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4 是佛是魔








  馒头当时被冻的浑身颤抖,他本想还手的,可奈何自己根本无能为力,他憋足力量才喊出一句,“老水,开...开枪打他。”

  老水当时都愣住了,他也感觉到馒头的不对了,馒头全身开始变白,整个人在严重的哆嗦,可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“开枪?这...这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开...开枪啊,他要杀了我。”
  馒头猛的怒吼一声,可一切都来不及了,就是因为老水当时犹豫了,导致一切都无法挽回了,他当时要是直接开枪打马丁的话,兴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,他们三个人也就不至于被冰冻了,只可惜,老水毕竟没什么经验。

  马丁瞬间就让馒头失去了抵抗的能力,随后老水和小峰两人,也招到了同样的待遇,三个人立马晕倒在地上,等他们意识渐渐清醒的时候,他们才知道,自己已经快死了,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,用不上一个小时,他们就将冻死在这个鬼地方.....


  馒头磨磨唧唧的,总算是把整件事情给说完了,说完后还不忘骂马丁呢,“这个该死的美国佬,等我找到他,老子非一枪打爆他的脑袋。”

  “不会的,马丁他不会这么干的。”珍妮的脸色很难看,想必是明白其中的理由了,我敢说,之前她还是有些怀疑我跟她说过的话,可这一次牵扯到马丁了,她就完全变了。

  “珍妮,不是你的一句话,就可以包庇马丁犯下的错,你要非这么说,只会减少我对你的信任。”馒头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看着珍妮说道。

  珍妮刚想要还口,我上前一把按住她肩膀,向她摇摇头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,她再说下去,只会让馒头更加恨她了。

  “馒头,你相信我说的话吗?”常山一脸的认真,目光盯着馒头说道。

  “老常,别人可以不信你,但我馒头信你。”馒头很认真的回答。

  常山点头说,“那好,既然你信我,我就跟你说实话吧,那个想杀你们的人,根本就不是马丁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也想替马丁开脱吗?就算我同意了,你问问老水他们俩人能答应吗?”馒头火气有点大,说话的语气都很冲。

  “我们绝不答应,即便是船长也不能原谅。”老水说话的声音很小,但是他的口气却很坚定。

  常山突然笑了,“这事情真是麻烦啊,忠义焦八,看来咱们还得解释一遍。”

  我们几个互相看看,只好跟馒头他们三人重新再说一遍冰魔的事情,这次李欣和珍妮也在旁边配合,这事情说的我脑袋都大了,这次我几乎是没插几句话,全部都让他们来说,我是真不愿意再讲了,太闹心了。

  等我们解释完后,最后又把铁面的死,完整的告诉了他们,当老水和小峰知道铁面死后,他们俩人都伤心的流下了眼泪,这三个人情同手足,我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,珍妮和李欣听到这个消息后,也有点伤感,但毕竟彼此的交情不是很深,只能是感到有些惋惜罢了。

  “是我对不起铁面啊,是我把他从家带出来的,他家里还有妻子和孩子呢,现在却...我...我该如何跟她们娘俩交代啊。”老水一手捂住脸,眼泪‘哗哗’的流,看的出来,他真的是很难过。

  “水哥你别说了,要怪就怪我,要是我当时多留点心,铁面大哥也不会受伤,更不会最后死在这个地方,现在居然连个尸首都没有,我真是罪人啊。”小峰越说越难过,哭的也跟个泪人一样。

  “不,这都是我的错啊。”老水哭丧着脸说道。

  “不,是我的错啊水哥。”小峰也哭着喊到。

  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,都把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,可这样做有用吗?这人都已经死了,还说那些有什么用呢,光哭也解决了不了问题啊,要是眼泪能把死人哭活的话,那我情愿流干所有的眼泪,也要把我战友救活。

  “你们俩行了,在这演戏呢啊?还‘我的错我的错’的,这铁面人都走了,你们再哭又能怎样?大老爷们的怎么这么矫情,行了,都别伤心了,他要是地下有灵,就应该保佑我们离开这里才对。”

  焦八拍拍他俩,有些心烦的说道,虽然他的话没有任何感情色彩,可这居然管用了,老水和小峰真就不哭了,焦八见死人见多了,

  两个人擦了一把眼泪,都表现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,这样就对了,其实不管谁死了,这个地球都照样转,绝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止的。

