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39 何方神圣











  “你坚持一下,我去看看其他人。”

  麦老把我放下后,又去看其他人了,可结果都跟我一样,没有一个人能动弹的,我们的身体都快被冻僵了,就算现在气温恢复正常了,可毕竟还是在零下啊,哪那么容易缓解过来啊,要是有人不死,这就算是我们万幸了。

  麦老这时在大个子后面,双手抱住他上身,直接把他拖到了我这边,随后他又陆续把其他人都拖了过来,他让我们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,一方面可能是为了缓解我们身上的结冰,而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为了保护我们,人员聚集在一起,这样也方便一些。

  “大家别害怕,等缓解一段时间后,你们自然就能恢复了。”麦老这是在安慰我们,就算我们再恢复,也不可能回到跟之前一样了,这里四处都是冰,气温依旧在零下,根本就不行。

  “麦老,我...我们的衣服已经结冰了,而且...这...这里气温太低,就算再缓解也不行。”常山有气无力的说道,眼神显得有些空洞。

  “是啊麦老,俺都感觉...感觉不到俺的手了,俺可不想参加残奥会啊。”大个子这句话说完,把原本很紧张的气氛,居然给搞的缓和了。

  我差一点因为他这句话笑喷出来,馒头在旁边说,“放心,就算你真残了,残奥会也不会要你的。”

  “娘嘞,俺好冷啊,好冷...”大个子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,其实不光他自己,我们所有人都在哆嗦,唯独只有麦老,虽然他全身雪白,但我却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难受。

  李欣和珍妮两个女人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,也不知道她俩现在怎么样了,马丁和少宇他们几个人,冻的几乎连话都不会说了,除了全身不停的哆嗦之外,就没别的了。

  “李欣,珍妮,你们两个怎么样?”我感觉我恢复了不少,胳膊已经能动了,唯独就是双腿还没什么力气。

  “忠义...我...我全身没力气,很冷,冷的厉害。”

  李欣说话的声音很微弱,就跟蚊子一样‘嗡嗡’的,而珍妮干脆就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,一再的告诫自己,不要去管珍妮,可真到生死关头,别说她了,任何一个人我都不能不管。

  “忠义,咱们得想办法救大家才行。”麦老看着我,很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我也知道,可还能有什么办法。”这天寒地冻的,我们所带的防寒装备,根本就不够,要是一两个人被冻结,那还好说,可现在是除了麦老,所有人全被冻住了,这该怎么办呢。

  “打破结界,我们起码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,我先救你,你跟我一起来找突破口。”

  麦老不等我说话,就开始脱去我身上的防寒服,然后再把我们所带的全部防寒设备都用在我身上,这样一来,我身体就能恢复的比其他人快很多。

  可就在他布置这一切的时候,我亲眼看到,那原本已经被麦老打碎的冰魔,居然又复活了,而让我完全傻眼的是,之前那个如小巨人一般的大冰魔不见了。

  反而是变成了三个跟人一样大小的冰魔,难道说...刚才那个大冰魔,是它们三个一起变成的?他妈的,这鬼东西居然还能合体,这让我简直不敢想象。

  “麦老,小心你后面。”我急忙大喊一句,可这些冰魔已经发动攻击了。

  但麦老再次让我大吃一惊,他几乎连看都不看,回身单手就开枪,子弹全部都是枪枪爆头,速度快到我跟本看不清楚他的动作,还没等这三个冰魔靠近他呢,就已经被他手中的散弹枪给打了个粉碎。

  麦老这一系列动作,即便是当今全世界最顶尖的军人,也未必能达到,他又一次让我大开眼界了,惊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  可这三个冰魔并没有马上死掉,那破碎的身体正在借着周围的结冰快速的愈合,愈合的能力要远远强于那些白狼,转身间的功夫,三个冰魔又完好无损了。

  我顿时傻眼了,这三个鬼东西居然杀不死,这可就难搞了,我们现在全身都不能动弹,即便是我,也没有能力出手来帮麦老,这一下可糟糕了。

  冰魔的再次复活,使得整个空间都为之颤动了,三个鬼东西的嚎叫声简直是响彻天谷,仿佛整座冰城都在跟着它们嘶吼,这声音有些像小孩的哭泣,但一听又不是,总之就是很难受,无法形容的一种内心压抑。

  可麦老居然毫无惧色,他冰冷的目光依旧注视着眼前的冰魔,全身上下似乎都很放松,我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紧张感,这个中年男子的沉稳能力,要远远超出我对他的理解。

