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70 打破空间








  当时我还抱着一线希望,认为这并不是同一处空间,可当我看到,之前被我第一枪打成蜘蛛网状的冰镜时,我彻底惊呆了,这不是又回到原点了吗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明明跑出来了,怎么可能又回到这里呢?

  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感油然而生,那种感觉无法形容,心跳在不停的加速,全身开始轻微的发抖,忐忑不安的心情让我呼吸都开始变的急促了。

  记得当时我们穿越冰城的时候也出现过这种场景,可毕竟当时我们人多,办法也多,大家相互间还能有个照应,可这一次,就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鬼地方逃生,这个鬼地方到底是哪?我又被关在了什么地方啊?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哪里,这才是让我感到最害怕的问题。

  我双手一把抓住头发,感觉到自己很无助,我原地的转着圈,汗水从我的额头上不停的流下,我就像只惊弓之鸟,一直处于不安的状态,那高度绷紧的神经,都快让我的身体承受不住了,压抑的感觉,让我血液都快倒流了。

  我不能留在这里等死,我抬腿就往刚才的通道里跑去,我就不信我跑不出去,这可能就是一个迷宫,我转几圈之后自然就会跑出来了,我在心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。

  几秒钟后,我又从通道里跑了出来,可想而知,又是回到了最初的地方,我掉头再往通道里跑,还是过了几秒钟,我再次回到原地,就这么来来回回的我折腾了三四次,最后实在是跑不动了,我终于是停了下来。

  我脑海里一直在琢磨一个事情,这中间明明是有一个通道的,可为什么两边会是一样的空间呢,我感觉自己好像跑出去了,不像是那种原地转圈啊。

  而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,四周突然响起了笑声,“呵呵呵....呵呵呵....”

  那笑声听的我头皮都发麻,是有很多人在嘲笑我,他们的笑声是如此尖锐,就像邪恶的亡魂,我这时候才注意到,又是那四周冰镜里反射出来的倒影。

  那明明是我自己的倒影,可是他们却在不停的嘲讽着我,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,最难以承受的煎熬啊,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嘲笑自己,那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啊?比他娘见了鬼还吓人。

  “你们他妈的笑什么笑?都给我闭嘴。”我怒吼一声,用愤怒来掩盖自己的恐惧。

  “你跑不掉的,你是跑不掉的,只有死亡,才是你最后的解脱,哈哈...哈哈。”所有的影像都在大笑着,这笑声比刚才还邪门,回音响彻整个空间。

  “金忠义,你自尽吧,你的战友在下面等你呢。”我对面的影像一脸认真的冲着我说道,他收起了之前的邪笑,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语重心长。....

  可我心中的怒火是越烧越旺,我盯着自己的影像,冷笑着说,“你们不用再浪费时间了,我是不会自杀的,有本事你就杀了我?杀啊,我等着你们呢?”

  我清楚的记得,那个古代女子之前告诉过我,除了实体的邪灵之外,只有法阵力量完全控制了我的心智,才能彻底杀死我,至于其他的邪恶灵体,想必都只是我的幻觉罢了,我眼前的一切,也肯定是幻觉。

  虽然我在心里一再提醒自己,这是幻觉,这是幻觉,可就是无法让自己的心态平静下来,要是身边有个人该多好,不管是谁都行啊,起码能让我安心一些啊。

  “呵呵...哈哈,就算你不自杀,你也跑不出去,你就等死吧,安心的等死吧,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。”所有的影像都在重复着这句话,又是跟之前一样的情景,仿佛是在念紧箍咒一般。

  我头痛的厉害,我捂着脑袋,咬牙蹲在地上大喊着,“谁来救救我啊,老八,老八你在哪....”我撕心裂肺的大吼着,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。

  而就在我感到绝望的时候,我耳边突然传来了声音,“义哥,义哥我在,回答我,快回答我。”焦八的声音和之前一样,忽近忽远,无法判断出在什么位置。

  “老八救我,快救我啊,我被关起来了,这里是哪我也不知道。”我急的站起身来大喊着,不管他能不能听到,我都要试试,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。

  “义哥我听到了,你听我说,我跟你通话的时间有限,告诉我你周围的环境,快。”焦八焦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
  可周围那些影像的指责声音,一直在干扰着我的大脑,我强压住内心的冲动,不能再让他们控制我的思维了,要不然我又要前功尽弃了,“我在一个四周全是镜子的空间里,准确的说不是镜子,是冰,但是却能反射出我的倒影,这些倒影要我自杀,他们一直在折磨我。”

