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7 救命血水







  而我也被他这一枪给彻底惊醒了,我这才反应过来,我着了这个女人的道了,要是焦八不敢来的话,兴许我就得死去了。

  但当子弹打穿那女人脑袋的时候,我本以为她会死了呢,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不但没有死,似乎还毫发无伤,她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,是那种直接直立起来的,子弹只在她额头上留下了一个黑色的弹孔,居然连一滴血都没有,很显然,这个古代的女子,并不是人。

  她瞪着一双发白的眼睛,邪恶的笑着,原本应该是黑色的眼珠,却变成了米白色,就像被魔鬼附身了一般,之前那貌美如花的脸蛋,瞬间也变的狰狞恐怖,那个美艳无比的女人,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义哥闪开。”这时焦八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。

  我赶忙往旁边躲开,接着又是几声枪响,子弹全部都打在了那个女子身子,可我心里很清楚,之前那一枪打在她头上都没事,这几枪跟不可能伤到她了。
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她又立刻站了起来,只不过这一次,她突然张开大嘴,撕心揭底的吼叫了起来,她吼叫的声音异常惊人,就像白狼和冰魔的合体一般,声音简直不能入耳,仿佛立马就能打穿我的耳膜一样,我的心脏都快被她给震碎了。

  焦八和李欣两人也全都蹲在了地上,两个人捂着耳朵表情极为痛苦,就在焦八强挺着冲击力,刚要再次开枪的时候,这要命的嘶吼声突然就停止了,声音最多也就维持了十几秒钟的时间。

  当她这可怕的吼叫声一消失后,这个古代的女子也随之消失不见了,我好像看到她变成了一股黑烟,瞬间就不见了,但我也不确定是不是,总之她就是消失了。

  她的突然消失,也使得这个空间发生了变化,原本这里是一片绿色,就好像人世间的温馨庭院,可几秒钟的功夫,这里就变成了一片冰冻色,那些之前还是绿色的盆栽,也全都变成了白色,鲜活的世界,马上变成了死寂。

  而最让我不敢相信的是,之前桌子上面摆放的那些美酒佳肴和山珍海味,居然是人体的器官和一些不知名的虫子,那些虫子甚至还在满桌子乱爬呢,就像蜈蚣一样,让人看了不免有些发冷。

  我顿时浑身一震,猛的往后退了数步,一把捂住自己的嘴,但我最终还是没挺住,‘哇’的一口的就吐了出来,接着又吐了几口,我真是受不了了,要不是焦八及时阻止了我,我就要把这恶心的虫子给吃到肚子里去了。

  而这时候,整个空间居然开始颤动了,并且还越来越严重,难道说...我们打破了结界?但我感觉不对,这空间正在一点点变小,就像四周都在压缩一样。

  “糟了,这里好像正在变小啊。”李欣惊恐的说道。

  “义哥,我们快走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焦八上前搀扶住我说道。

  我哈着腰,喘着粗气看他一眼说,“带上顺子和少宇,咱们赶紧离开这。”

  我和焦八两人,一人拖着一个,李欣在最前面,我们几个人快步的往大门那冲去,少宇和顺子两人就好像傻子一样,一句话也不说,完全没有任何意识,仍凭我和焦八两人怎么呼喊都白费,两人好像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。

  “李欣快跑,快快快。”焦八在后面大喊着,因为空间越来越狭窄了,我们已经不能并排了。

  就在这时候,整个空间都和那两扇黑门形成了对比,门多宽,空间就有多大,眼看着我们就要跑出去的时候,这黑门居然正在消失。

  焦八顿时就傻眼了,“李欣,千万别让门关上了。”

  李欣几个箭步就冲到了黑门跟前,她用手顶住大门喊道,“忠义,焦八,你们俩快点,我要顶不住了。”

  要不是因为手里拖着两个人,我和焦八俩早就跑出去了,我们俩个人是连拉带拽的,总算是把顺子和少宇两人给弄出来了,我们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,刚才这么一折腾,还真是累坏了。

  当我们几个人从那扇黑门里走出来后,这扇黑门就慢慢的消失不见了,最后一切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平静,我们再次回到了古船的船舱里。

  “我的天啊,好悬啊,忠义你没事吧?”李欣看着我问道。

  我摇头说,“没事,你们俩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  “你还说呢,咱们不是说好了吗,谁先搜查完,谁就等对方吗?义哥你怎么还先跑了呢?”焦八埋怨我一句。

  我叹口气说,“别提了,我在搜查船舱的时候,碰到一个奇怪的黑雾,是那黑雾引我到这来的,还好你们及时赶到了,要不然我差点就吃那么恶心的东西了。”一想起刚才的情景,我胃都反酸,那些虫子真是太恶心了,我要真把那东西吃了,估计我一年之内都不想吃饭了。

