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5 绝望真情









  我看着她悲伤的眼睛,忍着心痛说,“对不起,我得走了。”

  我打开房门就走了出去,我到客厅把我的外衣和枪取了下来,刚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,她突然跑出来喊道,“你以为你能离开这里吗?”

  这时候,整个屋子的灯光开始忽闪,就像是受到了强电流的干扰一般,我目光紧紧的盯着他,她的眼睛又变成了红色,原本扎上的长头发,也全飘散了起来,就像孔雀开屏一样在后面飞舞着。

 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难道就不能放过我吗?”我试着跟她商量一下,我不想伤害她,或者可以说,我很惧怕她,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我都不知道,非人非鬼的,就连焦八都搞不清楚。

  “放过你?我得不到的东西,谁也别想得到。”她说话的声音已经变了,变的不男不女的,可就在她话说完的时候,‘砰’的一声响,客厅里的吊灯居然全爆炸了。

  这一声爆响吓我一跳不说,整个客厅还跟着陷入了黑暗当中,瞬间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,屋里一片漆黑。
  我顿时就急了,扯个脖子大喊道,“你为什么要这样,为什么?”

  她不回答我,可屋里明显起风了,这风吹的我浑身都发冷,我再次大喊一声,“你在哪?回答我?回答我啊?”可任凭我怎么喊,她就是不回答我。

  我赶忙找出手电来,可当我刚把手电打开的时候,吓的我往后退了四五步,差一点摔倒在地啊,她居然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站在我跟前看着我,可我愣是浑然不知。

  我猛的把手枪拔了出来,“你别过来,要不然我就开枪了。”手电光下的她,显得阴森诡异,虽然她有着和李欣一样的外表,可她那双血色的眼睛,实在是太吓人,就像被恶魔附体了一样。

  “你想杀了我是吗?”她歪着脑袋,邪笑着说道,可她并没有攻击我。

  我轻轻的摇头说,“不...我不想伤害你,但我求你放我离开这。”

  “离开?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,你永远也出不去了,哈哈哈。”

  她瞪着血色的眼睛哈哈大笑着,那笑声起初听起来很可怕,可随后我发现,她的笑声里充满了悲情,充满了无奈和伤感,她到底经历过怎样的过去,才会让她成这样,我无法想象。

  “你别这样,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,你不要逼我,我怕我忍不住会开枪。”

  我拿枪的手在哆嗦,不是因为我害怕,而是我不忍心开枪,部队曾经教导我,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酷,我始终铭记这条规则,对待敌人我从未手软过。

  可这一次,我真感觉自己下不了手,虽然明知道她不是李欣,可一想起刚才的情景,我的心就一阵温暖,这是我这辈子从未有过的一种幸福感,可能它是短暂的,甚至是虚拟的,可这对于我来说,却是很真实的,我一辈子,也忘不掉那场景。

  她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假象,可这种假象,却深入我的心,她对我的关怀和说过的每一句话,我都清楚的记得,如果她真是李欣,这该有多好,只可惜,她不是。

  “怎么?连你也想杀了我吗?你们男人,都是这么绝情的吗?”她最后大吼一声,声音震的整个屋子都在颤抖。

  “我…我不想,我下不去手,我下不去手。”我放下枪,含着眼泪看着她,我很想抱住她,很想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,可我不知道该不该这样。

  “如果…如果我的留下,会换取其他人的平安,那么我愿意陪你留在这。”

  我不想再做思想斗争了,如果她不放我出去,就算我开枪,我也未必杀得了她,更何况我还下不去手,一旦她把法阵的力量加大,其他人恐怕就凶多吉少了,如果我的留下,可以换取他们的平安,我也认了,要不然到最后还得是全都死,反倒不如牺牲我一个。

  “你…你真的愿意留下来陪我?”她轻声问道,红色的眼睛正在慢慢转变。

  “只要你不伤害他们,我愿意留下,呵…也许,这就是我的命,注定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我自嘲的笑着说道。

  “为了他们,你甘心永远在这无尽的黑暗里陪我吗?”她走到我跟前,又恢复到李欣的美丽模样问道。

  我叹口气说,“不甘心又能怎样?你的力量这么强大,我们斗不过你,既然如此,我只好认命了。”

