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76 大脑幻觉










  我并没有马上开枪,而是举枪对着它,子弹现在可是很珍贵的,我不能随便再浪费了,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,我尽量不开枪。

  李欣这时也把枪拔了出来,枪口对准了前面的黑影,可她刚要开枪的时候,就被我给按住了。

  “等一下,先别开枪,看看它要干什么?”这鬼东西到底在玩什么花样?一会儿跑这边来,一会儿又跑那边去的,都快给我弄迷糊了,难道说…它是有意再试探我们吗?

  “它看起来好像是人类,但又…不太像,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?”李欣端着枪,有点害怕的问道。

  “我也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正当我刚要打开手电的时候,那个鬼东西向后一躲,突然就在船尾消失了,起码我和李欣所站的这个角度是绝对看不到的,它很有可能躲进了古船的另一边,也有可能是上船了,总之船尾是没有了。

  “它不见了。”李欣惊讶的说道。

  “恩,这东西神出鬼没的,保不准一会儿还得窜出来。”可就在这时候,我突然用余光看到,在我们两人的周围,似乎有很多黑影在飘动。

  我扭头一看,顿时目瞪口呆的,在我们周围十多米远的地方,居然漂浮着很多黑影,这些黑影的速度还很快,就在我们周围来回的穿梭,除了留下的影像之外,我根本看不清楚它们是什么。

  这些黑色的影像,就好像灯光下人的影子一般,在这昏暗的天空下,穿梭在我们周围,我甚至还能听到一种可怕的声音,似乎就在我的耳边徘徊着。

  我不自觉的往后退了数步,身体直接贴在了古船上,冷汗顺着我的额头就开始往下流,我呆滞的看着这些黑影,他们在我眼前飘来飘去的,甚至有些黑影会突然间冲到我的面前,但除了一片漆黑之外,我什么都看不到,这些诡异的影像,折磨着我的精神,刺激着我的大脑,那种头痛的感觉又上来了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呼吸都开始急促了,我一手捂住自己的头,一手端起着枪来回的瞄准,嘴里却反复的说着一句话,“别过来,都别过来,离我远点,都他妈离我远点。”

  “忠义,你怎么了?你这是怎么了?”李欣急忙跑到我身边,她一脸担心的问道。

  我看她一眼,喘着粗气说,“我们周围都是黑影,都是黑影,你没看到吗?它们一直在围着我们,一直在围着我们啊。”

  “天呐你这是怎么了?我们周围哪有什么黑影啊,你可别吓我啊。”李欣用力的抓住我胳膊,她脸上写满的担忧,眼神迷离的望着我说道。

  “啊~~我...我的头啊。”

  头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,这到底是怎么了,我直接蹲了下来,用拿枪的手,不停的敲击着自己的脑袋,这次头痛感比之前还要难忍,我恨不得都想将自己头给敲碎,那种几万只虫子乱爬的感觉,简直没法形容了。

  “忠义,你这是怎么了?你说句话啊?我求你说句话啊。”李欣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不让我再敲击自己的头了。

  可我疼的实在是受不了了,我脑袋不停的往古船上撞,“我的头,疼...疼的我受不了啊。”我浑身都开始发颤了,自从我开始反抗古船的力量后,这种头痛的感觉似乎一次比一次严重,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挺多久,我甚至想摧毁身边的一切,来发泄这种难忍的疼痛感。

  李欣上前一把抱住我,她紧紧的把我搂在她的怀里,“没事的忠义,没事的,焦八很快就回来了,你挺过去就好了,我在这呢,我在这呢,我会一直在这陪你的。”

  “你走,走啊,别管我了。”我一把推开李欣,回身再次用头去撞击古船,‘咚’的一声闷响,我就感觉自己是天旋地转的,那种头痛的感觉似乎也减少了一些,接着,我的眼睛里好像进了什么东西,周围居然变成了红色。

  我的四肢开始发飘,眼前的一切都变的模糊了起来,我身体一歪,直接摔倒在冰面上了,这一次感觉舒服多了,那种折磨,我真是忍不住了,有那么一瞬间,我都想一枪解决了自己。

  “我的天呐,忠义,你流血了,你流血了。”李欣赶忙跑过来,她蹲下来一把抱起我,然后用手按住我的额头,一脸紧张的说,“你别乱动,我想办法给你包扎,你千万别乱动啊。”她说着话的功夫,就把背包打开了,她的背包里面装着急救的药品。

