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3 神秘女子




  这黑影时而快,时而慢,时而变大,时而缩小,就想一个人在不同的灯光下所照射出来的影子一样,很诡异,诡异的厉害,让人不免有些胆战心惊的。

  而最重要的是,那恐怖的笑声,似乎就是从这黑影的身上散发出来的,这个鬼东西到底是什么?我可以很肯定,它并不是冰魔,可它到底是什么呢?

  大个子和我慢慢的往后退步,但是枪口始终一直都对准这黑影,我们不是在犹豫开枪不开枪,而是我总感觉,子弹未必能伤到它。

  它似乎不像是真实的存在,更像是虚幻的影像,但那笑声却有如此的逼真,我看不清它的面孔,除了全身的黑色影像之外,再就没有别的了,说实话,这一刻我是害怕的,绝对的害怕。

  就在我们俩快退到门口的时候,这黑影发生了变化,那原本只是漆黑模糊的影像,开始变的越来越清晰了,很快,当黑影完全褪去之后,先是一张人脸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
  这是一张女人的面孔,并且我感觉,这张面孔是如此的熟悉,我好像是在哪里见过,可能是由于过度紧张的原因,一时间我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看到过了。

  “他娘的,这居然是个女人?不对,应该是女鬼吧?”

  大个子吓的忙去开门,可这屋里的大门早就被关死了,他刚才都打不开,何况现在了,结果还真就是这样,急的他都快发狂了,“忠义,你来帮忙啊,俺打不开这大门。”

  我头也不回的轻声说,“你别浪费时间了,省点力气,她不会让我们轻易离开的。”

  我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正在变化的黑影,这个时候,黑影已经完全消失了,出现在我们眼前的,居然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古代女人,她一身高贵华丽的衣着,显得她大气又端庄,似乎还有一种女人没有的霸气存在。

  这个女人虽然谈不上国色天香,但也算是花容月貌了,举手投足间,都代表着她出身的高贵,看外表就知道,她绝非是普通百姓家庭的儿女,就算是富商家的大家闺秀,也没有她这种气质。

  她应该是古代帝王时期的名门望族,这种家族的子女,都会有一种独有的气质,是那些只有钱财,没有权利的人家无法相比的,富商的女子只不过是千金小姐,而她的穿着和打扮,一看就不是那些富商子女所能比的,她更像是...皇室家族的人,那种女人独有的霸权气息,在她身上显露的淋漓尽致,她到底是谁呢?

  这个女人看着我,她的目光很淡,我分不清楚是好还是坏,没有愤怒,也没有喜悦,完全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在里面,平静的好像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水。

  但越是这种平静的目光,越让我感到害怕,因为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,更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,是鬼还是人,或者说,这仅仅只是一个虚拟的影像。

  我无法分辨清楚,这是我之前所没遇到过的情况,但好在我还没有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,我一直在提醒着自己,一定要冷静,千万不能迷失了自己,要不然,我很容易死无葬身之地的。

  就在这时候,我眼前的女子突然笑了一下,她的笑容带着一丝邪恶,就是她的这个笑容,猛的惊醒了我,我终于想起来我在哪里见到过她了,就是在我的梦里。

  记得刚上马丁船上的那个夜晚,我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那梦中的景象就是这里,冰天雪地的,我倒在冰面上,而当时在梦里出现的女人,正是我眼前的这个古装女子。

  我的记忆不会错的,百分之一百就是她,在梦中,她还伸手向我要着什么,让我把东西还给她,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,这场梦,我记忆犹新,绝对不会错的。

  这一次她出现在我眼前,并且还是在这里,看来这所有的一切,都不是巧合,梦中的景象后来被证实了,现在连梦中的女子也出现了,可她究竟是谁呢?她为什么要纠缠着我不放呢?还是说,我手里真就拿着她什么东西呢?

  我突然想到,我和焦八之前在两具棺木女尸身上所找到的东西,目前一直都在他手里保存着,一个是神奇的凤佩,另一个就是金色钥匙和金色圆球,难道说...这女子是在向我要这三样东西吗?

