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73 胡搅蛮缠








  我擦了擦眼泪说,“对不起,我有点失态了,但说出来后,感觉是好多了,谢了。”

  “靠,还矫情上了,你没事就最好了,对了义哥,你可能还不知道,我能救你出来,是全靠另一个人帮忙,要不然,我根本也救不了你?”焦八突然话锋一转,很严峻的说道。

  “帮忙?靠谁啊?”我很惊讶,但是心里多少已经有点眉目了,而之前的那种心酸痛楚,似乎都在慢慢消减,看来这说出来后,真比压在心里强多了。

  焦八撇着嘴说,“这...我也不知道她是谁,只知道她是个女人,我看不到她的样子,仅仅只是听到她的声音而已,是她告诉我,你被困在了虚拟空间里,并且还告诉我救你的方法,要不然我根本没能力破解那个阵法。”

  “女人?难道...真的是她?”除了那个古代的女子,我真想不到其他人了。

  “她?哪个她?”焦八急忙问道。

  我低声说,“应该是那个古代女子,我不是跟你说过吗,为了能放我出去,她已经跟其他巫师翻脸了,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?”为了救我,她会不会再次忍受着什么折磨呢?我真是于心不忍啊。

  “这就怪了,那个女人为什么非要救你呢?”李欣在旁边问道。

  “我...我也不知道,但我感觉,她内心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跟她接触的那段时间,她似乎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男人,也许,她是被情所困吧。”我唯一能想到的,也只有这个了,但我还是很感谢她,要不是她的出手相助,我根本不可能从那虚幻的空间里逃出来。

  “你就那么肯定是她?”李欣再次问道。

  我点头说,“恩,这里就我们三个人,除了她以外,还会是谁呢?”

  “好了,不管怎么说吧,要是没有她的帮忙,我也不可能联系到你,要知道,你当时已经在另一个空间了,就算我们喊破喉咙,你也是听不到的,这些联络的方法,还有救你的方法,都是那个女人告诉我的,于情于理,咱们都得谢谢她啊,我也挺佩服你的义哥,居然能让一个女巫师回心转意,你还真是有两下子啊。”焦八这话听着怪怪的,也不知道是在夸我,还是再埋汰我呢。


  “行了,别说这个了,对了,顺子和少宇怎么样了?你给他俩安顿在哪了?”我问道。

  焦八拍拍我胳膊说,“放心吧义哥,他俩没事的,我给他们安顿在原先的地方了,有大个子和馒头两人看着,应该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“馒头?大个子?他俩不是上船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我愣头的问道。

  “是焦八去船上把他们给喊下来的,一组喊下来一个人,这样不至于没人看着他俩,那两组各少一个人,也应该没什么大碍。”李欣接话说道。

  我点头说,“原来是这样,现在这么一搞,就少了四个人,每组就剩三个人了,事情还没搞怎么样呢?人员先少了,麦老他们那两边有什么进展吗?”

  焦八摇头说,“什么进展都没有,但比我们幸运点,他们两组目前没遇到任何麻烦,看来这法阵的力量啊,都让我们给遇上了。”

  李欣一脸担忧的说,“遇到麻烦到不怕,可我们这么盲目的瞎走也不是办法啊?这六角法阵到底怎样才能打破啊?”

  “呵呵…我也想知道,可惜...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啊,看来咱们这次的希望真不大啊。”焦八眉头紧锁,现在的他,早就穷途末路了。

  我扫视他们一眼,轻声说,“我知道怎么打破这法阵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你知道?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焦八顿时很惊讶。

  “是…是那个古代的女子告诉我的。”我没隐瞒,如实说了出来。

  “什么方法,说说看。”焦八顿时来精神了。

  “她告诉我,要想打破这六角法阵,首先要找到他们六个法师的棺木,只要把这六个棺木连带着尸体给焚烧了,那这法阵的力量自然就会打破。”我说比比划划的说道。

  “六个巫师?六具棺木?看来还真是这样,不过…你能肯定那棺木里就一定有他们的尸体吗?”焦八反问一句。

  我没好气的说,“靠,这我哪知道啊,我又没见到,她当时只是这么跟我说的,但我看…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焦八摸着下巴看我一眼,并没有说话,看样子是在琢磨事情,他每次闭口不言的时候,准是在想事情,要不然就他那贫嘴,哪能闲的住啊。

  “这个也是她告诉你的?你感觉那能是真的吗?你就不怕她害你吗?”李欣的防备心很重,但她更像是感情用事,对那个古代女子总有一种敌意,就算之前她对付过我们,可那也是过去式了。

  我看她一眼,很坚决的说,“她不会的,她既然能告诉焦八救我的方法,就没有必要骗我。”

  李欣冷哼一声,“那万一救你只是一个计谋呢?而目地却是要把我们一网打尽?你没有想过,你跟她非亲非故的,她为什么要帮你?要是没点什么目地的话,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?”

