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77 预知能力








  “恩,你要是在强用自身的意志力,来突破法阵的力量,结果很有可能就是...法阵不但突破不了,你最后兴许死亡了。”焦八很干脆的说道。

  我顿时感觉全身无力,脑袋‘嗡’的一下,之前我所做的一切挣扎,难道都是徒劳的?

  我自嘲的笑着,“这么说来,人的力量,还是没法跟这些邪门歪道来抗衡啊,你打算让我怎么做?”我感觉焦八这么说,好像是有别的用意。

  “义哥啊,听我一句,你还是别上船了,暂时留下来看着顺子他俩吧,我让大个子回来。”焦八按住我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  我一把打掉他的手,“你什么意思?是怕我上船会拖你们后腿吗?”我心里这个窝火啊,焦八的话,我多少还是有些不相信,这顺从法阵的力量是死,难道反抗也得死吗?要按照他这么说,我们岂不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吗?

  “忠义,焦八不是这个意思,他也是为了你好啊…”

  “行了,你不用多说了,我什么情况我心里很清楚,我的命,我自己来做主。”我直接打断了李欣的话,这件事情,谁说也不行,就算焦八的话是真的,我也不能停下,这关乎到所有人的生命。

  “义哥,你这又是何苦呢?总不能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吧?”焦八还在劝我。

  “依我看啊,忠义的事情,没你说的那么邪乎,他所看到那些影像,你说是幻觉,要按我说,兴许还是预兆呢。”一直没有开口的常山,总算说了一句让我心里舒坦的话。

  “预兆?这怎么可能,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。”焦八居然也会谈逻辑,他变的都有点不像他了,我们这一路走来,又有哪一件事情是可以用逻辑来判断的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?这人的大脑是很微妙的,你不也说了吗,忠义的大脑被严重刺激,在突破法阵的同时,受到了一定的伤害,按理说,大脑受到严重的刺激,会变成白痴才对,可忠义却没有,他只不过是头痛和能看到一些影像而已,这不正好相反了吗?”常山带着笑容说道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  “听起来…好像也有点道理啊,兴许...真是预兆也说不定。”麦老看我一眼,轻笑了一下,这老家伙总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,很少有发愁的时候。

  可我到不认为这是什么预兆,当然我也更不相信能因此而丧命,我为什么会头痛的这么厉害,想必应该跟这里的环境有关系,又或者说,通过这几次的精神对抗,我能跟这里的环境产生某种共鸣,这也是从我经历的事情里面,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,只是不知道这经验是对还是错。

  焦八最后一摆手说,“那就随便吧,义哥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他有些生气,最后干脆就放手不管了,焦八跟常山两人,表面看上去很像,可还是有很大的区别,常山像是隐居在世外的高人,而焦八更像是街边的神棍,虽然他很有本事,但他做事的风格确实很像神棍。

  我搂住他肩膀说,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你也知道,我是不可能不上船的,这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性命,我们必须得打破法阵才行,还有刚才那个黑雾,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生物,但肯定会很危险,我不能让你们都冒险,我自己一个人在下面享福吧?”

  “黑雾?什么黑雾?”焦八扭头看了李欣一眼。

  李欣一拍额头,恍然大悟的说,“呦,看我这记性吧,一着急就给忘了,我和忠义在等你们的时候,遇到一个奇怪的生物,但是…我没法形容它的外表,除了一片黑影之外,就只剩下一双绿色的眼睛了。”

  “绿色的眼睛?”焦八一脸纳闷的问道。

  “恩,只有一双绿色的眼睛,除此之外,就是一片漆黑,真就好像黑雾一样。”李欣点头说道。

  他们几个人相互看看,全都摇头表示不清楚,那鬼东西别说听人描述了,就算是亲眼看到也没人知道它是什么。

  麦老最后说,“行了,先别管那鬼东西了,大家休息一下,稍后准备上船。”

  在休息的时候,我目光冷眼看着珍妮,这个女人,她又一次让我寒心,就算我们仅仅只是队友,难道你连一句关心的话都不会说吗?亏我当初那么舍命的救她,现在她身边有马丁了,居然变的薄情寡义,真是让我失望。

  当我目光注视她的同时,最巧合的是,她居然也扭头看了我一眼,我们俩目光相对,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,仅仅只是轻声问了一句,“忠义,你...你现在好些了吗?”

