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49 强大阴气







  “李欣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没说老八开玩笑,我只是感觉...他可能说错了,这六艘古船,可能根本就没什么力量,完全就是我们自己吓自己呢。”顺子说话的同时,还看了焦八一眼。

  焦八到也没生气,只是悠哉的说,“有没有邪恶的力量,等咱们上船以后就知道了,你也别着急,要真是你说的这样,那咱们就算是万幸了。”

  我们一路走到船头,这艘古船大概有一百米长,照比之前的明朝沉船要略小一些,我们从船头绕了一圈,又开始往另一侧的船尾走去,几分钟后,我们在次回到船尾。

  刚才我仔细看了一下,船体的表面是没有破损痕迹的,船身也都比较完整,但不排除个别地方结冰太厚,肉眼可能也看不出来,总的来说,除了结冰比较严重之外,这艘古船还算是比较完好。

  麦老和常山他们怎么样了,我是不太清楚,因为每一艘船它们之间相隔的距离都不是很近,预计得有上百米远,所以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六角形,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挑战。

  等初步检查完后,我们就准备开始登船了,我先把带铁钩的绳子扔了上去,等钩子挂好以后,我用力拽了拽,稳定下来后,我第一个开始顺着绳子往上攀爬。

  有了之前的几次经验,我就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了,船身结冰很滑,所以我尽量不碰船身,免得我再从上面掉下来可就麻烦了。

  等我上船后,我再固定好两跟绳子扔下去,这样他们三个人就可以同时上来了,我们这一组人员的实力还算是比较雄厚,起码没有拖后腿的,大家都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,这就是最好的搭档了。

  等他们三个人先后上了船,我们就往船头走去,因为我们是在船尾上的船,要想进到船舱里,就只能从船头下去,这艘古船和现代船有个最明显的区别,就是从船尾走到船头,根本不需要绕道,直接就能走过去。

  这艘古船的船身中间,几乎都是船帆,船舱大部分都在下面,明清两朝时期的古船,船舱在下面的较为多一点,在上面的稍微少一点,我们越过这些船帆,就能到达船头了。

  这些巨大的船帆保存的很完整,就像是森林里的大树一样,给我的感觉有些神秘,就连阳光都被它们给遮挡住了,上船之后,我心态也比较平稳,依旧没有早期见到沉船时的紧张感。

  这艘古船,跟之前我们遇到的那艘被冻结的渔船差不多,甲板处和四周结冰也都比较严重,原本这就是木质的船身,多少显得有些单薄,踩在上面有一点发颤,好像随时都能塌陷一样。

  我们来到甲板处的舱门口,焦八看看四周说,“这里很平静啊,比沉船要平静多了。”他所指的平静,就是没那么邪门,很正常的意思。

  “没看出来,我感觉和沉船差不多,都是一片死寂。”顺子沉着脸说道。

  就在这时,少宇突然插口问道,“金先生,难道你们之前...找到过沉船?”看他那表情,似乎很惊讶。

  我点点头,“是啊,找到过,怎么了?”

  “那...那沉船里,到底有没有宝藏?”少宇的表情和马丁很像,都带着严重的贪婪。

  “有,有很多宝藏。”我看着他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“那...那你们有没有把宝藏带出来呢?”少宇说话越来越激动。


  可还没等我回话呢,焦八在旁边一把搂住他脖子说,“这个你就甭操心了,还是乖乖的跟着咱们走吧,宝藏少不了你的。”

  少宇被焦八说的脸色通红,他尴尬的笑了一下,“我...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问问而已。”

  我没工夫再搭理他,赶紧交代一句,“大家进到船舱以后,千万不要擅自行动,跟紧队伍,注意周围的一切,还有,没必要的情况下,不要乱开枪,要节约弹药。”

  现在我们手里的子弹已经快没了,每个人最多还有一梭子子弹,这是我们最后的弹药了,我身上的手雷也用尽了,焦八他们三人身上还有几颗,暂时应该够我们应急用了,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力量,我们还一无所知,但我有预感,危险肯定少不了。

  舱门是紧闭的,我上前试了一下,舱门并没有被冻住,很容易就让我给拉开了,当舱门拉开以后,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到,就像那万丈的深渊一般。

