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3 记忆碎片











  虽然记忆有如碎片一样,但我好像是找到了一些关键性的问题,可就在这时候,李欣突然把电视给关了,“哎呦,别看了老公,明天还得上班呢,睡觉吧。”

  虽然她把电视给关了,可在我脑海里闪现的片段却是越来越多,打捞沉船的影像,还有在一个魔鬼岛上的影像,我终于记起来我是谁了,我知道我来到这的目地是什么了。

  我的头又开始巨痛了,不,这里就是我的家,她是我老婆,我爱我的家,我爱这种生活,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,这就是我一直想要拥有的。

  可这一切都是虚幻的,你应该知道,你眼前的这个女人,她并不是李欣,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,都是虚无缥缈的,这只是一个圈套,一个圈套而已,你要冷静,你一定要冷静,一旦你沉迷进去,你将永远不能自拔了。

  我大脑里的两种思维在相互争斗,两种声音在不停的唠叨,我的脑袋仿佛就要裂开了,我感觉我离精神分裂不远了,我双手抓住头发,窝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,疼的我浑身都快颤抖了。

  “老公你怎么了?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李欣赶忙扶住我,一脸关心的问道。

  我抬起头来看着她,她是那么的美丽迷人,从我认识她开始,我就不知不觉的爱上了她,能跟她厮守一辈子,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,现在我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难道不好吗?我不应该有更多的奢求,这就是我的人生,这里就是我的家,我爱眼前这个女人,能跟她厮守一辈子,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
  这一刻,我头疼渐渐恢复了,我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,微笑着说,“没事,就是有点累了。”

  “没事发什么呆啊,老公,你抱我进屋休息。”李欣搂住我的脖子,耍赖的说道。

  “好好好,老公抱你。”我伸手将她横抱了起来,慢慢的往卧室里走去。

  卧室很温馨,四周是洁白的墙壁,上面还挂着几张我们两个人的合照,照片里的我和李欣,洋溢着幸福甜蜜的笑容,我更坚定了这一切,这里,就是我的家,没错,我肯定是因为工作累了才胡思乱想的。

  我把她放在床上,可她依旧缠着我不放,就像一只发情的小猫咪一样,懒洋洋的靠在我身上。

  “别闹了,你不是累了吗?那就赶紧睡吧。”我抚摸着她的秀发,疼爱的说道。

  “不嘛,老公,我们…我们好几天都没在一起了,今晚正好你没事,不如…”她挑着眉毛冲我坏笑,一双玉手还不老实的在我身上乱摸。

  我用手指轻推她脑门一下,开玩笑的说,“你个色女,就知道你思想龌龊。”

  “怎地?我跟我自己老公亲热,爱着你什么事了,快点快点快点,本小姐等不及了。”她一副猴急的表情,伸手就把我拽倒在床上了。

  我们四目相对,几乎完全忘我了,可就在我刚准备要亲吻她的时候,我耳边突然传来了声音,是呼喊的声音。

  “忠义,忠义你在哪?你在哪啊…”

  居然有人在喊我,似乎还是个女人,可这声音听起来离我很远,仿佛就像隔着一座大山一般,听到的仅仅只是一些回音而已,声音断断续续模糊的厉害,只有刚才听的还算清楚,后面干脆就听不出来再喊什么了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究竟是谁再喊我呢?我的神志有点动摇,可几秒钟后,这声音就消失了,我苦笑一下,可能是因为我太累了,居然产生幻听了。

  “老公,你干嘛呢?今天光看你发呆了。”李欣躺在床上,埋怨了我一句。

  我回过神来说,“哦,没…没什么,就是…刚才听到有人在喊我,可能是我的错觉。”

  “本来就是你的错觉,哪有人喊你啊,我怎么什么都没听到,你一天办案办的,神志都不清醒了。”李欣冷着脸,扭过头去不再看我了。

  我伸手扭过她的脸说,“好好好,以后我有时间一定在家多陪陪你,别生气了老婆。”

  我在她的脸颊上刚吻了一下,可这时候,我又听到有人在呼喊我,并且声音很清晰,虽然听起来距离还是很遥远,可这声音仿佛就像有穿透力一般,能直达我的耳膜。

  “义哥,义哥你在哪,你在哪啊义哥…..”

