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59 金光闪闪











  这雨水打在我脸上是生疼的厉害,打在我身上还冰冷,这个鬼地方,如此寒冷居然也能下雨,我犹豫再三要不要跑回船舱,焦八一再的提醒我,千万不要回船舱里,让我在船头外等他们。

  可这暴雨实在是太大了,我要是再不进去躲一躲,我这防寒服很快就会被雨水给打透了,到时候再回到古船里,用不上一个小时,我全身就得冻成冰块。

  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赶紧转身跑回了船舱,但我并没有往船舱里面走,而是在船头的舱门口边上站着,起码这里不会被大雨给淋湿啊,这个该死的地方真是诡异,好端端的居然会下暴雨。

  按理说如此寒冷的地方,是不会下雨的,这里到处都是冰,要是下雨的话,很容易就会让这些结冰融化了,难道说...是有人打破了结界?才使得这里要融化了?

  可转念一想也不对,要是结界真打破了,这古船兴许也就会消失了,我满脑袋胡思乱想着,同时也在担心焦八和李欣他们几个人,这暴雨的降临,会让他们很难前进的,这里除了冰船以外,什么都没有,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找不到,这一下他们可遭罪了,可别半路出什么事了。

  最主要的是,他们根本找不到地方安顿顺子和少宇,早知道会下这大暴雨,我就不应该让他们下船,这一下可麻烦了,他们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搞不好就得等雨停以后了。

  船头被暴雨打的都快冒白烟了,原本这古船是被冰冻的,可现在却突然下暴雨了,落下的雨水把周围的结冰给融化了,这冰一融化不要紧,连同着雨水就像河流一般,顺着船头就开始往船舱里猛灌。

  我一看这架势,不得不往船舱里面跑去,当我跑到过道中间的时候,我停了下来,打着手电看了一下,雨水依旧继续往船舱里流淌呢,速度说不上很快,但是也不慢,就好像海水在涨潮一般。

  我看着面前的雨水,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,当我退到过道处最里面的时候,我心说坏了,这雨水要是在这么流下去,很快就能将这艘古船给灌满了,到时候别说离开这里了,我甚至都得被这雨水给冻死。

  正当我焦急的时候,这雨水突然停止了流淌,就像凝固的液体一样,一动也不动了,水流正好停在了我的脚下,我顿时就愣住了,这是怎么回事儿啊?

  这雨水就想果冻一样,铺在地面上一动也不动,可一分钟后,雨水又开始流动了,只不过这一次的流动,让我彻底傻了眼,这雨水居然开始往回流淌,顺着船舱的过道处,一直往舱门外流去。

  这可真是怪事儿啊,水是不可能往高处流的,而且这明显是一个斜坡,加上暴雨的灌力,它根本不可能倒流啊,我当时就惊呆了,我跟着倒流的雨水往舱门口走去。

  可当我走到过道处中间的时候,这前面倒流的雨水又停止了,这到底在搞什么鬼,我心里是七上八下的,事情的诡异,让我内心开始产生恐惧。

  这时候,停止流淌的雨水开始慢慢的向四周铺开,我不得不再次往后退去,而最让我无法相信的是,这些雨水居然可以顺着舱壁往上流淌,我瞪大眼睛看着这惊人的一幕,要不是我亲眼看到,我简直无法相信这是事实。

  当过道出的雨水全部分散开以后,我被眼前的景象所折服了,这些雨水居然开始结冰了,并且是瞬间的结冰,这些结冰就如同瘟疫一般,十几秒中的时间,就使得整个过道处结满了冰霜,变得晶莹剔透的,按理说,这结冰看起来是很美丽的,可我感觉到的,除了胆寒,就是恐惧。

  这时候,一阵寒风从舱门口处吹了进来,卷着冰霜吹在了我的脸上,我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,外面的暴雨似乎已经停止了,因为我已经听不到那暴雨落下的声音了。

  一切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,我深吸了几口气,让自己冷静一下,事情的转变实在太快,几分钟前还是暴雨狂下呢,可几分钟后,这些雨水就变成了结冰。

 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,得亏我是经历过的事情多,脑子转的还能快点,要是换做一般人的话,早就被这场景给吓呆了,不过结冰也好,起码比下雨强,现在只要安心等焦八和李欣回来就行了。

