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0 巨大改变





  “金先生,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,现在我们都上船了,难道就在这冰冷的过道里呆着吗?既然是焦八先生提议上船的,我问问他总可以吧。”少宇丝毫不退缩,目光始终直视着我。

  “我告诉你,这里就你没资格指责他,你要是不愿意在这组呆着,就去找你的马丁船长,要是还想在这,最好就给我老实点,不要那么多废话。”我语气很不善,虽然声音不大,但整个过道都在回荡着我的声音。

  对于少宇指责焦八,一开始我就感觉很反感,我们可是出生入死的同伴,而你算个什么东西啊,在这里指手画脚的,我们说两句也就算了,哪里轮的到你一个臭马来西亚人说话。

  “难道我问问还不行吗?”少宇往前走了一步,似乎还带着一些怒火。

  我眯着眼睛说,“焦八就算真有错,也轮不到你来指责,再说了,焦八只是提议而已,谁规定他就一定要负责,而你,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。”

  “你…金先生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?你简直就是蛮不讲理。”

  少宇火气越来越大,瞪着眼睛咬牙说道,这是在之前绝对没有的事情,就算之前我说过他,他也还算尊重我,可现在这个年轻人,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。

  “什么?我蛮不讲理?你还是问问你自己吧,你以为你和马丁两人做的好事就没人知道了吗?那天晚上你们在酒里做了手脚,然后你偷偷的跑到我们休息室里翻东西,你他妈真当我是白痴啊。”

  我伸手指着少宇的脸,瞪着怒火的眼睛吼道,我原本不想说这事儿,可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控制不住,我要是不说出来,我这心里就憋的难受,一股无名的怒火,正在快速的燃烧,我头脑几乎是一片空白。

  少宇听完我的话后,脸色瞬间就变了,在手电光下,他脸色变的极为难看,就像偷东西的人被抓了个现行一样。

  “就算是这样,我们也没有恶意的,船长只是想对你们多了解一下,你们突然来到船上,难道我们不应该盘查一下吗?”少宇依旧在狡辩,语气丝毫没有减弱。

  我上前一把抓住少宇的脖领子骂道,“你少他妈放屁,你真当我们都是白痴啊?马丁和珍妮什么关系你比我都清楚,还用盘查什么?小崽子我告诉你,别以为我不知道,马丁有意把你安排到我们身边,就是想让你来监视我们。”

  我怒火也是越烧越旺,原本一向很冷静的我,居然和他在这古船的过道处争吵了起来,并且还越吵越厉害,内心的怒火根本就控制不住,我双拳紧握,只要他再敢多说一句废话,我必定会出手打掉他满嘴的牙。

  他一把也抓住我的脖领子,昂头大喊一句,“是又怎么样?谁知道你们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呢?你们所有的装备,可都是船长的,万一你们最后把我们甩掉了,我他妈上哪找你去。”

  “混账东西,你他妈拿我们当什么人了?你个兔崽子,我非揍你不可。”

  我刚要举起拳头,李欣上前一把拉住我胳膊说,“忠义,你干嘛啊,冷静点,还嫌事情不够多啊。”

  我一把甩开她的手,扭头瞪着她吼道,“你少管我,我还没说你呢,要不是你一上来就指责焦八,我们现在能乱成一锅粥吗?”

 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都是我的错吗?”李欣向我大吼一句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如此的暴怒,就算最早我们刚认识的时候,哪怕再吵架,也没见她这么愤怒过。

  而这时候少宇干脆推了我一把,“你走开,你以为你是这里的老大吗?我早就看你不爽了,你也少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,我不吃你这一套。”

  我眯着眼睛,冰冷的骂道,“你他妈是不是想早点死啊?”他虽然推了我一下,可我依旧抓着他脖领子呢。

  “来啊,我看你怎么弄死我?”少宇扯个脖子吼道,想必整个古船都能听到他的声音。

  顺子这时赶忙按住我胳膊说,“算了吧义哥,你跟他一般见识干嘛,松开他吧。”

  “你给我起开,今天我非教训他不可。”我侧头看他一眼。

  “我不起开又能怎样?你赶紧给我松开。”顺子脸色一变,瞬间就阴沉了下来,往常要是我这么跟他说话,他早就乖乖走开了,可这次,他居然反驳我,还是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。

