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6 六艘古船











  冰城的消失,使得气温回升了很多,就连我头顶上的太阳,我都能感觉到它的温暖了,可唯独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冰城是消失了,那么这一站的目的地到底在哪呢?

  还有那个诡异的女人,她到底是谁呢?一想起她,我就浑身不舒服,但不管怎么样,好在麦老及时赶来,救了我和大个子一命。

  “冰城消失了,太好了,咱们总算是打破结界了。”李欣有点兴奋,看着我笑着说道。

  我心里也很激动,总算没白辛苦一趟,这一路付出了多少不说,我们还牺牲了一个同伴,并且几次陷入危险的绝境,我们能顽强的挺过来,真是我们极大的幸运了,不过冰城的消失,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  “麦老,既然结界都打破了,是不是就证明我们可以找到宝藏了?”马丁的脑子里,出了宝藏就没别的了,想必铁面的死,他早就给忘到脑后了。

  “呵呵,找宝藏可没那么容易。”麦老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你们不是说很有把握吗?”马丁用一种质问的口吻说道。

  麦老瞄他一眼,语气不善的说,“要想退出,现在就可以回去,我们不会拦着你的。”

  “就是,马丁先生,你要是害怕了,现在还不晚,起码可以保命啊。”馒头似乎对马丁也没什么好感。

  “你们…你们…”马丁气的一句话都没说出来,愣是卡在嗓子里了。

  “船长,既然结界都打破了,咱们就耐心找吧,肯定会有宝藏的。”老水有些激动的说道。

  可这时候,焦八突然说了一句,“你们真的认为结界被打破了吗?按理说,如果结界被打破了,我们脚下的冰面路也得消失啊,现在只是冰城不见了,可冰面还依旧存在,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”

  焦八的话不无道理,这冰面想必也是结界的一部分,如果我们真把结界打破了,那么冰面也应该会消失,变成大海才对。

  “老八,你不会是故弄玄虚呢吧?”顺子开口说道。

  “焦八说的没错,你们看看周围就知道了。”常山目视前方,脸色平静的说道。


  我目光往远处看去,这时候才发现,在我们前方,大概一百多米远的位置上,居然有一艘被冰冻的古船,这艘古船很大,船帆和船身都能清楚的看见,它就像一座小山一样停在那里,从船型来看,应该就是明朝的船只。

  “是...是古船,难道...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目标吗?”我原本以为会是沉船,却没想到会是一艘冻结在冰面上的古船。

  “你想的太简单了。”焦八冷笑着说道。

  “我的天呐,不光前方,我们四周都是古船啊。”李欣大吃一惊,瞪大眼睛看我一眼。

  这时候我才发现,原来不光在我们前方有古船,前后左右,几乎每一个方向都有一艘古代的船只,我数了一下,一共有六艘古船,分别冻结在不同的方位上,而我们则是正好被这六艘古船给围在了中间。

  由于距离的原因,我只能看到古船的大体形状,船身似乎有一些结冰,但还不至于那么严重,其他太具体的情况就不知道了。

  “六艘古船?怎么会有这么多呢?”我有点想不明白了,这刚刚消失的冰城,又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六艘古船呢。

  “我记得...之前在船上的时候,雷达扫描出几艘船只,其中有一次就突然出现过六艘船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,不知道跟这六艘古船有没有关系。”李欣开口说道。

  “应该有关系,要是没有船只,雷达图像上是不会显示出来的,当时判断这些船就在大雾区里,由此可见,这六艘古船,就是之前雷达所扫描出来的。”焦八轻声说道。

  “这些古船,会不会就是我们的目标呢?”马丁看着麦老问道。

  麦老摇头说,“不清楚,但我感觉,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并不好,这六艘船,正好把我们给包围住了,焦八说的对,咱们并没有完全打破这结界,可能仅仅只是逃过一劫。”

  我一直在琢磨一个事情,就是最后我们遇到的那六个灵牌,跟这六艘古船有没有什么连系呢?那六个灵牌上面也没有人的名字,现在又突然冒出来六艘冻结在冰面上的古船,这确实是有一些怪异啊。

  我赶紧把我在下面所想的情况跟其他人说一下,让他们来判断两者之间到底有没有关联,这六艘古船的突然出现,肯定不会是那么简单,绝对不会是因为有宝藏,突然间就送到我们眼前的。

  当我的话说完后,焦八第一个开口说,“应该是黑暗法师的灵位,大部分黑暗法师,都是没有名字,就算有名字,也不可能是真的,你认为呢?常山大哥?”

