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4 诡异黑雾








  舱门打开后,我举枪在门口稍微等了一会儿,半分钟左右,我才打着手电,侧着身子走了进去,这里就是一间很特别的船舱,典型的古代建筑,看起来更像是酒楼。

  有几张大圆桌子,每张桌子旁边又有几把凳子,桌子上面摆放着筷子和茶壶,真就跟酒楼很像,唯独就是有点简陋,搜查一圈后,见什么都没有发现,就果断退了出来,焦八和李欣还没出来,我得等他俩一会儿。

  我们之前就商议好了,两边同时搜查,也就是两间船舱,不管是谁先搜查完,出来后一定要再过道处等着对方,这是为了安全起见,双方必须得见一面,相互再交代一下,要是找到了顺子和少宇,或者中途遇到危险了,那就直接大声呼喊,距离不是很远,想必也都能听到。

  几分钟后,焦八和李欣两人从对面退了出来,我们见面后并没有多说一句话,彼此眼神交换一下,接着全都摇摇头,很显然,双方都是毫无发现。

  焦八他俩所搜查的船舱,和我这边几乎一样,也是摆着几张圆桌椅,上面有筷子和茶壶,就像酒楼一样,这古船里有酒楼也不是不可能,但一般都是那种供人消遣的船只,里面会有酒楼和歌姬,但这酒楼也太简陋了,我看没那么简单。

  现在也没功夫琢磨这个事情,我们只好继续查找,这右边倒数第二间船舱,相对最后一间船舱来说,舱门要比较好打,并没有冻死,想必用力一拉就能开了。

  但我同时也发现,并不是结冰问题,而是这间船舱之前应该被人打开过,舱门口处的结冰有明显的破损痕迹,这里结冰严重,舱门口的结冰一般都是封死的,可这门口的结冰确实破破烂烂的,很明显是有人打开过,一定是少宇和顺子,想到这里时,我赶紧把舱门拉开,由于心急,舱门打开我就直接进去了。

  这里面阴冷阴冷的,进来后我就浑身一哆嗦,感觉头皮都有点发麻,我一个人打着手电在这漆黑的空间里搜查,说实话,内心还是有一点害怕的。

  就算我胆子再大也不行,这鬼地方压根就邪性的厉害,还有那个什么法阵的力量,这唯一的光亮就是一把手电,说不定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,就有一双眼睛再盯着我看呢。

  我不敢乱想,总感觉背后好像有人,我几次猛的转过身去,可身后除了无尽的黑暗,什么都没有,我心里不停的咒骂着,他妈的,早知道我就带着李欣一起搜查了,这多一个人心里也能有点底气,现在搞的我紧张的要命。

  灯光照了一圈后,才发现这里面摆放着十几个大箱子,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,这箱子比一般装黄金珠宝的箱子要大不少,长度得在两米以上,宽度也得在一米多。

  除此之外,这船舱里再就没别的东西了,这十几个大箱子上面都挂着锁头,要是这冰冻的箱子再大一圈,看起来就跟那棺材差不多。

  得亏这不是棺材啊,要是有这么多棺材的话,我自己一个人还真就有点胆凸,我用伞兵刀撬开一个箱子,打开一看,里面装的居然是刀,就是那种官兵专用的刀。

  我翻查了一下,箱子的下面也都是刀,看来这就是一个装兵器的箱子,我又赶紧撬开另外几个查看,大同小异,基本都是这些东西。

  这里应该是一间武器库,这些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官兵的官服和兵器,大部分都是刀和长枪,但也有个别的一些兵器,例如盾牌铁锤什么的,刀枪剑戟,几乎是应有尽有。

  不过这些东西都已经上冻了,既然有官兵的兵器和服装,那就证明这艘古船上肯定会有官兵,我猛然间想起,之前我们搜查的船舱,并不是什么酒楼的建筑,那很明显就是官兵吃饭的地方,那一排简陋的桌椅,就是最高的证明,没错,肯定是这样。

  这古船里的官兵,到底是保护谁的呢?我又仔细看了一下官兵的衣服,确定这就是明朝的官兵服,那么这个被官兵一路保护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我们一直再寻找的目标。

