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0 贪婪力量






  现在好了,只要有了这些黄金珠宝,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,没有什么是金钱所买不来的,我再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了,老子再也不伺候你们了。

  我不需要再去找什么沉船和宝藏了,这里就全是宝藏,我也不想再去解开这航海图的秘密了,就算是天大的秘密,那也与我无关。

  我更不想知道那黑衣人究竟是谁了,他妈妈的,他愿意是谁就是谁,我没兴趣知道,还有那个什么叫刘千的死太监,他是死是活又关我鸟事,我再也不会为了那些无用的事情而奔波忙碌了,这里的一切,才是我想的,这就是我出海已久的目地,这就是我内心所渴望得到的。

  这些东西都是我的,对,全都是我的,只要拥有了这些黄金珠宝,我还用担心什么,以后的日子,我再也不用为钱而发愁了,我可以享乐一辈子了,我可以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,我哈哈大笑着,终于是得尝所愿了,我终于等到这一天的到来了。

  我急忙走过去抓住一个箱子,接着用力的往外拽,可这箱子死沉死沉的,任凭我用尽全力,可它仍然是纹丝不动。

  这么多的金子,要是不搬走,岂不是太可惜了,我一个箱子也不能丢下,必须得全部都拿走才行,有了这些宝贝,我家世世代代都可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。

  可我累了一脑袋的汗,也没能把一个箱子给拉出去,仅仅只是把一个箱子给挪动了一点,还是那个里面装着翡翠珍珠的小箱子,那些装满黄金银锭的大箱子,我根本连推都推不动。

  这可怎么办呢?我累的坐在地上,干看着这些宝贝发呆,累了老半天了,一样东西还没搬走呢,这么多的金子,我绝对不能给他们留下,我要全带走,必须全带走,就让他们继续在这里瞎转悠吧。

  我好像发疯了一样,刚准备伸手去捧这些金条的时候,我脑袋好像被电了一下,突然疼了起来,这种疼痛是一跳一跳的,就像电棍在击打头部一样。

  我赶紧蹲下身子,用手捂着头,我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个画面,一名水手在深海下触碰了那些所谓的黄金珠宝,结果黄金变成了一股黑气,瞬间就要了他的命。

  我猛然惊醒,这是沉船禁地里的画面,而我现在的处境,几乎和当时差不多,那么我眼前的这些黄金白银,很有可能也是虚幻的,搞不好这又是一场陷阱呢。

  可我刚才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我心里那么渴望得到这些黄金,甚至连我们同伴的情义都给扔到脑后了,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这很有可能跟古船的力量有关系。

  当我看到这些黄金的时候,起初我确实有点动心了,试问哪个人见到这些黄金珠宝不会心动,只要他是凡人,他就少不了这世俗的心态。

  可这仅仅只是一个念头而已,但按照焦八所说,哪怕只有一丝的想法,也会被古船的力量给扩大无数倍,我之前那些心理动态,肯定是受到了古船力量的干扰,可这种力量似乎不光能扩大人类内心的欲望,它还能控制人的心态和情绪,这一点我可以肯定,之前我们所遇到的种种情况,都已经说明了这一点。

  我一定要保持住冷静,我不能让古船的力量控制住我,要不然我就必将万劫不复,这种力量一旦深入内心,我就得沦为欲望的奴隶了。

  可当我刚想到这的时候,我的头又开始疼了,并且比刚才疼的还厉害,我立马双膝跪倒在地上,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大叫,我的头就快要炸开了,感觉整个脑袋都在往外膨胀。

  这时耳边传来一个不男不女的鬼声音,“这不就是你心里所想的吗?你不就是想要这些宝藏吗?”

  “是,我是想要宝藏,可我...可我绝不会听你的摆布。”我跪在地上,昂着头嘶吼着,那声音来自船舱的每一个角落,可我根本看不到它在哪,更不知道它是谁。

  “呵呵哈哈...你内心充满了欲望,我答应你,只要你杀了你的同伴,这些宝藏全都是属于你的。”这个声音就像有魔力一样,始终刺激着我的大脑。

  “不...我不能那么做,我不能那么做。”我撕心裂肺的吼道,头痛感越来越强烈了,我感觉我快顶不住它的力量了,我突然摔倒在地上,浑身上下开始了强烈的发抖。

  “你拒绝不了我的,因为这本身就是你内心的欲望,我只是帮你完成这个欲望而已。”那声音时而进,时而远,时而飘渺,时而清晰,就像放音机的磁带卡带了一样,总是断断续续的。

  “不...我绝不,你...你到底是谁?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我倒在地上,有气无力的说道,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,我看不清周围的环境了,金色的光芒,晃的我眼睛都发花了。

  “我就是你内心的欲望,你拒绝不了我的,这些黄金你不是很渴望得到吗?现在你就可以拥有了,去吧,去拿这些黄金吧,它们是属于你的,它们全都是属于你的,呵呵哈哈哈....”

