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69 死亡解脱








  我发愣的看着他们,突然笑了起来,“好,既然你们都希望我死,那我死就是了,死了就解脱了,死了就不用再痛苦了,死了你们就不用再指责我了。”

  说道这里的时候,我慢慢的举起手枪,对准自己的太阳穴,我拿枪的手,一直在颤抖,抖的很厉害,我不害怕死亡,可我不甘心就这么死了,自杀,这是我以前连想都不会想的,这是只有懦弱人才会做的事情,可没想到,我居然也会有今天。

  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开枪啊,开枪啊,你到是开枪啊。”我面前的自己冲我大喊着,他面部狰狞,恨不得马上要从冰镜里冲出来杀死我。

  “别发呆了,开枪吧,开枪后就没有痛苦了,死亡是最好的解脱,呵呵....哈哈。”所有影像在反复的说着这句话,他们每说一句话,就如同一根钢针一样扎进了我的心脏。

  我咽了下唾沫,深吸一口气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可当我正要扣动扳机的时候,我耳边突然传来了呼喊声,“义哥,义哥你在哪?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?听到我的声音了吗?”

  我顿时惊醒,这居然是焦八的声音,我猛然反应了过来,我好像是着魔了,我怎么会想到拿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呢,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焦八的声音还在我耳边持续着,“义哥,回答我,千万别被法阵的力量给控制了,快回答我。”

  这时候我才明白过来,我肯定是被法阵的力量给控制住了,他们又一次抓住了我的内心世界,完全摆布了我,只不过这一次,他们抓住的不是我的欲望,而是一直隐藏在我心中的痛楚。

  可我不明白的是,焦八这是在哪喊的我,他的声音,仿佛有极强的穿透力一样,能从冰墙的后面直达过来,听起来好像是在很远的地方,但似乎又近在耳边,声音总是忽近忽远,可是却很清晰,每一个字都能准确的传进耳朵里,可我只能听到他的声音,根本无法判断他在什么位置。

  可正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我的头突然之间又开始疼痛了,还是之前那种难忍的剧痛,似乎每一次的挣扎,都痛不欲生,仿佛有几万字虫子在我脑子里来回的爬动。

  我跪在地上抱着头,痛苦的嘶吼着,我不知道这一次我能不能挺过去,可我内心却有一种煎熬,我不想死的不明不白,可同样我也不愿意活在内疚当中。

  对于战友的死,这几年来我从未忘记过,我无时无刻不在自责,可我真不是有意要害死他的,但不管怎么说,他的死,都跟我有直接的关系,我有无法推脱的责任。

  多少次我在梦中梦到过他,他满脸鲜血的望着我,让我救他,可我无能为力,我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我的怀中,我除了涌上心头的悲伤之外,再也无计可施了,我不想丢下他,可为了生存,我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,狼狈的逃了回去。

  可我一直在后悔,如果当时我能带着他一起走的话,是不是他就能有一线生机了呢?我不知道,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可买,一旦决定了,就只能一路向前,无法后退....

  我挣扎着抬起头,看着眼前冰镜中的影像,他们依旧在不停的劝着我,“你别愣着了,快开枪啊,这是你罪有应得,这是应该受到的惩罚。”

  所有的影像都像在念咒语一般,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,“开枪吧,这是你罪有应得....开枪吧,这是罪有应得....”整个空间都在回荡着这句话,焦八的声音,很快就被掩盖下去了,我耳边除了这些话,就再也听不到别的了。

  我内心在做激烈的斗争,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想一枪解决了自己,这样就可以排除挣扎的痛苦了,可我不能就这么死了,焦八和李欣还在等我,我得回去,我得离开这。

  我仰天长啸般的怒吼一声,“你们不是想让我死吗?那就来啊,来杀了我吧,来啊,我等着你们。”

  “金忠义,你要是还有悔改之心,就自行了断了吧,我们都是你的灵魂,都是你邪恶的一面,只要你死了,我们都可以得到解放,你的心灵将会被救赎,你的战友也会原谅你的。”我面前的影像变的更加邪恶了,虽然他拥有我的外表,可他的眼神完全跟我不同,那不是人类应该有的神色。

