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8 六角法阵2









  焦八叹口气说,“也不是,主要是我对六角法阵不了解,盗墓这么多年,我从来没遇到过,还有,六角法阵这六种邪恶的力量,分别代表着什么,我也根本不知道。”

  “再者,为什么布阵的法师一定会死,这些事情,在那本流传下来的书中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记载,五角法阵的打破相对来说容易一些,只要攻破一角,其他四角自然就会不攻自灭,阵法也就破解了,可六角法阵是不是这样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法师之所以会死,可能是因为这个法阵已经打破了传统的布阵方法,由此可见,六角法阵肯定跟五角法阵的破解方法是不一样的,单凭只靠打破一角,应该是不会有效果的。”常山就是专业,分析的也很到位。

  “那你说应该怎么办?”焦八看着他问道,希望他能给一些建议。

  常山摸着下巴说,“对于这种法阵,我自然是没接触过,不过类似的法阵,我到是略知一二,你说五角法阵是代表着五行,彼此之间是相互克制用的,那么六角法阵可能就代表着别的力量了,应该跟五行没什么关系了,或许,他们之间的力量,也不需要相互克制,有可能还会融合在一起,产生更强大的力量,要不然怎么来支撑这么庞大的结界呢?”

  常山的话说完后,我们到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,可焦八确实面露愁容,他显得很惊讶的说,“你...你分析的没错,很可能就是按照反向来进行的布阵,完全打破了之前的模式,这也就能解释,为什么布阵的法师会全部死亡了,因为这一切都是逆行的,如果力量真融合在一起的话,我们就要把这六种力量全部打破,才能顺利的解开结界。”

  “那这六种力量到底是什么啊?会不会是什么天地人神鬼啊。”顺子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,思想都快赶上大个子了。

  “天地人神鬼?这才五个,还少一个呢?”我瞄他一眼说道。

  “那万一有一角是空的呢,只是虚张声势,这不就对上了吗,你说呢老八?”顺子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,“无稽之谈,要真是这么简单的话,那法师就不用死亡了,你根本就不知道,一个黑暗法师的力量,要远远超出你的想象。”

  “是的,黑暗法师的力量非常强大,而这六种力量源自于哪里,分别又是什么,光猜测是没用的,只有我们自己亲自去试探了,不管生死,这也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。”常山看着我们大家说道。

  “恩,大家拼死一搏吧,只要打破这六角法阵,主船的位置必定会出现,这才是我们这一站的目地。”焦八用食指往下一指,目光扫射众人说道。

  麦老这这时候说,“好了,不管最终能不能打破结界,咱们都得行动,大家伙商量一下吧。”....


  等我们商议好以后,决定分组行动,要是一起行动的话,时间太慢了,这六艘古船,也许每一艘船都隐藏着一种力量,可我们却不知道这六种力量分别都是什么,这对我们来说,才是最大的困难。

  这个所谓的六角法阵,到底有多可怕,我们很快就要见识到了,那古船里,是不是也有着什么可怕的怪物呢?我现在是最怕邪灵了,实在太难对付了。

  我有一些紧张,同时还有一点兴奋,焦八说过,只要打破这结界,我们就能找到主船的位置,这主船里到底埋葬着什么人?他居然会布下这天罗地网,机关重重的法阵来保护自己的陵寝,看来这个人真是非同小可啊。

  那她会不会就是那个古代的女子呢?而那古代女子,她最终的身世到底是不是大明皇后呢?这隐藏了几百年的机密,想必就要解开了,只要我们能顺利打破结界,答案就能揭晓了。

  目前我们有十三个人,最后决定分成三组,每一组负责两艘古船,这样一来,即能确保我们的安全,又能节省大部分时间。

  本来焦八是要求分成六组的,这样就可以同时对这六艘古船进行搜查,他是要以最短的时间来打破这最强的结界,可分成六组后,每组就只有两个人了,危险系数就太高了,别说打破结界了,很容易全军覆没了,这才改成分三组。

