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6 神秘镖局2






  可最让我想不明白的就是,这群白狼不是一直想弄死我们吗,怎么到这关键时刻反倒不攻击了,就这么围着我们乱叫呢,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?难道说...它们是在害怕这里?
  “他妈的,老子受不了了,啊....”大个子一声大吼过后,端起步枪就开始扫射,步枪的强劲声音,跟那白狼的嘶吼声混合在了一起,更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场面。
  枪口的火光在黑暗的空间里清晰可见,由于大个子一开枪,直接把其他人也给带动了,就连我都不例外,我们所有人开始乱枪扫射,一时间,整个大院里是火光四射,枪声四起,顿时就把那白狼的嘶吼声给掩盖住了。
  十几秒钟后,我们全体停火,弹药已经不多了,眼看就要弹尽粮绝了,之所以我们这么快就熄火,目的就是想节省一下手里的子弹。
  可等停火以后,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这群白狼就这么硬生生被我们给打了个支离破碎,它们并没有攻击我们,也没有躲避,就任凭我们开枪扫射。
  “它们居然不攻击我们?这是为什么?”我看着满院子的碎块问道。
  “这还用问吗,这群畜生肯定是怕了俺们手里的家伙了,嘿嘿,就算它们再牛逼,也抵不过这枪的。”大个子把枪竖着放在地上,很得意的说道。
  “不可能,要是白狼害怕我们手里的枪,就不会把我们给逼到这里来了,它们之所以不敢进来,想必应该跟这里有关系。”焦八回头看了一眼这家武馆,很低沉的说道。
  可这时候,大门外又冲进来一批白狼,还是跟之前一样,它们依旧围成一个半圆形,呲牙咧嘴的向我们吼叫,可就是不敢向前迈进半步,有的甚至在周围来回的转圈,可就是不敢向前来。
  我总感觉这个场景有点熟悉,好像在哪里经历过,我灵光一闪,猛然间想到,这情景看起来跟小岛上的死尸差不多,记得当时我们爬上山顶的时候就是,那群明朝死尸爬上来之后,就不敢再向前迈进半步了,而最终我们在山顶上,发现了郑和陵墓的入口,难道这里也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?

  “俺的娘嘞,这群畜生杀也杀不完啊,俺子弹都快没了。”大个子端着枪,有点傻眼了。
  “大家谁都别开枪,我想他们应该不敢过来的。”我伸手示意大家冷静,千万别再乱开枪了。
  李欣这时候说,“它们好像...是不敢进来,会不会是害怕这里。”
  “俺看它们是在等同伴呢,等白狼来的更多了,就得把俺们一网打尽了。”大个子有点疯癫,嗓门大的都吓人。
  “你冷静点,我看忠义说的对,它们是不敢过来,就跟那小岛上的死尸一样,应该是惧怕这里的,你们想想,这里的所有大门都打不开,却唯独只有这家镖局的门能打开,而且这家镖局的位置还很特殊,是在一个最不显眼的角落里,这是不是说明了什么呢?”常山目光紧盯白狼,可话说的却很沉稳。

