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2 粉身碎骨













  我们三个人一路冲到棺材铺里,焦八和顺子两人赶忙就把大门给关上了,我跑进来之后,蹲在地上,半天没缓过劲儿来,我脑海里还在浮现着刚才铁面冲我微笑的场景,他是用他的生命,拯救了我们。
  虽然我跟他接触的时间很短很短,甚至我连他的真名字都不知道,可一想起刚才的情景,我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,我有想过,可能他坚持不到我们离开这里,但真到他死去的时候,我不免还是有一些悲伤。
  这一路,我经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了,本以为我会变的麻木,可当我亲眼看到铁面拉响手雷的时候,我确实有些震撼,没想到他表面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,可内心却是如此的强大,在悲伤的同时,也很让我钦佩啊。
  “忠义,你...没事吧?”李欣这时蹲下来,赶忙伸手扶住我。
  我扭头看着她,红着眼睛说,“铁面…铁面他死了,他...他用他的生命,救了我们。”我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,我并不是想流泪,只是内心很酸楚。
  “我看到了,他是个勇敢的人。”李欣抓住我胳膊,用力的紧了紧。
  而这时候,这群白狼开始用力的撞门了,强大的撞击力,使得大门被撞的都快碎掉了,常山和焦八他们几个正用身体顶着大门呢,一旦这群白狼要是冲进来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,我们手里的子弹没多少了,已经用了一多半了。
  “靠,义哥,你还在那发什么呆呢?赶紧过来帮忙啊,我们这都快顶不住了。”焦八回头冲我喊到,他喊出声音都变了,可见着急的样子。
  我来不及悲伤了,调整一下情绪赶紧跑过去帮忙,这群白狼发疯一般的猛撞,嘶吼声在门外响个不停,就算是灵蜥,也没有它们这么凶猛啊。
  “他娘的,这群畜牲真是疯了啊,俺看它们要是不把俺们弄死,它们是不会停手的。”大个子用肩膀盯着冰门,这冰门拔凉拔凉的,冻的我们大家都快受不了了。
  白狼的疯狂让我们有点招架不住了,冰门眼瞅着就要被撞开了,已经开始出现大面积裂痕了,再这么下去,很快就要碎掉了。
  “完了义哥,这破门要顶不住了。”顺子惊恐的眼神望着我喊道。
  这一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们所有人都有点慌了,我们相互看着对方,握紧手里的枪,李欣用力握住我的手,黑暗中,虽然我看不清楚她的眼神,可我能感觉到,她在害怕,她的内心肯定在颤抖。
  可就在这大门马上被撞开的时候,突然间,门外的白狼停止了冲撞,似乎一切又恢复到之前的平静了,门外任何动静都没有了,刚才发生的一切,就有如一场恶梦一般。
  “好像...没动静了?难道那群白狼撤退了?”顺子看着我问道。
  我摇头说,“不清楚,但门外确实没声音了,白狼好像是离开了。”我听到了一些杂乱的声音,但也分不清是不是白狼逃跑的声音。
  “你们看,天快亮了。”李欣抬头看着天说道。
  这时候我才发现,我们头顶上的暗红色天空,正在慢慢的转变,黑暗正在一点点消失,大概一分钟左右,黑暗彻底消失不见了,天又恢复到之前的昏暗状态,但很快,那红色的雪花又飘落了下起来。
  这一切都显得如此诡异,天空突然变黑,可整个天黑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而已,转瞬间的功夫又亮了起来,就好像有人在开灯关灯一样,根本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。
  “我靠,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,怎么这天说黑就黑,说亮就亮啊。”顺子一脸发傻的表情,完全被这一幕给吓到了。
  “是啊,俺也很想知道,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啊,又他娘下这红血了。”大个子慢慢的站起身来,伸出手掌接着雪花,表情还有点发愣。
  我抬头看着天空,有点呆滞的说,“天亮了,那白狼又消失了,妈的,这一切转变的也太快了点,我出去看看。”
  正当我刚要打开大门的时候,常山一把抓住我的手说,“先等等,外面的情况我们还不清楚,不可冒险。”
  我看焦八一眼,他向我点点头,“听常山大哥的吧,恐怕会有诈,万一那群白狼正守在门口怎么办?咱们不就等于开门送死了吗。”
  我叹口气,只好蹲在地上干等着,李欣在我身边问道,“忠义,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啊。”
  “我们刚刚死了一个同伴,你说我脸色能好吗?”我抬头看着她,冷着脸说道。
  李欣也有点难过的说,“对不起忠义,可我们已经尽力了,也许...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,我一直没跟你们说,铁面断臂的伤口,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,已经开始感染了,即便我给他打了针,也只能缓解一时,就算他能挺过这段时间,到后面也会熬不住的。”
  我顿时一惊,“怎么会这样?当时...你不是说他没什么事儿了吗?”
  “我这么说,只是想让他自己好过一点,也想让你们少点负担。”李欣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  我双手捂住脸,有些低落的说,“真没想到,事情会变成这样,本以为我可以救他呢,没想到他还是....唉。”
  小虎子也好,铁面也罢,似乎每一次我用尽全力想救的人,到最后都会走向了死亡,这对于我来说,确实很不好受。
  “算了义哥,你也别难过了,李欣说的对,咱们确实尽力了,大个子一路背着铁面,他马丁的人都没说这么做呢,咱们作为合作的伙伴,已经尽职了。”
  焦八脸色很平静,看不出来有任何的悲伤感,他这人一向是这样,只对朋友兄弟的事情上心,其实仔细想想,毕竟我们跟铁面没什么交情,焦八所表现出来的过人平静,也算是正常的。
  我勉强冲他笑笑,“恩,我知道了,这也许就是他的命吧。”
  常山拍拍我肩膀说,“只要咱们做到问心无愧,就行了。”
  这时候,大个子突然说,“时间差不多了吧?俺们出去看看吧。”
  常山向他打个手势,意思是再等等,反正我们也不差这点时间了,既然左右都是等待,不如把安全多提高一些,耐心的等待一会儿,也可以缓解缓解我们的体力。

