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8 强大气息








  他说的没错,我们得离开这里才行,我们几个人赶紧过去开门,可这时候才发现,这房门居然打不开,就好像完全冻住了一样,仍凭我们怎么用力,它都是纹丝不动。

  “船长,房门打不开啊。”少宇急的大喊一句。

  “大家伙都起开,让俺来。”

  大个子招呼一声,我们赶紧全都退后了,他端起步枪就开始扫射,这步枪的威力是极强的,本以为子弹会把这冰门给打碎呢,可却让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  子弹打的冰门上面全是弹孔,可并没有出现之前那种大面积的裂痕状态,而下一秒钟的时间,那些弹孔就会消失不见了,冰门又恢复到完好无损的状态,居然一点伤害都没有。

  “他娘的,居然打不坏它。”

  大个子有点发毛了,而且不光他,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冷静不下来了,这股寒气是我们所无法抵挡的,即便身体素质再好的人也不行,当我刚想用手雷炸开大门的时候才发现,我的身体居然不能动了,我的手已经没有力气了,并且全身已经开始出现麻痹的状态了。

  “我...我这是怎么了,义...义哥,我...我不能动了。”顺子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后,‘咣当’一下就栽倒在了地上,他身体慢慢卷缩在了一起,全身上下颤抖的厉害。

  而与此同时,焦八和其他人也开始出现了麻痹的状态,大家伙都试着活动自己的身体,可这才发现,身体已经开始出现僵硬的情况了,再这么下去,用不上十分钟,我们就得被活活的冻死在这里。

  这股猛烈的寒气,已经让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焦八顶着身体的僵硬,拔出一颗手雷,在这么危急的时刻,他居然还要拉下保险。

  这个时候人都这样了,要是再用手雷的话,肯定连扔出去的力气都没有,更别说逃跑了,很容易直接先把我们给炸死。

  我本想阻止他,可奈何我根本动不了,我跪在地上,双手撑住地面,呼吸越来越急促,我已经扛不住了,身体的极限快到了。

  但还好这一切都是虚惊一场,还没等焦八拉开保险呢,手雷就掉地上了,他本想弯腰想把手雷捡起来,可他僵硬的身体根本就不允许他这么做,结果也跟着手雷一起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虽然手雷的危险是没了,可我们依旧面临死亡的威胁,手指几乎都僵硬了,连弯曲都很困难,我不知道我还能挺多久,但我真不愿意就这么被活活冻死在这个鬼地方。

  我们所有人都在奋力的挣扎着,可除了挣扎过后的痛苦之外,什么都没有留下,常山也好,焦八也罢,甚至就连麦老,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。

  珍妮和李欣两个女人,几乎是身体抱团的倒在地上,她们不停的哆嗦着,跟之前我找到她们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,似乎这一次,比之前还要严重,我很想帮她们,可我根本无能为力,我连自救的能力都没有了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我借着强光手电的光亮,微微的看到,在我们正前方的的冰墙上,居然走出来一个人,不对,准确的说,这绝对不是人,它应该就是冰魔,我顿时一惊,冰魔的出现,会直接要了我们的命的。

  我试着挣扎着举枪,可我的胳膊一点力气都使不上,根本就抬不起来,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冰魔,一点一点的接近我们,我内心的恐惧,正在慢慢的升起。

  焦八倒在我旁边,他似乎也看到了这个冰魔的出现,他嘴里发出‘呜呜’的声音,结结巴巴的嘟囔着,“冰...冰魔,开...开枪...开枪啊。”他最后喊出了声音,可身体依旧无法动弹。

  我眼睛在四处的观察,我们所有人,无一幸免,全都瘫倒在了地上,这一次可真是要全军覆没了,哪怕有一个人能清醒着,我们都还有生还的希望。

  现在全都被冻倒在了地上,这次是我们出海以来,第一次遇到这种这种危急的情况,这种寒冷,能使人瞬间就冻结,甚至比我前两次的遭遇还要强悍,它根本不给你任何反击的机会,我该怎么办,到底该怎么办啊?

