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80 小峰受伤







  事情只能商定个大概,我们手表失灵了,无法能算准时间,而且也不知道这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幸运的话,我们两组人都能活着,兴许还能打破法阵的结界离开这个鬼地方,可要是点背的话,也许就有得一组人扔这,甚至是我们两组人全军覆没,这都是有可能发生的,毕竟我们没有任何的把握。

  最后麦老说,“不管遇到什么危险,能躲的就躲,无论我们谁先退出船舱,都要在船舱口等上一段时间,大约一个个小时吧,自己估算一下,要是另一组人还没出来的话,就必须下船舱去营救。”

  按理说,要是另一组真没出来的话,之前跑出来的那组人就应该撤退的,可是我们根本无路可退,不打破法阵的结界,我们只有死路一条,所以说,我们只能一路往前走,连退路都已经没有了,不是胜利,就是死亡。

  “恩,那就这么定了,老八,我们走吧。”我向麦老点点头,打开左边的舱门,率先就走了进去,焦八和李欣他们也随后跟了上来。

  可等我走进来之后才发现,这里跟其他古船还真就不一样,按理说,舱门里面应该是宽阔的过道才对,可这里面狭窄的要命,只能容纳两个人的身位,而且这条过道处,从走进来之后,就明显感觉有一股阴风直面扑来。

  我和焦八两人打头走在最前面,这过道不光狭窄,还很矮,几乎一伸手就能碰到棚顶,而且两侧也就没有船舱,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通道,跟船舱的过道处有很大的区别。

  李欣在我身后小声说道,“这里哪来的风呢,吹的我脸都疼。”

  “可不是吗,这里全是封闭的,怎么还有这么冷的风呢,真他妈邪门了。”老水在李欣旁边嘟囔一句。

  这过道里的风,虽然不硬,但是却非常冷,吹在脸上就如同小刀割过一样,我甚至都能感觉它穿透了我的防寒服,直达骨髓的深处,这是最要命的,再这么吹下去,恐怕就得类风湿了。

  焦八这时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,“这叫空穴来风,这风可是阴风,证明这里尸气很重,那棺木很有可能就埋在这附近,大家伙小心点。”

  “难怪会这么冷呢,感情是阴风啊。”我冷笑着说道。

  这阴风吹了大概三两分钟的时间,就慢慢的消失了,我们五个人走的并不快,相反速度还放慢了不少,过道处是一片死寂,除了我们几个人的脚步声之外,我什么都听不到。

  这里安静的太诡异了,可气氛却显得很紧张,空间太小,有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,这要是遇到什么突发事件的话,想找个地方躲开都是问题。

  我们每走一小段路程,焦八就会停下来仔细看看周围,手电光会把四周彻底翻查一遍,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,尽量做到万无一失。

  而每次停下脚步的时候,我都会听到其他人的喘息声,就连焦八都不例外,这证明每个人都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,古船的力量是未知的强大,我们到底能走多远,谁也不知道。

  打从这阴风消失后没多久,我耳边就传来一种‘吱吱吱’的声音,跟那老鼠的叫声很像,而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很可能就是那个佝偻漆黑的鬼东西,除了它,我想不到还有别的生物会发出这种声音了。

  “我怎么总感觉周围有声音呢?你们听到了吗?”李欣终于按耐不住了,停下脚步四处的查看,可这里的空间就这么大一点,看也是白看。

  “我也听到了,好像是老鼠的叫声。”老水急忙接话说道。

  “老鼠?这古船都几百年了,哪来的老鼠啊?”小峰有点迷惑的问道。

  “是那个黑雾一样的东西,我记得它的声音。”我冷着脸,低声说道。

  李欣顿时一惊,一把抓住我胳膊问道,“就是那个绿眼睛的东西?”

  她似乎有点害怕,抓住我的胳膊的手很用力,我拍拍她的手背,安慰着说,“恩,别担心,我们这么多人呢,就算真是那鬼东西,也有办法对付。”在安慰她的同时,其实也是在安慰我自己,人多壮胆罢了。

  “嘘...”焦八这时突然把食指竖在嘴前,意思让我们别出声,等我们安静下来后,他扫视我们一眼,小声的说,“拜托,这里很危险,大家先不要说话,集中精神走路。”