  “李欣,你为什么总把人想的那么坏呢?我相信她,她不会的,她…”我说道这的时候,突然停下了。

  我本想说,她一直再用你的外表,我之所以相信她,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,但最重要的,还是那个古代女子打动了我,她给我的感觉,并不是那么无情无义,相反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,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,绝对错不了。

  “她什么?我看你真是被她给迷住了,小心她妖言惑众,到时候你着了她的道,恐怕就会万劫不复了。”李欣唱高调的说道,那样子真是很气人啊。

  “你…你怎么越说越过分了?我哪里被她迷住了啊?你简直就是胡搅蛮缠。”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。

  李欣这脾气一上来,比珍妮可难对付多了,珍妮是大小姐脾气,时好时坏,而李欣则干脆是跟你对着干,甚至是先下手为强,馒头为什么怕她,就是因为李欣的火爆脾气,她差一点就把馒头的脖子给抹了。

  “谁胡搅蛮缠了,你本来就是,难道我说错了吗?你看你那样吧,一提起那女的,眼神都变了,色迷迷的,我说金忠义啊,难怪珍妮会说你,只要见到美女你就爱,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,通过这一件事情,我就敢肯定,你绝对是对那个古代女人有想法了。”李欣撇着嘴,也说不上来是不是吃醋了,但这话里话外听着就是在故意找茬呢。

  “你在吃醋吗?”我笑看着她。

  “滚蛋,谁会吃你醋,你还是想你那个古代的美女去吧。”她白我一眼,冰冷的说道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?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?你不知道,我…我也没法跟你说。”我真的很想告诉她,可我最终还是忍住了,有些事情,不能当面说,甚至连提都不要提起。

  “你有什么话就说啊,干嘛吞吞吐吐的,我就知道你肯定隐瞒了,痛快说。”李欣这脾气,真是难搞,一旦她发飙,一般人很难劝住。

  “我...我说不出口。”我一下说走嘴了,这么一说,不就是摆明隐瞒了吗,我真想抽自己一大嘴巴。

  “行啦,你们两个都吵吵什么啊,不见面还想,一见面还吵,都不闲烦啊?李欣你要这么烦义哥的话,那当初就别那么急着让我救他,现在救出来了,你又跟他吵吵个没完,都干嘛啊?还闲事情少啊?”焦八瞄了李欣一眼,有些心烦的低吼道。

  “我...我没那个意思。”真没想到,李欣她居然服软了,这还是那个炸药性格的李欣吗?要是换做往常,焦八敢这么跟她说话,她早就大嘴巴抽过去了,今儿个真是让我大吃一惊了。

  “还有你,明明就是隐瞒了事情?怎么连句实话都不能说呢?难怪李欣会生气,我看着都不得劲儿,要是有话,就趁早说,别他娘磨磨唧唧的。”焦八又瞪我一眼,语气很重的说道。

  我们两个人被他训的一句话都不说,彼此互看一眼后,都叹了口气,我心里也纠结的要命,到底要不要说呢。

  可这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了,“嘿,我说老八,你他妈在这训孙子呢啊?”我伸手给了他一脑瓢,我们俩差点被他骂的不敢吱声了,他到是过瘾了,我们俩差点无地自容。

  “训你也是活该,谁叫你不说实话来着。”李欣冰冷的说道。

  “呵呵,也对,反正你也挨训了。”我看着她,笑嘻嘻的说道,气的李欣差点伸手抽我。

  焦八顿时急了,“行了行了,你们俩都别闹腾了,愿意打情骂俏,等离开这后你们随便,现在都给我闭嘴,我刚才想了一下,那个女人留下的信息应该是正确的,这六角法阵,是那六个巫师所建,一旦他们的尸体被烧毁,灵魂很有可能会受到诅咒,甚至是可怕的惩罚,毕竟这法阵是逆天的存在。”

  “法阵的力量,说白点就是源于那六个巫师的合力,一旦他们的力量消失了,那这六角法阵自然也就被打破了,就算是跟天时地利有关系,但只要消灭了巫师的力量,其他的都好办,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了,最简单的办法,也就是最有效的,焚烧尸体,绝对可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