  “这个你还要感谢李欣,本来我是打算再等等的,是李欣坚持要来找你,这也幸亏是来的及时啊,要是再晚一会儿,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”焦八说着话,就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  “谢谢。”我一把握住李欣的手,欣慰的说道。

  “行啦,谢什么谢啊,对了,少宇和顺子两人怎么样了?”李欣打开手电,有意看了看他俩。

  顺子和少宇两人坐在地上,两个人和之前的神态一样,两眼无神,目光呆滞,那空洞的目光,就像没有灵魂的人一样,面色发白,嘴唇发紫,一丁点血色都没有,比病入膏肓快死的人还难看。

  “顺子,少宇,你们俩说句话啊。”我伸手推了推他俩。

  顺子耷拉个脑袋,咧嘴笑着说,“嘿嘿~~好吃,太好吃了,真是太好吃了。”

  “我还要吃,太好吃了,真是太好吃了。”少宇边嘟囔,还边添自己的手指。

  “他们...他们这是怎么了?喂,顺子,少宇,你们没事吧?”李欣伸手在他们眼前晃了晃,可两个人根本毫无反应,依旧在那傻笑,并且时不时的冒出几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  “老八,他们俩这是怎么了?不会是吓傻了吧?”我赶忙问道,感觉事情有点不妙,这俩人也太反常了吧?之前我好像也是被迷惑了,可这都离开那鬼地方了,他们俩怎么还是这副德行啊?

  焦八的脸色很难看,应该说是相当难看,他赶忙蹲下身子,扒开他们两个人的上眼皮看了看,眉头越来越紧。

  “糟了,这下可麻烦了。”焦八侧脸向我说道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你赶紧说啊?”我有点着急,难道...顺子和少宇两人的灵魂真没了不成?该不会是被那个古代的女子给收走了吧?那女子并非人类,说不定真有这个本事呢。

  “李欣,快把水壶给我。”焦八并没有回答我的话,而是伸手向李欣要水壶。

  等李欣把水壶递给他以后,他用刀在自己的食指上割破一个小口子,我当时就有点蒙圈了,他这是在干嘛啊?玩自残呢啊?“老八,你...你这是干什么?”

  “救人啊,难不成我闲的没事割自己手玩啊?”

  手破了自然就会流血,焦八把血滴进了水壶里,然后用力摇晃了一下,他一把掐开顺子的嘴,让他抬着头,另一只手把水壶里的血水,直接往他嘴里灌,当焦八把血水灌倒顺子嘴里的时候,顺子的身体居然开始抖动了。

  “你们俩快给我按住他,快,别让他乱动。”焦八低吼一声。

  我和李欣两人赶紧上前,一左一右的按住顺子,焦八倒水的速度并不快,可顺子的身体颤抖的却越来越厉害了,并且还从他鼻子里,发出一种难听的声音,就好像猪一样的‘哼哼’声。

  “老八,他这是怎么了?”我看着眼前的焦八问道。

  “先别问那么多了,呆会儿我再告诉你,一定要按住他,马上就好了。”

  顺子的身体在强烈的反抗,我甚至都不知道,原来他的力气有这么大,我和李欣两人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把他给按住,有好几次他都差一点挣脱开,完全就像一只野兽。

  十几秒钟后,焦八突然喊道,“松开他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几乎是同时松手,当我们三个人手一松开,顺子直接跪倒在地上了,他脑袋不停的摇晃,嘴里发出一种濒临死亡的低吼声,那声音就像是杀猪声,几乎就是一模一样。

  我看着如此痛苦,内心实在是不忍啊,我刚想上前去帮帮他,焦八伸手一拦,“别过去。”

  “老八,难道就这么眼看着他难受吗?我得帮帮他啊?”我心里很焦急,不知道顺子再这么下去,会不会死掉。

  “你想怎么办?现在任何人都帮不了他,只能靠他自己了。”焦八的眼神严峻,不给我任何反驳的余地。

  “忠义,你就听焦八的吧,他心里有数。”李欣在旁边抓住我胳膊,安慰了我一句。

  大概一分钟左右,顺子跪在地上开始呕吐了,他大口大口的往外吐,从他嘴里吐出来的东西都是绿色的,这些东西看着就让人恶心,让人受不了,全都是那种奇怪的虫子,有的吐出来以后还在地上蠕动。

  并且还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恶臭味,就好像是腐烂的食物和下水道那种难闻的气味混合在一起了,熏的我们几个人全都眉头紧锁,甚至有好几次,李欣和我都差一点没忍住,焦八也真是个强人了,在这么难闻的气味下,他居然会无动于衷,丝毫没有恶心的状态,我不得不佩服他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