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,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峻,枪在手里全都紧握着,这种气氛很不好,大家的精神都有点过分紧张了。
  “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?”我走在最前面,侧脸向他们问道。
  其他人看我一眼,但还是一句话都不说,大个子和顺子继续闷头走路,焦八和常山则是脑袋来回的摆动,始终处于最佳戒备的状态。
  李欣一直在我旁边,可她也一句话不说,这一路上,我就没听他们说过一个字,就算在小岛上的时候,大家伙有时候还逗逗闷子呢,即便再危险,也不会沉闷到如此地步啊。
  “喂,我说,你们都哑巴了啊?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。”我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他们。
  可这帮家伙倒好,完全当我不存在,直接从我身边走了过去,就跟那行尸走肉一样,完全没有任何的情绪在里面,顿时就让我惊呆了。
  我站在原地,楞了足有十几秒钟,李欣这才回过头来喊我,“忠义,发什么呆呢,赶紧走。”
  我应了一声,又赶忙追了过去,“你总算是开口了啊,我还以为你哑巴了呢。”我追上李欣后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。
  李欣面无表情的说,“不是我哑巴了,是他们谁都不说话,看来大家都很紧张啊。”
  我再次停下脚步,回身说道,“老八,常山大哥,你们到底怎么了?这都走了一路了,你们连一个字都没说过。”
  焦八停下来,看着我说,“你想让我们说什么?”
  我随口说,“说...说什么都可以啊,总比一个字都不说的好吧,感觉就跟一群死人差不多,一点活气都没有。”
  “你才死人呢,有什么可说的。”焦八瞪我一眼说道。
  “忠义,别闹了,现在不是闲谈的时候,还是抓紧时间赶路吧,麦老他们还生死未卜呢。”常山话说完,越过我身旁,继续往前赶路。
  大个子背着铁面走到我身边,拍拍我肩膀说,“年轻人,要耐得住寂寞才行。”这孙子一脸长者的语气,就好像在教训孩子一般。
  气的我刚要反驳他,李欣一把抓住我手腕,“算了忠义,由他们去吧,现在大家都没心情说话,这里四处都透着危险,还是谨慎一点好。”
  “我当然知道这里很危险,只是...我感觉大家的心态过于沉重,你看他们,每个人都是一脸的紧张,这样是很消耗体力的。”
  人的心态很重要,要是神经始终保持着紧张感,短期内可能会很有效,但时间一长,人的身体就会受不了,会比正常情况下疲惫的速度加快很多,属于超负荷运作,一旦真遇到麻烦,反倒容易出错。
  “可是...”李欣刚开口,话就卡住了,原本还是带着笑容的脸,可转瞬间就阴沉了下来,她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我的身后,呼吸都开始急促了。
  我顿时就感觉背后有一阵阵寒气传来,难道是冰魔站在我身后吗?我还是强挺着问道,“喂喂...你...你怎么了?说话啊?”
  李欣看我一眼,慢慢的伸出手,指着前方说,“你后面...你后面有东西。”
  我看她一眼,握紧手里的枪,猛的转过身去,在我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,正有一只白狼在盯着我看,它野兽的眼睛,发出幽幽的蓝光。
  它一动也不动,就跟个雕塑一样蹲在前面,嘴里的尖牙清晰可见,仿佛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,我用余光左右看看,周围并没有其他的白狼,只有它这一只,看来它是想早点死啊。
  “忠义,它会不会一直在跟着我们啊。”李欣在我身后小声的问道。
  我不知道这鬼东西什么时候出现的,但它真有可能是一路在尾随着我们,这白狼到底有多少啊?为什么我怎么杀都杀不完呢。
  还是说,这些鬼东西根本就不计其数,就算我们子弹都打光了,也无法杀光他们呢,这白狼的突然出现,又是什么意思呢?别的不知道,但肯定不是什么好意。
  不管了,先弄死它再说吧,正当我刚要开枪的时候,突然,‘砰’的一声枪响从我耳边划过,那白狼的启动速度很快,当枪声响起的时候,它立马就逃走了,我甚至连它跑向了哪一边都没看清楚。
  这时候大个子跑到我跟前骂道,“他娘的,居然让这畜生给跑了。”想必刚才那一枪,应该是他开的。
  焦八和常山他们也赶了过来,“义哥,你发什么呆呢?”焦八终于说了一句有用的话。
  我摇头说,“哦,没事,我只是不明白,那白狼为什么要一路跟着我们?”
  “管他嘞,他要再敢来,俺一枪解决了它。”大个子手拿步枪,咧个大嘴说道。
  “子弹还是省点用吧,你们没发现吗,这些白狼不管怎么杀都有,好像根本杀不完。”我看着大家,把我的担忧说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