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8 永恒伤疤








  他伸手指着我说,“我就是你,是你创造了我,我和你的灵魂都是相通的。”

  我有点被他的话给弄糊涂了,“你在胡说些什么?什么他妈的灵魂相通,你根本就不是我。”

  “我就是你,就算你不承认也没用,这是事实,我知道你很自责,因为你战友的死,你很自责,对吗?”镜子里的我,用一种很怜悯的口吻说道。

  可当他这话一出口时,我顿时就惊呆了,“你...你怎么知道?你是谁?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?”我感觉自己快疯了,我居然在和镜子里的自己在交谈,难道说我真得了精神分裂不成?

  “我说了,我就是你,我记得很清楚,那年你们一起去执行一向特殊任务,但是中途突然出现了变故,事情完全没有按照原计划进行,领导要求你们回去,可你...为了能把这任务完成,为了立功受奖,硬是违背了命令,可最后不但任务没完成,你还间接的害死了你的战友,要不是因为你的偏激思想,他又怎么会死于非命,是你害死了他,是你害死了这个年轻的生命。”他伸手指着我,一脸恶狠狠的表情说道,那声音都和我是一模一样,可我根本不敢直视他的样子,尤其是他的眼睛,总会让我感到胆战心惊。

  我慢慢的摇头,往后退了几步,一脸伤感的说,“不,不是我害死他的,不是我,不是我。”我最后向他大吼一句,心脏在狂跳不止,痛苦,向潮水一般涌起,我内心的伤疤,又一次被揭开了。

  我脑海里浮现出当时的景象,那是我最后一次执行秘密任务,如果成功的话,我将被破格提升为军官,一切都是按照计划再进行,可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我们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,事情发生了变故,为了安全保障,上级决定取消这次的行动计划,准备从新计划后再行动。

  当我了解到事情变更后的真相时,我的第一个想法,就是自己来想办法解决这个难题,实在不行我就硬闯,我就不信我拿不下这个任务,当时的我,可以说是自信心膨胀的厉害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自负了,从来没把任何事情放在眼里,在我看来,没有我完不成的任务,这也是我当时最大的错误。

  当时我就在想,既然人都已经来了,总不能无功而返啊,似乎是胜利冲昏了我的头脑,同时也为了升为军官,我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,当时我的军事素质,正处于最巅峰的状态,比现在要强悍多了,现在的我,根本和当年无法想必,我压根就没把眼前的难题当回事儿。

  就这样,我不听上级的命令,私自带着我的战友展开了行动,当时的他,其实是反对的,军人一向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可他又不忍心看我独自前往,为了我的安全,他才同意跟我前去。

  我带着他冲进了敌方的阵营,本以为我们可以大获全胜时,最后才反应过来,我们居然被暗算了,几十个人拿枪围攻我们,我们成了困兽之斗,根本没法全身而退,我战友当时为了保全我,最后惨死在了敌方的阵营里。

  我甚至连他的尸体都没能带回来,一个人如丧家之犬一般,慌忙的逃回了部队,正因为这件事情,我也受到了严厉的惩罚,最后还被勒令提前复原,这一直都是我心里的痛,我从未跟任何人说起过,多少年来,我一直把它压在心底,独自承受着这份痛苦,很多次我醉酒后,都会大哭一场,来发泄我内心的伤痛,这是我一辈子的痛,我永远也弥补不了过失…

  “就是你,是你害死了你的战友,你还不承认吗?要不是你一意孤行,他又怎么会死呢?难道你忘了吗?他被打的像筛子一样,你是亲眼看着他死在你的怀里的,”他瞪着眼睛,一脸邪恶的看着我,那眼神仿佛就要杀死我一般。

  “没错,就是你杀了他,是你害死了你的战友,你是罪人,你是千古罪人。”这时候,我左侧冰镜里的影像,居然也复活了,他也伸手指责我,依旧是那副凶狠的表情,仿佛恨不得我马上死掉一般。

  “我的天呐,你…你又是谁啊?”