  焦八最后又看了常山一眼,常山轻轻的点头说,“差不多,六个灵牌,六艘古船,想必应该是有用意的,我们打破的结界,只不过是那巫师用巫术所建造的虚拟空间罢了。”

  “如果这里真有六位黑暗巫师的话,那么再加上这六艘古船,问题就出来了,这古船,很有可能就是巫师的坟墓,也就是说,这里才是能打破结界的地方,你们之前所打破的,仅仅只是虚幻的冰城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?这六艘古船,每一艘船里都埋葬着一位巫师?”我惊讶的问道。

  “按照常山大哥所分析的,应该是这样,我刚才细想了一下,冰城应该只是一道门槛,冰魔也好,白狼也罢,那都是巫师用来保护冰城的,只有打破冰城,我们才能达到这里,很明显,我们被困在这了。”焦八轻声说道。

  “什么?被困住了?难道我们走不出去吗?”马丁焦急的问道。

  常山转了一圈后说,“你们看,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,正好是这六艘古船的正中央,这摆明了是把我们困在这里了,要想完全打破这结界,看来只有上船了。”

  “上船?为啥啊?要俺看啊,干脆用手雷炸了它不就行了。”大个子不屑一顾的说道。

  “没那么容易的,就算你把船炸了也没用,解不开结界,我们还得被困在这,而且炸古船,根本就不可能,谁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,到时候别说找宝藏了,估计连命都没了。”常山轻摇头,冰冷的说道?

  “那…那可咋办啊?”大个子左右看看,脸上写满了无知。

  “这样,大家伙别着急,先休息一下,然后再想办法,咱们既然都走到这了,就一定会打破这结界的。”

  麦老说了一句安慰军心的话,不过这话也对,现在着急也没用,不如休息一下再说,我们都累坏了,要是再直接上船的话,真遇到什么危险,我们连应急的能力都没有。

  馒头把背包拉过来,一屁股坐在上面说,“我看休息休息挺好,自打那冰城消失以后,这气温也回升了不少,我甚至都感觉不到冷了,在这养养精神不错。”




  “你这么一说,俺感觉也是,温度真比之前高了不少。”大个子这两次反应总是慢两拍。

  我们所有人围坐在一起,李欣依旧在珍妮的旁边照顾着她,看样子珍妮已经好多了,虽然精神照比之前要稍差一些,但脸色基本上已经恢复了,只要能挺到结界打破,我们回到船上后,她就会没事了。

  “珍妮,感觉怎么样?好些了吗?”马丁在珍妮旁边搂住她肩膀,一脸关切的问道。

  珍妮笑一下,“还好,强多了,就是感觉浑身没什么力气。”

  “要是累的话,就靠我肩膀上睡一会儿,我看着你。”马丁那股殷勤劲儿,看的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,我总感觉,马丁对珍妮的感情,并不是那么简单,似乎还加夹着一些他个人目地,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多心了。

  而珍妮对他,已经重新开始有了依恋,起码现在看起来是这样,她也真听话,果然头靠在马丁的肩膀上,闭上眼睛休息了。

  李欣这时扭头看我一眼,露出一抹让人难懂的微笑,这笑容包含的意思太多了,我愣是没完全看明白,只好尴尬的也向她笑笑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李欣在我耳边轻声说道,她就坐在我的右手边,紧挨着我。

  “你又再笑什么?”我不答反问。

  “我是再问你呢?”李欣笑着说道,但声音很小,而且嘴型都不动,像是怕其他人看到一样。

  我左右看了一下,麦老他们都在坐着休息,大个子和馒头两人干脆闭眼睛睡觉了,焦八和常山两人在相互交谈着,好像是在商议着什么事情,声音很小,我根本听到,看样子像是在讨论这里的情况,顺子在他们旁边,伸个脖子听着,只是他一句话都不说。

  而少宇和老水他们几个则是在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,聊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,最主要的是,他们说的话我根本听不懂,一个字都听不明白。

  不是汉语,也不是英语,想必应该是马来语,语速很快,听起来也比较乱,几个人明目张胆的说着,时不时的还往我们这边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