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3 周而复始






  “又是雾区,这个鬼地方咋到处都是雾区啊。”大个子端着枪,嘴里咒骂一句。
  “这雾区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呢?”焦八轻声嘟囔一句。
  “我感觉也是。”我扭头看了焦八一眼。
  常山这时候说,“不管那么多了,咱们过去吧,大家伙小心一点,注意周围的一切。”他话说完,打头就往雾区里走了进去。
  李欣这时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我扭头看着她,她的脸色很差,甚至都有点苍白,“你怎么了?”感觉她好像在害怕,抓着我胳膊的手,都在颤抖。
  “忠义,千万...千万别离开我的视线,呆在我身边。”李欣目光严峻,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  我握住她的手问道,“你到底怎么了啊?”
  “答应我。”她并没有回答我的话。
  我点头说,“好,我答应你,一定不离开你的视线,现在你可以说了吗?你到底怎么了?”自从她见到这片雾区后,就感觉她紧张的要命。
  “我...我也不知道,就是心里很不安,乱的要命。”李欣一向是胆大心细,可这一次她完全变了。
  “放心,没事的,有我在,你不用怕。”我冲她笑笑,给与她最好的安慰。
  “忠义,李欣,你们俩还在那墨迹什么呢?快点。”常山在大雾区里向我们喊道,我看不到他的样子,隐约只能看到个黑色的影子。
  我拉起李欣的手,快步往里面走了进去,其他人正在等我们,看到我们俩人跟了上来,常山才继续打头往前走,我们其他人则是紧随其后。
  大雾区的能见度很低,非常低,一米开外就已经看不到人了,越往这里面走,我越感觉这地方似曾相识,好像之前真就来过一样。
  有那么一瞬间,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错觉了,头脑很不清晰,都快分不清梦境跟现实了,还好李欣一直在我身边,只要看到她了,我不安的心态才能好转一些。
  “他娘的,这鬼地方,雾气也太大了,俺啥都看不见了。”大个子的声音在旁边传来,可我根本看不清楚他,在雾气中,他是若隐若现的,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。
  “常山大哥,这么走不行啊,用原先的计划,开始报数吧。”这雾气浓度太高,我们几乎就是在盲行,危险实在太大了,一旦那些白狼再次杀出来,我们连招架的余地都没有。
  常山停下脚步说,“好,那就按照原先的数字,每走一步开始报数。”
  “一号安全....”
  我们开始继续之前的办法行走,李欣的反应能力很强,不用我告诉她,她就知道该怎么做,这个女人的适应能力要比一般男人强大很多,就连我都未必能赶得上她。
  我们就这么边走边报数,这片雾区很大,大到我们走了一段路程后,可依旧没走出去,还在这大雾区里徘徊着,大家伙开始有点不安了,顺子和大个子两人不停的发着牢骚,就连焦八有时候都会咒骂两句。
  原本的报数计划,已经完全被打乱了,每个人都处在焦虑不安的状态下,情况一时很是糟糕,在这么下去,不用说白狼和冰魔了,我们自己就得先瓦解了。
  好在这样的情况还没等继续扩大呢,我们就已经走出这片大雾区了,我唯一感到庆幸的就是,在这片雾区里,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,这也算是我们运气好啊。
  “哎呦俺的娘嘞,总算是出来了,可憋死我了。”大个子咧个大嘴,表情难看到极点了。
  “是啊,再不走出来,我看我非得发疯不可。”顺子伸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水,这大冷天的都能流汗,可见他紧张的程度有多厉害。

  “你们别高兴的太早,看看前面就知道了。”焦八望着前方,冷语说道。
 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,在我们前方不到百米远的地方,居然又有一座城门,这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的,从这里看过去,城门依旧是如此宏伟壮观,但还是透着一股神秘的死亡色彩,让人心生畏惧之感。
  “这…这怎么又有一座冰城?”顺子有点傻眼了,其实不光他,我们其他人也一样。
  “娘勒,咋还没完没了呢,这鬼地方到底有多少冰城啊。”大个子随口说道。
  “你们没发现吗?这座冰城看上去,跟我们之前走过的冰城很像。”焦八一直目视前方,眼神显得有点暗淡。
