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2 仇恨力量








  焦八一看我们放下枪了,他大喘一口气说,“能放下枪就好,这样吧,既然大家合不来,也就别在一起了,省得再憋着火气,到时候爆发就不好了,我们还是分开行动吧,怎么样?”

  “我没意见,我看分开挺好。”顺子第一个表态,语气冰冷的说道。

  “那好,我跟义哥一组,你们自便吧,义哥,我们走吧。”

  焦八拉我一下,我最后瞄顺子一眼,可他连看都不看我,我把心一横,也懒得管他了,愿意自寻死路就去吧,“李欣,你是跟我走,还是跟他俩。”

  “我…”她显得有些左右为难。

  我顿时更来气了,转身就随着焦八往古船的里面走了过去。

  李欣几步追了过来,“忠义,你等等我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一路走到最里面,这最里面有一个向下的台阶,焦八打头走了下去,我和李欣也赶紧跟上。

  当焦八下到里面的时候,他突然就停下了脚步,回身看我一眼说,“义哥,你发现什么了吗?”

  我打着手电往前看看,这里和上面一层差不多,也都是船舱,“没有,这不才下来吗,怎么了?”

  焦八笑了一下,不答反问,“你们俩的火气消点了吧?”

  听他这么一问,我感觉自己之前的那股无名邪火,好像是减弱不少,起码我对顺子和少宇的怨恨已经没了,刚才我一直想杀了他俩,现在想起来,确实不应该啊,只是这心里还有点憋气罢了。

  李欣看我一眼,她先开口说,“好像…是没那么大火气了,我感觉自己之前也挺过分的,怎么能用枪顶着少宇的头呢,毕竟人家之前还救过咱们。”

  “是啊,我这会儿也感觉自己很过分,顺子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,就算他再有不对,我也不应该下死手啊。”

  要不是少宇及时阻止了我,我刚才真想掐断他脖子了,还有少宇,明明就是几句话的事情,我非要让他闭嘴,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当时就是看他很不爽,越看越窝火,要是不狠揍他一顿,我浑身都难受。

  “你还说呢,你刚才还骂我来着。”李欣瞪我一眼,轻声说道。

  “我…我不是有意的,真的,当时我脑子很乱,几乎就是一片空白,耳边总有一种声音,再告诉我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,天呐,我都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。”

  我用手按住额头,太阳穴的地方是一跳一跳的疼,一想起之前的经过,就是断断续续的,甚至有些细节我居然都忘记了,我脑袋混乱的厉害,就好像喝多酒了一样,精神处于亢奋和迷糊的状态。

  “我也是啊,耳边总是有一种声音,让我开枪杀他们,我有好几次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,这到底是怎么了?我们明明是一个团队,可到最后居然自己人要杀自己人。”李欣面色严峻,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似乎火气又有一些上涨了。

  焦八看着我们俩说,“你们俩听我说,谁也别去想刚才的事情,放松自己,一定要放松自己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”

  我深吸了几口气,闭着眼睛缓解一下,我不再去想之前的经过,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让自己慌乱的心态平和下来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几分钟后,李欣轻声说,“我总感觉,这件事情怪怪的,可我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,我们明明是一个集体,怎么会突然间就厮杀起来呢?”

  焦八一脸严肃的说,“其实...这根本就不是你们的错,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吗?而是在旁边一直观察着你们。

  我们俩人同时摇头,谁能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啊,但他一直不插手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  “这件事情的起因,看上去好像是因为我,但其实并不是,就算是没有我,你们四个人依旧会大打出手,相反要真是没有我在这,你们四个人,兴许到最后就只能剩下一两个了。”焦八很随意的说道。

  “你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呢?”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焦八,从他们开始指责焦八,我再反驳少宇,然后才演变成现在的这个局面。

  焦八把我们俩人拉倒一个角落里,他很小声的说,“义哥,李欣,刚才那一切都是有原因的,没有我,你们几个也会因为别的事情再次发生争吵,并且会越来越严重,这都算是幸运的了,起码没死人啊。”

  “不是,我...我还是有点没明白。”我一脸无知的表情,插了一句,因为我确实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
  焦八伸手示意我一下,“先听我说完,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如此愤怒吗?这不是无缘无故的,这就是法阵的力量所带来的后果。”

  “法阵的力量?”我和李欣两人顿时一惊,相互看一眼,事情看来没那么简单。

  “恩,这六角法阵的力量,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?不过现在总算是知道其中一种了,这种力量,应该叫做…仇恨。”焦八冷静的说道。

  “什么?仇恨?这叫什么力量啊?”我一直认为这六角法阵所谓的邪恶力量,是指古船里会出现什么诡异的事情,甚至是恐怖的生物,这所谓的仇恨,算个什么力量啊。

  焦八点头说,“对,就是仇恨,你们仔细想一下,在没有进到古船之前,你们有这么大的仇恨情绪吗?”