  “原谅我?只要我死了,他就会原谅我吗?”我冷笑一下,抬起一只脚,单膝跪在地上,咬着牙问道,我头痛的感觉正在减轻,意识也正在恢复,挣扎到最后,我明白了一件事情。

  如果我和我战友互换角色的话,假如死的那个人是我的话,我一定会希望他好好的活着,哪怕是为了我,也要活的更好,所以,我不会再想到自杀了,这不是解脱,这是愚昧。

  “没错,死亡才是最好的解脱,再也没有烦恼和痛苦,你会永远活在快乐当中,呵呵...哈哈。”

  他的笑容让我感觉恶心,那原本是我的脸,可是我越看越不顺眼,我真想用刀把他的脸给撕破,我想看看他的真面目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,是不是丑陋到无法见人,人人恐惧的程度。

  我慢慢的站起身来,活动一下脖子,“你真他妈让我恶心,你以为你变成我的摸样就是我了吗?你以为你可以控制我的大脑思维吗?做你的美梦去吧。”我最后冲着冰镜里的影像一声大吼,来发泄我之前所有的愤怒。

  我面前的影像立马暴怒了,他瞪着眼睛,咧着大嘴,凶神恶煞的骂道,“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人,你居然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,你应该马上去死,难道你忘了你的罪孽了吗?你对得起你死去的战友吗,你害死了你最信任的兄弟,为了你,他丢掉了年轻的生命,你得下去陪他,才能洗脱你的罪孽,你这个该死的东西。”

  “没错,你就是个不知廉耻,自私自利,唯利是图的小人,你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,你应该去死,你应该马上就去死....”

  “金忠义,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,你对得起为你牺牲的战友吗?你对得起他的家人吗?你要是还有良心,就解决了自己的生命吧....”

  “死吧,死了就一了百了了,就解脱了,相信我,你不会有痛苦的。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四周冰镜里的影像开始你一句我一句不停的指责我,他们说着不同的话,但统一都是在劝我自杀,有的说软话,有的干脆就是在骂我,他们巴不得我马上就死,全都是一副恶狠狠的表情,再向着我指指点点的,整个空间里全都是他们指责我的声音,听的我脑袋又开始疼了,就跟那唐僧念的紧箍咒差不多。


  我他妈受不了了,我再也受不了了,我一声大吼,抬手就是一枪,‘砰’的一声响,子弹直接打在了对面的冰镜上,‘啪嚓’一声脆响,我对面的冰镜瞬间就裂开了,有如蜘蛛网一般,眼看着就要碎掉了。

  我面前的影像已经看不清楚了,可我能模糊的看到,他依旧在伸手不停的指责我,我耳边的声音还在源源不断,周围其他的影像一看我开枪了,骂的更加疯狂了。

  他们不停的诅咒着我,甚至连我的家人都连带上了,他们诅咒我不得好死,诅咒我死后堕入十八层地狱,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,他们诅咒我如果不死,全家人就必将遭殃。

  四周的谩骂和诅咒声音,吵的我头晕脑胀的,就像有魔力一般刺激着我的大脑,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发花了,感觉就是天旋地转的,明显的头重脚轻,在这么下去,我很快就得晕倒了。

  我用力甩了甩头,立马又是一枪打过去,子弹奔着左边最后一个冰镜就过去了,‘哐’的一声爆响,这面冰镜直接碎掉了,这时候我才看到,原来在这冰镜的后面,居然还有一条通道,这也许就是我唯一能离开这里的机会了。

  我当时连想都没想,奔着这条通道就跑了过去,通道里很黑,要是没有手电的话,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,这条通道也很狭窄,左右的距离和上下的高度都很有限。

  我一个人走刚刚好,要是旁边再多一个人的话,那都得排队,根本并列走不了,腰还不能挺直,要是挺直了身子,脑袋肯定得撞到上面,这一路我都是猫着腰在前进。

  在强光手电下,我一眼就看到了通道的尽头,得亏这通道的距离不是很长,顶多也就十几米,几秒钟的功夫也就到了,心里多少有一份激动,终于是要解放了啊。

  可等我跑出来以后我就傻眼了,彻底的傻眼了,这里居然跟之前的空间是一样的,四周依旧全是冰镜,我额头顿时开始冒汗了,难道说...我根本没跑出去?可马上我又给否决了,这可能仅仅只是一个相同的地方,目地就是干扰我的思维,好让我自己放弃求生的希望,我不能被吓住,我得冷静,我得保持冷静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