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7 六角法阵








  这几个人说话很是让我讨厌,部队以前就有这种规定,严禁说地方话,所以当兵的人,基本普通话说的都还可以,他们几个到好,在这说上马来语了,很明显是不想让我们听到。

  要是说汉语,他们得偷偷摸摸的,还容易被旁边的麦老听到,这说马来语,想必就连马丁都听不明白,我原本对少宇的印象还不错,就算上次他和马丁有意安排了一场‘鸿门宴’,我都没放在心上,但通过这一件事情,我对他就改观了,这个人表面看上去很真诚,但骨子里就不清楚了。

  “喂,我问你话呢,你发什么呆啊?”李欣碰了我一下,看我半天没回答她,有点不愿意了。

  我轻声在她耳边说,“别闹,你看少宇他们几个人,嘟嘟囔囔的,也不知道再说什么,满嘴全是鸟语。”

  “是马来语,好像是在说这里的环境。”李欣轻声说道。

  我有点惊讶的说,“你能听懂马来语?”

  李欣点头说,“恩,但是懂的不多,全球各国语言,除了那些土著语我完全不懂之外,其他的语言,我多少都能听懂一些。”

  我现在真是无比的佩服她啊,也难怪,她在很多国家都呆过,会一点这些国家的语言,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,但是像马来语这种小国语言,她也能懂一些,也算是个奇葩了。

  “那他们具体再说什么?”我问道。

  李欣撇嘴说,“具体的我不知道,我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单词,生存,危险,死亡,从单词上判断他们是在说这里的环境。”

  原来搞了半天,她也是半个调子,我还以为她能专业一些呢,就算全听不懂,也得懂一多半啊,就光这么几个单词有什么用啊,根本证明不了他们是在说环境,我到感觉,他们是在合计什么,目光看起来都带着一丝阴险。

  要不是怕我们听到,他们干嘛说马来语,这分明就是心里有鬼,就算没鬼,商量的也是见不得人的事儿,以后不管怎样,都得多留意他们一下,有防备,总比没防备强....

  在休息时,我脑海里还在想那个古代女人,不是因为她的美貌,而是在想她究竟是谁?她能在我梦里出现,想必也不是偶然的,她很可能跟我们这次出海的目地有关联,可能她是借助了某一样东西,所以让我产生了共鸣,才会在梦中见到她。

  想到她,我会就想到那凤佩,这是大明王朝前期皇后的遗物,这个女人,到底是不是大明的皇后呢?目前还不能完全肯定,这也仅仅只是一面之词,但从她的穿着和气质来看,很有这个可能。

  可除了玉佩,还有两样金色的东西,到目前位置,我和焦八也没能弄明白这两东西是干嘛的,也从来没用上过,这个古代的女人,究竟是在向我要哪一样呢?还是说,这三样东西,原本都是属于她的呢?

  想必这个秘密就快要解开了,那么之前我所看到的影像又是什么呢?是她的灵魂,还是说?这仅仅只是冰城制造的一种假象呢?

  这个我就分不清楚了,毕竟冰城是属于结界里的,结界还是巫师所建造的,所以我根本无法判断,但不管她是什么,她也不能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。

  也不知道下面还会遇到什么,当这六艘古船的结界完全被打破后,又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呢?我心里还真就有一份期待,距离解开这张航海图的机密,应该也不远了。

  目前除了大个子见到过这个女人之外,谁也没见到过,就连麦老当时也只是看到了黑影,这件事情我没跟任何人提起,就连焦八也没说起过,但我总感觉,我还得跟这个女人见面......

  我们休息了大概一个小时,这里很温暖,照比之前的冰城要温暖太多了,我甚至都感觉很舒服,坐在背包上,我都不愿意起来了,太阳光的照射,让我昏昏欲睡的。

  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,温度可以回升,可冰面却依旧存在,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,可能这就是结界的不同之处,巫师的力量,真的很强大,根本不是我所能想象的。

  这一个小时的休息,对我们来说很重要,起码缓解了我们紧张疲惫的神经,大家带来的压缩干粮,还可以勉强使用,保温壶里的水,虽然已经凉了,但起码没结冰,我们还可以对付一阵。

  不得不承认,我们能活到现在,马丁是有一定功劳的,他提供的这些武器装备,在这么恶劣的坏境下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要是没有这些装备,我们早就死在白狼的口中了,看来我还真得感谢他,要是一路跟着珍妮就这么冒然来到这,根本就没有活着出去的希望....