 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她很有可能跟这三样东西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,她的身世和背景,搞不好真就是皇室家族成员,按照焦八所分析,那凤佩是大明王朝皇后才能拥有的,难道说...我眼前的这个女人,她是当时大明王朝的皇后吗?我有点不敢想象了,毕竟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,想要解开这个谜题,就得从她身上下手才行。

  大个子这时候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看痴迷了,他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古代美女,一时半刻居然忘记了刚才的恐惧,这人心大也是有好处的,一个转角的美丽,就能让他忘却之前的惊恐。

  “是个大美女啊,有点意思。”大个子都快流口水了,色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子。

  我侧脸提醒他一句,“别分心,这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

  正当我这句话刚说完的时候,那女子突然向我伸出手,并且从她身上传来说话的声音,“把东西还给我。”

  他妈的,又是这句话,她除了会这么一句话之外,就不会说别的了吗?这声音听起来很柔和,但我却看不到她嘴再动,也不知道声音是从哪发出来的。

  我盯着她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?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

  “把东西还给我。”这一次,她加重了声音,是之前那种男女混合的嗓音,很低沉,也很恐怖,看来她已经开始有些愤怒了。

  “喂忠义,她向你要啥呢?你拿她东西了?”大个子在我耳边问道。

  “我他妈怎么知道她在要什么,我根本就不认识她。”我举着枪,枪口依旧对准那女人,我再次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?你又想要什么?你不说,我怎么知道啊?”

  “把东西还给我。”她怒吼一声,整个屋子都开始起风了,原本就是漆黑的空间,全靠这荧光棒和手电光呢,现在这一起风,视线更是模糊了。

  按理说,风应该是没有颜色的,可这里的风,似乎是黑色的,就像沙尘暴一样,可唯独不同的就是,这黑色的风里,是没有沙尘的,更像是人类乌黑的发丝,在我眼前飘来飘去,不断的干扰着我的视线。

  那女人的面孔在我眼前也是若隐若现的,可她变得不再美丽端庄,相反是狰狞恐怖的,她那邪恶的笑容,仿佛是在宣判着我们死亡一般。

  “他妈的,开枪,开枪。”我大吼一声,随即就勾动了扳机,大个子一看我开枪了,他也赶忙端起步枪扫射,枪声在整个空间里回荡,我们俩人好像发疯了一样,转着圈的扫射,因为那女人在哪谁也不知道,就是盲目的再乱打,黑色的风,使得我们俩人什么都看不到了,仿佛掉进了无尽的深渊里。



  几十秒钟后,那黑色的风慢慢消失了,我们俩这才停下手来,枪口都被我们俩打的直冒烟,大个子喘着粗气问道,“他娘的,刚才那个女人呢?”

  “不知道,好像也消失了。”我看了一圈,并没有那女人的身影,整个屋子只有那六个灵牌,我很纳闷,刚才一顿乱枪扫射,这灵牌居然会安然无恙,这真是奇怪了?难道说一枪都没打中那灵牌吗?

  “忠义啊,...那....那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?”大个子说话有点哆嗦,很明显他在害怕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啊,但肯定不是人类。”这一点我还是很清楚的,人类根本做不到,但至于她是不是鬼,这个我更不知道了,我也没接触过啊。

  “他娘嘞,不会是鬼吧?俺他娘最怕鬼了。”大个子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第一个就是往鬼怪上面想。

  我瞪他一眼说,“别他妈自己吓自己,鬼没那么可怕的。”

  可就在我刚说完话的时候,屋子里又响起之前那邪恶的笑声了,这次笑声比刚才还明显,仿佛是在嘲笑我们一样,声音飘忽不定的,依旧听不出是来自哪个方向。

  “忠义啊,又又又又是这笑声,他...他娘的。”大个子说话都结巴了,吓的他脸煞白煞白的。

  “我听到了,他妈的,你在哪呢?给老子出来。”我大吼了一声,不能让她的笑声就把我们给吓住,再这么下去,我们俩的精神非崩溃不可。

  “把东西给我。”又是这句话,这女人的声音完全变味了,男女的混合声,压抑着我,听起来让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,就像那破旧的手风琴一样,‘呜呜’的难听,这声音似乎就在我耳边,仿佛贯穿整个房间。

  “俺的娘嘞,忠义...你你你到底拿了她什么东西啊,你赶紧给她啊。”大个子急的向我低吼一句。

  “我给你大爷啊,我根本就不认识她,我他妈怎么知道她在向我要什么东西。”这个女人到底想要我什么,每次就是这么一句话,我都快被她给折磨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