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0 黑暗通道
















  我目光紧盯着他,用力点点头,“好,既然你没辙,那我来想办法。”

  我把珍妮横抱起来,打算用之前救李欣的方法来救她,不管能不能行,我都要试一试,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死在我怀里,这也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了。

  我做好一切准备后,正打算脱下自己的衣服的时候,麦老上前一把抓住我,“你要干嘛?你疯了啊,你这才刚恢复一些体力,这么做会要了你的命的。”他瞪着眼睛向我说道。

  “你别管我,我不这么做的话,珍妮她会死的。”

  我一把打掉麦老手,可他反手又抓住了我的胳膊,“你听我说,我们现在不能再浪费时间了,必须得找到解开结界的办法,这才有机会救其他人。”

  “我他妈管不了那么多了,你看看珍妮,用不上半个小时,她就得死这,难道你让我扔下她不管吗?”我向麦老大吼着,心里有一肚子的怒火无处发泄,你既然这么有本事,为什么不想办法救她呢?

  就在这时候,李欣突然说,“忠义,让我来吧,你赶紧跟麦老去找解开结界的方法。”

  “你?你能行吗?”李欣虽然恢复了一些,可她身体的状态并不是很好。

  “相信我,我会救活珍妮的。”李欣看着我,用一种不可反驳的语气说道。

  我点点头,只好答应了她,我把她们两个人裹在一起,李欣紧紧的抱住珍妮,两个人就好像在相互取暖一样,也不知道这样行不行,我怕她为了珍妮,再伤害了自己。

  “别勉强,要是不行的话,就放弃。”我很担心李欣的身体,不知道她能不能熬得住。

  “放心,我一定能行的,你们俩快去吧。”李欣勉强的笑着说道。

  “义哥,你们走吧,这里还有我们呢,”焦八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身体还是有些摇晃,但好在能动弹,这就证明他在恢复当中。

  我看他一眼说,“照顾好其他人。”

  随后,我和麦老两人开始寻找能解开结界的方法,麦老的第一个目标,就是把这佛台给打碎,我们俩个人连打带砸的,很快就把佛台给拆掉了。

  当这佛台彻底被毁掉之后,我顿时一惊,在这佛台后面的冰墙上,居然发现了一个小门,这小门很不起眼,顶多也就一米高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通风口,可等我打开这小门之后才发现,这里面居然还有一排台阶,这台阶一路向下,也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。

  “这里面居然还有个暗道呢,看来秘密就在这里啊。”我打着手电往里面看了一下,这台阶也是冰,可里面确实漆黑一片,阴森森的,就像那传说中的黄泉路一样。

  “这是个啥东西?好像是个洞口。”大个子突然在我后面说道,吓了我一大跳。

  “靠,你怎么过来了?”我立马回头说道。

  “俺没事了,恢复了,要是没有俺啊,怕你们是不行的。”大个子虽然还有点发抖,但脸上的冰霜却下去了不少。

  “这通道会通向哪啊?”我随口问道。

  麦老冷笑一下,“我也想知道啊,这烂地方把我搞的晕头转向的,都快蒙了,走吧,咱们先下去看看。”

  本来是想让大个子留在上面的,可他非要跟着我们俩一起去,我和麦老只好带着他一起下去了,这哥们的体格也挺变态的,刚才还是一副要死的样子呢,顶多半个小时的时间,他居然又活蹦乱跳了,这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的人也是有好处的啊。

  麦老打头,大个子在中间,我在最后面,我们三个人排成一排往下走,这通道的周围也全都是结冰,整个空间看起来,就像是一个大冰窟窿,要是没有这个台阶的话,这里几乎就跟那下水道差不多。

  几分钟后,麦老突然停下了脚步,“糟了,这里有两条路,不好办了。”

  “这个鸟地方,咱们走哪条路啊?”大个子来回左右看看。

  我越过大个子走到前面看了一眼,这台阶已经到头了,可在台阶的左右两侧,又有两条通道,真就跟那下水道差不多,“看来咱们得分开行动了,麦老,我带大个子走左边,你走右边吧。”

  麦老很干脆的说,“好,你们俩个人一路小心点,要是有危险,实在不行就往回跑。”

  我点头说,“知道了,你也是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立马分头行动,我和大个子两个人从左面的通道往里走去,在走的过程中,我感觉这通道好像是在转圈,很明显这就是一个弧形的通道。

