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2 致命笑声








  “别急,先看看再说。”

  我又看了一眼香炉,那上面的六根大香很炸眼,我仔细盯着看了看,猛然间发现一个问题,这香居然在燃烧,虽然这香是冰做的,不可能有火光,但细看的话,却能看出来香在慢慢的缩短,这就证明,这冰香是在‘燃烧’的。

  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我们和大个子恐怕要出不去了,“大个子,你去开门看看。”

  “开门?干啥啊?”大个子不明白的问道。

  “让你去就去,快点。”我低吼一声。

  大个子赶忙跑过去开房门,可他废了老半天的功夫,也没能把这房门给打开,“他娘的,这房门打不开了。”

  看来真被我说着了,从我们一开始进来,对方就没打算让我们俩人活着离开这,房门打不开,就算是用枪估计也不行,那佛堂就是个例子,这冰门肯定还有修复的能力。

  大个子举枪就要开,我跑过去阻止了他,“别浪费子弹,没用的。”

  “那...那咋办啊?咱俩总不能在这等死吧?”大个子焦急的问道。

  “先把这牌位给我砸了再说。”

  可就在我们俩人刚要动手的时候,我突然间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冷气传来,这屋里是密不透风的,连大门都关上了,哪里来的冷气呢?我顿时就停手了,赶忙拿手电四处查看一下。

  之前那种不安的感觉又上来了,就好像在黑暗中,正有一双邪恶的眼睛再盯着我看,这种感觉很强烈,我心里很清楚,这不是幻觉,也不是什么直觉,是真实的存在。

  “忠义,你咋了?”大个子一看我停了下来,他赶紧回身问道。

  我头也不回的说,“这里有东西,可能是那冰魔,也有可能是其他什么东西。”

  我这话一说,大个子立马跑到我旁边,他随手把枪端了起来,一脸紧张的表情盯着四周看,我们俩沿着冰墙开始查看,如果那冰魔就在冰墙里面的话,我从侧面的角度查看,是绝对可以看到的,这还得要感谢铁面,要是没有他的发现,我们根本无法找出冰魔的弱点。

  可转了一圈后,在四周的冰墙上,并没有发现冰魔的踪迹,更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大冰块,房间内是一片死寂的安宁,那诡异的牌位似乎透着一股邪气,让我原本就不安的心,变得更加忐忑了。

  我看大个子一眼,招了一下手,既然什么都没有发现,那还瞎找什么啊,赶紧下手要紧,可就在我们两个人刚要开枪扫射牌位的时候,一道黑影突然间从我们手电光前一闪而过。

  速度非常快,我仅仅只是看到了一个影响,具体是什么东西我根本就不知道,‘刷’的一下就过去了,并且还带来一阵风声,这就充分证明,刚才我所看到的影响,并不是幻觉。

  我们俩人也谁没敢马上开枪,那一瞬间我们俩全惊呆了,半天谁也没反应过来,唯一庆幸的就是,我们并没有被吓的大喊大叫。

  几秒钟后,我只是呆呆的问了一句,“你...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?”

  “有...有个黑影,有个黑影从俺们面前过去了。”大个子结结巴巴说道,听语气就知道,他害怕的要命。

  “妈的,那是什么个东西啊。”当我这句话说完的时候,那黑影又在我们面前一闪而过,只不过这次是换了一个方向,刚才是右边闪到左边,这次则是从左边闪到右边。

  这回我们俩人可再也冷静不下去了,当黑影再一次闪过的时候,大个子吓的浑身一震,端起枪就往右边扫射,打了几枪后,才发现全部都打在了冰墙上,而那右边除了冰冷的墙壁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  “你他娘的,那到底是个啥鬼东西啊。”大个子有点胆怯了,看样子又要发疯了。

  其实我也很害怕,那黑影的速度太快了,我根本看不清楚它是什么,就像一面黑布一样,瞬间就从我眼前过去了,在这种环境下,连续两次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,别说我们俩了,谁在这都受不了。

  我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,但还是强挺着说,“大个子你冷静点,可千万别发疯。”

  大个子咽了下口水,“忠义啊,要俺说,俺俩还是撤吧,这地方太邪性了,俺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。”

  而我也一直在考虑,要不要撤出去,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用手雷,可外面那么多人再等着我们呢,要是我们就这么回去了,救不了他们不说,结界还没打破,那不就等于前功尽弃了吗,一切的徒劳都白费了。

  “不行,既然来都来了,还怕什么,那鬼东西是在这虚张声势呢,它要真有那本事,早就出手杀....”

