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29 隐蔽花盆
















  大个子和李欣点点头,表示明白,我一招手,我们三个人越过这些桌椅,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。
  这间屋子是西边最大的,里面的摆设也很多,抛出顶在门口的桌椅,这里面还有一些简单的摆设,初步来看,这里应该是个书房,就算不是书房,也肯定不会是卧室。
  在正中间的位置,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,桌子上面摆放着毛笔,还有类似书卷之类的东西,而桌子的后面则是一把太师椅,旁边的地上还有一个大瓷瓶,瓷瓶里面应该是一些字画。
  在太师椅的后面墙壁上,还挂着一些字画,大部分都是古人的毛笔字,还有一些山水风景画,总共能有十几幅字画,那字具体写的是什么我也看不明白,总之就是龙飞凤舞的。
  太师椅的旁边,是一种类似我们现在书柜的摆设,但一看就知道,这是典型的古代风格建筑,很漂亮,非常雅观,上面摆放着一些厚厚的书籍,这些书籍没有名字,只有一个外表,每一本书都得有字典那么厚。
  而在右面的墙壁上,也是一种类似书柜一样的摆设,但是风格不同,这个摆设很精致,格局是高低不同的,可这上面摆放的却不是书籍,而是一些花瓶,雕刻,还有类似一些玉器之类的东西。
  但这些东西都是冰做的,统一都是冰白色,中间带着几分透明状,也分不出来什么好坏,用常山的话说,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现实的,所以我们也没打算动这些东西。
  再往左面走,在左面墙壁的一处角落里,有一个屏障,在屏障的旁边,还摆放着一排大的花盆,每一个花盆都得有脸盆那么大,植物都得有一米多高,具体是什么植物我也看不明白,只知道有一个花盆里的植物好像是文竹。
  我轻轻的打开屏障,用手电往里面照了一下,可这屏障的后面除了墙壁之外,还是什么都没有,整个屋子都搜查了一圈,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,更没找到任何有用线索,真是奇怪了,难道这屋子里面没人?
  我们三个人对视一眼,李欣轻声说,“这里应该是一间书房,看外表,还挺漂亮的。”她居然还露出了笑容,很满意的看着四周。
  我无奈的说,“你还真有闲心啊,这鬼地方有什么可漂亮的,我一直在想,这顶在大门上的东西是谁挪过去的,总不可能是桌子自己就过去的吧?”
  “这个我哪知道啊,可这间书房咱们都检查过了,也没发现什么啊,我是想不明白了。”李欣收起笑脸,又皱气了下眉头。
  大个子突然贼兮兮的说,“忠义啊,会不会是那冰魔干的啊?你想想,它知道俺们来了,故意不让俺们进来,就有意把那桌子什么的顶在了门上呢?”
  我看他一眼,琢磨着说,“应该不能吧?冰魔至于会怕我们吗?”
  “怎么不至于,你别忘了,俺俩两次差点杀死它呢,俺们手里的家伙,可不是闹着玩的啊。”大个子举起步枪示意一下,但还是贼眉鼠眼的。
  我无奈的摇头说,“这东西这么厉害,不还是没能杀死冰魔吗。”
  李欣这时说,“忠义,依我看啊,咱们还是走吧,这里什么都没有,就别浪费时间了。”
  我点头说,“恩,那就撤吧。”