  对于另一个自己的出现,我完全傻眼了,甚至是不知所措了,冰镜中的两个自己,居然同时在攻击我,他们知道我的一切,他们更能看穿我内心的恐惧,甚至他们都知道我在想什么,这简直太可怕了。

  “我也是你啊,呵呵…哈哈。”左侧镜中的我,笑的很邪性,那双原本很正常眼睛,变得如同野狼一般,散发着绿色的光芒。

  “不,你不是我,你也不是我,你们都不是我。”

  我伸手左右指着他俩,脑袋里一片空白,这究竟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他们到底是谁?难道真的是我吗?可我为什么会和自己说话,是不是我已经死了,还是说这一切都是我幻觉,我精神分裂了?我是个疯子?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,我甚至都忘记了害怕,忘记了我来自哪里。

  “我们都是你,我们就是你内心的世界,我们看到了当时的情况,你为了活命,独自一人跑了回来,却把你的战友孤独的扔在了那里,他死的很冤枉,要不是为了你的自私,他怎么可能会死,而你,却还不知廉耻的苟活在这个世界上,你是个自私自利,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。”

  他们两个人同时伸手指责我,声音有如魔咒一般专进了我的内心,刺激着我每一个神经,我快顶不住这种强大的压迫感了,内心的伤痛越来越强烈,我想起战友临时死的样子,他那无助的眼神让我心酸,如果当年我不那么冲动的话,他也就不会死了,归根结底,这确实是我的责任。

  “不…不是的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我真的不知道,要早知道他会死的话,我绝不会那么干的,我绝对不会。”

  我大吼一声后,直接跪在了地上,我不停的摇头痛哭,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真的不想害死他,我真的不想啊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一直活在自责中,我很后悔,我真的后悔啊。”

  我双手撑住地面,眼泪‘哗哗’的往下流,这一直压在心底的悲痛开始全面爆发出来,那种感觉,没有人可以体会,我亲手把我的战友送上了断头台,要不是为了我,他确实不会死,是我害死了他,是我亲手害死了他啊。

  每次一回想起当时的经过,我都会心如刀绞,他是我的兄弟啊,我们从新兵一路走到老兵,他本来就要复原结婚了,可是却为了我,为了我那毫无用处的虚荣心,害他丢失了宝贵的生命。

  我痛哭流涕,眼泪鼻涕是一把一把的,嘴里不停的说着,“对不起,对不起啊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啊。”

  “你道歉有什么用,这人都已经死了,道歉他能复活吗?你要还是个男人,要还有点良心,就应该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,你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,这是你罪有应得。”我面前的自己,冰冷的说道,那明明是我自己的影像,可为什么我会觉得如此的陌生和恐惧,我害怕那冰镜里面的影像,我更害怕他那双邪恶阴险的眼神。


  “对,这是你罪有应得…是你罪有应得…你应该受到惩罚,受到惩罚…”

  就在这时候,我看到四周冰镜里的所有影像,都在指责我,他们明明都是我的影像,可是却全都伸手指着我,恶狠狠的说我是罪有应得,说我应该受到惩罚,似乎每一个我自己都在恨我,从他们那厌恶的表情和蔑视的眼神就能看出来,他们恨我入骨,就好像我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。

  “你们说的没错,我是应该受到惩罚,你们到底想让我怎样?你们说啊?”

  我慢慢的抬起头,跪在地上看着四周自己的影像,他们全都站着,居高临下的望着我,那眼神里似乎充满了仇恨,这么多年来,原来我一直再恨我自己,只是我不敢承认罢了,现在好了,我心里的结,也能解开了。

  “只有死亡,才能洗脱你的罪孽,你自尽吧,这是你唯一可以赎罪的办法了。”我眼前的影像,一字一句的说道,他的嘴角还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邪笑。

  “是啊,你自尽吧,死了就解脱了,死了就一了百了了,你就再也不用承受这内心的煎熬了。”右侧的影响也邪笑着说道,同时还用手在脖子处一横,做出一个自杀的姿势。

  “自尽?”我木讷的说了一句,心里在做最后的挣扎,难道我就要这么死了吗?难道只有我死了才能洗脱这罪孽吗?

  “对,自尽,动手吧,别在犹豫了,只要你死了,你的战友一定会原谅你的,你们还可以在下面团聚,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,哈哈哈....”

  “你死吧,快死吧,死了就解脱了,你就不会再有任何烦恼了。”四周所有的影像都在‘嘿嘿’的笑着,那笑声就像是再嘲讽我一般,回荡在整个空间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