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72 沉重包袱







  “既然我不知道,那你就跟我详细说说啊,忠义,你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啊?”李欣冷眼看着我,她这眼神太尖锐了,我都不敢直视。

  “我...我没有,所有的事情我都说了,我当时只是被法阵的力量给控制住了,后来又清醒了过来,就这么简单。”我不想再多说了,李欣太滑头,她很容易几句话就把我给绕进去。

  焦八这时突然开口说,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就知道了,你第一个遇到的法阵力量,应该叫做贪婪,那些黄金白银,就是证明,当人类看到财富的时候,就会爆发出内心世界的贪婪,法阵的力量,会把这种贪婪放大数倍,最后会让你变的丧心病狂,为了财富不惜一切代价,可等你接触到那些黑面石所变的黄金后,你就会被这种贪婪所害死,我也挺佩服你的义哥,居然靠着自己的意志力,冲开了法阵的力量,你确实很强悍啊。”

  我不屑一顾的说,“强悍个屁啊,是那法阵的力量扭曲了我的心态,要不然我也不会清醒过来。”

  焦八点头说,“也许吧,至于你第二个遇到的力量,就有点奇怪了,按理说应该是幸福,可是...这幸福也算是人类的一种欲望吗?”

  “为什么不算?在当今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中,人们不是一直在寻找所谓的幸福吗,所以说,这幸福也算是一种欲望,甚至都可以说是奢侈品了。”李欣歪着脑袋说道,看来她对于人生也有着很多感慨啊。

  “就算它是一种欲望的话,这种欲望也应该是源自于义哥的本身,我只是不明白,那个能让你痴迷,能让你相信那里就是你的家,甚至能让你感受幸福的女人到底是谁?”焦八目光直视着我,就好像在审犯人一样。

  “我靠,我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,你问我这些干嘛?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呗,可能...是我单身太久了,所以...难免会有这种幸福的假象。”我随口胡编了一句,我总感觉他俩是在套我话呢。

  焦八轻笑一下,“义哥啊,虽然我没经历过当时的情况,但是我很了解,法阵只能扩大你的欲望,应该不能改变你的思维,如果只是一个普通女人的话,你绝对不会有这种幸福的感觉,那个女人,应该在你心里有很重要的位置,甚至可以说....你非常的爱他。”

  焦八的话就像一根钢针一样,直接扎进了我的胸口,让我原本平静下来的心,又开始有波动了,我看他一眼,并没有说话,他还真是多事儿啊,事情分析到这就已经行了,何必问那么多呢。

  李欣这会儿突然说,“哦...我知道了,会不会是那个女人,变成了珍妮的样子啊?所以你才...”她用手指点着的我胸口,显得不冷不热的。

  “绝对不是,这跟珍妮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,你们就不要再瞎猜了行吗?”我有意瞪焦八一眼,要是他话题挑开,李欣也就不会再追问了。

  焦八当下就明白我的意思了,他假意咳嗽一下说,“我没别的意思义哥,既然能平安回来就好啊,前面两个力量都知道了,那么你最后又去了哪?当时你跟说...那是一个全是镜子的地方?”

  我回想一下说,“没错,是一个四周全是镜子的地方,不对,应该是冰镜....”我详细的把情况说了一遍,那种恐惧感至今还让我难忘呢,一想起来我浑身就发冷,只是我没有说起我战友的事情,只是说法阵的力量,再一直驱使我自尽。

  听完我说的话后,焦八摸着下巴说,“你是不是落(la)下什么重要的信息了?”

  “信息?没有啊。”我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。

  焦八撇着嘴,摇着头说,“这不对啊,按照法阵的力量,它不可能控制你的内心让你自尽,要真是这样的话,我们几个早就死了,应该是你内心有什么事情让你自责,或者说...你曾经做过一件让你非常内疚,甚至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,这古船的力量才会从中插入,要不然,根本不会无风起浪的。”

  他娘的,也不知道是焦八的分析能力太强悍,还是他对这些邪门歪道太了解,真是一针见血的说到了点子上啊,即便我想有意隐瞒都不行,看来这关不好混过去啊。

  我冷着脸说,“没有,没有什么让我自责的事情,你不用再瞎琢磨了,只是法阵的力量控制了我而已。”

  焦八突然笑了一下说,“义哥,我不强求你说出什么事情来,但你总不能跟我们说谎啊,你只需要告诉我,到底是法阵无缘无故的控制了你的心智,还是你确实有什么难言之隐呢?”

