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0 濒临绝境




  常山看着四周说,“忠义说的对,这些白狼是杀不完的,只要冰魔还活着,它们就不会死绝,那白狼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,想必是有什么....”
  “我的天呐,你们快看那房上。”常山的话还没说完呢,李欣突然一惊,伸手指着她对面的房顶喊道。
  我抬头往上一看,顿时惊呆了,在我们左面的房屋上面,站着一排白狼,足有十几条之多,这些白狼全部分散开,平均每个房顶上都站着两到三只,它们的目光统一,深蓝色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们看,
  “俺娘的嘞,咋...咋一下来了这么多啊?”大个子不像刚才那么牛逼了,端着步枪的手都有点发颤了。
  “我靠...义哥,这边也有。”顺子突然又一声低吼,目光看向我们右侧的房屋顶上。
  我慢慢的扭头看去,在我们右侧的房屋上面,居然也站着一排白狼,数量跟左边的差不多,少说也得有十几条,目光依旧是死死的盯着我们,看样子随时随地都可以猎杀了我们。
  “糟了,看这样子,它们是想围攻咱们啊。”常山端着散弹枪,来回的左顾右盼,额头都快急出汗了。
  “忠义,咱们现在怎么办啊?”李欣抓住我胳膊,一脸紧张的问道。
  我拍拍她手背,安慰着她说,“没事没事,不要紧张,这些白狼只是在房顶上站着,不还没攻击咱们呢吗,大家不要慌,都不要慌。”
  “等他们下来攻击我们的时候就晚了。”常山在我耳边说道。
  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我掏出另一把手枪,伸开双臂,准备随时应战了。
  “跑吧。”
  可就在我们刚要跑的时候,这群白狼居然集体开始嚎叫了起来,‘呜...呜’,这嚎叫的声音很整齐,就好像是在发什么信号一样,跟那野狼的叫声差不多,但更像是魔鬼的呼喊,整个冰城,都是这种让人胆寒的可怕叫声。
  “我靠,这些白狼在干嘛?”顺子有点发蒙了,其实不光他自己,我们也一样,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  焦八左右看看,脸色沉重的说,“这...这些东西想干嘛?常山大哥,它们这是要干什么啊?”一向沉稳的焦八,居然也乱了阵脚,看来事情麻烦大了。
  “我也不知道,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大家随机应变吧。”常山也没招了,最后说了这么一句没用的话。
  当这群白狼的吼叫声音结束后,整个天空居然开始发生了变化,先是那红色的雪花停止了,起初还以为是什么好事儿呢,可下一秒钟,我们所有人全都傻眼了。
  天空瞬间就黑暗了下来,几乎是一点缓冲都没有,是整个空间在几秒钟后就进入了一片黑暗,除了我们手里的灯光之外,周围什么都看不到了,接着就是寒风四起,大风‘呼呼’的刮个不停,冻的我们浑身都快打摆子了。
  这天的变化实在是太诡异了,刚才还是白天呢,可一转眼的功夫,天居然黑了下来,也不知道这跟那白狼的吼叫声有没有关系,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,我们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  而最可怕的是,当天黑下来的时候,我有意抬头往上看了一眼,这天空居然变成了暗红色,但跟小岛上尸变时,天空所变的颜色大有不同,小岛上的天空,是血红色的,很耀眼,也很鲜明。
  而这种暗红色的天空,则是让人很压抑,压的我都透不过气来,天空看起来就向在我头顶上,几乎近在咫尺一般,感觉天就快要塌了一样,这跟那传说中地狱很像,暗红色的天空就像地狱的岩浆,震慑着我们所有人。

  “俺的娘嘞,这是咋地了?世界末日到了啊?”大个子完全吓傻了,背着铁面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  “怎么...怎么会变成这样?义哥,快点想办法啊。”顺子也疯狂了,向我大喊一句。
  “大家把枪和手电都拿好,跟着我走,快。”我拉起李欣的手,顶着寒风往前走,风虽然不大,但是吹在身上很冷,周围是一片漆黑啊,我们就像在地狱里等待轮回的灵魂一样,毫无目地的往前走去。
  可我们刚走还没多远呢,我就见到前面有一排蓝色的眼睛再盯着我们,我顿时大惊失色,在这黑暗中,那深蓝色的眼睛就如同地狱的猎犬一般,悠悠的蓝光让人心生恐惧。
  我看不到它们的身体,只有那一双蓝色的眼睛,在泛着邪恶的光芒,这都比在那深山老林里遇到野狼还吓人,我不敢再冒然前进了。