  “说明这个地方很有问题。”
  当焦八这句话说完的时候,那群白狼就如丧家之犬一样,掉头开始往外逃窜了,很快,整个镖局里的白狼全都不见了,接着那红色的天空也随之消失,天又开始慢慢的亮了起来。
  “天又亮了,哎呦娘勒,俺们总算是躲过去了。”大个子立马放下手里的枪,苍白的脸庞显得他很疲惫。
  “我靠,躲过去了,这群怪物总算是走了,咱们也赶紧撤吧。”顺子大喘一口气,说着话就要往外走。
  我一把拉住他说,“等等,你干嘛去?”
  “离开这啊义哥,难道咱们还要在这等死吗?”顺子扭头看着我说道。
  “我们能去哪?你别忘了,这里是结界,我们是走不出去的。”我语气低沉的说道。
  听我这么一说,顺子脸色立马一变,甚至都有点发绿了,“是...是啊,我们...我们根本就出不去。”他又蹲下了,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。
  “现在怎么办?”李欣看着我们问道。
  “我不知道,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。”
  对于这个鬼地方,我已经是穷途末路了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这次能侥幸逃过去,下一次就没这么幸运了。
  可常山和焦八两人是一句话都不说,两个人都转过身去,打着手电,两眼有点发呆的看着里面,也不知道再看什么东西呢。
  “喂,你们俩看什么呢?到是说句话啊。”这两哥们,真到关键时刻又闭嘴了,我往里面扫了一眼,这大厅里面乌七八黑的,也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。
  他俩还是没说话,反倒是打着手电往里面走了过去。
  “喂,你们俩去哪啊。”我又喊了一句,可他俩根本没搭理我,只是随手打了一个‘跟上’的手势,我们几个一看,也只好跟了过去。
  可当我们走到大厅里面的时候,我猛的一惊,这才发现,这里面居然供奉着几个牌位,从上到下,一共有六个牌位,最上面的是一个,第二层摆着是两个,最底层是三个。
  这牌位就像是那种古人供奉祖先的灵牌,但唯独不同的是,这六个牌位要比一般的灵牌大很多,就像一块小墓碑一样,而且也都是冰做的。
  “义哥,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顺子看我一眼问道。
  “应该是...是灵牌吧。”我随口回答一句,具体是什么东西,我也不清楚。
  “灵牌?我的妈呀,这些牌位看起来怪慎人的啊。”顺子缩了缩脖子,浑身哆嗦了一下。
  “没想到这里居然供奉着灵牌?真不可思议啊。”李欣惊呼了一声。
  这灵牌的下面还供奉着一些东西,不过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怪怪的,“这下面供奉的是什么东西?”上面结了一层冰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。
  “看不清楚,好像是一些供品。”李欣随口回答道。
  这些供品看着很奇怪,我愣是没看明白是什么,可当我凑近灵牌,打着手电往下面仔细看的时候,我顿时大惊失色,吓的我连忙后退了一步,险些就大叫出来。
  正常来说,灵牌的下面都会供奉一些东西,除了香之外,一般都是些什么水果,或者点心之类的东西,当然也有供奉一些猪头或者猪爪的肉食品。
  可这六个灵牌的下面,居然供奉着眼睛,五脏,脑浆,等等一些器官,而最要命的是,这些器官,全部都是人类的器官,这简直太可怕了,这里到底是镖局还是黑店啊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体器官呢。
  李欣这时上前一把扶住我,“忠义你没事吧?脸色怎么这么差呢?”
  我惊恐的看她一眼,愣是没说出来一个字,刚才那一下,确实是吓到我了,我知道我现在脸色很差,肯定是苍白苍白的。
  可我害怕,并不是因为这些人体器官,而是因为这个地方,牌位下面居然供奉着这些东西,换做是谁看到,谁也接受不了啊。
  这不单单是恶心和恐惧那么简单了,这简直就是一种极为变态的摆设,哪有牌位下面供奉人体器官的啊,别说亲眼看到了,就算是想象一下,都会觉得脑皮发麻。
  焦八这是随手在供品上拿起一个东西,他仔细看了看说,“这是....”
  “是人的眼睛。”常山突然开口说道,他到是很平静,表情没有一丝的波澜。
  “啥东西?人的眼睛?”大个子顺手也拿起一个,可当他仔细看后,顿时就傻眼了,他一把将手里的眼睛给扔了出去,“哎呦俺的娘勒,这他娘也太恶心了吧,真是人的眼睛啊,呕…”他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扭头就跑到一边吐了出来,顺子赶忙过去给他拍拍后背。
  李欣瞪大眼睛,盯着灵牌下的供果,也是一脸惊恐的说,“我的天呐,居然真是人的眼睛,并且...并且还有五脏…”当她话说到这的时候,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,也差一点就吐出来。
  “眼睛,五脏,脑浆,没想到这些东西居然会成为供品。”常山随手又拿起一个东西,看起来好像是心脏之类的东西,结冰有点严重,具体也分不清楚了。
  “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啊,他妈的,刚才确实吓我一跳啊。”我咒骂了一句,又恢复到原来的冷静了,这地方实在是太邪门了,要是心里素质稍差一点的,都容易被吓出病来。
  “我也是,真是太可怕了,居然还有人供奉这些东西。”李欣一脸惊恐的说道。
  “义...义哥,咱们还是赶紧走吧。”顺子突然跑到我跟前,他一脸紧张的说,“这地方不对啊,我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。”他说话的同时,身体都开始哆嗦了。
  其实他说的很对,我也感觉到了,这里实在太压抑了,总感觉有好几双邪恶的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我们,这个镖局,要比其他地方阴森很多,从我看到这些‘供品’后,我这心就一直没完全平静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