  依旧是老套路,我们赶紧往两侧闪开,同时手里的枪全都对准了舱门,可就在这时候,原本还是阳光充足的天空,瞬间就阴暗了下来。

  太阳好像害怕了一样,赶紧躲进了云层里了,之前的天,还是蔚蓝色的,可就在刚才打开舱门的时候,转眼间的功夫,就变成了灰色,那灰蒙蒙的天空,就像战火硝烟一般,带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。

  “我靠,居然变天了?这也太快了吧?”顺子抬头看着天空,很惊讶的说道。

  李欣面色严峻,也抬头看着天说,“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。”

  “看来...危险离我们很近了。”

  我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这天空的转变,可能和我们打开这古船的舱门有一定的关联,虽然我解释不了为什么,但直觉告诉我,绝对是有联系的。

  “没错,天空的转变,代表着有人接近了布阵,六角法阵已经启动了,我们现在想退出都来不及了。”焦八仿佛自言自语一般,但从话语里,我听出了他的无奈,因为他根本掌控不了现在的局面。

  我冷笑一下,“压根就没想退出去,大家拿好家伙,跟我走。”我打开手电,率先走进了船舱里....


  当我走进船舱的时候,我才感觉到有一点点的阴冷,不是很浓烈,也可能是因为这里的气温比外面要低一些。

  李欣和焦八他们也赶忙跟了进来,我打着手电四处查看了一下,船舱的过道处,跟之前我们接触过的沉船过道处差不多,几乎就是大同小异了。

  这里四周也结满了冰,整个古船看起来也像冰箱一样,比之前我们遇到的那艘被冻结渔船强不到哪去,甚至比那还要严重。

  “义哥,我感觉到一股阴气,很强的阴气。”焦八贼眉鼠眼的小声在我耳边说道。

  “恩,我也感觉到了,可并不强烈啊?”这阴气似乎就在这里轻轻的流动,我对阴气和尸气越来越敏感了,这都是托焦八的福啊,要是没有他,我也不能学的这么快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阴气虽然不浓烈,可这阴气却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,这可能跟法阵的力量有关系,咱们得多加小心。”

  我们一路走到中间,旁边两侧的舱门都是打开的,就像在欢迎我们一样,但里面具体有什么东西,我也没仔细看,只是用手电随意的扫了两眼。

  顺子这时候开口问道,“我说,咱们要怎么打破这结界啊?”

  我把目光看向焦八,结果他来了一句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“喂,焦八,你开玩笑呢吧?”李欣似乎有点火大。

  焦八轻轻的摇头说,“我没开玩笑,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结界,这六角法阵,我也只是在书里见到过,可根本没有破解的方法。”

  我一把按住他肩膀,有点郁闷的说,“好,破解方法你不知道可以,那你总该知道,我们爬上船来干什么吧?”

  “这个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焦八的这一句话,算是让我们彻底炸开锅了,我们就在这古船的过道中间,你一句我一句的对他连翻轰炸,除了我之外,几乎每个人都开始指责焦八,就连少宇这孙子都插了一手。

  焦八一看大家都转向攻击他了,他干脆就装死不吱声了,你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,他一句话也不答,就这么低头站在原地,我们五个人就站在这古船舱的过道处争吵起来了,也没人管现在是什么场合,都他妈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“喂,焦八,你到是说句话啊,我们上船来,总不会是观光来了吧?”李欣这会儿有点不冷静,说话都挺冲。

  “就是啊,你到是说句话啊?”顺子轻推了他一下,焦八只是抬头看他一眼,还是一句话都不说。

  我赶忙摆手说,“行了行了,焦八又不是神仙,你们再质问他也没用。”

  “我不是质问,我只是想知道,咱们到底上来干什么?我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。”李欣的脾气好像变了,说话很冲,感觉都有点不像她了,她以前虽然冰冷,但不会这么不讲道理。

  “没错,老八你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顺子又来劲儿了,感觉他脑袋好像坏掉了,我们是一个团队的,这事儿跟人家焦八有什么关系啊,他只是分析事情,又不是领导者。

  少宇这时刚要开口,就被我给制止了,“你闭嘴,说两句就行了,别没完没了的。”他刚才一直在说焦八的不是,我就没爱多话,现在又要开口,我有点忍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