  在我们出发之前,我起身先观察了一下这六艘船所在的位置,它们好想排列的很有顺序,似乎形成了一个什么形状,但我又看不出来,就是感觉很怪异,这种排列应该是有用意的。

  “这六艘船的位置很奇怪啊,你们没发现吗,这好像是一个什么形状。”我把所想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“是六角形,每三艘船合并成一个三角形,六艘船,刚好是一个六角形。”麦老不急不慢的说道。

  “对对,就是六角形,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赶忙问道,这肯定是有用意的。

  “我不太清楚,看起来好像是什么阵法。麦老摇摇头,表示无能为力。

  “难道是…六角法阵?”焦八突然说了一句,他表情看起来很严峻,这又是个什么鬼法阵,听名字好像很难对付。

  “六角法阵?我以前有听说过,不是说...这种阵法已经失传多年了,早就没了吗?”常山感到很意外。

  焦八重新又数了一下,确定后,他接着拿出潜水刀,在冰面上把每一艘船的位置都刻画了一下,然后开始把六艘船相连在一起,当这六艘古船直线链接在一起的时候,果然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六角形状。

  “从图形上初步判断,应该就是六角法阵,这是一种保护陵墓极为高超的手法,也是非常邪恶的手法,正常来说,主墓放在中间,而在主墓的四周五角内,会摆设五种陪棺,也就是陪葬者的棺木。”

  “这五个陪葬者的棺木,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力量,一般都是金木水火土,代表着五行,俗称五角法阵,这是六角法阵的起源,但多出这一角后,难度就要大了很多。”

  “五行本是相生相克,金生水,水生木,木生火,火生土,土生金,起到相生相克的作用,但要多出一这角,就没法相互克制了,当时的五角阵法,已经不能确保主墓的安全了,所以在秦朝时期,黑暗法师才创造了六角法阵。”

  “这多出来的另一种力量,具体是什么,我就不知道了,这六种力量又是怎么相互支撑,相互克制,我更是一无所知,只知道当这六种力量合在一起的时候,就会形成一种很强大的结界,会把主墓完全保护好,六角法阵,要比五角法阵强大太多,力量更是无法想比,我从未听说,有人打破过六角法阵。”

  当焦八的话说到这时候,我忍不住插了一句,“啊?那照你你这么说,咱们岂不是得死这了,这根本就没得破吗。”

  焦八眉头紧锁,“能不能打破,我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,按理说,早在秦国以后,这种阵法就失传了,因为没有几个黑暗法师会这种法阵,这是一种极高的法阵,一般来说,一个巫师是完成不了的,得需要几个法师共同来完成,最主要的是....六角法阵一旦成功,布阵的法师都将死去。”

  “哇操,这么邪门啊,布阵的法师都死了?”大个子忍不住插口问道。

  焦八点头说,“恩,所以才会失传,很少有法师愿意干这个了,毕竟这是会丢命的,其实我也不太懂,早期的五角法阵,施法者是不会死亡的,可演变到六角法阵时,无论是几个法师合力,到最后都得死去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啊?老八你是在哪知道的?既然秦朝以后就失传了,你怎么可能会知道?”我多少有点怀疑,毕竟年代太久远了,他又是听谁说的呢?

  “是家中祖上流传下来的一本风水书中看到的,只有大概的介绍,也不是很全面,要不是麦老刚才提起六角形,我也不会想到。”焦八看着我,很认真的说道。

  我点点头说,“现在不管对不对,咱们也只能按照这个法阵来看了,按照你刚才说的,这法阵的力量很大,我们想要打破它,希望很渺茫吗?”

  “说实话,不是很渺茫,而是...几乎就不可能。”焦八严峻的脸,证明着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当焦八的话说完后,大家伙相互看看,每个人的脸色变的都很快,李欣有些焦急,“难道我们就只能等死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