  又等待一段时间后,常山向我点点头,随后他们分开站到两侧,把枪对准大门,而我则是在中间,慢慢的把大门给打开了。
  当大门打开一条缝隙的时候,我顺着这条门缝往外看了看,门外似乎什么都没有,别说白狼了,连个鬼影子也看不到,我一把将大门全部给打开了,确实如此,那群致命的白狼,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  “它们真跑了啊?”顺子走到我旁边,探头说道。
  “跑了还不好吗?难道你想让它们冲进来撕碎我们不成。”我说着话,就往门外走了出去,其他人也跟着我走了出来。
  整座冰城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变化,昏暗的天空,红色的雪花,死寂的安宁,跟之前我们所看到的场景是一样的,刚才那场生死之战,仿佛就像恶梦一般,让人不敢去回想。


  可当我看到街边留下的残余血迹时,我心里很清楚,这一切都是现实,并不是恶梦,铁面的身体已经被手雷给炸碎了,在街边只留下了一大片的血迹,并且炸的周围全都是碎肉,那场面看起来很凄惨。
  我蹲下来看着那一大滩血迹,心里很堵的上,他人死了不说,现在居然连个尸首也没有,真是惨不忍睹啊。
  “忠义,别看了,我们还得赶路呢。”常山走到我旁边,居高临下的望着我。
  我伸手摸了一下冰面上的血迹,“是我们对不起他啊,连死都死的不安宁,要是以后马丁问起来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。”
  “有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,你如实回答就行了。”常山轻声说道。
  “义哥,别看了,我们走吧。”焦八在后面催促道。
  我站起身来说,“走吧。”


  我们一行人顺着街边继续往前走,这一路都很安静,没有寒风,也没再看到那些白狼,具体走了多久不知道,感觉应该有一段时间了,中途我们喝了点水,又稍微吃了一点东西。
  水壶里的水,和背包里的食物已经不多了,顶多还能够我们用上几回,所以每一次补养的时候,我们都是尽力节约,不敢浪费一点宝贵的资源,这些东西就是我们的命根子,比枪支弹药都重要。
  麦老和其他人始终一直不见踪影,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,究竟是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这里,还是说他们已经遇害了呢?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,这里要比我想象的可怕多了,我连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  又走了一段路程后,我感觉已经走出了这座冰城,可当我们走出来之后,一片大雾区再次出现在我们眼前,我停下脚步,看着面前的这片浓雾区,脑子里居然有点乱,总感觉自己好像来过这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