  我冷笑一下,“暂时还死不了,就不劳您操心了。”

  珍妮被我说的脸色通红,也就没再接话,我们其他人这会儿开始商讨一些事情,这时候我才了解到,麦老和常山他们这两组,居然已经搜查完三艘古船了。

  麦老他们这一组速度最快,两艘古船全部检查完毕,而在搜查古船的这一路上,麦老他们居然没遇到任何事情,甚至连一点危险都没有。

  一路上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走了过来,没有法阵的力量,更没有我们所接触过的虚拟空间,除了古船里有点阴冷之外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不知道这是幸运啊,还是什么别的,总之是太不可思议了,要是在第一艘古船里,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还可以解释一下,可这搜查完两艘古船都没有事,只能说麦老他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,起码比我几个强多了啊,尤其是我,差点就死在里面出不来了。

  而常山他们这一组,则是和我们一样,只搜查完一艘古船,在搜查古船的时候,他们没遇到太危险的事情,只是法阵的力量,也让他们之间起过争端,但好在有常山在,一切都给化解了,这才没有酿成大错。

  这么算来,只有我们组是最倒霉的了,两个受伤昏迷的伤员不说,我还差一点就死在古船里,焦八和李欣也是一路磨难,总而言之一句话,我们组是运气最差的了,但不管怎么说吧,运气虽然差了点,但起码对法阵的力量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  我也从中知道了一些事情,表面看起来是遭了不少罪,但其实也算是得到了一些回报,尤其是那一场虚幻的幸福,至今都让我难忘,我真希望可以把那种幸福带到现实中来,只可惜,一切都只是梦幻罢了。

  而麦老他们对于我们的遭遇也感到很奇怪,按理说,六角法阵都是一体的,可为什么只有我们组遭受了这种极品的待遇呢?而他们两组却安然无恙,尤其是麦老他们,一路上平安的搜查完两艘古船,虽然都很安全的度过了,但却是毫无发现,也相当于没有任何的进展。

  “真是奇怪了,我们这一路是安安稳稳的,而你们却是危险重重,我们还想遇到点事情呢,这一路上虽然安稳,但也总是提心吊胆的,毕竟有点太反常了。”麦老纳闷的说道。

  我冷笑一下说,“你可别提了,安稳不是挺好吗,我们这一路遭了多少罪,差点就死里面啊,要不是我命大,真就回不来了。”一想起当时的情景,仍然是记忆犹新的,要是没有那古代女子的帮助,我将永远徘徊在那虚度的空间里了。

  麦老拍拍我胳膊,“有危险才能得到信息啊,起码我们现在知道,该如何打破这法阵的结界了,忠义啊,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别这么说,大家都很辛苦,我只是遇到了而已,要是换作别人,也一样,对了,咱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我看麦老一眼问道。

  “你要是没问题的话,咱们现在就出发。”

  原来搞了半天,他们是在等我,毕竟我额头受伤了,估计是想让我缓解缓解疼痛。

  “没事,我这就是皮外伤,咱们出发吧。”我无所谓的说道,这点小伤,在战场上根本算不上什么,即便是子弹打穿了小腿,那都得继续前进才行。

  “那好,大家伙把东西都拿好,我们准备上船。”

  这一次,我们是全体一起搜查这艘古船,目的就是要找到那六具棺木,最后在焚烧了棺木,好来打破这六角法阵的结界。

  从之前的搜查结果来看,麦老他们负责的那两艘古船是不可能有棺木了,他们已经彻底搜查过了,古船上什么都没有,麦老办事还是比较稳的,应该不会遗漏什么死角,从这一点上来看,这两艘古船就可以排除了。

  而常山他们搜查完一艘古船,并且盘查的也很彻底,常山坦言,绝对不会有差错,另一边,我和焦八李欣也搜查完一艘古船,所以说,这两艘古船也可以排除了,那么现在,就只剩下两艘古船还没搜查了。

  一艘是我们面前要搜查的这艘古船,而另一艘则是常山他们组负责的第二艘古船,由此可见,这六具棺木,应该就在这两艘古船之中,也许是两艘船上各自摆放了几个,再者,也有可能就在一艘古船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