  我冷笑着说,“这样不是很好吗?死了就解脱了,死了就一了百了了,我就不用再受折磨了。”有那么一刻,我真感觉死亡就是解脱,我到底是怎么了?为何会如此的头痛,我不知道,也想不明白。

  “你说什么傻话呢,有我在,你是不会死的,坚持一下,焦八他们就快回来了。”李欣在找纱布为我包扎,可这时候的她,居然有点慌了,动作也是乱七八糟的,一向冷静沉稳的她,现在也是手忙脚乱的,那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愁容,眼角似乎还挂着泪水呢,看到她这样,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。

  就在她为我包扎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焦八的喊声,“义哥,李欣...”声音就在我们附近,看来他们是赶过来了。

  李欣急忙回头一看,这才松了一口喊道,“焦八,忠义受伤了。”



  很快,杂乱的脚步声就越来越近了,焦八果然带着麦老他们赶了回来,我大概看了一下,除了馒头他们四个人不在这之外,其他人一个都不少,看他们这精神状态,应该还算是比较顺利,似乎是没遇到什么太大的危险。

  当焦八看到我的样子时,他大吃一惊的问道,“这...这是怎么了?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呢?”

  “先别说这么多了,救人要紧。”

  麦老一把接过李欣手里的东西,亲自为我包扎了起来,这老家伙还是那么的干练,不管干什么都是那么的专业,按理说李欣才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医生,可真到这关键时刻,还得是麦老出手,李欣刚才明显有点害怕了,要是焦八他们再不赶回来,想必她都得哭出声来。

  在他为我处理伤口的时候,我就听焦八带着火气问李欣,“这到底是这么了?好端端的义哥怎么会受伤呢?”

  李欣脸色难看的说,“我...我也不知道,他头上的伤,是他自己撞的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忠义他自己撞的?他脑子有病啊?”珍妮这个女人,我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,用到我的时候,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不用我的时候,她把我扔到一边不理不问,我现在受伤了,她居然连问都不问一声。

  “你别插话,听李欣把话说完。”焦八冰冷的打断了珍妮。

  李欣低头看了我一眼,随后拉了焦八一下说,“我们去那边说吧。”

  几个人居然背着我,走到一边去说话了,我不知道李欣再跟他们说什么,但总能看到焦八和常山的目光向我这边看过来,其实这事儿我都没法解释,我为什么会看到那些诡异的黑影,又为什么会头痛的如此厉害,我自己都不知道,她又怎么能说清楚呢。

  几分钟后,他们又走了回来,麦老这时也帮我包扎好了,他把我扶了起来,关心的问道,“放心,没什么大碍,不过以后可要小心了。”

  我向他笑着点点头,之前的头痛,减轻了不少,只不过头还有点晕罢了,焦八走到我跟前说,“李欣跟我说了你的情况,义哥,你...你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我开始出现幻觉了?这不可能,我头脑很清醒的,你少在跟我胡扯。”我瞪着眼睛低吼一句,焦八说话越来越不靠谱了,我会出现幻觉,纯属他妈扯蛋。


  焦八按住我胳膊说,“你听我说,你可能还不知道,强用意志力来冲破法阵的力量,按理说,是会让你意志力变的更强大,可它还有一个弊端,就是会对人的大脑,造成一定的伤害。”

  “这种伤害其实很小,时间一长,慢慢就能恢复过来了,可你却不一样,你几乎已经发挥到自身的极限了,再连续的突破法阵力量的同时,它对你的大脑影响也很大,伤害是非常严重的,所以你才会总感觉头痛....”

  “等一下,你那意思?是说我有精神分裂?脑子秀逗了?”我伸手指着自己头,看着他问道。

  “也不是这样,这种伤害...我说不清楚,头痛只是一个开始,就好像你刚才看到的黑色影像,那些东西都是不存在的,是你脑子产生了幻觉,才会出现这些影像的,至于再严重的后果...我就无法想象了。”焦八一脸的严肃,用力紧了紧我的胳膊。

  我突然有点傻眼了,“你的意思是,我很有可能会死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