  正当我们刚要离开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一声喘息,是很微弱的喘息声,我立马停下来,竖起耳朵仔细听,确实是有喘息声,不过这声音很小,并且显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。
  “怎么了忠义?”李欣见我突然听下来,扭头向我问道。
  “有声音。”我打着手电四处观察,可这里已经检查过了,什么都没有啊。
  “声音?啥声音啊?俺咋没听到呢?”大个子愣头愣脑的问道。
  “是喘息声,很微弱的喘息声,好像…就在我们附近。”这声音确实离我很近,但我就是分辨不出到底在什么地方。
  “啊?不会又是啥怪物吧?”大个子顿时很紧张,端起步枪来回的瞄准。
  我们之前有好几次遇到过这种情况,每一次都是有可怕的生物蹲在附近,可这一次却明显不是了。
  “不用那么紧张啊,应该是人的喘息声。”
  我又赶紧跑到书柜那边查看,可还是什么都没有,并且我发现,一旦我离开那屏障的附近,这喘息声居然就听不到了,很明显,这个人应该就在那附近。
  大个子和李欣这时候也跑了过来,“忠义啊,俺咋啥声音都没听到啊?”
  李欣也说,“是啊,我也什么都没听到。”
  我瞄他俩一眼说,“那是你们俩耳朵不好使,耳背。”
  “行,就你耳朵好使,你那是驴耳朵。”李欣还不愿意了,瞪着眼睛埋汰我一句。
  我也没功夫跟她斗嘴,我又跑回那屏障的附近,结果又听到那喘息的声音了。
  “你来回来去的跑什么呢?”李欣跟过来,很不情愿的说道。
  “声音就在这附近,可人到底在哪呢?”我把屏障给搬开了,但角落里依旧空空如也。
  “这可能是你的错觉吧?是不是太紧张了啊?”大个子也有些怀疑。
  可我心里很清楚,这绝对不是错觉,我又仔细看了一下这里的环境,这时我猛然发现一个问题,这几个在墙角处的大花盆引起了我的注意,这么大的花盆并排放在一起,要是想遮挡一个人的话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,最主要的是,这花盆摆放的位置很隐蔽,如果是直面视觉观察的话,绝对不会发现有任何问题的。
  “大个子,帮我把这几个花盆给搬开。”我招呼一声,我们俩个人开始一个一个花盆往旁边抬。
  刚挪开第一个花盆的时候,墙角处还是什么都没有呢,可当我们两个把第二个花盆挪开的时候,李欣突然惊呼一声,“天呐,真有人。”
  我回身一看,这才发现,当第二个花盆挪开以后,里面居然露出一双卷缩在一起的小腿,不过这小腿的外面已经结满了冰霜,看来是冻了很长时间了。
  “大个子,快,赶紧把其他花盆也挪开。”我们两人加快速度,很快就把全部花盆给挪开了。
  当所有花盆挪开后,在这花盆的后面,露出了一个完整的人,这个人和虾米一样卷缩在地上,全身结满冰霜,浑身上下还在不停的发抖,呼吸似乎也有点急促。
  大个子看到这人以后顿时一惊,“是冰魔,他娘的,老子非嘣了它不可。”
  他举枪就要射击,我赶忙身手拦住他,“等等,先别开枪。”
  “还他娘等啥啊,这肯定是冰魔,你给我起开,让俺嘣了它。”
  大个子有些疯狂了,毕竟我们几次被冰魔暗算,险些就丢了性命,现在一看到这冰冻的人,他第一个想到的肯定又是冰魔的诡计。
  不过我还是不敢大意,我抓住大个子的枪管说,“你冷静点行吗?咱们先看看,再下手也不迟啊。”
  “俺他娘很冷静,是你不冷静。”大个子伸手就推了我一把,刚要举枪,我又给即时按住了。
  就在我们俩人拉扯的时候,李欣忽然又是一声惊呼,“忠义,这个人是珍妮啊。”
  什么?是珍妮?我们俩个人一听,立马停手了,可就在我刚要过去的时候,大个子又一把将我拉了回去,“你疯了,你咋知道她一定是珍妮呢?难道你忘了之前的事情了,咋还不长教训呢。”
  大个子居然给我一顿教训,不过我得承认,这时候他比我冷静,我救人心切,也没过想那么多,可大个子不一样,他是时刻提高警惕啊,甚至有股宁可错杀,也绝不放过的架势。
  “我知道该怎么做,放心吧。”我看着大个子点点头,他这才松开了手。

  李欣刚要过去,又让我给拦住了,我不能让任何人冒险,尤其是李欣。
  我握紧手枪,慢慢的走过去蹲下,我试着呼喊她,“珍妮,珍妮是我,你醒醒啊。”
  珍妮闭着眼里脸色有点苍白,她嘴里轻呼着,“冷,好冷啊。”
  这一刻我清楚的看到,她是有呼吸的,从她嘴里呼出的淡淡白气,就是最好的证明,要不是我距离她很近,我也观察不到,冰魔是没有呼吸的,这是目前唯一能安全分辨的方法了。
  我上前一把抱住她,“珍妮,珍妮你醒醒啊,我是忠义,我是忠义,你醒醒啊。”
  大个子和李欣两人依旧在观察,尤其是大个子,还在时刻准备开枪呢。
  “行了,都别愣着了,她确实是珍妮。”我抬头低吼了一句。
  他们俩人一听,这才赶紧过来帮忙,我们把珍妮从那角落里给弄了出来,我让大个子把防寒垫子铺在桌子上,我把珍妮身上冰冷的衣服给脱了下去,接着又把自己的防寒服脱下来给她裹上,然后让大个子把他防寒服拉开,把珍妮裹在他胸口里,我这身板太小,不适合干这活。
  大个子体格大,正好能把珍妮给装里,这样她就能恢复的快一点了,珍妮冰冻的不算很严重,跟李欣之前比要差很多,所以就用不着脱光衣服靠身体取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