  就在我正低头思考的时候,突然间我感觉到,有个人从我身边走了过去,我顿时就愣住了,准确的说,应该是被吓住了,我余光看到,这个人几乎是擦着我肩膀过去的。

  我愣了足有两秒钟的时间,猛的转过身去,借着手电的灯光,我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,停在我眼前的不远处,顶多也就十几米远,这个女人穿着现代服装,看样子她并不是之前的那个古代女子。

  而且,她的背影我似曾相识,感觉有一些熟悉,我好像认识她,但又好像不认识,虽然手电光照着她,可她的背影还是有些模糊,就像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气一般,看的不是很清楚。

  “你...你是谁?”我壮着胆子问了一句。

  可她并没有回答我,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,我再次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?”我不敢向前,只好端起手枪对着她。

  她依旧一句话都不说,就像完全没听到我说的话一样,我心里有些发毛了,她要是说话还好一些,可在这种环境下光是背影对着我,并且还一句话都不说,几乎就跟鬼魅一般,我心跳都在不停的加速。

  “说话,你到底是谁?要是再不说话,我可就开枪了。”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,她要是在这么干站着不说话,我必然会开枪。

  可就在这时,这女人突然动身往前走去,她的步伐很快,几步就到了楼梯口,顺着楼梯就下去了。

  我一看她动身了,也赶忙快步跟了过去,等我走到下面船舱的时候,我刚好看到这个女人打开左边楼梯口的舱门,我刚要喊住她的时候,她人就已经走了进去。

  我脑子在快速的转动,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呢?她引我来这的目地又是什么呢?我还算是比较冷静,焦八的话,一直在我耳边提醒着,他让我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等他和李欣回来再做打算。

  可我都走到这了,难道就这么算了,我心里在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,说实话,我也很害怕,之前所经历的一幕,又在我脑海里显现了出来,可我更想早点打破这法阵,早点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。

  我握紧手里的枪,决定亲自过去看看,我走到舱门口,打着手电往里面看了一圈,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,手电光照了一圈也没能发现她的影子。

  我慢慢的走进了船舱,这里应该是个储藏室,四周摆放着大量的酒坛子,还有一些腊肉之类的东西,大部分都是吃的,但都已经结冰上冻了。

  那个女人跑哪去了呢?我顺着舱门的右侧往里走去,里面居然还有一道舱门,这时候我才想起来,这一层过道一共就两个舱门,左右各一个,就在楼梯口处。

  现在看来才明白,原来船舱的里面还有舱门,那个女人,很有可能是跑到了里面,我心里突然升起一丝不安,感觉这舱门的后面,可能隐藏着什么更可怕的生物。

 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让愤怒来取代自己的胆怯,我上前一把拉开舱门,举着枪就走了进去,可当我走进这间船舱后,我的眼睛,居然被周围的金光晃的都快睁不开了。

  我赶紧用手遮住,眯着眼睛,举着枪四处瞎瞄准,这一刻我是混乱的,我怕有什么鬼东西突然冲出来攻击我,大概一分钟左右,我才适应了四周的光线,可等我看清这里的环境后,我震惊了,彻底的震惊了,这一刻我差一点就尖叫起来。

  难怪这里会金光闪闪的,原来这间船舱里装满了金银珠宝,围着船舱的四周,都是那种一米多长的大木箱子,并且所有的箱子盖都是打开的,上面堆满了金元宝和金条,简直可以说是堆积如山啊。

  只有个别的几个箱子上面,是堆积的银锭,整个船舱,除了金子就是银子,还有一个小箱子里面,装的是一些珍珠玛瑙,这次真是捞到宝了,别说金子了,光是这些银锭就够我花一辈子的了。

  我站在船舱的中间,转了好几圈,我‘呵呵’的笑着,是那种阴阳怪气的奸笑,仿佛我已经过上了富豪的奢华生活一般,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,用不了多久,我就可以梦想成真了。

  这些闪耀的金子,似乎在向我发出一种声音,我内心也有一种无法抵挡的诱惑,我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,什么友情跟爱情的,统统都给我滚蛋,在金钱和利益的面前,那些所谓的感情简直一文不值。

  如果我没有钱,谁都瞧不起我,就连珍妮都一样,就算我为她付出了生命,也抵不过马丁的一句话,在他们这些有钱人的眼里,我们这些普通人,根本就不值一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