  我心里很清楚,要想在焦八这蒙混过去,看来是不可能的了,焦八不敢说有多了解这六角法阵的力量,但他起码知道这法阵的力量是非同小可的。

  而且他也是我们这些人中,除了常山以外,唯一知道六角法阵的人,可我总感觉,我们这些人当中,肯定还有人知道这法阵的存在,尤其是麦老和珍妮,我越来越看不明白他俩了。

  我叹口气说,“算你说对了,我...我心里确实有一件很自责的事情,不过已经好多年了,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,一直憋在心里,没想到这事儿居然也能被利用,只是我不明白,这事儿难道也算是一种欲望?”

  “能摆脱这种内心的折磨,想必是你个人的欲望,你说呢?”李欣看我一眼,轻声问道。

  “我...我也不知道。”我确实不知道是不是,但这几年来,这件事情却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,我想忘都忘不掉。

  焦八这时拍我肩膀一下说,“这种力量,应该是来自内心的自责,法阵把你的自责和内疚扩大数倍,你要是承受不住这种压力,自然就会走向自杀的极端。”

  我点头说,“是啊,我差一点就对自己开枪了,那真是一种心里的折磨,似乎只有我死了,才能解脱这中罪孽感。”

  “我说义哥,那这到底是什么事情?能让你自责好几年啊?”焦八扭头看着我问道。

  “我...我不想说,你最好也别问了。”我脸色很难看,不愿意再回想那段往事。

  “你就不怕它一直压在你心底吗?一旦古船的力量再次加大,你恐怕就承受不住了,义哥啊,这是你心里的一个结,要想解开这个结,还得你亲自动手才行。”焦八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我仔细想了一下,要是总这么压在心里,也确实是个事儿,一旦爆发,我怕我会精神失常的,我疯了到无所谓,大不了一死解千愁,可要是连累了大家,那我真是成千古罪人了。

  “事情...是五年前发生的,因为一次任务的失败,我害死了我的战友....”

  我回忆着当时的情况,一字一句的讲述的事情的经过,可等我讲到他死在我怀中的时候,我已经是泣不成声了,泪水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,顺着我的脸庞开始无声的散落,心痛的感觉再一次袭来,我们曾经亲如兄弟,可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,我痛不欲生啊,每次一回的想,都刺激着我脆弱的身心。

  “老八,我...我有罪啊,要不是为了我的私心,他又怎么可能会死呢?都是我的错啊,是我害死了他,是我啊。”我抓住焦八的肩膀,流着眼泪说道。

  焦八两手紧抓住我的胳膊,“你听我说义哥,这不能完全怪你,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也应该释怀了,你不能总让这件事情压在你的心头,人得向前看,不能总停留在回忆当中。”

  “虽说当年你有不可推脱的责任,可你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,我知道他的死,对你来说打击很大,可你也因此受到了内心的谴责啊,这几年的内心折磨,已经够了,如果你战友知道你还活在自责当中的话,他也不会高兴的,放下这一切吧,就让它成为往事,随风而去吧。”

  李欣也在旁边扶住我,眼睛有点微红的说,“是啊忠义,放下吧,只要你想放下,就一定能行的,真没想到你内心还有这么大的压抑,人不能总活在过去啊,他一定会原谅你的,你也要原谅你自己。”

  “我可以原谅我自己吗?我可以吗?”我看着他俩,泪眼蒙蒙的问道。

  这些年来,我一直在想找一个借口,或者说是理由,想让自己卸下这个沉重的包袱,可每一次,又不得不继续背着它,因为我实在找不到任何能卸下这包袱的理由,宁愿它沉重的压在我身上。

  “当然可以,你应该原谅自己,我们都能理解你,义哥,作为多年的兄弟,我居然不知道你心里还隐藏着这么大的事情,说出来就好了,没事了,你以后不用再一个人扛着了,我们都可以为你分担,过去的,就让他过去吧。”焦八的这一席话,让我心里舒坦了不少,似乎心里的压力也没那么大了。

  李欣微笑着说,“是啊,你还有我们呢,没事的忠义,都过去了,一个大男人,就别哭哭啼啼的了。”

  她让我感觉很温暖,真就有点像是妻子在安慰丈夫一般,不知不觉,我跟李欣的关系好像又近了一些,但也可能是我自己单方面的感觉,人家心里怎么想的,我也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