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3 惊声尖叫






  这会儿我突然想起来,“我说老八,我们几个都被这股力量给控制了,可你为什么没事儿啊?”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自打我们进到船舱开始,我就说过,这里的阴气很强大,所有我一直有所准备,当你们发生争吵的时候,其实我早就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存在了,你没看我一直都不说话吗,我也是在忍受,要是我一旦插嘴的话,愤怒就会无限上升,到时候我想收都收不住了。”

  “我靠,那你既然早就知道,为什么最后不说明白,还搞的大家四分五裂的。”我瞪着眼睛看着他,顿时有点来气。

  李欣赶紧按住我说,“忠义,冷静冷静,千万别在愤怒了,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”

  “对对对,我...我刚才说话有点冲,我得冷静,我得冷静。”这个所谓的仇恨力量,把我搞的都快成精神病了,我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动气。


  焦八叹口气说,“要是现在不让你们分开,你们就会很危险了,分开之后,心里的仇恨下去了,才能缓解过来,其实当时我也很担心,要是真劝不住你们的话,我也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  “那现在怎么办?万一他俩要是出事儿了呢?”我们三个人还好说,可少宇和顺子他俩,真要遇到什么麻烦,恐怕他俩自保都是问题。

  “等过一会儿再去找他俩吧,现在还不是时候,法阵的力量很强大,你们最好先别碰头,咱们先把这一层检查一下,等完事后再上去找他们,大家都在一艘船上,你还怕他们丢了不成。”焦八说道。

 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那也只好听他的了,要是冒然上去找他们,恐怕我们双方一见面,又得打起来,可我想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我们四个人会分成两股对立形态,而不是各自为战呢?要是仇恨的力量控制了我们,我应该会仇恨在场的所有人才对。

  焦八当时给我解释了一下,他说这也是法阵的力量所驱使的,如果这个人在我心里没有一点怨言的话,那我心里对这个人根本就仇恨不起来,说白点就是,一切都是有源头的,这也就是我们内心潜在的问题。

  我对少宇之前的态度有一些不满,我们俩还发生过几次小的摩擦,而对顺子的隐瞒也有一些不爽,他的身世和他以前到底犯了什么事,他对我是字字不提,我内心多少会有一些不快,从而由这些不快,迅速的开始转变,在仇恨力量的控制下,他们在我眼里变成了不可原谅的仇人。

  由此可见,顺子和少宇,对我多少也有一些不满,才使得这邪恶的力量有机可乘,借着对我不满,扩大他们的心里状态,时而爆发出愤怒,再由愤怒逐渐转变成仇恨,越变越严重,到最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  这法阵的力量,真的很可怕,我们看不到,也摸不到,可它就在这古船里的每一个角落,我们还要时刻提防着,要不然,很容易一不小心,再着了它的道。

  等把这些事情说完后,我们三个人开始检查这里的船舱,顺子和少宇应该还在上一层,但愿他们俩人能平安无事,我们三个人决定,等把这里检查完后,我们再返回去找他们。

  古代的船只,很现代的船只有很大区别,船舱的大小和装载的物品大多也都不同,我们从起点,沿着过道处一路走到最里面,这么长的一条走廊,可却只有两扇舱门。

  分别是左右两边各一个,都是在之前我们下来的楼梯口处,这就很怪异了,正常来说,这两侧的船舱加起来,起码也得有十几个之多,可现在却只有两个,其他地方都是木墙,虽然结冰比较厚,但要想分辨舱门还是很容易的,起初我也怀疑是结冰过多,把舱门挡上了,等到我们仔细检查以后才发现,其实压根就没有舱门。

  我们只好又从最里面往楼梯处返回,“奇怪了,这里怎么就两个舱门,这不大对劲儿啊?”我轻声嘟囔一句。

  “恩,我感觉也很怪,只有楼梯口处有两扇舱门,过道处再往前就什么都没有了,这艘古船的建筑,跟之前我们接触的明朝沉船不太一样。”李欣打着手电,边观察边说。

  焦八这时停下脚步说,“不要大惊小怪,明朝的船只,建筑风格有很多种,光郑和出海的时候,就有大量不同的船只,我们之前所遇到的明朝沉船,那也只是一艘粮仓船,主船和宝船,包括这六艘古船,想必都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“可是...你见过这样的吗?偌大的过道处,只有这两扇舱门?”我扭头看着他问道。

