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8 东西厢房








  焦八他们几个更是有意思,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们俩,谁也不说一句话,
  “你们都看什么看?有病吧?”我扫视他们一眼,语气很冲的说道。
  焦八拍拍我肩膀,一副家长的口吻说,“忠义啊,现在可是生死关头了,你怎么还有闲心搞这儿女情长呢?要是有什么悄悄话,就等我们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。”
  “他妈你找揍吧。”我抬手刚要揍他,焦八立马就躲开了,这个孙子,一到这时候就来劲儿。
  顺子和大个子都哈哈笑了出来,就连李欣都抿着嘴偷笑呢,其实这样挺好,能缓解一下长时间的压抑情绪,我们刚刚死去一个同伴,麦老他们又一直不知踪影,要是再这么一直沉闷下去,估计有人就得发疯了。
  常山有点头痛的说,“行了行了,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逗闷子呢,大家赶紧分开查看一下,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。”
  随后我们分成两组,我和大个子带着李欣,常山和焦八他们一组,一组三个人基本上就可以确保安全了。
  焦八他们检查东边,我们则是去西边的房间搜查,东西房间加起来,起码得有十几处,其实这中间还有还有一间正房,我们决定先搜查完两侧的厢房,最后再一起搜查中间的房间。
  这家镖局的建筑面积很大,比之前我们搜查过的每一家商铺都要大很多,这一点是很出乎意料的,我们三个人从西边的第一间房开始寻找线索,按照常山所说,这里就是能打破结界的地方。
  可究竟怎么打破,目前谁也不知道,我甚至连要搜查什么都不知道,只能瞎猫碰死耗子了,运气好,可能就找到突破点了,运气不好,就是浪费时间了。
  可我总感觉,那灵牌跟这结界有一定的关系,要不然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供奉这些鬼牌位,但灵牌都已经被我们给砸碎了,也没见有任何反应,难道...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不成?一时之间,我也想不明白,焦八和常山也没个准信,几乎都没什么头绪。
  这第一间房门是禁闭着的,我试着伸手推了一下,没想到这冰门直接就打开了,根本没费什么力气,当房门打开的时候,我们还是向往常一样,先迅速往后退开,同时手里的枪对准屋门,好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。
  稍微等了一两分钟,再没见任何事情发生后,我打个手势,示意可以进去了,大个子打着手电,端着步枪率先走了进去,我和李欣两人随后跟上。
  这里看样子是一间客房,面积不大,屋里也没什么摆设,就一张小圆桌子,一张床,外加几把椅子,里屋的摆设稍微有一些简陋,也看不出来是干净还是脏乱,清一色全是冰做的。
  我们大致看了一下,这屋里几乎什么都没有,面积还很小,自然也就好搜查,所有的摆设都很完整,没有任何破碎的痕迹,这些冰一样的摆设,只要有一点破损,那都是一目了然,清晰可见的。
  由于时间的紧迫,见没什么发现后,我们三个人就赶紧退了出来,在我们刚出来的时候,就见焦八他们三个人,也从东边的第一房间里退了出来,我们打着手势交换了一下情况,原来都是一无所获。
  我们继续下一个房间,结果还是毫无线索,就这么连续的一间又一间的房间搜查,我们一口气查看了六间房,依旧是什么都没找到,房间里都是空空如也,所有的摆设都很完整,没有一点破损的痕迹。
  在这些房间里,也没能找到任何留下的信息,如脚印,手印,包括物件等等,全都没有,这基本上就能证明,在我们之前,是没有人来过的,当然也不排除会有什么意外发生,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。
  在我们退出第六间厢房后,大个子有点情绪波动了,“他娘的,找了这么多地方了,啥也没找到,别说人了,连条狗都没有。”他气的一脚踹向冰门,差点给这冰门踹个四分五裂。
  “别那么冲动,光着急是没用的,有点耐心。”我拍拍他胳膊,示意他稍安勿躁。
  “俺能不冲动吗?麦老他们人也找不到,俺们现在又被困在这鬼地方,这出也出不去,走也走不了的,他娘的,这鬼地方还不如那小岛呢,连他娘的一点活气都没有,整个就是一死城。”大个子气的大声咒骂着,仿佛是在宣泄他的愤怒一般。
  李欣安慰着他说,“算了,别说你了,我也着急,但光着急是没用的,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,那咱们就得做好准备,别忘了,我们可是从那小岛上活下来的人,还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呢?”