  “顺子你牛逼了是不是?”我邪笑一下,有意打量他一眼。

  顺子冷笑一下,“是你太高估自己了吧?给你面子,我叫你一声义哥,要是不给你面子....我他妈叫你傻逼。”

  “我操你大爷。”我猛的一拳打在顺子的脸上,顺子被我这一拳楞是打出去两三米远,身体直接向后摔倒在地上了。

  而与此同时,少宇突然出手,趁我不注意的情况下,他一个肘击打在了我的眼眶上,这一下打的我一点防备都没有,眼睛都花了,我是真没想到,少宇他居然会出手,并且还这么狠,差一点将我眼眶给打开。

  李欣一看少宇动手了,她上前一脚侧踹,直接踹在了少宇的胸口上,少宇被她踹的倒退四五步,身体撞在了过道处的一侧舱壁上,要是没有这舱壁,这一脚非把他踹飞不可。

  这一下场面是彻底乱了,完全乱套了,顺子爬起来指着我大骂道,“姓金的,你他妈居然敢动手打我?我他妈和你拼了。”

  他好像发疯了一样向我冲了过来,李欣这时赶忙上前拦住他,“顺子,顺子你冷静点,你这是干嘛啊?”

  “你他妈给我滚开。”顺子怒火中烧,一把推开她,李欣被他这一下,差一点推倒在地上。

  少宇这会儿也缓过劲儿来了,两个人全都奔着我来了,一时间,我们三个人混战到了一起,可即便是顺子和少宇两人同时对付我一个,他们俩也不是我对手,毕竟都不是什么格斗的高手,根本就不够看。

  当我一拳把少宇打倒之后,反手又一把掐住顺子的脖子,顺子被我掐的脸色通红,不停的咳嗽着,他双手抓住我的胳膊,好像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一般。

  我内心的邪火再不断的上涨,不知道为什么,顺子在我眼里,变的不在是当年那个可爱的大男孩,那个可以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了,而是一个充满诡异,充满了邪恶的未知男人。

 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,我都想直接掐断他的脖子了,“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?”我紧盯着他的目光,不冷不热的说道,手上的力度正在加大。

  顺子咬着牙,从嘴里硬是挤出几个字来,“义哥,要杀...就杀吧,别...别犹豫。”

  义哥?我头脑有点发蒙,这到底是怎么了,我怎么会变成这样,顺子又是怎么了,他好像也变了,似乎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。

  这究竟是为什么,我想控制我的情绪,可我根本控制不住,耳边就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我,‘杀了他们,快杀了他们。’

  我头很痛,太阳穴的青筋都在乱跳,我看着面前的顺子,他让我感觉到陌生,甚至是恐惧,他依旧冲我笑着,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,可这笑容跟以前根本就不一样,不管我怎么看,他笑的都是那么邪恶,就像那冰魔一样,根本就不是以前的顺子,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,顺子他为什么变的这么可怕。

  “忠义,你快松开他,你会掐死他的。”李欣上前抓住我胳膊,用力的往外拉。

  我瞄她一眼,低沉的说,“我想...我想杀了他。”

  “什么?你疯了啊?他是你的兄弟,你赶紧松开他。”李欣这次真急了,她本想一巴掌打在我脸上,可她刚举起胳膊,焦八就在她后面一把抓住了她。

  “李欣,你别动手。”焦八一直很冷静,我们闹的这么僵化,可他却始终没参与,就这么一直在冷眼旁观了,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。

  “焦八你个混蛋,你拦我干什么,你赶紧让忠义松开顺子,他会掐死他的。”李欣愣是被焦八给拉倒了一边,两个人差一点就动手打起来,焦八也不说话,就是一直横档竖拦的。

  “你这个混蛋。”可这时候少宇突然又冲了过来,他连续两拳打在我脸上,他这两拳的力度并不大,可我掐住顺子的手,也不得不松开,我往后退了两小步,伸手擦了一下嘴角,上面稍微有点血迹。

  “姓金的,你算个什么东西啊,你连自己兄弟都想杀,我看你简直就是个疯子。”少宇扶住顺子,顺子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,要是他再晚一会儿出手的话,恐怕顺子就没命了。

  顺子目光一直盯着我看,他的眼神变的很模糊,这一次我下手真是太重了,我都不知道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有些自责,也很后悔,可一想起顺子刚才对我的态度,我又感觉自己做的没错,脑海里总是有两个声音,一个在告诉我冷静,而另一个还是在不停的跟我说,‘杀了他们,快杀了他们。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