  我急的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身体虽不能动,但我头脑却很清晰,这也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,我宁愿现在就昏迷过去,起码不用活遭罪了。

  当这冰魔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,我才发现,它跟之前我所遇到的冰魔还稍微有一些不同,它体型很大,就像一个小巨人一般,魁梧的吓人,身体呈现冰状的透明色,在手电光的照射下,泛着幽幽的白光,待我仔细看后才知道,这个鬼东西居然就是之前的那个怪异佛像。

  由此可见,我们现在所遭遇的一切,想必也都是拜它所赐,它现在突然从冰墙里走出来,看来是要把我们全都弄死啊,它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五官,看起来就像个鸭蛋一样,我也感觉不到他是在邪笑还是在愤怒,那毫无面孔的脸,让人看着心里更是惶惶不安,我甚至都能感受到周围其他人那颤抖的身体。

  可我并没有多害怕,心里反倒是充满了仇恨,我目光紧紧的盯着冰魔,要是我身体还能动,我都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,碎尸万段了,可这时候我猛然间想到一个问题。

  这个奇怪的大个冰魔,很有可能就是解开这结界的关键,之前我们所遇到的冰魔,都是要靠着接触到我们的身体,才能使我们冻结。

  可它却不用,它能瞬间让整个空间的气温都下降,并且下降的速度还极快,根本不给我们任何反驳的余地,几秒钟内,就能使我们被冻结,这一点,是之前我所遇到的冰魔不能办到的,再加上它自身的体型极为庞大,很有可能是它,在支撑着整个结界。

  这冰魔慢慢的扭头,似乎在看着我们所有人,紧接着,我听到一声刺耳的奸笑,这笑声简直无法形容了,是我有生以来听到过最难听的笑声,甚至比驴叫还难听,这声音尖锐的刺耳,感觉耳膜都快被刺穿了,疼的我心都纠结在一起了,其他人听到这刺耳的声音后,身体也卷缩的更厉害了。

  这鬼东西连嘴都没有,居然还能发出嚎叫,真是个怪胎,可等这嚎叫声音结束之后,它突然伸出手,毫无征兆的就往我的头上抓了过来。

  我顿时傻眼了,它这大手掌就跟熊掌一样,要是被它抓住,就算它不冻死我,也的把我捏死了,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,突然‘砰’的一声枪响传来,子弹直接打在了我面前冰魔的头上,它的脑袋瞬间就破碎了。

  那稀里哗啦的碎冰块全都掉了下来,它本想抓住我脑袋的手,也不得不收了回去,冰魔这一刻发出痛苦的声音,就像魔鬼的惨叫一般,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的。

  这一枪真是救了我的命啊,这时候我才看到,开枪的人居然是麦老,他这时站起身子,单手举起散弹枪,一双冰凉的目光,在死死的盯着冰魔看。

  这一刻的麦老,似乎跟之前我认识的麦老有一些不同,虽然他身上也结满了冰霜,可他的内体似乎在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息,这种气息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。

  有点像杀气,也有点类似与邪气,我形容不上来,总之就是很怪异,这气息虽然看不到,但是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空气都在流动,这气息实在是太强大了。

  而最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我们所有人都被冰冻住了,可他居然能挣脱这结冰的束缚,要知道,人一旦被冰冻住,身体的各各器官都会开始减弱,就算你有再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扭转这个自然规律,可麦老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,突然站起来开枪,这绝对不是常人能做到的。

  这个中年的白发男子,他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呢?难道真想焦八所说,他就是那猫眼黑衣人吗?还是说,他跟那黑衣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呢?

  我有点不敢想象了,要是我还能活着回到船上,我真得找时间好好问问珍妮,她到底对麦老了解多少,还是说,她除了知道麦老是教授以外,其他的根本一无所知呢?而珍妮又隐藏着什么呢?事情真是越来越复杂,刚刚找到的一些头绪,又被打乱了。

  冰魔在中枪以后,它的身体往后退了几步,我本以为它会死掉呢,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它爆碎的脑袋,正在一点点的愈合,要是换做白狼的话,麦老这一枪早就要了它的狗命了。

  可这冰魔的愈合能力,要远远强于白狼,麦老一看它还在恢复,它又连续开了几枪,这美式散弹枪的威力非常大,四五枪下去后,已经打的冰魔全身解体了,破碎的冰块嘣的到处都是,看样子应该是死绝了。

  当这冰魔的身体破碎掉之后,空间的气温也开始回升了,很快就回到之前的温度了,可即便如此,这佛堂依旧很冷,我刚才被冰冻住的身体,还是不能马上缓解过来。

  麦老这时赶忙跑过来将我扶起,“忠义,你怎么样?能起来吗?”

  我哆里哆嗦的说,“不..不行,身...身体还是不能动,得..得等一会儿,还没缓过来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