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6 五个黑影








  “别说了,打开门走吧,他们在等你呢,记住,一定要找到棺木,要不然……”

  可就在她话还没说完的时候,整个屋子居然开始晃动了起来,地面也发出轻微的颤抖,就好像地震的前兆一般,屋子的四周也发生了变化,那原本温馨的小家,正在慢慢的消失,仿佛就要坠入无尽的黑暗空间一般。

  “这…这是怎么了?”我惊恐的问道。

  “糟了,他们来了,肯定是他们来了,你快走,快走啊。”她本能的上前推我一下。

  “谁…谁来了?”

  我不明白的问一句,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借着手电光,却看到她身后不远处,居然站着三个人,这三个人的外表我看不清楚,仅仅只是两个黑影。

  但我能感觉到,这三个人并非一般人,从他们身上正散发出一种强大的能量,难道说…他们是那另外的几个巫师?

  “你…你身后有人。”我惊恐的看着她身后的人影,那两个人就跟鬼魅一样,居然在半空中飘来飘去的。

  可她连头都不回的喊道,“你快走。”

  我转身刚要跑的时候,就立马停下了脚步,我完全傻眼了,因为在我身后,同样也站着两个人,这两个人正好挡住了我的去路,也跟那鬼魅一样,只能看到两个黑影在空中飘浮。

  我慢慢的把手电照过去,顿时吓的往后退了一步,在手电的强光下,他们依旧是黑影,就像之前我见到的黑雾一般,只不过是两个黑色的人形罢了,灯光下看都很清楚,他们身上的黑雾,正在翻滚,仿佛如浓烟一般。

  “糟了,我走不了,他们给我拦住了。”我背对着她说道,目光却在紧盯前面的两个黑影,焦八和李欣的喊声我也听不到了,难道说他们两人走了?还是已经遇到什么麻烦了呢?我脑子乱的要命。

  “忠义,你不用担心,他们是杀不了你的,可你一定要保持冷静,千万别乱想,他们会控制你的心智的。”

  她在我身后说道,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,我甚至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,可她却能为了我铤而走险,我真不知道该怎样去回报她。

  这时候,原本那温馨的小家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四周无尽的黑暗,就连强光手电都照不到尽头,我很清楚,这里并不是船舱,兴许又是另一个虚拟的空间呢。

  突然,四周传来了说话的声音,“你背叛了主人,你背叛了主人....”

  这声音听起来就像魔鬼的召唤,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,听的我浑身上下都直哆嗦,我赶忙举起枪,虽然枪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,但总比没有强啊。

  “我没有背叛主人,我只是不忍心杀害无辜,他们都是普通人,没有恶意的。”

  这是她的声音,又是那种混合着男人女人的声音,他们几个到底是什么呢?焦八说过,不是鬼魂,可更不是尸体啊,那究竟是什么呢?让他们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,难道是因为法阵吗?要是他们离开了古船,是不是也就没有这么强悍的能量了?

  “你还敢狡辩,你这个叛徒,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沉重的代价。”这声音听的我脑袋生疼,就像有人拿棒子在打我头一样,我还听不出来到底是他们几个谁在说话,全是黑雾也看不出来什么东西。

  “好,我愿意承受所有的错,但请你们放了他。”她一把将我拉到她身边,用胳膊护住我,我顿时感觉很难堪,我一个大老爷们,居然被她一个女人给保护,可同时我心里又是一阵温暖,这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啊。

  “放了他?呵呵哈哈...简直痴心妄想,没有人可以离开这里,凡是到达这里的人,都必须得死,谁也不能例外,谁也不例外.....”

  整个空间都在回荡着这种可怕的声音,这时候,四周居然开始出现电闪雷鸣了,那闪电就像蛇一样在我四周来回的乱窜,我顿时感觉身体变的麻木了,不是因为被电击的,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震慑着我的心脏,压抑的我喘不上来气。

  “我...我上不来气了。”我一把捂住胸口,硬生生的挤出几个字来。

  正当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,她突然转过身来,“忠义,是幻觉,这是幻觉....”可我根本控制不住我的内心,她双手一下按住了我的脑袋,我顿时就感觉头晕目眩的,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.....


