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8贪吃力量








  顺子吐了能有好几分钟,到最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,他还在干呕了几下,等他把这些污秽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以后,他身体一下子就栽倒在了地上,好像是昏迷过去了。

  我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,顺子的脸色发青,铁青铁青的,但紫色的嘴唇,似乎有了一些好转,“顺子,顺子你醒醒,你醒醒啊。”

  可任凭我怎么呼喊,顺子他也是无动于衷,闭着眼睛就像死过去了一样,要不是他还有呼吸的话,我真以为他就是一具尸体。

  “别喊了义哥,他暂时还醒不过来,先把他放下,还有一个人呢。”

  焦八不说我都差点忘了,少宇还在那发呆呢,还是按照刚才的做法,我和李欣左右按住他,焦八掐开他的嘴,往他嘴里灌血水,这血水似乎很管用,焦八果然不简单啊。

  少宇的反应和顺子一样,起初身体也是越来越颤抖,接着发出跟猪一样的吼叫声,等我们松开他以后,他也是跪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,脑袋不停的摇晃着。

  一分钟左右,他也开始不停的呕吐,吐出来的东西依旧是绿色的虫子,那股难闻的恶臭味,顿时弥漫着整个船舱,呛的我和李欣两人都快受不了了,中途我和李欣两人还跑出过船舱,要是不换换气,我非被熏死不可。

  等他吐完后,人也立马昏迷过去了,我这时候才向焦八问道,“老八,他们俩人没事吧?”其实我也能想到,肯定是吃了那女人的东西,才会变成这样,但这都吐出来了,应该问题不大吧。

  可谁知道焦八轻轻的摇头说,“我只是暂时让他们把胃里的东西吐了出来,但他俩吃的太多了,可能有一些毒素已经深入五脏和骨髓了,要想恢复,恐怕没那么容易啊。”
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?他们俩中毒了?很有可能会死?”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。

  “暂时死不了,那些东西都吐出来了,应该不会要了他们的命。”焦八轻声说道。

  我松了口气说,“你说话还真是大喘气啊,我还以为会出事儿呢,这死不了不就是没事了。”

  “人是死不了,不过…有可能变成白痴。”焦八的话,不光让我无法接受,也让李欣不敢相信。

  “什么?变成白痴?这…怎么会这样?老八你不是开玩笑呢吧?”我想起之前他俩呆滞的表情,真就和脑残差不多,典型的低能儿。

  “我有那么无聊吗?这都什么时候了,我还会开玩笑。”焦八瞪我一眼,严肃的表情,证明着他说过的话。

  “我的天呐,他俩要是变成白痴?那咱们怎么跟其他人交代啊。”李欣忧心忡忡的说道。

  “这他妈的,还什么交代不交代的,最主要的是…他俩还有救吗?”我着急的问道。

  “我也不敢保证啊,我能暂时保住他们的性命,都已经算是万幸了,哎…这古船的力量真是强大啊,六角法阵更是可怕,先是仇恨,后是贪吃,不知道下面还有什么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贪吃?这算什么力量啊?”我有点脑袋大了,难道贪吃也算一种过错?

  “这是一种人的本性,属于一种贪念,目前来看,六角法阵能控制隐藏在人类心底最大的欲望,如果不是因为贪吃这种邪念,他们俩人又怎么会变成这样。”焦八低头看了一眼昏迷的顺子和少宇,脸上布满了愁容,即便在小岛上的时候,焦八也是很从容的应对,可这一次,他显得很疲惫。

  “那么说…这跟之前的仇恨是一样的,一旦你有贪吃的欲望,这种欲望就会因为法阵的力量所扩大数倍,加上那美味的菜肴摆在眼前,到最后人就根本控制不住了,欲望战胜了一切。”李欣冷着脸,不急不慢的说道。

  焦八点头说,“没错,就是这样,一旦你有贪吃的欲望,哪怕仅仅只是一刹那的念头,这法阵的力量也会让你难以自拔,只有意志力特别强大的人,才能让自己摆脱这种控制。”

  “好像...是是这样,当时,我记得...我也被眼前的山珍海味给蒙蔽了,有那么一瞬间,我也很想吃,可突然我反应过来了,然后就是一阵难忍的头痛,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,我还是没能控制住。”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说道,但好像还有一些细节的问题没记住,记忆的影像总是一段一段的,很不完整,就像电影的片段。

