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7 镜子倒影







  难怪会有两个荧光棒呢,都是这镜子给闹的,气的我差点大嘴巴抽自己,居然自己被自己给吓住了,这要是让其他人给知道了,还不得笑话死我啊,我真是越活越完蛋了。

  我把荧光棒捡了起来,又仔细看了一下眼前的镜子,让我大吃一惊的是,这镜子中的我,显得狼狈不堪的,难怪刚才会误以为是别人呢,我都差点不敢相信,我怎么会变成这副德行,就跟中年刚下岗的老爷们一样,满脸的胡茬子不说,还充满了愁容,身上也是脏乱不堪的,就像美国的街头流浪汉差不多。

  可我没功夫关心自己的容颜,在这同时,我又发现一个问题,我眼前的这面镜子,它根本就不是镜子,准确的说,它是一块冰,一块好像被打磨过的冰,可以像镜子一样反射出影像来,但跟镜子多少还有点不同,因为它没有镜子那么清晰,稍微能模糊一些,就像镜子上有一层朦胧的哈气一般。

  我顺着如镜子一般的冰面开始查看,等转了半圈后我才明白,这冰看起来是一个整体,可反射出的影像却不是,有的时候,一面冰墙会反射出四五个影像,那一排排并列的自己,看的我头皮都发麻,这个鬼地方到底是哪呢?
  当我转了一圈后才发现,这里居然是空荡荡的,四周除了这跟镜子一样的冰以外,什么都没有。

  而最让我感到恐惧的是,这里连个门都没有,并且四周还全是我的影像,感觉就好像有无数个自己在盯着我一样,是从心里往外的胆寒,那种感觉无法形容,很怪异。

  我退回到原先的地方,一屁股坐了下来,我有点傻眼了,怎么会这样,四周居然全是封死的,这连门都没有我可怎么出去啊,难道说…我被困住了,被永远关在这古船的空间里了?可我是怎么进来的呢?那个古代女子又去哪了呢?我昏迷过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事情似乎变的有点无法控制了。

  我急的额头开始冒汗了,坐在地上是心急火燎的,脑子里在胡思乱想着一些事情,如果我出不去了,焦八他们能否找到我呢?还是说...他们已经把我放弃了呢?

  我站起身来大喊着,“焦八,李欣,你们在哪?你们在哪啊?....”

  可无论我怎么呼喊,四周除了我的回音之外,什么都听不到,这空荡的声音听着都吓人,这里简直就是地狱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。

  我都欲哭无泪了,我喊的喉咙几乎快撕开了,谁来救救我,谁来帮帮我,我该怎么办?我到底该怎么办?

  我开始自暴自弃了,不愿意在做无谓的挣扎了,我放声大声喊着,宣泄着所有的愤怒,也好像在消耗自己最后的体力一样,我无可奈何的笑着,仿佛自己已经是走进死亡边缘的人一般。

  “我要死啦,我要死啦,哈哈,小虎子啊,铁面兄,哥们马上就能去看你们啦,给我备好酒菜,等我一起狂饮吧。”我仰天大笑着说道,心里那种害怕的感觉早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死亡算什么?只是早晚的问题,脑袋掉了婉大的疤痕而已,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,正当我无所畏惧,完全准备等待死亡的时候。

  我突然间反应过来,感觉有点不对,我不是那种自暴自弃的人啊,即使面对再大的危险,我也不会放弃希望的,可这次我怎么这么窝囊呢,居然会想主动放弃生命,难道这是法阵的力量在控制我吗?

  我从新调整了一下状态,让自己保持住冷静,我在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说,我要活着,我要活着,可当这种想法升起的时候,我又开始头痛了,和之前一样,还是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专心疼痛。

  我蹲在地上,抱着头,忍着剧痛,这一次疼痛感的持续时间并不长,顶多也就一分多钟的时间,这种剧痛就慢慢的减弱了,等缓解到差不多的时候,我赶忙起身去寻找出口。

  虽然这四周都是冰镜,但不排除会有空的,只要这冰镜不是实心的,我就还有一线的生机,也许可以顺着空冰镜的后面逃离这个鬼地方。

  我拿着荧光棒,顺着冰镜开始敲击,寻找那空洞的一面,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找到,完全就是瞎子走路,摸着黑的前进呢,行不行都得试试了。

  我这一路敲击个不停,可还是没有听到想要的声音,那些冰镜都是实心的,就证明之前的冰镜后面是没有路可走的,我是越敲心越凉啊,眼看着就要转一圈了,要是再找不到的话,那我就真是无路可走了啊。

  可就在这时候,正当我侧身刚要向前继续查看最后一面冰镜时,我顿时愣住了,脚步也立刻停下了,我感觉很不对,我身体明明转动了,可那镜子里的影像,怎么会一动不动呢?