  一阵阵的寒冷,将我冻醒了,我慢慢的睁开眼睛,四周依旧是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到,我慢慢的坐起身子,感觉头还是很痛,我用手按住头部,让自己缓解一下疼痛感。

  “我...我这是怎么了?这里又是哪?”我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
  我坐在地上足足有五分钟时间,这才感觉头痛感缓解了不少,我回忆了一下最后的场面,我只记得我本来要走的,可是突然间出现五个黑影拦住了我的去路。

  之后好像是整个空间都在电闪雷鸣,再后来我就失去了知觉,也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,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了,她去哪了呢?不会是为了救我而死掉了吧?要真是这样的话,我岂不是连累了人家。

 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子,她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呢?她又为什么会当这所谓的黑暗巫师呢?从她对我的态度来看,她似乎有过一段痛苦的情感,她好像把我当成了某个男人。

  其实细想一下,她确实是个可怜的女人,为了她的主人,她灵魂将永远被困在这艘古船当中,永世不能得到安宁,用自己的生命,换取她主人的宁静,还真是伟大啊。

  一想起她,我就会想起之前那段温馨而又幸福的场景,如果那一切都是真实的该多好,可我也知道,那最多只能算是一场美丽的梦。

  我支撑着身体爬了起来,同时嘴里轻声呼喊道,“喂,喂你在哪?你在哪啊?”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只能这么试着呼喊了。

  这里的空间很大,伸手不见五指,我喊出的声音都带回音,感觉听起来很空荡,好像周围什么都没有,原本我是想打开手电的,可我手电却不知道掉哪了。

  我赶紧摸出身上的荧光棒,还好这东西够多,要不然我真成瞎子了,当荧光棒亮起来的时候,我才看清楚身边的环境,这里就像是一个大仓库,我周围什么都没有,也可能是荧光棒的光亮有限,不能照太远,我得去看看四周的环境才行。

  我只好拿着荧光棒向前走去,可我刚走没两步的时候,我脚下一不小心踩到一个东西,身体一歪,直接甩了出去,‘咣当’一声,我一个狗吃屎的姿势就摔倒在了地上,连手里的荧光棒都摔出去了。

  这一下给我摔的,胸口正好砸地面上了,疼的我是龇牙咧嘴的直骂娘啊,“我操你妈的....”在后面就骂不出来了,因为实在是太疼了,我愣是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。

  过了多久我不知道,只知道胸口的疼痛感稍微减小了一些后,我这才勉强的爬了起来,我回身看了一眼,差点没气死我,绊倒我的居然是我自己的手电。

  我走过去把手电捡了起来,荧光棒被我甩到了前面,正当我准备去拿荧光棒的时候,顿时感觉有点不对,这地面上怎么有两个发光的荧光棒呢?

  我无意间抬头往上一看,顿时一惊,我这对面不远处怎么还有一个人呢?我当时立马停下了脚步,我这一停不要紧,对面这个人也立刻停下了脚步,由于荧光棒的光亮有限,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样子,但朦胧的来看,这个人显得很狼狈,弯腰驼背的不说,手里还拿着一个什么东西。

  我心里一紧,当时想拿手电照一下了,可我刚要动,对面这个人似乎也再动,我立马就停下了,光亮很容易吸引他,也更容易暴漏我自己,我不能冲动,得冷静。

  这个人会是谁呢?不可能是焦八他们,要是焦八来找我的话,早就大喊了,这个人偷偷的出现在这里,八层不是什么好鸟。

  我当时还算是比较冷静,没有被完全吓到,我试探的喊了一句,“你是谁?”

  这声音不大,但足够他听到了,可对面的人并没有回答我,我又大喊了一句,“你他妈是谁?给我出来。”

  他还是没回答我,依旧只能听到我自己的声音,我猛的拔出抢来,可就这一个举动,让我感觉有点不对,我拔枪,我对面那个人怎么也跟着拔枪呢?并且我们两人是同一时间,同一个动作。

  我赶忙就走了过去,当我走到荧光棒附近的时候我才看到,那对面的人居然是我自己,当时也吓了我一跳,我还以为我见鬼了呢,可几秒钟后我反应了过来,这居然是一面镜子,他娘的,闹了半天居然是我自己吓自己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