  焦八支支吾吾的说,“这...拜托义哥,我也是跟你一样,出海以后才接触到这种古船的,我只是知道一些大概的事情而已,走吧,咱们打开舱门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  可等我们刚回到楼梯口处的时候,突然间,楼上传来一声极度惊恐的尖叫声,好像是人类受到极大的惊吓所造成的,当时吓的我是浑身一震,这惨叫的声音很短,顶多两秒钟的功夫就消失了。

  等声音消失后,我们三个人楞了一下,彼此互相看一眼,“糟了,肯定是顺子他俩,赶紧上去看看。”我顺着楼梯就往上跑,焦八和李欣他俩也赶忙跟上。

  这里面一共就我们五个人,那一声尖叫,虽然我没听出来具体是谁的声音,但肯定是他们俩人其中的一个,这才几分钟的时间,难道这么快就出事儿了不成?看来这古船要比冰城还可怕啊。

  可等我跑上去的时候才发现,整个过道处居然一片安静,连一个人影都没有,我们三个人打着手电,一路从最后走到前面船舱口,可还是没有找到他们俩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地面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
  可两侧所有的舱门全部都紧闭着,过道处也是死寂一般的安宁,没有任何的声响,仿佛刚才那一声尖叫根本就没出现过,这里的一切,都显得过于平静,平静的让人心

  “人呢?我记得声音的来源就在我们头顶啊?”刚才的尖叫声,就在我们上方,按理说,应该就在楼梯口处。

  “我感觉也是,他们不会是跑下船了吧?”李欣随口问道。

  我摇头说,“不可能,顺子和少宇两人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古船的。”

  “别合计了,咱们赶紧分头行动,先把这层的船舱都搜查一遍,要是再找不到他们,我们就下船。”焦八目光严峻,看来他心里已经有数了。

  “他们能在这船舱里吗?要是舱门被开打过,那舱门不应该是关上的啊?”

  我们向来都是打开舱门就不关,无论是搜查哪一艘船都是如此,这是为了安全起见,这鬼地方邪门的要命,谁会闲的没事儿进到船舱后再把舱门给关上啊,这要是遇了到危险,想跑都来不及。

  “你说的也对,不过...这舱门兴许不是他们俩人关上的呢?在沉船里,咱们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吗,这古船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,我们根本就不知道。”焦八眯着眼睛说道。

  “你说的也对,我这一着急,头脑都不清醒了,走走走,赶紧去找他俩。”顺子和少宇的失踪,无疑是给我带来了心里上的压力,这才刚上来几分钟,就出事儿了,真不知道下面又会发生什么。


  原本我们是不应该分开行动的,这对于我们的安全来说,是有一定威胁的,可为了能尽快找到他们,也不得不这么做了,但李欣不能单独行动,她毕竟是个女人,得需要一个人照顾才行。

  我让焦八带着李欣一起行动,而我则是独自搜查,他们两人能相互照应,遇到危险还可以及时呼喊,我一个人虽然安全降低了一些,但我自保能力还是够用的。

  李欣最后看我一眼说,“忠义,你要小心一点啊。”

  我向她点点头,随后焦八带着她,从左面最后一个船舱开始搜查,我一直看着他们打开舱门,然后再走进船舱后,我才开始动身。

  我则是从右面最后一个船舱开始搜查,我们正好可以一路向前查看,彼此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很远,舱门跟舱门都是对着的,就算真遇到什么危险,只要大喊一声,对面的人基本上就能听到。

  这也是我们之前就商量好的,在这种环境下,就算是救人,也得先自保才行,所以每走一步,我们都要商量一个好的对策,本来人数就少,要是再出事的话,就别指望能活着离开这了。

  这舱门冰冻的很厉害,我用潜水刀卡住舱门,用力的往外撬,这才把舱门给撬开一个细缝,接着我用双手抓住舱门,愣是靠着蛮力一点点的往后拉,在连续‘卡卡卡’的声响过后,这舱门才被我打开了一半。

  当时给我累坏了,焦八和李欣就比较走运了,对面的舱门一拉就开了,可我这个破舱门,搞了半天才打开一半,我第一个感觉就是,顺子和少宇肯定不会在这,这舱门冻的太死了,就算是再关上,也不可能是这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