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1温馨家庭








  等我恢复平静以后,我才感觉到寒冷,身上都快湿透了,现在紧张的心态一旦放松,就会明显感觉到从心里往外的冷。

  湿透的衬衣贴在身上很难受,可我没办法,我打开背包看了一下,里面根本就没有多余的衣服,这时候有些后悔,当初要是多带一两件衣服就好了。

 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只好硬着头皮挺着了,我又把这间船舱重新检查了一遍,除了那些装满黑面石的箱子以外,这里只剩下一个舱门了,也是船舱最里面。

  看来这一层的所有船舱,都是窜连的,只有从第一间船舱进去,才能到达其他的船舱,并且必须按照顺序来,这一层的船舱建造,应该都是有目地的,不知道打开这间舱门后,里面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。

  焦八和李欣两人还没回来,要是他们在船头看不到我,肯定会进船舱来找我的,可这都过去有一段时间了,也没听到他俩的喊声,看来是没回来,也不知道他俩现在怎么样了,有没有把顺子和少宇安顿好,现在真是进退两难,我等也不是,不等也不是。

  正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,突然间,我耳边传来‘吱吱’的响声,我顿时吓的一哆嗦,在这漆黑诡异的船舱里,这种声音简直就是要命呢。

  我立马精神百倍,刚才的疲惫早就扔到九霄云外了,这声音是来自最里面,我打着手电看了一下,当我看到那一幕时,吓的我往后退了好几步,险些就跌倒在地上,冷汗,再一次从我的额头上流下来。

  我看到那里面的舱门居然打开了一条缝,并且有一只苍白枯瘦的手,正在往回收,等我看到的时候,这只手刚好收了回去。

  我的天呐,那只手是谁的?那苍白的手居然一丁点血色都没有,完全就像一只死人的手,最要命的是,它好像是有意要打开舱门的,难道是之前那个背对着我的女人?很有可能,除此之外,我也想不到其他人了。

  这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呢?她要是想对付我,也不至于仅仅只把舱门打开一条缝吧?难道是想吓唬我?这手段也太低俗了,我要是能轻易就被你给吓住,也就不会一路追着你过来了。

  我定了定神,决定亲自过去看看,既然她都把舱门给打开了,我没理由不过去,不管她是人还是鬼,我都得闯一闯了。

  我查看了一下武器装备,枪里的子弹还有七发,这也是最后的七发子弹,手雷还剩一颗,这些仅有的武器是救命用的,我得运用好,绝对不能浪费了。

  随后我把枪收了起来,把伞兵刀拿在了手里,不到万不得已,我尽量不开枪,单凭我个人的作战能力,这把伞兵刀就够看了。

  我打着手电走到舱门口,说实话,这一刻我心跳有点快,舱门只是打开了一条缝隙,我怕那个女人会躲在舱门后面,要真是这样,一旦我把门打开,她很容易突然扑到我身上。

  我感觉自己有点魔怔了,精神都快出问题了,开个舱门还琢磨老半天,我把心一横,去他妈的,死就死吧,我上前一把将舱门给拉开了。

  当舱门拉开的同时,我并没有马上躲避,而是握紧潜水刀站在门口等待意外的发生,只可惜是我多心了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  当这舱门打开后,出现在我面前的并不是船舱,而是一条走廊,或者说是一条通道,一米多宽的距离,正好能容纳下一个人。

  灯光往前照了一下,这条通道并不长,手电光能直接照到通道的尽头,那里面似乎还有一扇门,这是什么意思呢?

  我没有多想,顺着通道快步的往前走去,很快我就走到了那扇门的跟前,整条通道最多也不过十几米长,而且这扇门很小,不像之前的舱门那么大,上面还有一个把手,看起来更像是家里用的木门。

  这次我没有犹豫,握住把手直接将门给打开了,当这扇门打开以后,突然传来一阵白光,这白光使我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了,但仅仅只是一两秒钟的时间,这白光就消失了。

  可这一刻出现在我眼前的景象,让我完全傻眼了,我到底走进了哪里?眼前的一切,让我完全惊呆了,我不是应该在古船里吗?怎么会有现代的装潢,这里明显就是一处现代人居住的房子。