  焦八的脸色很严峻,也照比之前冰冷了许多,可见事情很严重,从他语气就能听出来,他是在命令我们,我们几个人只好点头答应,不敢再多说一句废话。

  焦八满意的点点头,我们这才继续向前走,没过多长时间,一个岔道口就出现在我眼前,可就在这时候,我就听后面‘咔嚓’一声脆响,紧接着小峰突然在后面大叫一声,“啊…救我啊。”然后就是‘咣当’的一声闷响,顿时吓我们一跳。

  我们几个赶紧转身去看个究竟,手电光下,小峰脸朝下的侧身趴在地上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几个也不知道,毕竟小峰是在最后,我们后脑勺也没长眼睛啊。

  老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他也是离小峰最近的,他赶忙蹲下身子扶住小峰,“小峰你没事吧?”我们其他人也立刻围着他蹲了下来。

  “我的腿...我的腿啊....可...可能断了。”小峰疼的脸色发白,呲牙咧嘴的说道。

  我这会儿才看明白,他的左脚把过道下面的木板给踩踏了一块,现在左脚还在那坑里呢,这一塌不要紧,他身体肯定会失去平衡,也就直接给他绊倒了,这一下真就容易把他的迎面骨给掰断,这属于是硬生生的靠重力给折断的,那滋味肯定老难受了。

  “赶紧把他弄出来。”我招呼一声,我们几个人轻手轻脚的抬起他,等把他拖到了一边,让他身体靠在墙上后,李欣赶忙给他检查一下受伤的小腿。

  小峰疼的是冷汗直流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看他这样,估计是伤的不轻,他咬着牙骂道,“他妈的,我怎么这么倒霉呢,真他妈的杂碎,FUCK。”

  “你冷静点,李欣正给你做检查呢,放心,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我蹲在他跟前,按住他肩膀说道,看他这样子情况很不乐观啊。

  可几分钟后,李欣大喘一口气说,“还好,算你命大,没有伤到骨头,就是有点扭伤,这得亏是你身体倾斜了,要不然这条腿肯定就断了。”

  “真的没事?”我看着她问道,多少有些怀疑,我怕李欣又是再说安慰人心的话,铁面就是个最好的例子,明明是很严重的伤,却楞说没什么事。

  李欣一脸的认真,“这次是真的没什么事儿,放心吧,绝对没伤到骨头啊。”

  “那他怎么疼成这样了?”我还是有点怀疑,要真只是扭伤的话,不至于痛的冷汗直流啊。

  “那是他自己的原因,精神上的压力而已,老水,你去找块冰来,我得给他敷上,稍微休息一会儿,他就应该能走了。”李欣抬头说道。

  这里到处都是冰,老水用刀随便就搞了一块,李欣把冰块敷在了小峰的脚踝处,然后回头看我们一眼说,“他暂时还不能走路,我们得留下来看着他了。”

  我看焦八一眼,意思让他拿注意吧,是继续前进,还是留下来等小峰,我都无所谓,最重要的是,大家必须得在一起,绝对不能再分开了,要不然肯定还得出事儿。

  “咱们不能停下,这里面的阴气太重了,总在一个地方呆着,时间长会对我们身体有伤害的,而且这里的环境很差,空间太狭窄了,一旦遇到危险,我们想跑都来不及。”焦八的意思很明显,我们必须得走。

  李欣有点为难的说,“可是...他现在走不了啊....”

  “不,我能走,只要骨头没受伤就行,放心吧,我是不会拖累大家的。”小峰是个很刚强的人,说着话的功夫,他居然双手支撑着地面站了起来。

  可他刚站起来,眼瞅着又要摔倒了,李欣急忙上前一把扶住他,“别勉强自己了,你现在不能乱动,焦八,咱们还是等一下吧,他现在走路都费劲。”

  “不行,绝对不能等,走不了就背他,老水,你先背着小峰,累了再换我们。”焦八的语气不容任何人反驳,现在的他,也有权利来领导我们,这狭窄的地方,确实不适合久留,太危险了。

  我们把小峰搀扶起来后,老水背着他,可现在又有问题来了,前面就是个岔道口,我们得做出一个选择才行,我拿手电在左右两边的岔道口处都看了看,可仍然是一头雾水,什么发现都没有。

  “怎么办?走哪条路?”我再次把难题丢给了焦八,既然他要领头,自然由他来做主。

  焦八瞄我一眼,很简单的说了一句,“没什么怎么办的,大家分散,你和李欣走左边,我和老水他俩....”

  “绝对不行,你疯了啊,我们一共就五个人,现在还受伤一个,再分散就没人了。”我直接打断了他,再分散简直就是作死,别说找到棺木了,兴许走到半路就得死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