  “哎,也不知道麦老他们怎么样了?现在就剩他们三个人没消息了。”珍妮叹口气,一脸担忧的说道。

  “你是再担心马丁吧?”我看她一眼问道。

  从她的表情我能看出来,她的心里一直在担心着马丁,本以为经历过这一次,珍妮会对他淡忘了,没想到还是不行,人家扎根的比较深啊,已经在珍妮的心里生根发芽了。

  “我…我只是再担心他们三个人。”珍妮狡辩着,可她的表情早就出卖她了。

  “我知道你很担心他,你放心,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找出来的,好让你们小两口重新团聚。”我冲她笑笑,可我知道,我这笑容肯定很难看,因为我心里有一种痛,是那种刀割的疼痛。

  “忠义,其实我…”

  “你不用说了,我知道你还着爱他,这些年你可能从未忘记过他,我还记得...在小岛上的时候,你就跟我说起过他,只是那时候自己还有点痴心妄想,现在我总算明白了,你放心,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,更不会纠缠着你,你也不用再故意为难我了,等这次出海一结束,你我就当谁也不认识谁吧。”

  还没等她话说完,我就打断了她,可当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,我感觉到自己的内心都在滴血,我明明不是这样想的,可我还必须得这样说,我心里很难过,居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,可我还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来。

  我跟珍妮根本就不可能,马丁他是高富帅,又是她的初恋男友,他们在合适不过了,可我是什么,一个曾经的皇族,现在的百姓罢了,其实这样也好,就当这是一场难忘而又美丽的梦吧。

  “忠义,你…你真的这样想吗?”珍妮看着我,轻声的问道。

  我自嘲的笑着说,“恩,我就是这么想的,这样不是很好吗?起码对我来说很好,你我不适合做朋友。”

  男人跟女人,根本没有那种纯洁的友谊,我也不会做那种无聊的男人,看着她和马丁在一起,我还能笑着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我忠心的嘱咐你,这种白痴的情节只有电影里才会有,我没那么伟大,我就是个平凡的男人。

  “好吧,随便你。”珍妮低声回答一句,就把脸转了过去。

  这时候我看到,李欣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看着我,昏暗的空间内,我也看不清楚她是什么眼神,我跟珍妮说话的声音很小,她应该是听不到的,但估计是猜到我们说了什么,不过这都无所谓了,她早晚也得知道。

  馒头这时候问道,“你们说的那个冰魔,真的存在?”

  “废话,跟你说了这么老半天了,咋还不相信呢,千真万确的。”大个子蹲下来说道。

  “那冰魔…具体是个什么样子?难道…它就没有自己的样子吗?”馒头斜个眼睛问道。

  焦八这时指着那个奇怪的佛像说,“你看到那个佛像的脸没,那上面什么都没有,冰魔应该就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佛像?”馒头惊恐的看着佛像嘟囔一句,刚刚恢复的脸色,瞬间又变得煞白。

  “对啊,就这个佛像,具体是什么鬼神也不知道,只是这么叫而已,怎么了?”焦八随口问道。

  “我…我记得我们刚来的时候,这里面什么都没有啊,哪来的这尊奇怪的佛像啊。”馒头说话的声音很小,看样子是有点害怕了。

  “你说什么,没有这佛像?”我顿时一惊,感觉事情很不妙。

  “我记得是没有的,难道是我记错了,老水你们俩有看到这尊佛像吗?”馒头赶紧问他俩。

  结果老水和小峰两人同时摇头,“没有没有,我可以很肯定的说,当时这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船长以外,不对,是你们说的什么冰魔。”


  我们几个一听这话,赶紧把枪对准了这尊佛像,难怪常山会感觉这东西邪恶呢,搞不好它就是冰魔呢,刚才真是太大意了,冰魔不就是没有面孔吗,明明就知道这个特点,可脑子怎么好像短路了一样,居然没想起来。

  馒头他们三个一看我们这么紧张,也都赶紧爬起来了,他们三个人掏出抢来,可这枪之前都冻住了,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用了。

  “呸,他妈的,刚才就应该轰了这鬼东西,俺就知道它不是什么佛,看着就让人恶心。”大个子吐了一口唾沫,端着步枪骂道。

  焦八冷着脸说,“那就一起开枪嘣了它。”

  “等一下,开枪还浪费子弹,不如用这个。”

  我拿出手雷,准备彻底轰了它,即便这冰魔的自愈能力再强大,估计面对手雷的轰炸,也是必死无疑,这是目前我们手中杀伤力最强悍的武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