  这时候,我立马停下了脚步,慢慢的把手电光照了过去,在我们面前二三十米远的位置上,足有十几只白狼,它们正好把整个街道都给占满了。
  这十几只白狼目光统一,露出凶恶的神态和摆出进攻的姿态,我甚至都能听到从他们嘴里发出的野兽低吼,看来这一次,它们是打算进攻我们了,我就知道,这群畜牲是没那么容易放过我们的。
  “忠义,你咋停下了呢?继续走啊?”大个子在人群的最后面,他背着铁面也没注意到前面的情况。
  这时就听顺子说道,“我们路都被拦住了,还走个屁啊。”
  大个子探出头来往前看了看,“娘勒,咋这么多白狼啊?他娘的,好狗还不挡道呢,老子去嘣了这群畜生。”
  他端着步枪就走到了前面,我赶忙伸手拦住他,“别冲动,子弹有限,犯不上跟这帮畜牲较劲,我们往回走,快快快。”
  可就在我们刚转身的时候,所有人又傻眼了,我们后面的退路居然也被封死了,依旧是十几只白狼,把后面的街道口也给占满了,还是统一的眼神,统一的姿态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向我们冲过来。
  这一次,我们被彻底的包围了,两侧的房上占据着几十只白狼,街道的前后也有白狼堵截,它们完全把我们的路给封死了,我真是小看了这帮畜牲,看来它们这是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啊。
  “我靠义哥,我们被包围了,这他妈的怎么办啊?怎么办?快点想办法啊。”顺子有点发狂了,他端着散弹枪来回的瞄准。
  “你冷静点,这不还没死呢吗,你慌什么。”我向顺子低吼一声,这时候千万不能冲动,一定要保持头脑的冷静,要不然我们全都得玩完。

  我们赶紧摆出对战的阵型,所有人的枪全部端了起来,我们围成一个小圈,背靠着背,不敢有半点的马虎大意,所有人的精神都高度集中,这绝对是一场生死之战。
  但说实话,这种场合不紧张是假的,几次面对生死的挑战,可没有一次是有把握的,这次也一样,我都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活下来。
  “义哥,得想个办法才行,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。”焦八背靠着我,侧脸向我说道。
  “我知道,可现在局面都这样了,我能有什么好办法,你先让我想一想。”我脑子乱的要命,一个劲儿的要别人保持冷静,其实我自己都乱了阵脚。
  “他娘的,忠义,不行就跟它们拼了,大不了就是一死,十八年后,老子又是一条好汉。”
  大个子的魄力和胆识真让我佩服,非常佩服,可这么做太不值得,跟一群畜牲同归于尽,这死的都憋屈,纯属匹夫之勇,太鲁莽了。
  “拼个蛋拼啊,你想死,我们还不想死呢,义哥,实在不行就杀出去吧,凭我们手里的火力,应该可以。”顺子浑身都在颤抖,看来他紧张的厉害,生死攸关,一般人是冷静不下来的。
  “咱们不能硬闯,太危险了,去那,咱们先进去躲过这一劫再说。”常山伸手往旁边一指,那里是居然是一间棺材铺,这也太会挑地方了,找了个这么晦气的地方。
  “我靠,进棺材铺?这不就等于送死去吗?”顺子一看那牌面,说话声都变了。
  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就这么定了,咱们准备动身。”常山是铁了心要进去了,不过目前也没别的办法了,硬拼肯定不行,子弹一旦打光,我们就成待宰的羔羊了。
  “快把荧光棒拿出来,扔在我们附近。”一旦它们发起进攻,手电光根本就不够用。
  我们把荧光棒掰开,扔在四周,这样就能借着光亮看清白狼的行动了,起码比现在强多了。
  “这群畜牲到底想干嘛?怎么就这么一直盯着咱们,连动也不动弹一下。”这群白狼只是盯着我们,可始终不动一下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
  “难道…难道它们是再等待命令吗?”
  当焦八的话音刚放时,突然间,一声怪异的嘶吼划破了整个夜空,这嘶吼声震恻天响,仿佛整个城市都在跟着嚎叫一般,暗红色的天空都跟着颤动了。
  可这声音来自哪里根本听不出来,感觉就像在耳边一样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不是白狼的吼叫,最有可能的,就是那冰魔的嘶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