  可等我话说完后,焦八的声音却没有再传过来,我急的大叫,“老八你听到了吗?快点想办法,你听到了吗?”我急的都快疯了,再出不去,我就真的死这了。

  “我听到了,你按我说的做,我只能说一遍,你可要记住了,把你的食指咬破,用血在你的左手掌心上写一个‘破’字,然后念一段....”他嘟囔一句好像咒语一样的话,听的我是稀里糊涂的,根本没明白什么意思。

  “什么?什么?你再重新念一遍,我他妈没记住。”这真是临时抱佛脚啊,我哪会这东西啊。

  “最后一次,我挺不住了....”焦八又念了一遍咒语,随后声音就彻底消失了,任凭我再怎么呼喊,他也没能回答我一句话,看来是听不到了。


  焦八的声音是没了,可我周围这群影像的声音是一点都没减弱啊,他们还在喋喋不休的咒骂我,让我赶紧去死,让我早死早投胎,骂的是越来越难听,要是心里承受能力差一点的人,真容易就此寻了短剑。

  “你们他妈的都给我闭嘴。”我转着身子大喊一声,可这一嗓子下去,我自己都没听到,直接就被淹没在这吵杂的诅咒声中了。

  我双手紧捂着耳朵,这声音吵的我心慌,胸闷,脑袋发晕,两眼发花,又跟之前一样的感觉,再这么下去我真容易去见阎王了。

  现在不管有用没用,焦八交代我的办法,我总得试试了,我摘掉右手手套,用力在食指上咬了一个口子,这一口可能是我咬的太重了,鲜血顺着手指就开始流淌,不过也好,这食指连心,我这一口下去,顿时就让我精神不少,刚才还迷迷糊糊的呢,现在完全变了,疼痛感刺激着我的神经。

  接着我立马在另一只手掌心上用血写了一个‘破’字,可等我写完以后才反应过来,焦八只告诉我写字和咒语,可他并没告诉我怎么用啊?这可怎么办呢?我不会用不等于白扯吗。

  我又赶忙大喊两声焦八,只可惜一切都白费,根本就没有他的回音,情急之下,我只好胡乱试试了。

  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,我把带着血字的左手举了起来,按照焦八告诉我的咒语,我张口大喊一句,可等我喊完后才发现,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,周围的环境没变不说,就连那些冰镜里的影像都没有消失,依旧还在那不停的诅咒着我。

  我脑袋都大了,听的我头就快炸开了,我现在终于知道,原来语言也是可以杀人的,就看用到什么地步,要是几十人骂你一个,谁也受不了。

  在万般无奈之下,生死的重要关头,我只好放手一搏了,我卯足了劲儿的冲到冰镜前面,用带血字的左手,猛的一掌打在了冰镜上,嘴里同时大喊着焦八教给我的咒语,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,能不能成功,就全看运气了。

  当我这一掌打下去之后,四周果然开始发生变动了,那些冰镜居然一个一个的全都碎掉了,这些冰镜外表看着像是一个整体,其实都是一个一个链接而成的,所以才能反射出那么多的影像。

  而当冰镜碎掉以后,那些反射出的倒影自然也就消失了,看来焦八这一招果然管用啊,可正当我高兴的时候,这里居然开始天塌地陷了。

  先是从上面往下掉冰块,随后就是地面开始裂开,这空间坍塌的速度非常快,正当我愣神的功夫,我面前就出现了一条足有三米长的大裂缝,这是地面裂开后,瞬间形成的,几乎就是不给我逃跑的时间。

  我顿时就毛了,看样子这里很快就会彻底消失,我要是逃不出的话,那就必死无疑了。

  我唯一的办法,就是从之前的通道口里逃走,可不巧的是,那通道口整好被我前面的大裂缝给隔开了,我要想过去,就只能从这大裂缝上飞过去。

  当时我心里这个急啊,这要是陆地还好说,我有十成的把握跳过去,可这里到处都是冰,我要是一个不小心滑倒了,那真就直接交代了,重来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上面突然掉下来一个大冰块,‘咣’的一声直接落在了我旁边,吓的我立马跳了起来,这大冰块几乎就是擦着我衣服下去的,差一点点就砸到我脑袋上了,这要是被冰块给砸到,非把我脑袋砸烂不可。

  我立马下决定了,不管死活我都得试试,飞不过去就算老子命短了,总不能在这干等死啊,他妈的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