  可还没等我话说完呢,忽然之间,我耳边传来了一种可怕的笑声,这笑声虽然不大,但是听起来却很清晰,就好像有人故意在你耳边冲着你笑一样。

  这‘呵呵’的笑声很恐怖,因为这声音里面掺杂着男声和女声,就好像混合音一样,让人听着浑身都颤抖,从心里往外的害怕,这声音透着极强的邪恶气息,估计魔鬼的笑声,也不过如此吧。

  大个子猛然惊呆了,“忠义,你...你听到啥声音了吗?”

  我结结巴巴的说,“好...好像是笑声,就在我耳边呢。”

  大个子点点头,“俺也听到了,他...他娘的,这是咋回事儿啊?难道是这灵牌再笑?”

  “别他妈自己吓唬自己,谁在那,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。”我猛的回过身去,手电和手枪同时对准前面,可这间房里,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。

  “呵呵...呵呵。”那可怕的笑声依旧在房间里面荡漾着,仿佛来自四面八方的每一个角落,在这诡异而又死寂房间里,这笑声都带着回音,似乎在震荡着整个房间。

  大个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向我身边靠了靠,他小脸变的煞白煞白,端着步枪的手,都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,这个一向胆大包天的勇猛男人,居然也会被这奇怪的笑声给吓住。

  “操你娘的,谁他娘在这装神弄鬼呢?快给老子滚出来。”大个子喊完这一嗓子后,枪声随之也响了起来,他居然又开枪了,他端着步枪,直接向着里面横扫了半梭子子弹。

  步枪‘砰砰砰’的强烈声响,把那可怕的笑声给掩盖住了,当大个子停下来后,我有点埋怨的说,“你他妈别老乱开枪啊,节省点子弹行吗?”我们的弹药眼看着就要用尽了,没有了子弹,这枪就是根烧火棍子。

  可这时候我才发现,那诡异的笑声仿佛消失了,我耳边瞬间又安静了下来,整个房间也变的很平静,没有一点声响,甚至连我们俩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到。

  “声音消失了?”我扭头看大个子一眼。

  大个子很得意的说,“想必是害怕了,哈哈,看来这枪镇邪还是很管用的吗,这子弹可没白用。”

  可当他这句话刚说完的时候,那可怕的笑声突然又传了过来,而这一次的笑声,比刚才的笑声更大了,这笑声充满了嘲讽,充满了鄙视,仿佛有人在暗处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我们俩个人就像傻瓜一样站在房间里,这笑声让我害怕,因为我根本找不到这笑声的来源,它到底是从哪发出来的,上下左右我全都彻底翻查了,可根本什么都没有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我都快被这可怕的笑声给折磨疯了。

  大个子有点忍不住了,“日你娘嘞,忠义俺们赶紧走吧,俺快受不了了。”他害怕的厉害,在这冰冷的空间里,他额头上全是汗水。

  我强挺着说,“我们能走哪去,这里处处都透着危险,就算离开了镖局,其他地方也不见得就安全,再说了,外面全是白狼,你以为你还能侥幸的逃过去吗?”

  “那...那该咋办啊?咱就这么等死啊?不行了忠义,俺真快挺不住了,他娘的,你他妈给老子出来。”大个子最后昂头大喊一句,他压抑的太厉害了,他想用愤怒,来掩盖自己的恐惧感。

  可就在他这句话刚喊完的时候,突然之间,有一个影像出现在我们眼前,好像是一个人,但又看不清楚是男还是女,仅仅只是一个黑影,人形的黑影,这影像非常模糊,它在我眼前飘来飘去的,即便是在手电光下,我都看不清楚它的样子。

  这个人形的黑影,好像就是之前在我们面前闪过的黑影,它距离我们很近,仅仅只有几米远,就在那灵牌的前面,看起来,就好像是人在月光下的影子,只不过这影子并不是反射在地面上,而是竖立了起的。

  “俺的娘嘞,这他娘是个什么鬼东西啊。”大个子被眼前的影像吓坏了,他猛的往后退了两步,步枪对准黑影,可却始终没有扣动扳机。

  我则是没有动弹分毫,依旧站在原地,目光紧紧盯着眼前黑影的变化,其实不是因为我不想动,而是我动弹不了,有那么一瞬间,我居然被吓住了,双腿和双手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了,就好像被人给按住了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