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78 庭院建筑







  虽然知道了打破这结界的所在,可古船的力量,我们依旧掌握不了,它到底有多强大,这是谁也不知道的,也是无法预料的,究竟我们能不能顺利的找到这六具棺木,目前仍然是个未知数。

  可我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总感觉这次会出什么大事儿,这种感觉让我无法平静下来,心很慌,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,但愿是我杞人忧天了吧。

  临出发前,我们把强光手电的电池也换上了新的,然后又重新检查了一下武器装备,现在每个人手里的子弹都剩下不到一梭子了,弹药是非常的紧张啊,手雷也剩下不几颗了,子弹一旦用光,我们就只能用刀拼了,这对我们来说,是最困难的了,子弹充足的话,保命起码没问题,没有子弹,就等于减少一半生命力了。

  我们先顺着古船的船尾往船头走去,然后再从船头绕到古船的另一边,再继续往船尾走,这样就可以把整个古船的外表看个大概了,外表有没有明显的破损,几乎就可以一目了然了,顺便也好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来登船。

  从船尾到船头,这艘古船一共有四个船帆,分别在船头船尾各一个,船中有两个,这四个耸立的大船帆,使得这艘古船看起来更加雄伟气魄,而我这些人,在古船的下面却显得如此的渺小。

  可等我们从船头绕到另一边的时候才发现,这次我们不需要再用绳索来爬上船了,因为这艘古船的梯子就在我们面前。

  这梯子从船头的上面一直落到冰面上,就好像是特意为我们准备的一样,简直是恰到好处啊,真是奇怪了,好像目地就是用来迎接我们上船一样,诡异的厉害。

  “居然有梯子?太好了,终于不用再爬绳子了,我的手也不用遭罪了。”马丁看着眼前的绳剃,有点兴奋的说道,看他这熊样,似乎对爬绳子很打怵。

  “你那么高兴干嘛?这梯子无缘无故的就放了下来,你不感觉很奇怪吗?”焦八冷着脸说道。

  马丁不以为然的说,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焦八先生,是你们太多心了,这不过就是一个梯子而已,用不着那么大惊小怪吧?”

  “焦八说的对,还是小心点好,不管有没有危险,咱们都不能大意,你们在下面等我,我先上去看看。”麦老招呼一声,随后就顺着梯子开始往船上爬。

  等他顺利的爬到船上以后,才挥手示意我们上去,常山第二个动身,他抓着绳梯就往上爬,这绳梯的外表也结了一层冰,踩上去很滑,要是稍微不注意的话,就很容易从绳梯上面摔下来。

  我们为了安全起见,所以一次只爬一个人,这样也可以避免无谓的损伤,一是怕绳梯承重能力不够,要是人一多,必定会增加重量的,这绳梯都几百年了,万一承受不住的话,是很容易断裂了,到时候就真危险了。

  二是为了防止滑倒,要是爬在最上面的人,突然一脚踩滑了,在他摔下来的同时,保不准也会把下面的人给砸下来,所以这太危险了,一个人爬绳梯,就算真掉下来了,我们其他人在下面,多少也能起点作用啊。

 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,我们所有人都爬上了古船,而我则是最后一个登船的,等爬上古船的时候我才注意到,这船头根本就没有船舱,除了甲板之外,只有一些其他的船上用品,水桶和绳子之类的。

  我们只好顺着船头开始往船尾走去,当快走到船中的时候,出现了一个台阶,而在这台阶的下面,就是我们要找的船舱入口了,而在入口的两侧,又各有两个台阶。

  可这个船舱的入口,多少有点特殊,它居然有两个船舱口,正常来说,甲板处的船舱口,就只有一个,顺着船舱口下去,里面就是船舱了。

  可这古船的甲板处却没有船舱口,而是在船中有两个入口,而且这艘古船的整体结构,跟其他船只也有很大的区别,虽然这六艘古船都不同,但按理说应该都是大同小异才对。

  可这艘古船看上去,建造的结构更像是一座小城楼,船头肯定是平坦的了,但从船中开始,却一层比一层更高了,尤其是船尾,似乎有一个很明显的跃层,建筑的风格就像庭院一般,看起来是颇具艺术气息,但由于有船帆挡着,视线多少还有点不清晰,看的也不是很明显,但可以肯定的是,建造的风格是绝对不同的。

