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1 鱼死网破







  焦八这会儿松开李欣,她赶忙跑了过来,少宇也扶着顺子站了起来,我们四个人彼此看着对方,刚才我们就跟仇人一样,居然厮杀在一起了,并且我还差一点就失手杀了顺子。

  我本以为闹过以后,大家都会冷静下来了呢,可没想到的是,每个人的眼神依旧充满了仇恨和愤怒,看来要想和平解决这件事情,是没什么希望了,我原本平息下来的怒火,又开始燃烧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少宇突然举枪,枪口正好对准我的头,他恶狠狠的瞪着我吼道,“你动啊?你不是很厉害吗?我看看到底是你的拳快,还是我的枪快?”

  “把枪给我放下,你以为就你有枪吗?”李欣也立马举枪,冰冷的枪口也对准少宇的脑袋。

  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顺子居然把枪口对准了李欣,“你也别动,我不想伤害你,但小心我的枪走火。”他身体有些虚弱,弯曲着胳膊,枪口对准李欣的身上,显得有些漫不经心。

  “顺子,你...你居然吃里扒外?”李欣也是大吃一惊,再怎么说,我们都是一个团队的,就算我跟他有误会,他也不应该把枪口对准李欣啊。

  “你少废话,你们俩人整天在我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,我早就看着不爽了。”顺子冷冰冰的说道,他完全变了一个人,变的我都不敢认识了,这还是那个笑嘻嘻的阳光男孩吗?他简直就是个混蛋。

  “有种你就开枪啊?”李欣丝毫不畏惧,目光紧紧的盯着顺子。

  “你当我不敢吗?”顺子的手在微微勾动,我顿时就慌了,难道他真要开枪不成。

  少宇赶忙侧头说一句,“别冲动,小心她枪走火。”李欣的枪口可是对准了他的脑袋,他不害怕是假的。

  我趁着少宇走神的功夫,猛的抬起双臂,两把手枪同时对准了两个人的脑袋,一个是少宇,另一个就是顺子。

  “你们俩谁都别乱动,要不然...可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要不是怕顺子伤害李欣,我早就先拿下少宇了,也不至于弄到这么僵硬的局面。

  “你少吓唬我,你开枪试试,看看到底谁先死。”少宇拿枪的手都有点颤抖了,不过怒火还是没减,我真是不明白,我们四个人,怎么会闹到如此地步。

  “小崽子你杀过人吗?杀人是需要很大勇气的,你敢吗?”我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

  “你别逼我,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。”少宇冲着我大喊一句,声音都变了,就跟人垂死挣扎一般。

  我们四个人的额头全都开始冒汗了,我的手心里甚至都有汗水,我并不是害怕少宇的枪口对着我,要真是生死相拼的话,我有绝对的把握能在第一时间内杀死他俩,但却不能保证李欣的安全,而我也不愿意这么干,我的内心很乱,乱的要命。

  两种声音在我脑海里争吵个不停,我头痛的厉害,搞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如此的愤怒呢?到底是哪里出错了,这股无名邪火烧的很旺,冲击着我的脆弱神经。

  我脑海里浮现出每个人最恶劣的一面,仿佛他们都背叛过我,每个人都是那丑陋的嘴脸,让我感到恶心,感到愤怒,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杀掉,可同时我又感觉这一切太虚幻了,我们都是同伴,甚至是兄弟,怎么会闹到如此地步,我用力甩了甩了头,想自己的头脑更清醒一些,我感觉这就像是一场恶梦。

  “忠义,你怎么了?”李欣在我旁边问道,可她的目光依旧再盯着少宇。

  顺子冷笑一下,“哼,还有闲功夫替别人操心呢,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。”他猛的抬起手,枪口改为对准李欣的太阳穴了,看样子他已经恢复过来了。

  我顿时一惊,“顺子你想干嘛?你疯了吗?她是李欣,你居然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同伴?”这一刻,我对他的狠更加强烈了,我甚至有一种想立刻杀死他的冲动。

  “你少装好人,你的枪口不也对着我呢吗?金忠义,我知道你的枪法准,可我就不信你能保证她不受伤。”顺子冷冷的笑着,那个曾经跟我情同手足的兄弟已经不见了,他怎么会变得如此邪恶呢。

  在这么僵持下去,真容易出大事啊,可我想不明白,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,不算少宇,单说我们三个人,这一路可都是出生入死的同伴,还记得我们在海里求生的时候,顺子和我一起托着李欣,要是没有他的话,李欣也不能活到现在。

  这一路大家不敢说是彼此信任,但也都是相互扶持,相互照顾,可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这种局面?难道说,那些曾经的关心,都只是虚伪吗?