  也有可能是那个一直在纠缠我的古代女子,我总有一种感觉,我还得和那个女子见面,关于她的身世,想必很快就能解开了。

  正当我刚要起身的时候,突然间,一个黑影从我手电光下一闪而过,这个黑影很大,就像一团黑雾一般,瞬间就消失了。

  我顿时一惊,低吼一声,“是谁?”这空荡荡的船舱里,回荡着我的声音,这回音听着都有点慎的上。

  我打着手电转着圈的查看,可周围什么都没有,难道是我眼花了?我也有点叫不准了,那黑影兴许只是光线的原因,要不就是我太紧张了,我深吸两口气,让自己放松放松,自从进到这里,我的神经就一直处于高度戒备。

  按理说这个船舱并不大,几乎能一目了然,这四周也都是装兵器的大箱子,几乎就没有任何能躲藏的地方,除非那黑影跑到箱子里面去了。

  我又反复的看了看,还是什么都没有,我自嘲的笑了一下,嘟囔一句,“真是越活越完蛋,一个影子就能把我给吓住,人越大,胆子反倒越小了。”

  当我这话刚说完的时候,突然间,那个黑影又在我的手电光前一闪而过,只不过这一次,它的速度似乎降低了很多,我能明显看到它从舱门口漂了出去。

  原来真不是我眼花了,我赶忙快步追了出去,等我跑出船舱后,看到那黑影已经漂到前面的船舱口了,它大概停留了一两秒钟的时间,就隔着舱门,直接穿进了船舱里。

  我顿时一惊,这个黑影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它又跑到前面那船舱里干什么?会不会顺子和少宇的失踪,就跟这鬼东西有关联呢?

  当时我一着急,就把等焦八他们的事情全给抛到脑后了,我跟着那黑影走到前面的舱门口,这舱门也有被人打开过的痕迹,上面的结冰有明显的裂痕。

  我猛的拉开舱门,接着手枪和手电同时对准里面,我慢慢的走了进去,这里给我的感觉很怪异,我说不上来是什么,但内心却始终不能平静下来,那个黑影很可能躲在这里的某个地方。

  我简单的看了一下,这间船舱很大,看外表像是休息舱,应该是官兵住的地方,全是那种成排的大床,但这里乱糟糟的一片,满地都是狼藉,被褥被扔的哪都是,床铺上面还有一些血迹。

  虽然冰冻的也很严重,但这些血迹还是很清晰的,想必在这之前,应该是有过一场激烈的厮杀,可能是官兵与官兵之间的厮杀,也有可能是官兵被杀。

  但这些事情并不是我要找的,跟我也没什么关系,我只想找到那黑影,可我转了一圈,也没能发现那黑影的踪迹,我停下来仔细琢磨了一下,这鬼东西难道还消失了不成?那黑影跟冰魔不一样,有着很大区别,可这里仅仅只是官兵的休息舱,也没见什么其他东西,那个黑影怎么就消失不见了呢?

 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‘咣’的一声闷响把我惊醒了,我扭头一看,顿时就有点毛了,这舱门居然自己关上了,难道说...那鬼东西是有意把我引到这来,而目地就是...杀了我。

  我想到这的时候,顿时一身冷汗,我赶紧跑过去开舱门,可这舱门就像冻死了一样,任凭我怎么用力也打不开,我急的满脑袋是汗,正当我准备要开枪打舱门的时候,我突然间感觉到,在我后面,似乎有个人正在盯着我。

  我当时就不敢再动了,一股恐惧感悠然而生,头皮甚至都一阵阵的发麻,我就自己一个人,在这诡异漆黑的空间里,原本就让我胆战心惊的,要是再有什么恐怖生物出现,非要了我的小命不可。

  我真后悔没等焦八他们一会儿,三个人总比我一个人强多了啊,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我深吸了几口气,握紧手中的枪,猛的转过身去,在手电光下,我看到的并不是人,仅仅只是一团黑雾,这正是刚才一直引我到这来的黑影。

  这黑雾就在我面前几米远的地方,它漂浮在半空中,就像一朵黑云一般,形态是如此的怪异,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啊,我顿时感觉惶惶不安的,未知的东西,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我手心里全是汗水,即便手枪对着它,我内心也平静不下来,更不知道这手枪对它有没有用,这黑雾也不动,就这么在我面前漂浮着,它到底要干嘛呢?

  “你是谁?你想干嘛?”我壮着胆子问了一句,这黑雾给我的感觉太诡异了,它似乎有生命,它引我到这来,肯定是有目地的。

  可我这话问了等于白问,这黑雾根本就不回答我,几秒种后,它开始挪动了,慢慢的向着船舱的里面漂了过去,我只好跟着它,也走到了船舱的最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