  “忠义,俺咋感觉俺们好像是在转圈啊。”大个子也看出来了。

  “恩,这里应该是个弧形的通道,很有可能是个半圆形,我们走快一点。”

  我和大个子两人加快步伐,如果这里真是个半圆形,那麦老那边肯定也是,就证明这通道整体是个圆形,我们很有可能会在前面相遇,但也不排除,我们是在转圈,可能根本就走不出去。

  可几分钟后,我眼前出现的景象,就打破了我刚才的想法,一道大冰门出现在我们面前,是那种古代宅院的大门建筑,唯独不太合适的,就是出现在这个地方,显得额外的阴森恐怖。

  “哇操,这门看起来挺诡异啊。”大个子打着手电,四处看看说。

  “别说废话了,试着把门打开。”我们俩个人一人一边,开始用手推这扇大门。

  这大门还是挺严实的,我们俩人几乎顶着全身的力气,才将这大冰门给推开,当大门推开的时候,里面是一片漆黑啊,什么都看不到,我们俩个人赶紧侧身躲到旁边,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。

  稍等了一两分钟后,我向大个子使个眼色,我们俩人同时转身举枪,我一手拿着手电,一手端着手枪,我现在手里就只剩下两把手枪了,散弹枪的子弹已经打光,枪也被我扔掉了。

  借着手电光的照射,我大致把这里面的情况看了一下,这里很明显也是一个大院子,初步看来跟镖局的后院有一些相似,无论是大小还是摆设,几乎都差不多,有树,有花,当然还有假山。

  “这...俺咋感觉又回到镖局的后院了呢?”大个子站在门口,向我小声的说道。

  “应该不是,外表虽然看起来很像,但还是有一些区别的,我们走吧,小心一点。”

  我打个手势,我们俩人轻声轻脚的走了进去,每走一步,我们俩都格外的小心,大个子几乎是在倒着走,手里的步枪在四处观察,他步枪的上面绑着一把手电,这样一来就方便多了,也不用额外再腾出一只手了。

  我拿强光手电往上面照了照,上面正常来说应该是天空,可当灯光照进过去的时候,瞬间就被黑暗给吞没了,那里根本什么都看不到,除了黑暗,还是黑暗,这里真就像地狱一般,比之前的佛堂要慎人多了。

  院子的四周,也都是房间,但是每间房的房门全都是紧闭着的,由于黑暗的笼罩,使我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,这些房间阴森诡异的,给我的感觉比太平房还要吓人。




  这里跟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一样,虽然外面的冰城也充满了死气,但起码看起来还像是座古城,可这里,完完全全就是死亡的禁区,没有任何空气的波动,平静的让人胆战心寒。

  我在这里感觉不到一点风动,整个空间就像是真空的一样,除了能呼吸之外,根本感觉不到任何活气,但这里有一点好,就是气温相对于外面来说,要高一些,没有外面那么寒冷。

  “这里很温暖啊,感觉没那么冷了。”大个子放松了一些,没之前那么紧张了。

  “恩,温度是比外面高了,但你没发现吗,这里要比外面安静太多了。”我们每走一步,脚步声仿佛都带着回音,按理说,如果是空旷的地方,是不应该又回音的,这一点就证明着,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空间。


  当我们俩走到院子中间的时候,突然间,中间房屋的大门居然打开了,是那种毫无征兆的打开,就像是等待我们已久专门迎接我们的到来一般,这房门的突然打开,着实吓我俩一跳。

  “哎呦,俺的娘嘞,这门咋自己开了呢?”大个子吓的不敢动弹了,枪口一直对准房门,借着他步枪上的手电,我似乎看到里面也有个佛堂,好像跟之前的佛堂差不多。

  “小心有诈啊。”

  我刚打算上前的时候,大个子一把拉住我胳膊说,“等等,要俺说,咱还是别进去了,俺感觉这里面很危险。”

  “危险也得进去,你别忘了,焦八他们还在外面等咱们呢,要是解不开这结界,我们都得死这。”我侧脸看着他说道,虽然我看不到大个子的脸,但我能感觉到,他正在害怕,抓住我胳膊的手,都在轻微的颤抖着。

  “这...麦老跑哪去了呢?俺们是不是应该等他一起来啊?”大个子有些犹豫,看样子还是不想进去。

  “没时间等他了,咱们先进去看看,生死各安天命吧。”

  我轻轻的推开他的手,都到这时候了,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,麦老很可能和我们走进了不同的空间,就算我们再这等待,也未必会等到他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