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7 佛像消失





  等麦老叙说完以后,常山突然开口说,“麦老,你又一次让我大开眼界了,真没想到,你比我想象的要强悍多了。”

  麦老摆摆手,一副很谦逊的表情说,“得了得了,我都老了,还有什么可强悍的。”

  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刚才我和常山大哥可都全看到了,您老简直就是个杀人机器,那白狼在您面前,简直不堪一击啊。”我立马把话又接了过来。

  麦老轻笑一下说,“人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,是能爆发自身潜力的,你要是让我现在再发挥一次,可就没那么容易喽。”

  虽然这话是不假,可人的极限都是因人而定的,就算是我,在遇到当时那么危险的情况下,也不可能爆发出如此精湛的能力,这一点是不用怀疑的,我们这群人里,目前除了麦老以外,我还没见到谁有这等能力呢。

  而且,麦老的能力似乎还没完全爆发,从他在和白狼生死搏斗时就能看出来,他不急不慢,并没有那种鱼死网破的心态,感觉一切都在他的控制范围内,这个中年男子,实在让人摸不透啊。

  “麦老真是谦虚啊,就算让我发挥到百分之一百二的水准,我也赶不上你一半啊。”常山带着一抹笑容说道,可他这笑容很怪异,在配合他的眼神,仿佛能看穿世间的一切事物。

  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麦老打着手电走到里面,当他看到里面被摧毁的灵牌时,他皱着眉头说,“这是....”

  “是供奉的灵牌,不过已经被我们给摧毁了。”我走过去,站在他身边说道。

  麦老又看了下灵牌下面供奉的物品,他一脸厌恶的表情,“看来这个地方很关键啊,那些白狼不敢进来,也是有一定原因的,咱们也许在这里,能找到离开冰城的线索。”这老家伙果然厉害,几眼就能看出事情的关键。

  可就在这时候,馒头却突然走到马丁跟前问道,“马丁先生,您还记得我吗?”

  “当然记得,怎么可能会忘记呢。”马丁有点楞住了,想必他根本就不知道,馒头这么问他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记得就好,那您还记得之前的事情吗?”馒头这个孙子,他肯定是看到马丁以后又火大了,刚才跟他解释的事情,看来是没起到什么作用。

  “之前的事情?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马丁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“船长,刚才的事情,真的不是你干的吗?”老水这时候走出来,站在马丁跟前问道。

  “刚才的事情?我听不明白你们再说什么。”马丁左右看看,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他干的,他能明白什么啊。

  “喂,馒头老水,你们俩个想干嘛?我不是都跟你们说清楚了吗?怎么还问?”我走到他们中间,把馒头和老水推了回去。

  “你放心忠义,我不会为难他的,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。”馒头举起双手,表示他没有要动手打马丁的意思。

  “馒头,你们俩个给我听好了,别再搞内杠了,这不管马丁什么事,别把误会给扩大了。”我目光盯着他俩,很小声的说道。

  馒头点点头,“我知道,但是...就算我明知道不是他干的,可我一看到他这张脸,我就恨不得一枪嘣了他。”

  这是一种心里动态,即便他现在知道之前要杀他的是冰魔,可毕竟冰魔变成了马丁的样子,这样一来,在他心里留下阴影的就是马丁这张脸,原本馒头对他没什么敌意,可这一次,两个人的误解就加深很多了。

  焦八走到麦老的旁边,在麦老耳边低语了几句,想必应该是在说那冰魔的事情,麦老脸色一变,“果真如此?”

  焦八点头说,“恩,义哥,李欣,珍妮,还有铁面,都遇到了,事情很辣手,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。”

  马丁和少宇两人一听被困在这里了,急的忙问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里又是哪里等等,这两人到现在还是惊魂未定的,“对了,铁面他人呢?”马丁焦急的问道。

  “铁面他...他死了。”焦八有点低沉的说道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马丁上前一把抓住焦八脖领子,满腔怒火的问道。

  “你松开。”焦八一把扯掉他的手,瞪他一眼说,“我说铁面死了,但他不是我们害死的。”

  马丁显得有些悲伤,“怎么...怎么会这样,你们...你们不是送他回船上了吗?”

  “我们尽力了,可根本就走不出去....”



