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4 魔鬼结界








  当时铁面还活着,我们三个人差点就死在那冰魔的手里,这种恐怖的记忆,就算是再过十年,我也不会忘掉的,这冰墙上的弹孔清晰可见,甚至有一面冰墙被我用散弹枪差一点给打碎了。
  按理说,这里是不应该出现这些东西的,可为什么偏偏会出现?这明明是两座冰城啊,还是说,我们压根就没走出去,转了一个大圈子,结果又回来了呢?
  “完了忠义,真是一样的啊。”大个子看着面前的冰墙,说话声都颤抖了。
  我浑身也是一阵冰冷,感觉汗毛空都竖起来了,“别...别紧张,这可能是以前来过的人留下的痕迹,巧合,应该是巧合。”我说着不着边际的谎话,可这话谁听了都不会相信的。
  “算了吧忠义,你不用在安慰俺了,俺心里很清楚,这就是俺们之前留下的,你看这面冰墙,都快碎掉了,这是那冰魔要逃跑的时候,你最后用散弹枪打成这样的。”大个子伸手指着冰墙,很肯定的说道。
  我扭头看他一眼,脸色很差的说,“你现在有什么想法?”
  “俺们可能根本就没走出去,转了一圈,又回来了,可是...不应该啊,俺们明明都出城了,这咋又回来了呢?”大个子一手抓着头发,显得焦虑不安的。
  “我也想不明白,得赶紧告诉常山他们才行。”

  等我们走出来以后,把事情跟常山他们交代了一下,当他们听到我所讲的一切时,每个人的表情都变了,害怕,惊恐,胆怯,恐慌,全都体现的淋漓尽致,但更多的还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  “忠义,你说的这些事情...千真万确吗?”李欣明知道我说的是真话,可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问了一句。
  我用力的点头说,“是真的,我们俩个人都清楚的记得,这就是我们之前检查过的那间客栈,由此看来,咱们可能根本就没走出去,转了一圈,又回来了。”
  焦八回头看了一眼对面说,“那么说...对面的那间酒楼,也是我们之前就搜查过的了?”
  “我看差不多,我第一眼看到这里的时候,就有一种感觉,这里就是之前的冰城。”顺子低声的说道。
  “咋办?现在俺们该咋办啊?”大个子多少有点慌,小脸煞白煞白的。
  常山这时候安慰大家说,“别着急,我们再往前走走看,兴许这只是障眼法,大家别害怕,走。”
  其实不管是什么,我们也不能在这久留,只能继续向前进,可当我们走到那间棺材铺门口的时候,大家伙全都停下了脚步,眼前所看到的情景,再次让我们震惊,同时也证实了我们之前的想法。
  在棺材铺大门前的街边上,有一大摊子血迹,虽然这血迹已经结冰了,可这血腥的场面却是如此的清晰,那鲜红色的血,在这半透明的冰面上,显得额外的刺眼。
  而在这片血迹的周围,还有一些零散的碎肉,很明显,这是之前铁面引爆手雷,跟白狼同归于尽的下场,这是我们所有人都记得的场面,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  而那棺材铺的大门上,更是伤痕累累的,冰门眼看着就要碎掉了,这些都是之前白狼冲撞大门时所带来的后果,这种种迹象都说明着,我们确实没有走出这座冰城,而是走了一段很长的路程后,又回到了这里。
  “我的天呐,我们又走了回来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李欣突然蹲在了地上,她双手捂着嘴,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冰面上的血迹。
  我走过去扶住她的肩膀说,“别害怕,一切都会没事的,我们会离开这里的。”其实我跟她一样,内心也在颤抖。
  李欣站起身来看着我,唯唯诺诺的说,“忠义,我...我真有点害怕。”
  “义哥,咱们快跑吧?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顺子好像也失控了,神情显得很紧张。
  焦八快速的眨着眼睛,呼吸有点急促的说,“没用的,我们已经被困住了,根本就跑不出去,这是一种黑暗的结界,我们一直在这这里周旋,无论跑多少次,到头来还得回到这个地方。”
  “啊?那咋办啊?难道俺们只能等死了啊?”大个子赶忙问道。
  “焦八说的对,要是没有结界的话,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你们知道鬼打墙吗?”常山看我们一眼问道。
  我低声说,“听说过,好像就是说,人会在一个地方打转,但是怎么走都走不出去,你的意思是...我们遇到鬼打墙了?”表面看起来,好像真有点像,但总感觉鬼打墙应该没这个邪乎。


