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2无脸佛像







  等珍妮讲述完所有经过以后,我更加确定了,她所遇到的李欣,就是冰魔,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里居然也有冰魔的出现。

  看来摆在大厅里的灵牌,还真就是冰魔在供奉,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冰魔供奉的到底是什么神灵,或者说,是某种邪灵。

  焦八和我对视一眼,他向我肯定的点点头,常山这时也在我耳边说,“错不了,就是冰魔干的。”

  我看着珍妮的眼睛说,“听我说,这个想杀你的人,它并不是李欣....”

  “你还在认为我脑子不清醒吗?忠义你相信我,真的是…李欣她要杀我。”还没等我话说完呢,她就给我打断了,当她说到最后的时候,还偷偷往后瞄了一眼李欣,好像是怕对方听到一样。

  我双手按住她肩膀说,“你先听我把话说完,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....”

  我把冰魔的事情跟她详细的叙说了一遍,并且把我和李欣所遭遇冰魔的经历也跟她讲述了一遍,说的我脑袋都疼了,我都不记得自己说过多少次了,似乎每一次都是我在解释,说的我人都已经麻木了。

  焦八和常山两人也在旁边解释着,我们三个人是一唱一合的,还时不时的拿对方来举例子,我想这样能够让珍妮混乱的头脑更清晰一下。

  珍妮有时候点头,有时候却摇头,看样子是时而明白,时而不明白,我们三个人是累坏了,说的都快口干舌燥了,解释这件事情是很麻烦的。

  但她最后总算是说了一句,“忠义,你们说的我都听明白了。”

  “你真明白了?”我感觉她还处于昏昏噩噩的状态。

  珍妮笑了一下说,“真听明白了,我们一路上经历过这么多事,我是不会怀疑你的,在这种环境下,那种邪灵应该是存在的,只是…”说到这的时候,她突然停下了。

  “只是什么?”我心有又忽悠一下悬起来了,她可别再来一句‘只是我不会看错人的’,那我可真没法跟她解释了。

  “只是感觉...感觉有点对不起李欣了,毕竟刚才我差一点就打伤她,这心里…有些过意不去。”珍妮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李欣,脸上带着歉意的说道。

  我拍拍她的手背说,“没关系,李欣她会明白的,你等我一下啊。”

  我转身走到李欣旁边,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,李欣看我一眼,“她真是这么说的?”

  我立马说,“那还有假?珍妮只是被吓到了,这一切都是冰魔搞的鬼,她刚才并不是有意要向你开枪的,你去跟她谈谈吧,可别因为一场误会,再伤了你们彼此之间的感情。”

  李欣最终也听我的劝了,我把其他人都给支开了,让她们俩人单独谈谈,也省的我们人多在场,她们俩个女生再尴尬。

 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,李欣扶着珍妮走了过来,两个人一看就是和好如初了,脸上都带着笑容呢,在这种生死危急的场合,能再次看到她们俩个人的笑容实在太不容易了。

  “忠义,谢谢你。”珍妮望着我,似乎又回到了在灵蜥洞口时的眼神。

  我轻笑了一下说,“行了,我不用你道谢,你少跟我发点脾气就好了。”

  珍妮被我说的不好意思了,脸色通红,她既然恢复的也差不多了,就不能再耽搁下去了,这都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。

  我们赶紧去搜查中间的正房,这也是最后一间房了,如果在这里还找不到什么线索的话,那我们只能等死了,因为已经没有别的去处了。

  我们打开中间屋的房门,里面依旧是一片漆黑,我们打着手电慢慢的走了进来,当几盏手电光照亮这里的时候,我这才看清楚,这里面居然是一个类似佛堂的地方。

  在大厅最中间的位置上,有一个比较大的台子,在台子的最中间还有一尊佛像,这佛像起码得有两米多高,它盘腿而坐,双手放在两腿的位置,全身依旧是如冰一样的透明色,不过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。

  可等我仔细看后才发现,这尊佛像确实很怪异,因为我从来就没见过这种佛像,我也去寺庙拜过,但压根就没有这种东西,因为它的脸上没有任何五官,看起来就像一块大石头。

  哪有佛像是这样的,但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,就算是道家的神仙,也不会是这样的,道家的神仙和佛家虽然不同,但我都拜过,绝对没有这种外表的,神佛的面孔都是很清晰的。

  可等我再往下看的时候,我更坚信我的看法了,这鬼佛像绝对跟神佛没有半点关系,它下面也摆放着香炉和供品,而那些供品,依旧是人体的器官,试问有哪一尊神佛像,会供奉这种东西,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。

  “我的妈呀,这下面居然也供着人体器官,太他妈恶心了。”顺子皱着眉头骂道。

  而我则是看着这尊半神不鬼的佛像的东西问道,“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?它为什么要摆在这里?”我看到这不伦不类的东西就难受,它邪恶的厉害,说不定是地府的什么人头马面像呢。

  “看起来好像是尊佛像啊?”大个子插口说道,这一次他表现很好,居然没有吐出来,看来大个子已经免疫了。

  “不可能,哪有佛像这样的,你见过没脸的佛像?”我扭头看大个子一眼。

  大个子摇摇头说,“好像还真没见过,那你说这是个啥东西啊?”