  我前面是一个玄关,玄关的上面摆着一个大鱼缸,鱼缸里面养着一些我叫不上来名字的观赏鱼,但是很漂亮,花花绿绿的,就像这色彩斑斓的世界一样。

  我绕过鱼缸,里面就是一个大客厅,客厅的中间摆放着沙发和茶几,茶几上面还有一些水果和干果,而在沙发的对面还有一个挂在墙壁上的液晶电视,电视是打开的,里面正播放着一部我不知道名字的古装电视剧。

  电视柜的上面扔着几本杂志,而在客厅的右边,还有一个小吧台,吧台里面摆放着一些外国红酒,看起来非常有情调。

  在客厅的窗口边上,还凉着几件衣服,整个客厅的装潢很漂亮,也很温馨,头上的白色吊灯,更是让整个客厅看起来充盈着幸福的感觉。

  而我突然发现,在沙发后面的墙壁上,居然还挂着一张结婚照,结婚照里的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,很是英俊,女人一身洁白的婚纱,显得更加美丽,他们都笑的是如此幸福,是那种发自内心笑容。

  可这里面的两个人怎么这么熟悉呢?我向前走了两步,等我看清照片里面的两个人时,我完全惊呆了,那…那里面的男人居然是我,而那个幸福的女人,却是李欣。

  我的天呐,这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是不是在做梦啊,我脑袋瞬间就空白了,呆呆的看着这张幸福的照片,看着照片里充满幸福的李欣,我的心都在跟着颤动,她太美丽了,那笑容让我沉醉,我很想抚摸她的脸颊,这一刻我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梦境与现实我已经快分不清楚了。

  “老公,你回来啦。”这时候,突然一个我熟悉的女声在我左面响起。

  我一惊,赶紧扭头去看,这客厅的左面是餐厅,餐厅里摆放着一张大餐桌,餐桌上面还摆放着很多菜,一个我熟悉的女人背影,正在端着盘子来回的忙碌着,从厨房到餐厅,再从餐厅到厨房,每一次都会端出一样美味佳肴,餐桌上摆满了菜,少说也得有十几道。

  我走到餐桌的旁边,呆呆的看着这一切,这是梦吗?还是说……

  “老公,你发什么呆呢?”李欣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她把披肩的长发扎上了,身上挤着围裙,手里正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里放着一条鱼,看菜的外表,好像是松鼠桂鱼。

  “我…我们是夫妻?”我呆呆的问道,这一切都让我迷茫,太迷茫了。

  她突然笑了一下,“废话,我们都结婚两年多了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什么?结婚两年多了?可我…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啊。”我顿时一惊,确实脑海里没什么印象。

  她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,“你这也没发烧啊,说什么胡话呢?是不是又在单位生闷气了?”

  “单位?我…我在哪上班啊?”我随口问道。

  “哎呦,我真服你了,每次回来都这样,来来来,我的大队长,先喝点热水,把枪拿下来,到家了还带什么枪啊,生怕没人知道你是警察啊。”李欣笑着瞪我一眼,随后就给我倒了一杯水。

  “我…我是警察?这...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我傻愣的问道。

  李欣伸手打我一下,“你说呢?还装,从结婚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,不想干咱就不干了,当警察也怪累的,每次看你出去办案,我都提心吊胆的,压力一大,你还总失眠,回家后满脑袋全是案子,说话都语无伦次的,今天又办什么大案了?”

  “办案?你怎么知道?”我真就语无伦次的回了一句。

  “我都不用想,看你冻那样就知道,肯定又是大案。”李欣面带笑容的藐视我一眼说道。

  “大案?我…我确实没印象啊,还有,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结的婚啊?”我脑子就是一片空白,似乎什么都忘记了。

  “你又来了,行了,没功夫搭理你,你赶紧把外衣脱了,过来帮我忙活,一会儿珍妮他们就来了,快点快点。”李欣推着我,并且很快帮我把外衣给脱了,拉着我就进了厨房。

  厨房的锅里还炖着肉,我很白痴的问了一句,“这锅里炖的什么啊?”

  “你犯傻了啊?这是你最爱吃的排骨啊?”李欣说着话,拿着汤勺尝了一口,并且很满意的点点头说,“味道真不错,来老公,你尝尝。”

  我木讷的摇头说,“不...不用了。”

  “你尝尝吗,快点。”李欣瞪着眼睛,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把勺子放到我嘴边。

  我看她一眼说,“真...真要尝吗?”

  “废话,快点。”李欣的脾气还是那么大,为什么我要说还是呢?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呢?可我还说不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