  “原来船舱的入口在这里啊,麦老,我们下去吗?”珍妮开口问道。

  麦老摇头说,“先不急,我们再到船尾去看看。”

  我们顺着台阶下来,然后再沿着船舱口两侧的台阶往上走,越过第三个船帆,基本上就快达到船尾了,这个时候看的就比较明显了。

  首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又是一个台阶,这个台阶很高,大概能有二三层楼那么高,从这台阶上去以后,就是一座基本上跟庭院一样的建筑了,果然跟我之前看到的差不多,这个小庭院很别致,里面只有一张大圆桌子,剩下的就是木凳子了,看起来更像是吃饭闲谈的地方。

  “这古船的建造很艺术啊,在下面的时候,看的不是很清楚,上来后才发现,还蛮特别的吗。”我走进这小庭院,四处看了看说道。

  “这古人还挺有雅兴的吗,居然在船尾建造这么一个别致的环境,晚上在这喝酒谈天,吹风赏月的,也别有一番风情的吗。”李欣带着欣赏的眼光说道。

  可常山却突然说,“这里并不是什么吃饭的地方,想必应该是用来观察的,你们看,这个庭院的建筑,是整个古船上,除了船帆以外的最高点了,视野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开阔的,用这里做瞭望点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”

  “在这里做瞭望点?这可是船尾啊?前面还有船帆挡着,为什么不在船头瞭望,却要在这?”我没明白的问道,感觉应该不是这样,这地方怎么看,怎么像是吃饭喝酒的悠闲之地。

  麦老看我们一眼说,“常山说的没错,这里就是用来瞭望的,船头有船头的瞭望点,船尾自然也有船尾的瞭望点,远洋出海,不光是注意前方,四周的环境都要注意才行,明代人出海时期,没有雷达,更没有那些先进的仪器,唯一的办法,就是用望远镜来观察周围海域的情况,所以才会在船尾建造这么一个瞭望点。”

  “就算是这样的话,可为什么别的古船就没有这个瞭望点?”我还是有点没明白,虽然我出海多年,但对于古船的建造,真是一点也不懂。

  麦老伸手指着远方的另一艘古船说,“其实每一艘船上都有,只不过是建造的形态不同,你们看,有些船尾会有一些特别高的柱子,仅次于那些船帆,而在那柱子的上面,就会有一个小瞭望台,水兵们会轮流站在瞭望台上,负责观察周围的情况,其实跟这个瞭望塔,基本性质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这一路走来,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能难住麦老的,他手指的古船,其实只能看到个船型,那上面的瞭望台,根本就看不见,但我仔细想了一下,好像确实是这样,他说的话也蛮有道理的。

  听了麦老的话后,珍妮突然表示有点明白的说,“哦,原来是这样,麦老你懂得还真多啊,我是越来越佩服你了。”

  麦老摆摆手,很无所谓的说,“这算不得什么本事,很多人都明白的,常山和焦八两人也都知道。”

  焦八只是笑笑,没有答话,而常山却说,“我也是推断的,毕竟这里建造的这么高,不可能只是用来吃饭的,而且这里的位置还很好,适合做瞭望点,不过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,这艘船的主人,在当时应该是比较有地位的。”

  “这艘船的主人?你是单说这艘船的主人,还是....”焦八眯着眼睛问道,也没听出来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含义。

  “当然是单说这艘船了,这里目前有六艘古船,也就是代表有六个法师,可我们谁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就是这六个黑暗法师中,是不是也会有一个带头法师呢?”常山说着话的同时,扫视了我们一眼。

  “你说的没错,什么事情都是有带头人的,这六个法师里,肯定也有啊...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是说,这艘古船,很有可能就是那大法师的墓葬地吧?”焦八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问道。

  常山点头说,“恩,就是这个意思,不过目前已经排除了四艘古船,这六具棺木,很有可能是同在一艘船上,但也有另一种可能,就是那资历最高的大法师自己独占一艘古船,其余的五个法师棺木,则是葬在另一艘古船里。”

  常山的话说完后,焦八突然眼神一变,他转着眼珠子说,“有点道理啊,按照正常来分析,应该是六艘古船,每一艘古船里都有一具棺木才对,可现在排除了四艘,仅剩下两艘,很有可能真是你说的这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