  “为了他们,值得吗?”她轻声问道。

  我无所谓的笑着说,“没什么值得不值得,既然大家是一个团队,就总要有人做出牺牲的。”我想到铁面拉响手雷时的场面,那种气魄,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我无法体会他当时是个什么感觉。

  “其实…就算我让你离开这里,你以为你们都能活着出去吗?”她冰冷的说道,可她的眼神变了,变的似乎没有刚才那么邪恶了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?只要你肯放过我们,我们不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吗?”难道还有什么更可怕的邪灵在后面吗。

  “你想的太简单了,这六角法阵,顾名思义,是六个法师同时合力完成的,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而已,就算我肯放过你们,可其余五个人呢?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杀了你们的。”她脸色阴沉的说道。

  原来真想焦八说那样,果然是有六位巫师,她一个我们就够难对付的了,何况是六个了,这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吗,我只是不明白,她为什么肯跟我说这些,她要是想杀我,几乎是易如反掌。

  “难道…难道说我们只能等死了吗?没有办法打破法阵的结界吗?”

  “六角法阵的力量很难打破,起码我是没见有人打破过,原本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事情的,这会连累到我,可是…我又不忍心看着你去送死,算了,就当我发善心吧,告诉你,要想打破这六角法阵,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到我们六个人的棺木,然后再用火,把我们六个人的棺木和尸体都烧毁。”她说话的时候,身体好像在哆嗦。

  “用火烧毁?那…那你最后会怎么样?”我担心的问道。

  “我?呵呵…我也会随着这场大火而死去,灵魂将会用不超生。”她苦涩的说道,

  “天呐,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,你不是一直想要杀掉我们吗?”她的反差很大,之前还说不会当过我们,可现在却在帮我。

  她摇头说,“我本应该是阻止你们的,可我…可我和你一样,不忍心下手,再者,我也杀不了你。”

  “杀不了我?什么意思?”她能力这么强大,怎么会杀不了我呢。

  “能杀死你的人,除了邪灵,就只有你自己了,即便是法阵的力量,那也只是控制你的心智,这是六角法阵最可怕之处,就是利用你们人类的欲望,来达到杀死你们的目地,我不过是一颗棋子,只能干扰你的思维罢了,要是能杀你们的话,一开始不就动手了?又何必费这么多周折呢。”她很认真的说道。

  我恍然大悟的说,“原来是这样,你也够可怜的了,被困在这么一个鬼地方,连去投胎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“没什么可怜的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忠义啊,你…你是个好人,只可惜…我们不属于同一个世界,如果我还活着的话,我一定不会放你走的。”

  她虽然是带着微笑再说话,可我看得出来,她的心在在哭泣,甚至是在滴血,为什么我的心也会这么疼呢,能离开这里,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,可是恰恰相反,我很难过,也很心酸。

  “那棺木具体在什么地方?”我问道。

  她轻轻的摇头说,“具体在哪,我也不知道,但肯定是在这六艘船上,能不能有命找到,这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,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,我不会忘了你的,你...你能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吗?”我还是相信,她就是之前我见到的古代女子,那个把顺子和少宇弄的不省人事的女人。

  “我们已经见过面了。”她慢慢的抓住我的手腕,我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一些画面,就是之前在那个虚拟空间里的一切,她果然是那个美丽妖娆的古代女子,虽然她和李欣属于不同的两种人,但却又有着相同的一面。

  “真的是你?”我有一些激动。

  “是的,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?”她能看穿我心里所想的一切,几乎什么事情都隐瞒不了她。

  我一把抓住她双臂,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,“我想请求你,能不能放过我那两个朋友,他们...他们自从吃了那些东西,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呢。”

  她很无奈的摇头说,“抱歉,我帮不了你,要想他们平安无事,就只能打破法阵了,要不然,就只能等死了。”

  我感觉无力的点点头,“也好,起码还有一线生机,我要走了,如果真有来生的话,我希望可以遇见你。”我慢慢的握住她的手,这是我内心的话,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短暂的幸福时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