  我赶忙回过身来,把荧光棒举到眼前,仔细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那镜子里的我,总感觉有点奇怪,好像是在笑,但仔细看又不是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  我轻轻的转动一下脖子,镜子里的我也在转动脖子,我又慢慢的举起左手试探一下,镜子里的我也同样是举起左手,这一刻,我悬着的心立马就放下了,看来是我多心了,总是自己吓唬自己。

  自从上到古船后,我的精神就严重的紧张,甚至差点分裂,再这么搞下去,就算我不被法阵的力量给弄死,我也得被自己给活活折磨死,我赶紧把手放了下来。

  可等我把手放下来以后,我顿时大惊失色,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,这一幕差一点就给我吓破胆啊,我的心忽悠一下又提了上来,恐惧感瞬间覆盖了全身。

  原本我的左手是放下来了,可镜子里面的我,依旧再举着左手,并且他还冲我邪恶的笑着,那笑容让我感觉浑身发毛,寒毛卓竖,那张我最熟悉的脸,为什么看起来会如此的邪恶。




  我猛的往后退了两步,目光紧紧的盯着镜子里的我问道,“你...你是谁?”

  这时候,那镜子里的我,慢慢的把左手放了下来,又恢复到原先的样子,可目光也在紧紧的盯着我看,他之前的笑容也不见了,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异样了。

  我又往前走了两步,冰镜里的我,依旧手拿荧光棒,目光有些呆滞,根本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,我摇晃了一下脑袋,又举起了胳膊试了试,随后又放下胳膊,完全没有任何不对,我怎么动,镜子里的我就怎么动。

  我自言自语一句,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我看花眼了?”

  可一想起刚才我看到的情景,那也不像是眼花啊,我清楚的记得,明明我的左手已经放下了,可镜子里的我,依旧在举着手,这是不可能看错的啊?

  可细想再一下,那镜子里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倒影,怎么可能我动他不动呢?一定是我太紧张了,把我神智都搞迷糊了。

  我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,肯定是过度紧张和恐惧,给我心里照成了一定的影响,我得冷静下来,我深吸一口气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用力的点点头。

  “对,一定是幻觉,是我自己的错觉。”可等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我就不这么想了,因为镜子里的我,根本没动嘴,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看着我。

  我立马傻眼了,因为这次我很清楚,我不可能连续两次出现幻觉,我有意歪了一下脑袋,可冰镜中的我,连动都没动一下,只是目光阴冷的看着我。

  这一刻,我感觉浑身都发冷,脊梁骨都在冒凉风,我往后退了一步,哆里哆嗦的问道,“你...你到底是谁?”

  冰镜里的我,慢慢的勾起了嘴角,我的天呐,又是之前那邪恶的笑容,这比我见鬼还要可怕,因为那镜子中的人就是我自己,可是那笑容,又让我变的如此狰狞,这根本就不是我啊。


  由于极度的恐惧感,使我内心的压抑也越来越强大了,都说不在沉默中死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,我显然是第二种人,我猛的拔出手枪,对准冰镜里的我,“你他妈到底是谁?你以为你变成我的摸样就能吓到我吗?你做梦去吧,老子才不怕你呢。”

  “呵呵...呵呵。”冰镜里的我,轻轻的笑着,那笑声虽然不大,但是整个空间都能听到,是那种极度阴冷的邪笑。

  “你他妈笑什么笑,再笑老子一枪打死你。”我拿枪的手有点哆嗦,甚至有那么一刻,我认为自己就是个白痴,居然跟镜子里的我对话,这不是扯蛋呢吗。

  “呵呵...我在笑你啊。”镜子里的我,嘴角依旧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,他的目光和我完全不同,有如死人一般暗淡。

  “你少他妈废话,你是谁?你到底是谁?”我怒吼了一声,想用内心的愤怒来压制身体内的恐惧。

  他慢慢的收起笑容说,“我就是你啊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”

  “你是我?你他妈胡扯,你根本就不是我,你是个魔鬼,你只是个魔鬼。”我扯个脖子冲着镜子里面人大喊,即便他外表再像我,可他也不是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