  “应该是你的意志力过强,头痛,是因为有过挣扎,不过很可惜,义哥你最后还是失败了,要不是我们俩及时赶到的话,你也跟顺子他俩一样了。”焦八很无奈的摇头说道。

  “老八,你知道那个古代女子是谁吗?”这个女人,有可能关系到这艘古船的力量,也许只要通过她,就可以打破这古船的六角法阵。

  “不知道,但她肯定不是人。”焦八说了一句很无趣的废话。

  “拜托,谁都知道她不是人,可她究竟是什么呢?难道…她是鬼魂?”李欣瞪大眼睛,露出惊恐的神色。

  焦八皱着眉头,深吸口气说,“这个...怎么说呢,也不是,无论是灵魂还是鬼魂,正常来说,都是没有实体的,子弹是伤不到的,可你们都看到了,子弹是可以打到她的。”

  “鬼魂和灵魂?有区别吗?”我看他一眼问道,我一直认为这都是一码事儿。

  “当然有,说多了你也不明白,我只能告诉你,不光是人,天下万物都有灵魂,但鬼魂不是每个人死后都能变的。”焦八简单的说道,具体怎么回事儿,我还是不明白。

  “那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?”李欣问道。

  焦八摇头说,“我也不知道,这么邪门的事情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,看来还得问常山,也许他能解释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我摆摆手说,“算了,先不管这个女人是什么,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?还有刚才那个虚拟的空间,这都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那个古代的女子,很有可能就是这艘船的主人,也就是守护主船的巫师之一,她的棺木,应该也在这艘船上,而这艘古船的力量,当然也是来自于她。”焦八斟酌着说道。

  “那么说,只要我们把她给灭了,这古船的力量就能被打破了?”李欣有点激动。

  “我不知道,之前不是说过吗,六角法阵,六种力量,还有六个巫师,要是他们的力量融合在一起的话,就不好说了。”焦八也是摸着黑走道,问十句话,有八句不知道,看来他也挺郁闷的。

  “那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顺子和少宇昏迷不醒,我们的路更难走了啊。

  焦八看了一眼昏迷在地上的二人,“这样吧,义哥,我们俩先把顺子和少宇送出去,至于他俩能不能清醒过来,就看他俩的造化了,常山和麦老都上船了,暂时也指望不上,我们先把他俩安置好,然后再回来找李欣。”

  李欣有点害怕的说,“啊?我自己一个人留在这?得了,我还是跟你们下去吧。”这鬼地方别说留她自己一个人了,就算让我自己留在这,我都哆嗦。

  “不行,我们必须得留个人在这。”焦八很认真的说道,虽然他没说出理由来,但肯定有他的目地。

  “那这样,你和李欣送他俩下去吧,我在船上等你们。”我看着焦八说道,把李欣自己仍在这,我也不放心,我自己一个人在这,遇到点小麻烦,我还是能应付的。

  焦八点头说,“那好,你在船头等我们吧,来,把他俩弄出来。”

  我们三个人把顺子和少宇给拖出了船舱,他俩就跟死人一样,完全没有任何的知觉,为了能确保他们俩人的安全,我们先用绳子绑在他俩的身上,然后一个一个放下去。

  等他俩平安落地后,焦八和李欣才准备下船,临下船的时候,焦八一再嘱咐我,“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耐心在船头等我们,我们很快就回来。”

  “行了我知道,你俩赶紧下去吧。”他还真是啰嗦,听的我都不耐烦了。

  “忠义,小心点,我们下去了。”李欣最后说完话,就和焦八两人下船离开了。

  等他们走后,我耐心的站在船头等他们,天空依旧很昏暗,自从我们上船开始,这原本是阳光充足的晴天,就开始变的阴沉了,六角法阵的力量已经开启,也不知道麦老他们都怎么样了,是否都平安,还是跟我们一样,也遇到了极大的危险呢?

  就在焦八和李欣刚离开还不到五分钟呢,突然一道闪电划过,就像一把金枪一样,把整个天空都给劈成了两半,紧接着就是雷声响起,这惊天动地的声响,把整个古船都震的为之晃动了。

  我被这雷声给震的一哆嗦,赶紧抬头看着天空,整个天空的昏暗,比之前更加严重了,我看不到乌云的笼罩,但是却能看到闪电的光芒,也能听到雷声的轰鸣。

  雷电的反复交加,让我越来越不安了,难道这鬼地方还要下雨不成?可就在这时,倾盆大雨突然从天而降,这大雨就像铁豆子一般,打的古船都‘啪啪’作响,就跟用鞭子抽打过一样,四周只有暴雨,却没有任何风力,仿佛就像瀑布的河流一般,直接就拍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