  “当然不是,鬼打墙只是鬼魂使用的一种障眼法而已,并且范围很小,只能在一个小区域里施展,是很容易就破解的,可我们目前所遇到的情况,要比那鬼打墙难应付多了,就像焦八所说,这是一种黑暗的结界,我们要想离开这里,就只有打破结界才行,要不然,就算我们不死,也得永远在这鬼地方徘徊下去”。
  常山的这一席话,惊呆了我们所有人,在这鬼地方呆下去,别说一辈子了,几天就能要了我们的命,就算不死在白狼和冰魔的手里,我们也得被这鬼天气给活活冻死。
  记得当时明朝的沉船也是有结界,可我们根本就没打破那结界,而是找到一个切入口进去的,直到最后把棺木运出来的时候,那黑暗的结界才自动消失掉了。
  “你有办法打破这结界吗?”我看着常山问道。
 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期盼,谁也不愿意把性命搭在这里,我们是来找宝藏的,可不是来寻死的。
  常山很无奈的摇头说,“没有,我甚至都不知道这结界是怎么形成的,而且...光靠一个巫师的力量,是很难办到的。”
  “我们会不会是走错地方了,这里除了这该死的冰以外,根本什么都没有,怎么可能是下一站呢?”顺子开口问道。
  “我也感觉不对,这里就是座冰城,怎么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下一站呢?会不会是航海图的问题?”李欣面带怀疑的表情。
  “航海图是没错的,其实…这里的一切,应该都是虚幻的,这座冰城,应该是不存在的,结界一旦打破,想必冰城也会消失。”焦八低沉的说道。
  “焦八说的没错,这里应该就是个入口,只有打破这结界,我们才能找到想要的东西,这也是唯一能离开这里的办法。”常山很认真的说道。
  “那焦八你有办法了?”李欣看他一眼。
  “没有,有办法的话我早就说了。”焦八摇头说道。
  “你们俩都没办法了,那咱们还有希望出去吗?看来只能等死了。”我自嘲的说道,反正都已经这样了,就算再着急发疯也是没用的,索性不如把心态放平,安静等待死亡的到来。
  “完了,这可咋整啊,钱还没赚到呢,俺们就要死这了,哎呦…”大个子直接蹲地上了,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  顺子叹口气,也蹲了下来,他不停的叹气,可就是不说一句话。
  “你们别这样,办法咱们可以想吗,这还没到必死无疑的阶段呢。”常山一看我们都放弃了,他赶紧劝我们。
  “对了,那麦老他们呢?难道说…他们已经死了?”按照常山所说,只有打破这结界才能离开,可这结界依旧存在,麦老他们却不见踪影,不是死了还能是什么。
  “不一定,他们很可能藏在这座冰城的某个角落里,毕竟很多地方我们也没检查到。”
  就在常山话音刚放的时候,李欣突然惊呼一声,“忠义你看,又是那白狼。”
  她这一嗓子顿时让我们精神了不少,这时候我们才发现,在我们的后面,又有一只白狼,它距离我们二三十米远,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紧盯着我们,跟之前的情景是一模一样,它一动也不动,就像那雕像一般。
  大个子和顺子也不等死了,两个人赶紧站了起来,说话归说话,但真到生死关头了,就没人会放弃生命了。
  “这个场景好熟悉啊。”我不自觉的说道。
  “恩,之前我们不也经历过一次吗,这次不知道还能不能侥幸逃脱了。”常山站在我旁边,显得有些紧张。
  我有意注意了一下周围,我们后面,还有两侧的房上,依旧站满了白狼,真就跟之前的场景完全一样,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,子弹已经不多了,这简直就是命悬一线了。
  就在这时,这群白狼又发出了吼叫声,等吼叫声结束的时候,天空又开始发生变化了,还是那红色的雪花先停止了,接着天空瞬间就黑暗了下来,整个空间在几秒钟后又进入了一片黑暗。
  除了我们手里的灯光之外,周围什么都看不到了,然后又是寒风四起,大风‘呼呼’的刮个不停,再一次冻的我们浑身都颤颤发抖。
  转瞬间的功夫,天空开始变成了暗红色,依旧让人很压抑,甚至感觉比上一次压抑的还厉害,胸口发闷,心跳在不停的加速,天空又下沉了,它就在我们头顶上,近在咫尺,仿佛马上就要天塌地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