  这声音就跟魔咒一样,顺着我的耳朵,就往我大脑里去,很快就占据了我的整个思维,就连我内心仅有的一丝理智,都被它给消除了。

  “对...这些...这些黄金都是属于我的,我要拿走,我要全部拿走,我不能让任何人得到,谁敢跟我抢这些宝藏,我就要了谁的命。”我翻过身来,向着前面装满黄金的箱子爬了过去。

  眼看着那些黄金离我越来越近,我内心的欲望也在无止境的开始加大,我邪笑着,露出贪婪的神色,向前伸出手要去抓这些金条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大脑又是一疼,一些曾经的过往在我脑海里显现出来,有焦八,顺子,还有李欣和珍妮,他们每个人的笑容都徘徊在我眼前,似乎都在跟我说着什么话。

  我的理智再一次回归,那强烈的头痛感就像子弹打穿了头颅一般,让我欲罢不能,我痛苦的趴在地上挣扎着,就像有几万字蜘蛛在我体内胡乱爬行一样,这比死都难受。

  耳边那不男不女的声音依旧在持续着,“你不能抗拒欲望,你也不可以抗拒欲望,这就是你想要的,你就是一个贪婪的人,你就是一个内心无比贪婪的小人,你怀疑你的兄弟,还害死了你的同伴,你是金钱的奴隶,你永远是金钱的奴隶,你逃不掉的。”

  “我没有,我没有,我没有。”我发疯的大喊一声,随手抬起枪,对准面前的黄金就是‘砰砰’两枪,当这两声枪响划过时,整个船舱似乎安静了下来,那一直在我耳边缠绕的魔鬼声音也随之消失不见了。

  原本那闪闪发光的黄金白银,也失去了之前的耀眼光芒,当这刺眼的金光消失后,船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,只有我旁边的手电,在发出微微的光芒,电池已经不足了,手电光也没之前那么亮了。

  我的头痛也开始慢慢减轻了,我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在如此寒冷的古船里,我浑身居然快湿透了,额头上的汗水,顺着脸颊一直流淌,我感觉自己好像刚从鬼门关爬了回来。

  这场挣扎,比我面对白狼和冰魔的时候还要累,要是我意志再稍差一点,我都斗不过这古船的力量,不过这一次,我算是侥幸逃脱了,那两枪,纯属是瞎打的。

  我翻身躺在冰面上,让自己疲惫的身躯缓解一下,我太累了,似乎万里长征也不过如此,有人说,精神上的折磨,才是最痛苦的,看来这句话一点都不假,我的精神要是在折磨下去,就算我不死,我也得疯过去。

  几分钟后,我才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,我用手电往四周照了照,无奈的笑了一下,原来这些所谓的黄金白银,只不过是一些被冰冻的石头罢了。

  但这些石头的本色,却是黑色,看样子跟沉船禁地里,那些变成黄金的黑面石差不多,初步来看,应该是同一种石头,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这得亏是我没碰到它啊,要是我手碰到这鬼东西,它一旦产生化学反应,变化成黑气的话,我瞬间就会被侵蚀成一具干瘪焦黑的尸骨了。

  我往后退了两步,内心的波澜还是很大的,这一次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下,我能存活下来,都不知道该感谢谁了,也许是神仙眷顾,才留我一条性命啊。

  六角法阵的力量真的很强大,强大到我根本无法想象,难怪焦八会一路面带愁容,这一次我们所面临的,绝对是目前来说最大的困难。

  我冷静的思考了一下,刚才古船所释放的力量,想必应该是贪婪,在我心动贪念的时候,它就趁虚而入,把我内心的想法给扩大数倍,甚至都扭转了我的心态,就算我想拿走这些黄金,我也不可能独自一人享受,这是大家的财富,我没有权利独享。

  可能正因为古船的力量扭曲了我的心态,才使我原本的理智恢复了,要是它按照我的思路去发展,我很可能已经触碰了这些黑面石所变的黄金,幸亏它扭曲了我的心态,要不然我就死翘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