  就在这时候,这三个冰魔同时向麦老发起了攻击,三个鬼东西居然从不同的方向同时进攻麦老,这要换了是我的话,估计应该就交代在这了,我的能力我清楚,根本不可能是这三个冰魔的对手。

  我都替麦老捏了一把汗啊,有那么一刻,我都不愿意睁眼看这场景,我怕冰魔的魔爪,直接将他给撕碎了,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麦老这次的出手,比之前他猎杀白狼的时候还凶狠,凶狠的程度,有如饥饿的野兽一般。

  他一左手举枪,‘砰砰’的两声枪响,散弹枪打碎了左面和对面冰魔的脑袋,紧接着我就见他身体一动,刀光一闪,右面冰魔的脑袋也已经掉下来了。

  这一系列速度,快的我都看不清楚他是如何出手的,无论是开枪的速度,还是拔刀的速度,我都看不清楚,几乎就像影子一般,这简直太吓人了,这速度,是我有生以来见过最快的人,快到震惊,快到无法想象,麦老啊麦老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啊。

  可这还没完,这三个冰魔的身体又开始愈合了,但这一次,愈合的速度就要比之前慢了很多,看来他们也并不是杀不死的,每一次的修复,都得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  麦老端起散弹枪,就是一顿疯狂的开火,还没到一分钟的功夫呢,这三个冰魔的身体就被彻底的轰了个粉碎,冰块的碎片嘣的到处都是,就如同一块玻璃掉地摔碎了一般。

  当这三个冰魔的身体被打碎之后,想必这次是不能再愈合了,破碎的冰块已经开始慢慢的融化成为蓝色液体了,看来它们是死绝了,原本我以为会有一场血战呢,可没想到会是如此轻松,麦老几下就将它们给解决掉了。

  这个白发的中年男子,给我的感觉越来越诡异了,但是在事实没有查清楚之前,我是不会多问他的,以免再让他起疑心就不好了,以后得更加留意他的动向才行。

  现在冰魔是死了,但周围的一切,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,如此看来,这三个冰魔并不是解开结界的根源,那么根源到底在哪呢?

  “麦老,你又一次让我震惊了。”我抬头看着他,勉强的露出微笑。

  麦老蹲下来说道,“我只是侥幸罢了,你以为我不害怕啊。”

  “是啊,侥幸罢了。”我随口敷衍一句,傻瓜都能看出来,再侥幸的人,要是没有本事,谁也达到这水准啊。

  “现在怎么样了?身体能动吗?”麦老看着我问道。

  “应该可以了。”我试着活动了一下,感觉已经恢复不少了,但要想达到最佳状态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麦老慢慢的拉我站了起来,我原地不停的活动着双腿,让血液尽快流通起来,这血液流动的越快,恢复的也就越快,慢慢的,我就感觉浑身开始发热了,之前的冰冷,正在逐渐消失。

  “看来这冰魔,并不是解开结界的方法,我们得赶紧找到方法才行。”麦老一看我没什么事了,抓着我胳膊说道。

  “先救其他人再说。”

  我赶紧把防寒的装备给身边的大个子和珍妮裹上,他俩看起来比其他人还要遭罪,整个脸上结满了冰霜,全身上下颤抖的厉害,就算是马丁和少宇他们,都没他俩被冻结的厉害。

  珍妮可能是因为之前被冻过一次,所以这次再一冻,身体直接就挺不住了,可大个子不应该啊,他这体格壮的跟公牛一样,居然也会变成这样,真是中看不中用啊。

  等我和麦老把他俩裹上以后,珍妮哆里哆嗦的嘟囔着,“忠...忠义啊,我...我要死了,我可能要死了。”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和无奈,似乎感觉她对生命已经失去希望了,那紫色的嘴唇,证明着她已经到极限了。

  我按住她的肩膀说,“你他妈胡说什么呢?你给我挺住,你不是说过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放弃的吗....”

  当我说到这的时候,我心里很难过,因为珍妮已经闭上了眼睛,身体直接向后倒了下去,看样子就像死过去了一样,我的心跟被刀割过一样的痛,是那种好像要失去老朋友一样的感觉,

  “珍妮,珍妮你醒醒。”我赶紧搂住珍妮的肩膀,把她托起来喊道,可她依旧闭着眼睛,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。

  麦老赶忙在珍妮的鼻下试了试,“糟了,她呼吸太微弱了,有可能挺不过去啊。”

  “那你倒是想想办法啊?你不是很厉害吗?”我扭头冲麦老大喊了一句,难道就这么看着她死去吗?

  “忠义你冷静点,我也想救她,可我...真的没有办法。”麦老用力抓住我肩膀,一脸无奈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