  “我要知道还用问吗?”我鄙视了大个子一眼。

  焦八这时开口说,“这鬼佛像看起来就好像冰魔一样,你们看,它脸上什么都没有,这意思是不是代表....可以随意变换任何人的容貌呢?”他的话不无道理,也许真有这个可能。

  常山点点头,“应该是,这尊冰像很不一般,似乎带着一股邪气。”

  “管他娘的是啥呢,带啥也不怕它,兄弟们,要俺说干脆给它哄了得了。”大个子蠢蠢欲动的。

  “好啊,我看这鬼东西也很不爽。”
  可就在我们刚要开枪的时候,李欣突然喊道,“忠义,那边好像有人。”

  “有人?在哪?”她这一句话,又让我们暂时停手了。

  李欣打着手电照着房间的右侧,灯光照射到右上边的墙角处,借着手电光,我似乎真看到有个人倒在地上,虽然有些模糊,但那确实是个人形。

  “好像真有人。”我目光盯着前面说道。

  “俺们可得小心点,万一是冰魔可就完了。”大个子时刻都在提醒我,深怕我在着了冰魔的道。

  “这么多人呢,你怕什么,走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其实我心里也在怕,面对邪灵,人多也没用。

  我们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可当我走到一半的时候,我就发现这个人体格挺大,还很胖,从这体型上我就能分析出来,这个人八层就是馒头。

  我顿时一惊,赶忙跑了过去,大个子本想抓住我,可惜这一次他出手慢了一点,不过这次我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,并没有马上靠近他,毕竟我也害怕,万一要是冰魔变的,那我岂不是要遭罪了,就算它弄不死我,也得给我冻个半死。

  当我距离他两米多远的时候就停了下来,我果然没有看错,这个人真就是馒头,他倒在墙角里,几乎跟珍妮一样,全身结满了冰霜的卷缩在一起,那肥胖的身躯看起来就像一头冬眠的狗熊一样,他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,看来被冻结也有一定的时间了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还没死呢,要是一动不动的话,可就真够呛了。

  “哇操,是馒头啊?”大个子跑过来一看是馒头,顿时有点激动了,可他依旧没敢过去,而是站在我旁边大喊。

  常山和其他人也赶了过来,“还真是馒头,忠义,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常山刚要动身的时候,我就给他拦住了,“等一下,你留在这,还是让我去吧。”常山没怎么接触过冰魔,这里就我跟大个子接触冰魔的时间最长,我还是有点把握的。

  常山看我一眼说,“那你小心一点。”

  我点点头,就慢慢的向馒头接近,其他人都在我的身后,大个子虽然跟馒头的感情最好,可他依旧端着步枪,随时随地都准备开枪,常山他们一样,手里的枪全都对准了馒头。

  我本想看看馒头有没有呼吸的,可这一次有点麻烦了,馒头的脸朝下,并且还用胳膊给档上了,我完全看不到他呼出来的哈气。

  再加上人在昏迷的时候,本身呼吸就很微弱,从外表上是很难分辨的,现在他还脸朝下,这就让我更不好判断了,我蹲在他跟前,愣是老半天找不到一点办法。

  “忠义你在干啥呢?赶紧看看啊,要真是馒头的话,俺可别耽误了啊。”大个子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  我头也不回的说,“你别着急啊,这有点不好分辨,他脸朝下,我根本看不到他呼出的哈气。”

  常山这时蹲下身子说,“不行就赌一把吧,咱们这么多人呢,就算真是冰魔,也有办法对付的。”

  我仔细想了一下,也没别的办法了,我向他点点头,接着把手伸向了馒头的身上,当我触摸到他身体的时候,我并没有感觉到有寒气传来,毕竟我带着防寒手套呢,要是冰魔的话,寒气会直接穿透过来。

  我赶忙把馒头的身体翻过来,他闭着眼睛,可我却能清晰的看到他呼出的哈气,这就证明他不是冰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