  我简单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,也就是我们目前所遭遇的情况,当然也包括冰魔变成麦老的样子斩断了铁面的手臂,也把我和李欣,还有珍妮的经历大概描述一遍,时间有限,我不能说的太详细了,至于马丁和少宇能不能理解,就看他们自己了,我已经做到了,把他安全的带回来,就算完成任务了。

  最后我把铁面遗言转达给了马丁,铁面临死的时候交代我,让我告诉马丁,希望马丁能帮他照顾家人,这是我答应铁面的,也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。

  听完我的话后,马丁一手捂着脸,显得有些悲痛的说,“怎么...怎么变成这样,那些可怕的生灵到底是什么?我们会不会死在这。”

  “起码现在还不会,你记住,要帮铁面照顾他的家人。”我再次提醒马丁,因为我感觉这个男人并不可靠。

  马丁脸色沉痛的说,“我会的,我一定会帮他照顾家人的。”

  珍妮这时走到他身边,安慰着他,“算了马丁,都过去了,现在最要紧的是,我们得想办法打破这结界才行。”

  珍妮这话一说,我才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,“坏了,那佛像...”

  我赶忙往后院跑过去,焦八和其他人一看我动身了,也全都跟着我跑了过来,可等我们跑到佛堂的时候,我彻底傻眼了,那尊奇怪的大佛像,居然不翼而飞了,只留下一个佛台和下面那些恶心的供品。

  在场的除了麦老和马丁,还有少宇他们三个人之外,其他人全都是一脸的惊恐,原本那尊大佛像就摆在佛堂的最中间,可现在别说佛像了,整个佛堂都显得空荡荡的了,气氛显得更加的诡异了。

  “我靠,那佛像哪去了?”顺子跑到佛台跟前,还用手来回的摸呢。

  “佛像?什么佛像?”麦老不明白什么意思,开口问道。

  我看着眼前空空的佛台说,“原本这里有一尊奇怪的大佛像,我们本来是想把它给炸了,可谁知道正好赶上你们遇难,我们就把这事儿给放下了,现在到好,这佛像居然凭空消失了。”

  “我就说过,那佛像我刚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,现在又消失不见了,这他妈简直太可怕了。”馒头在我后面,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。

  “怎么办?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?”珍妮情绪有点激动,这显然是恐惧照成的。

  马丁搂住她肩膀说,“没事的珍妮,麦老一定会有办法离开这的,别害怕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  我瞄了他俩一眼,这马丁还真会说话,要不是我和大个子俩人及时救了珍妮,哪里还轮得到你在这献殷勤,不过最让我心寒的,就是珍妮了,她真是忘本了啊。

  有时候细想一下,她真不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,用到我的时候,她一脸笑容,反倒不用我的时候,我就成尿盆了,一脚给我踢开,也罢,现在马丁回来了,我也不需要再照顾她了。

  “喂义哥,你想什么呢?”

  焦八碰了我一下,我这才回过神来说,“哦,没什么,再想下一步应该怎么办。”

  大个子骂道,“他娘的,刚才要是轰了它就好了,兴许这佛像就是解开结界的方法呢,现在想轰都没机会了,真他娘的杂碎。”

  “你别急啊,那鬼佛像应该还在这间房里,我们得把它找出来,你说呢义哥?”焦八看我一眼问道。

  “恩,能找到最好,找不到再想其他办法。”

  随后我把冰魔的特征说了一下,最主要的是提醒他们,冰魔可以附在任何面冰墙里面,唯一的特征,还是铁面发现的,就是只比平面的冰墙上稍微凸出一点。

  可就在我们刚要寻找那鬼佛像的时候,‘砰’的一声响,房门居然自己关上了 ,紧接着,整个房间的气温开始急速下降,一股强大的寒气正从四面八方涌来,转瞬间的功夫,这里比冷冻库还要冷,整个空间全部都是冷气,连呼吸都难受的要命。

  “这...这是怎么了?怎么突然间这么冷呢?”李欣抱着膀子,冻得她浑身都在哆嗦。

  我一把搂住她的肩膀说,“是冰魔,肯定是冰魔。”

  这股强大的冷寒气,我之前接触过两次,所以能清楚地分辨出来,这屋里的气温下降太快,就算是冰箱也没这么急速啊,十几秒的时间,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结满了冰霜,甚至连头发都白了。

  “你在哪?给我滚出来,你不是要杀了我们吗,那就出来啊。”焦八这时怒吼一声,打着手电四处观察。

  “老八你冷静点,你这样是没用的。”我冻的浑身都开始打摆子了。

  焦八气喘嘘嘘的说,“它肯定在这里,要是再不把他找出来,我们就要被冻死了。”

  马丁这时候忍不住了,“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,少宇,赶紧去把门打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