  “城门不都一个样吗,这有什么可奇怪的。”大个子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  “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焦八话说完,就往城门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  我们其他人也赶紧跟上,几分钟后,我们走到了城门口的下面,果然如焦八所说,这座城门看上去,几乎就跟之前我们走过的城门一样,单看这外表而言,几乎就是一模一样的,并不是因为城门都是冰做的,跟这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  按理说,城门一般都大同小异,但不可能会一模一样的,多少都会有一些区别,最主要的还是建筑上有区别。
  城市与城市之间规模的大小,直接影响到城门的建设,所以一般繁华热闹的城市,城门修建的也比较大,很气派,小城市就要差很多了,而眼前的城门,跟之前我们走过的城门,建筑外表几乎没任何区别,这不免让我感到有点迷茫。
  “真就是一样的,我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。”我站在城门下,抬头往上看着。
  “是啊,几乎就像克隆的一样,很诡异。”常山面色严峻,边说话,边往城门里走去。
  我们其他人也赶忙跟上,这城门依旧是敞开的,看上去还是好像在迎接我们一样。
  大个子还是那副无所畏惧的表情,“哎呦,这城门不就这样吗,你们不要大惊的小怪了,这鬼地方很多东西不都一样吗。”
  “但愿是我们多心了。”我随后说道,可当我们走过城门的时候,所有人都有点惊呆了。
  这城市里的一切,似乎跟之前我们走过的冰城是一样的,街道两侧的商铺看着都是如此熟悉,客栈,当铺,药店,不光建筑的外表一模一样,甚至就连排列的顺序都是一样的,这不得不让我们感到恐惧,就算两座冰城再相识,也不可能完全复制过来啊。
  “你们…你们发现没有,这里商铺的排列,居然跟之前的冰城是一样的?”我停下脚步,左右看看,可越看心越凉,难道说…我们根本就没有走出去,我不敢往下想了,事情变得太可怕了。
  “我…我也发现了,我记得很清楚,之前的冰城,左面的第一家店是个当铺,右面第一家是药店,可这里居然也是,这…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顺子看我一眼,惊恐的神色布满整个脸庞。
  大个子这次也有点迷糊了,“好像…好像真就是一样的,俺们是不是在做梦啊?”
  李欣瞪他一眼,“拜托,哪有那么多梦可做。”
  可就在这时候,天空突然又下雪了,还是那血红色的雪花,落在地上后就消失不见了,这里一切的一切,都跟之前毫无差别,怎么看怎么感觉又回来了。
  “我靠不是吧?又下这这红雪了?老八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顺子有点毛躁,说话的语气都提高了不少。
  “我怎么知道啊,我又不是神仙,你怎么什么事情都问我啊?”焦八也没好气的回他一句。
  “废话,我不问你问谁啊?你不是专家吗?我要是什么都懂,我才懒得问你呢。”顺子冷哼一句,似乎还有点不满。
  焦八藐视他一眼,“你有病吧?我只是个盗墓的,又不是他妈跳大神儿的,你当我是百科全书啊,靠。”
  “行啦,你们两个吵吵什么,还闲事情不够多是吧?都他妈给我闭嘴。”我大吼一声,回身怒视着他们俩人。
  一路上还都好好的,非要到这关键时刻吵架,李欣拉我一下,在我耳边说,“其实也不怪他俩,我都很心烦,是这里的环境给我们带来了压力,总感觉心里很不安。”
  她说的没错,这里确实让我们不安,我也是心烦气燥的,只是一直在提醒自己要冷静罢了,但这座冰城无论我怎么看,怎么都和之前的冰城是一样的。
  焦八和顺子对视一眼,虽然没说话,但看得出来,两个人也都挺尴尬的。
  我们一路顺着街道往前走,再经过一家客栈的时候,引起了我的注意,这家客栈我很熟悉,这里给我的感觉,就是之前我搜查过的客栈。
  “大个子,你看这里是不是跟之前的客栈很像。”我侧脸向大个子问道。
  “俺的娘勒,何…何止是很像啊,简直就是一样的,俺得进去看看。”大个子说着话,直接就往客栈里跑了进去。
  “你们在这等着。”我赶紧快步跟上他,他一个人可别出什么事儿。
  我和大个子简单把客栈里面的情况摸索了一下,可越看是越害怕,真就跟之前搜查过的客栈是一样的。
  最重要的是,在二楼有一间客房,里面的墙壁上是布满了弹孔,我清楚的记得,那是当时我们对战冰魔时,所留下的痕迹,这件事情我记忆犹新,是绝对不会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