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7 神秘镖局3










  “是啊忠义,俺们还是撤吧,这鬼地方太他娘吓人了,俺们可别到时候再成了这些供品。”大个子吐完了,他脸色发白的说道,看来给他吓的不轻啊,我们这群人,经历的越多,胆子反倒是越小了。
  “你们俩个什么意思?”我向焦八和常山问道。
  常山和焦八对视一眼后,焦八开口说,“我想了一下,咱们还得留在这,出去肯定是不行,既然这白狼目前不敢进来,那我们就躲在这,也许从这里能找到出口,或者…有可能打破这结界。”

  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出去根本没用,我们是走不出这座冰城的,倒不如咱们先查看一下这里,要真是没有发现的话,再做打算也不迟。”常山表示赞同的说道,看来他俩刚才就在琢磨这个事情,已经达成一致了。
  “啊?留在这?这鬼地方有啥可查的啊?俺一看到这灵牌就浑身不舒服。”大个子扭头又看了一眼灵牌,眼神里都带着恐惧。
  “焦八和常山说的很对,我们只能留在这里了,你们想想,出去后肯定是死,留在这起码还能有一线生机,而且,你们不觉得这里很奇怪吗?这些灵牌是哪来的?又是谁在供奉他们,为什么要供奉他们,他们又是谁,也许只要解开这些事情,我们就能打破这结界了。”李欣一脸认真的说道,这个女人,还是那么有魄力啊。
  大个子和顺子互看一眼后,两人全都很无奈的点点头,“你们说的对,跑出去也是个死,到不如留下来拼一把呢。”
  “现在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我也只能听他俩来安排了。
  “得查清楚这里的一切才行。”常山看着我说道。
  “常山大哥,你说...这些供奉的东西会是哪来的呢?”焦八看着他问道,这孙子表情也没什么变化,要是单论胆量而言,其实焦八比我大胆多了,因为他所接触的东西,跟我是不一样的。
  “很有可能...是那艘冰船的船员,那二十个船员,他们身上的器官不也不见了吗?”常山抬头看上上面的灵牌,很镇定的说道。
  焦八点头说,“没错,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会是谁供奉在这里的呢?”
  “会不会是那些白狼?它们杀完人后,再把人类的器官带到这里供奉上。”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了。
  “应该不会?白狼是不敢进来的,它怎么来供奉?那群畜生,我看到是很像侩子手。”常山看我一眼,居然带着笑容说道。
  “那就只有冰魔了,很可能是冰魔在供奉着这些灵牌。”焦八低声说道。
  李欣开口问道,“那这六个灵牌到底是谁的呢?冰魔为什么要供奉他们?”
  焦八摇头说,“这个就不太清楚了,灵牌的上面什么都没写,没有名字,也没有日期,就只有这么一块破牌子,我分析...这六个灵牌可能代表着六个人,这六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创造这结界的人。”
  常山眯着眼睛说,“恩,差不多是这样,如果这六个人是巫师的话,那么他们的力量合在一起,就完全可以支撑住这个结界。”
  “咱们要怎么做,才能打破这结界,还有,麦老他们到底在哪?”这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
  “说实话,这结界怎么来打破,我也不是很清楚,至于麦老他们在哪,我和你一样,一无所知,咱们能做的,只能闭着眼睛往前摸着走了,能不能离开这,就全看运气了。”常山很自嘲的说道,看来也是毫无把握啊。
  “这样吧,咱们先搜查一下这里,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。”焦八提出建议。
  “好,那就这么办吧。”目前也只能这样了。
  可就在我们刚要动身搜查的时候,焦八突然喊住我们说,“等一下。”
  “怎么了老八?”我感觉他又想到了什么。
  “我突然想到,冰魔供奉这灵牌的目地,是不是就为了维持这个结界呢?或者说,灵牌才是这结界的秘密呢?”焦八眼神闪出一丝光亮,是那种很狡诈的眼神。
  “很有这个可能,这些牌位,不会无缘无故的供奉在这里的。”常山点头,表示赞同的说道。
  “既然这样,干脆把这牌位给砸了。”焦八话说完,举枪就射。
  大个子反应最快,他一看焦八动手了,也端起步枪‘砰砰砰’就是一顿扫射啊,这一看就是早就做好准备了,我们其他人也跟着一起开枪,在各种枪支的连续轰炸下,这六个灵牌和台子很快就被打了个粉碎,连毛都没剩下。
  几秒钟后我们停了下来,我左右看看说,“好像...没什么变化啊。”
  焦八也有点纳闷,“难道是我搞错了?这灵牌不是打破这结界的秘密?”显然他也有点糊涂了,毕竟这事儿他也叫不准。
  我们又等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,无论是屋里,还是屋外,依旧跟之前一样,除了面前的灵牌碎掉了,这屋里其他的东西都还在,就说明这结界并没有被打破。
  焦八有点丧气的骂道,“他妈的,可能是我搞错了,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子弹。”
  大个子反倒很满意的说,“这有啥可浪费的,这灵牌俺看着就不爽,早就想开火了。”
  李欣冷着脸说,“是啊,毁掉了也好,省的看着揪心。”
  “唉...白高兴了一场,还以为能离开这鬼地方了呢。”顺子叹口气,多少有些失望。
  我搂住他肩膀说,“别担心,我们会离开这的,大家继续搜查吧,别浪费时间了。”.....