  麦老,珍妮,马丁,还有馒头,他们四个人一组,我本想让珍妮和我一组的,可我一看她这态度,就知道她死活都要陪着马丁。

  这话到我嘴边了,我愣是给收回去了,既然她这么信任马丁,我也没必要再多此一举了,现在我对珍妮,已经没有之前那种窝火的想法了,一切都很淡定,只要她自己觉得开心,这不就很好了吗,而且有麦老在她身边,我也能放心了。

  常山和大个子,带着老水和小峰两个人,大个子本想跟我一组,毕竟我们两人合作的比较默契,这一路大个子也是一马当先的,几次在危难中营救我。

  并且大个子体格还好,关键时刻能起到很大的作用,少了他在我身边,我还真就有点不适应,但为了能把实力平均一些,又不得不分开,由他和常山两人带队,起码他俩自保,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  最后我和焦八,顺子,李欣,还有少宇一组,是这三组里,唯独一组五个人的,原本我不想带少宇,是想把大个子拉过来的,可少宇非要跟着我。

  我心里很清楚,这是马丁有意安插在我们身边的一个眼线,要时刻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,他打的算盘还真如意啊,把他的人员全部都分散了。

  要是按照我的意思,他们自己人一组,我们自己人分成两组,可马丁说什么都不同意,他非要跟麦老一组,不管他是真害怕,还是假害怕,最好是别动什么外脑筋,要不然我会亲手杀了他的。

  分好组后,我们就开始各自行动了,我们几个人负责最上端的两艘古船,正常来说,六角形是没有前后的,每一个角跟每一个角都是平行对等的,距离也都是一样的。

  但是按照我们所在的位置,我们面前的古船,就是上端,后方的古船也就是下端,六角形没有先后,更没有任何顺序,完全就是我们自己来定,能不能成功打破这结界,就要看我们的运气了。

  我们五个人背着装备,一路走到古船的下面,这艘古船很大,跟之前我们在深海下探索的明朝沉船差不多,第一眼看过去,给人的感觉就是无比的震撼。

  由于我们是在下边,所以对船身只能看个大概,原本这木制的船只,已经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,船身稍微有一点倾斜,初步来看,船帆还算是完好,并没有看到明显的破损。

  由于我们是在古船的下面,只能抬头往上看,所以视觉观是有限的,上面的具体情况我们根本看不到,只能从外表看个大概。

  要是我们在海下,从古船的上面,基本上就能看到船身的整体了,但前提是必须视线要好,要是天黑的话,就算是有强光照明,视线也会严重受干扰。

  当我走近这艘古船以后,这才感觉到,它带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,并不是之前沉船的那种阴森和诡异,而是一种你无法形容的感觉,有些柔和,也有一些平静,就像一个安静的老人睡着了一样,没有一点邪恶的气息,一切都很祥和,就好比是在欣赏古代留下的遗址一样。

  也可能是由于视觉观的问题,毕竟之前我们所看到的明朝古船,都是在深海下,这水下和水上是有很大区别的,光线是一方面,心里因素也很大。

  深海原本就可怕,再加上视线模糊,人的行动能力还受限制,沉船就显得阴森恐怖,人的心里本身就胆怯,中途再遇到点麻烦,更是害怕的要命了。

  而现在是天气晴朗,阳光充足,我们还是在冰面上,几乎就相当于在陆地上一样,这古船看起来更像是与世隔绝的,心里反倒是淡定,没有一丝的紧张感。

  我们沿着船尾往船头走去,是想看看这艘古船到底有多长,也好顺便观察一下船身有没有破损的地方。

  在走的过程中,顺子在我后面轻声问道,“义哥,你说…这船上会有什么呢?”

  我瞄他一眼说,“我怎么知道,我要知道会有什么,咱们早就打破这结界了。”

  “我感觉焦八说的话有点悬,那种神秘的力量,真的存在吗?”顺子又问一句。

  我停下脚步,很无奈的说,“拜托,你问我不等于白问吗,我现在都是蒙着眼睛瞎走,这里除了老八和常山之外,谁懂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,你要问就问他,别问我。”我伸手指向焦八,直接把难题丢给他了。

  “老八....”

  “行了,你要是不信,我也没办法,我只能说这么多。”顺子刚开口,就被焦八给打断了。

  李欣这时开口说,“我感觉焦八的话没错,这一路上,你见过他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