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焦八阴沉着个脸,再次摇头表示不知道,没办法,只好过去看看了,我撞着胆子,几步走到棺木的跟前,伸手招呼焦八过来,“老八,来帮我把棺材盖打开。”

  焦八这孙子在旁边又是一个劲儿的摇头说,“不不不,我不去,这东西不能随便碰,义哥,咱还是撤吧,这里面实在是太冷了。”

  听他这么一说,我才感觉到,这船舱里的气温真就明显下降了很多,我浑身上下瞬间就冰冷了起来,甚至我呼气的时候居然都有白色的哈气了,这他妈真是怪了,明明是夏天的温度,可这船舱里怎么这么冷呢?这让我更坚定了一点,这棺木里的女尸,绝对不那么简单。

  我瞪着眼睛冲焦八低吼道,“你他妈快点,在墨迹我可踢你了。”

  焦八一看我真急了,叹口气很不情愿的走了过来,我们两人扶好棺材盖,我轻声数着,“一,二,三,推。”.....

  我们两人憋住了劲儿同时发力,我脸都憋的通红通红了,可这棺材盖才仅仅只是挪动了一点,我们俩休息了几秒钟,接着又再次发力,这才勉强的把棺材盖推到一半。

  我猛然间又想起了刚才的那个黑衣人,他居然一个人可以轻松的把棺材盖给推开,再一想起他那猫科动物一般的眼睛,我浑身都不舒服,这真不是人能做到的,可我不愿意相信鬼神之说,我更愿意相信,他只不过是力大无穷一点罢了。

  我和焦八两人反反复复了几次,在伴随着‘噗通’一声后,这棺材盖才算是全部都给打开了,我赶忙用手电去看棺木里的女尸,焦八在我旁边也目不转睛的盯着看,这女尸依旧完好无损的躺着,双眼紧闭,一脸的安详。

  这一次,我仔细看了一下,这女人的样貌大概能有三十岁左右,很青年,也很端庄,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早就过世,她头上戴着发簪,双手放在腹部上,一只手平放着,另一只手握着拳头,左手的手腕上戴着一只玉镯子。

  她身上穿的也比较华丽,金丝绸缎的,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,不过盖在她身上的被子,已经腐烂掉了,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

  这一点我很奇怪,为什么她被子能腐烂,而她却能保存的如此完好呢,难道真像焦八说的那样,她是什么所谓的魔虫尸吗?我还是有点怀疑,记得1972年马王堆曾经挖掘出一个未腐烂掉的汉朝女尸,说是没腐烂,其实只不过是肌肉还保存比较完好罢了,但跟我面前的这个女尸比起来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,在这女尸的颈部下方,居然有一张小黄纸,大概能有烟盒的大小,那黄纸上面好像还画着什么红色的东西,反正我是看不懂了,“这张纸是干嘛的?”我随口问道,伸手就要去把那张黄纸给撕下来。

  焦八猛的一把抓住我胳膊,脸色惊恐的说,“别动,这好像是一张符咒,应该用来压住这女尸的。”

  “符咒?哪来的符咒?”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那黑衣人,这个人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。

  焦八冷笑一下说,“呵呵,八成是那黑衣人留下的,看来这人是个高手,不光武艺超群,还会道家的道法呢。”

  我依旧打量着女尸,却疑惑的问焦八,“你跟我想的一样,老八,你说那黑衣人来这干嘛?如果这张黄纸真是他贴上去的,那是不是就证明这女尸有什么秘密呢?”

  焦八拿过我手里的手电筒,很仔细的从上到下又看了一遍,他眯着眼睛说,“这女人很不一般啊,从她身上的衣服,和她头顶的配饰来看,她生前就算不是皇族,也是某个达官贵人家的大小姐,你看她头上的簪子,这不是一般人能有的,就算是当时的官家小姐,也未必有这个能力戴上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