  我们俩人同时摇头,李欣开口说,“肯定是没有,我记得...我当时的情绪很稳定,并且还有一份期待呢,而且,我认为我们五个人在一起,能合作的很好,会很默契的。”

  焦八贼眉鼠眼的说,“这不就对了,除了少宇之外,大家都是一路走过的生死兄弟,怎么可能会有仇恨存在,就算是有什么误会,可也不至于动枪吧?还是在这种场合下,正常来说,我们首先考虑的应该是如何打破结界,而不是在这里用枪对着自己的同伴,甚至还一心想杀掉对方,这是最不能理解的,所以说这一切,都是古船的法阵力量在搞鬼。”

  “你们不要以为这是件什么小事儿,这法阵的邪恶力量非常强大,强大到让你们不知不觉的就被这股力量所控制,它先会让你们自身的愤怒放大数倍,也就是说,任何一点小事儿,都会挑起你们内心压抑已久的愤怒,从而无限扩大的被爆发出来,然后再由愤怒演变成仇恨,到最后就是,原本一件芝麻大小的事情,能捅出天大的娄子,今天要不是我在这,你们非得死几个不可。”

  焦八的一席话,让我和李欣恍然大悟,难怪我内心的邪火会越烧越旺呢,每次刚刚要熄灭的时候,只要顺子和少宇的一句话,或者是一个动作,又会把这股邪火给点燃了,甚至比之前燃烧的还猛烈。

  我当时掐住顺子的脖子,真是带着一股仇恨,一股强烈的仇恨,仿佛顺子就是我多年的仇人一般,我要不亲手杀了他,我都感觉对不起我自己,当时的我,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我就感觉他们好像是我的仇人,我耳边总有个声音在提醒我,让我杀了他们,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想开枪了,还好我控制住了,要不然…”

  我握紧拳头,猛的往冰墙上打了一拳,我真是很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鲁莽,以前的冷静都到哪去了,真是越忙越乱,还好焦八在这,要是没有他,真得出大事儿了。

  “你们耳边所听到的声音,就是源自这古船的力量,也就是说,是埋葬在这古船里的巫师,所散发出来的能量,我现在唯独搞不清楚的就是....”

  “这六种力量是单一的?还是已经融合了?如果是单一的,就证明每艘古船只有一种力量,而这艘古船的力量,就是仇恨,可要是融合了,那就不好办了,这六艘古船,要是每一艘古船都拥有这六种,甚至是六种以上的邪恶力量,那可真就麻烦了,这六角法阵,比我所想的还要复杂啊。”焦八面色沉重,说话都有点唯唯诺诺的。


  “老八,你说的这些...我大概都听明白了,只是...这仇恨也算是一种邪恶的力量?”我看着他小声的问道。

  焦八眨着他那双老鼠的眼睛说,“五角法阵是来自于五行,这六角法阵,可能就是来自与人的本身,仇恨,是每个人都有的,正常情况下,是无伤大雅的,可一旦被放大数倍,仇恨就会让这个人变成魔鬼,杀死身边所有的人。”

  “甚至是仇恨自己,到最后也有可能自杀,这何止算是一种邪恶的力量,这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之中,甚至比任何妖魔鬼怪都可怕,而最重要的是,它会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支配你的大脑,让你杀死自己身边的人。”

  “我的天呐,这股力量这么可怕啊,那么说…顺子和少宇对我们的敌意,也不是发自本意了?”李欣惊讶的问道。

  焦八看着李欣说,“当然不是,你好好想想,顺子和义哥是好兄弟,而且他还舍命救过你,在正常情况下,他怎么可能会拿枪顶住你的头,又怎么会想和义哥拼个你死我活呢。”

  “还有少宇,他这人一向彬彬有礼,就算之前他一度不相信我们说过的话,可你们谁见过他如此的愤怒,他居然还敢拿枪指着义哥,非要拼死相争,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,除非他们俩发疯了,可就算他们俩疯了,你们俩呢?难道会一同发疯吗?所以当时我就看出来有问题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