  我们打着手电开始搜查这家镖局,说实话,这镖局很大,如果是放在古代现实中的话,这应该是一家在武林中比较有地位的镖局。
  可我们所在的这个大厅,除了之前最里面摆放着供奉的灵牌之外,再就没有其他东西了,就连桌子椅子都没有,很是怪异,现在连牌位也被我们给毁掉了,所以整个大厅基本上就是空的了。
  在大厅的左面有个侧门,我们从侧门穿过去之后,出现在眼前的又是一个比较大的庭院,这里应该是这家镖局的后院。
  后院跟前院完全不一样,前院一看就知道是练武用的,这后院更像是平常生活的,花花草草不少,中间还有一个假山,这些东西要不是冰冻的,看起来会很漂亮,不过现在看起来,就要有一些怪异了。
  后院的房屋也比较多,光东西厢房就十好几间,每个屋子的大门都是禁闭的,看起来半点生气都没有,完全就是一座死宅。
  我们走到院子的中间,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一般,比外面还要邪性,空气中都带着危险的气味,让我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。
  “这里很大啊,看起来比衙门都要壮观。”按照建筑的规格来说,起码比县衙门要大不少,要是大门口再多两个狮子石像的话,真比衙门还要气派。
  “可不是咋地,这得多少平啊,这他娘要是在俺们国内首都,少说也得上亿啊。”大个子有感而发的说道。
  “我一直再琢磨,这座冰城,到底是属于哪个朝代的?”顺子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。
  “应该是明清两朝的,但从建筑风格上来看,更接近与明朝,再加上我们手里的明朝航海图,就更加准确了。”焦八往前走了两步,但很快又退回来了。
  “如果是明朝的话,那会是哪个城市呢?”李欣看我一眼问道。
  我摇头说,“这个你别问我,我可不知道,你得问他俩。”我把目光看像焦八和常山。
 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他俩也根本不知道,因为谁都没见过这古代的城市,就算是北京城,也只知道有一个紫禁城罢了,其他大小街道,谁也没亲眼见过,顶多就是在电视剧或者书里看到过描写,除非是穿越回去,不过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  “麦老他们到底在哪啊?”我叹口气,感觉这心很疲惫,珍妮也不知道是生是死,嘴上说着不再管她的死活,可真到这时候,哪里能放心的下啊。
  李欣扶住我胳膊说,“别担心了,他们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  “光嘴上说没事,可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,死活也不知道,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可能他们已经遇害了。”
  整个冰城,只有这里相对来说安全一些,要是他们真没死,或者真在这里的话,之前那么大的声响,他们不会听不到的。
  “这他妈的,这真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啊。”顺子咒骂了一句,最近他脏话频繁多了。
  李欣这时突然在我耳边小声说,“你是在担心珍妮吧?”
  我一愣,扭头看着她说,“谁担心她了,我是在担心麦老和馒头。”我口是心非的说道。
  李欣冷笑一下,“不用掩饰了,全都写你脸上了。”
  “胡扯,我才没功夫担心她呢。”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。
  “还装呢,我说忠义,在你没找到我之前,你是更担心珍妮啊,还是更担心我啊。”李欣在我耳边吐着香气,面带微笑的问道。
  我瞪她一眼,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问这无聊的问题,真服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