  我拿枪的手有些软弱了,可当那另一种声音在我耳边再次响起的时候,我内心的愤怒又会增加,我要失控了,我随时随地都有开枪的可能。

  正当我们眼瞅着就要开枪的时候,焦八突然在旁边跑了过来,“等一下,大家千万别开枪。”

  焦八一直没有参与我们之间的争斗,他就像个外人一样,始终一言不发,在旁边观察着我们每一个人,而事情的起因,却是因为他。

  “老八,你是帮我,还是帮他。”我头也不回的向焦八问道。

  “我来帮大家的,你们听我说,有什么解决不了问题啊?非要动枪不可呢?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”焦八的枪就在他手里,现在只要他站出来帮任何一方,另一方就必死无疑。

  “你废话少说,今天不是我死,就是他亡。”少宇的怒火已经到顶点了,我实在想不明白,他至于那么狠我吗?还非要跟我斗个鱼死网破。

  “你试试看,你敢动一下,我立马打穿你的头。”李欣干脆直接把枪口顶在了少宇的头上。

  “你也别动,还是小心你自己的头吧。”顺子冷眼盯着李欣,他那邪恶的目光都让我害怕,这个无害的大男孩,似乎变成了阴险狡诈的卑鄙小人了。

  “你们都闭嘴,听我把话说完。”焦八突然怒吼一声,声音响彻古船的整个过道,震的我耳朵都麻木了。

  不过他这一嗓子喊下去,也确实很管用,我们四个人真就没再多说话,只是手中的枪,还依旧顶着对方的脑袋。

  焦八扫视众人,语气平淡的说,“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解决了吗?非要搞出人命你们才满足吗?就算杀了对方,你们心里真就很痛快吗?”

  焦八的这几句话,似乎说到我心坎里面了,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愤怒,甚至到后面都转化成仇恨了,要是不杀了对方,我这心就很难受,就好像必须得发泄出来,要不然我就得憋死。

  我们四个人彼此望着对方,有那么一瞬间,少宇和焦八的眼神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,可仅仅只有几秒钟的时间,他们的眼神又变了,又变回那邪恶憎恨的嘴脸,让我即将快消失的怒火,又点燃了。

  “你不必多说了,就算我能罢手,你问问他俩能干吗?”我目光盯着顺子,可是却在对焦八说话。

  “废话,是你们俩非要逼我们,非要至我们于死地。”少宇依然扯个脖子乱喊,他就像个气球,里面灌满了气,随时都有可能爆开。

  他这话一出口,我们四个人又争吵了起来,你一句我一句的谁也不肯让步,似乎要不把对方给弄死,就绝不罢休一样。

  “好啦,都别吵吵了,你们先把枪放下,听我一句行吗?”焦八语重心长的说道,几乎就是哀求着我们。

  我用余光看他一眼说,“我放下枪可以,但就怕他俩出尔反尔。”

  “说你自己呢吧?金忠义,你不要把别人想的都跟你一样,只要你把枪放下,我立马收手。”顺子冷笑着说道,他的笑容里充满了鄙视和嘲讽,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,难道这才是他真实的面孔吗?

  “你说什么?”我真没想到,顺子他居然变的这么混账,早知这样,我刚才就应该掐死他。

  焦八这时一把按住我胳膊说,“义哥,相信我,先把枪放下吧,好吗?”

  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充满仇恨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顺子,而他也一样,眼神里全是怒火。

  “他妈的,你听我一句,先把枪放下,行吗?算我求你了。”焦八急了,他突然向我大吼一声。

  最后还是我先妥协了,我举枪的双手放了下来,我累了,不是身体,而是心累了,我头很疼,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虚伪,不真实。

  宝藏还没找到呢,我们自己就先内杠了,并且还是以生命的代价,这究竟是为什么啊?难道大家都忘了彼此的恩情了吗?包括我也一样,都快不认识自己了。

  其他三人一看我放下枪了,也陆续都把枪放下了,可那仇视的目光依旧没有减弱,每个人的怒火都在顶点,只有再稍微加点油,必定就会爆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