  这时我赶紧接话说,“李欣说的对,咱们可都是那鬼门关上的常客,不都照样活下来了吗,放心啦,会没事的。”我硬是挤出一副难看的笑容,好让大个子减少一下心里负担。
  大个子眼睛似乎有点红,“说真的,这次俺是有点害怕了,自从铁面死了以后,俺就一直在担心,麦老他们还不见死活,俺感觉这次真是麻烦大了,恐怕要出大事儿啊。”
  大个子的担忧不无道理,别说他了,我这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的,表面上装着坚强,装着无所畏惧的,可心里清楚的很,一旦有什么闪失,我们都将万劫不复,就跟走进了雷区一样,一不小心踩到地雷,我们就玩完了。
  我用手背拍拍大个子的胸口说,“好了,别杞人忧天了,还有最后一间房,咱们赶紧检查一下。”

  安抚好大个子的心态,我们三个人来到西边的最后一个房间,两扇房门依旧是紧闭的,我跟之前一样,随意的伸手推了一下,可顿时一惊,这房门居然关的很紧,我立马上前又用力推了推,可结果还是不行。
  我用胳膊连续用力的撞了几下房门,可这冰门还是打不开,这跟之前的情况完全相反了,这一次房门不但没打开,几乎就是一动也不动,只有轻微的一点声响。
  “怎么了忠义?”李欣一看我推了老半天,也没能把门打开,她有点着急的问道。
  “房门打不开,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给顶住了。”
  我反复试了几下,这冰门有点响动,但不像是被冻上了,到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顶在了门上,要是被完全冻死了,这冰门根本就不会颤动,再加上之前房间的冰门一推就开,可唯独只有这间房门紧闭,这就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反差,里面很可能有什么东西,要不然不会这样的。
  “会不会是房门冻死了?”李欣问道。
  我摇头说,“肯定不是,应该是里面是有什么东西在顶着房门,我试试看能不能给它踹开。”
  我起脚踹了几下,原本以为这冰门能轻易碎掉呢,只可惜我估计错了,我这几脚下去,不但没把这房门给踹开,反倒是给我脚震的发麻。
  “靠,这冰门还真结实啊。”我活动了一下右脚,脚底板都都被震的生疼。
  “忠义你起开,让我试试。”大个子摆摆手,意思让我给他腾出个地方。
  我往旁边站了一下,大个子这时退后一步,接着他猛的一脚踹了过去,就听‘咣’的一声脆响,大个子这一脚果然有力啊,这一米九多的身高真没白长。
  虽然门没完全踹开,但是冰门上已经出现大面积的裂痕了,并且房门已经向后打开一部分了,只要他再来两脚,必定能将这冰门给踹碎。
  我靠在门的右侧上说,“李欣,咱们都往两侧躲开,谁也别站在门口,大个子你控制好力道,千万别把自己给扔里面了。”
  这次绝对不能在门口守着了,即便拿着枪也不行,这间屋子跟其他房间大有不同,必须得更加谨慎小心。
  “放心吧,俺心里有数。”
  大个子憋足一口气,又是一脚踹过去,这一次,这冰门彻底被他给踹碎了,整个门瞬间就四分五裂了,可由于大个子用力过猛,他根本来不及收回来,这一脚力度太大,他顺着脚力整个人都跟着进去了。
  我一看不好,赶紧从后面抓住他,再用力往后一拽,这才把他给拉了回来,要不然大个子这一脚下去,他人非得摔里面不可。
  等把他拉回来以后,我们在门口的两侧少等了片刻,见没什么事情发生,我这才举着手枪,猛的转过身去。
  当我转过身来后,我顿时眼前一亮,果然被我说对了,这房门的后面居然顶着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,难怪房门会这么结实呢,要是没有这些东西顶着,随便一下就能打开了。
  不过这也证明了一件事情,这很明显是人为的,要是没有人挪动的话,这些桌椅又怎么会跑到门口顶着大门呢。
  我们三个人对视一眼,“嘘...”李欣刚要开口说话,就被我给打断了,我把食指竖在嘴前,让他们保持安静,随后我打个手势,意思悄悄的进去,谁也别出任何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