  这是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,这个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呢?可我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了。他究竟是谁呢?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呢,我的头又开始痛了,痛的很厉害,就像被上万只钢针扎过一样。

  我赶忙抱住头,蹲在地上忍受着,一些影像又开始再我的脑海里闪现,这些残缺的影像片断,就像走马灯一样,使得我眼前都开始出现感觉了,一些模糊的面孔在我眼前来回晃动,可我根本看不清楚他们是谁。

  “忠义,忠义你怎么了?”李欣赶忙下床扶住我,她一脸的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有…有人喊我,有人再喊我,啊…我的头,我的头....”我咬着牙说出来,头痛的我用手不停的敲打着脑袋,这种折磨实在是太难受了,还不如一枪打死我呢。

  “忠义,你别乱想,没有人喊你的,那只不过是你的错觉,你是压力太大了,放松点,你会没事的。”李欣一把抱住我,在我耳边轻声说道。

  “不…这不是错觉,不是错觉,确实有人再喊我,我还总能看到一些画面,告诉我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我一把推开她,顺势就瘫倒在了地上,我痛苦的挣扎着,头痛的我浑身不停的发抖,再这么下去,非折磨死我不可。

  “你听我说,这一切都是幻觉,你别去想,什么都别想,忘记那声音,忘记她。”李欣瞪着眼睛看着我,她的声音仿佛变了,听起来居然怪怪的。

  我的意识在渐渐的模糊,可耳边的呼喊生却从未间断过,“义哥,你在哪?.....”

  “忠义,你在哪啊…”

  一个男声,一个女声,他们俩人不停的在呼喊着我的名字,那些残缺的画面,也开始在我脑海里清晰起来了,慢慢的,那些片段又链接在了一起,我似乎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样子,天呐,我认识他们,没错,我认识他们。

  突然之间,我想起来我忘记了什么,我更知道我来这的目地了,而当我想起这一切的时候,那要命的头痛感也随之消失不见了。

  我猛然惊醒,从地上直接爬了起来,这两个人,一个是焦八,另一个就是李欣,我们之前说好的,他们去送顺子和少宇,让我在古船上等他们回来,可中途我遇到了暴风雨,躲进了船舱,再后来,我就稀里糊涂的跑到这来了,这一切的一切,我全都记起来了,那么....现在在我眼前的李欣,她又是谁呢?

  我面前的李欣见我爬了起来,她赶忙扶住我,“忠义,你怎么样?好些了吗?”

  我扭头看着她,这个外表和李欣一模一样的女人,究竟是谁呢?我真不愿意破坏这么温馨的场面,可我不得不这么做,因为我不能活在这种虚幻的空间里。

  “你是谁?”我慢慢推开他的手,冰冷的问道。

  “我是谁?你头痛傻了吧?”她伸手在我额头上摸摸,然后又自言自语的说,“这也没发烧啊,怎么脑子还坏了呢?”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我再次冷着脸问道。

  “你说呢?你说我是谁?”她双手掐腰,表现出一副生气的样子。

  “我要知道就不问你了,你究竟是谁?”我慢慢的站起身来,伸手去摸身上的枪,可这时候我才想起来,我的枪和外衣都扔在客厅里了,我又赶紧去摸身上的伞兵刀。

  “你怎么了老公?你可别吓我啊。”

  她刚要伸手摸我,我一把打掉她的手,瞪着眼睛说,“走开,我不是你老公,你也不是李欣,你不用再装了,我都想起来了,说,你到底是谁?”我把伞兵刀慢慢的拿了出来,还好这个没扔客厅,要不然我可惨了,连个防身的都没有。

  “呵呵…原来你都知道了啊,看来你的意志力很顽强吗,居然又一次冲破了法阵的力量。”她冷冷的笑着,虽然外表和李欣一样,可是却多了一份邪恶之气。

  “你想怎么样?为什么要变成李欣的样子来骗我?”我很生气,这个鬼东西居然变成李欣的摸样来骗我,当初我还真以为我和李欣结婚了呢,可这一切居然是一场幻觉,真是让我又爱有狠啊,一场美丽的梦,到头来始终都是要破碎的,我是该清醒了。

  “这不就是内心的想法吗?你爱她,不是吗?”她走到我眼前,邪笑着说道。

  “不…我…我们只是同伴而已,你...你不要乱说。”我往后退了一步,不敢直视她的眼睛,虽然明知道她不是李欣,可当她这么问我的时候,我真是没那个勇气回答了。

  “我可没乱说,你心里所想的一切,我都知道,你很爱她,你的心是不会说谎的。”她依旧邪笑着,仿佛看穿了我的内心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