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82 巨大船舱










  这时我突然想起,那古代女子告诉我的信息,“我听其中一个女巫师说过,法阵的力量是不可以直接杀死我们的,它只会控制我们的心智,要想杀死我们,一个是邪灵,再一个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做到。”

  起码到目前为止,我们所受的伤害,都是源于内心的世界,就包括顺子和少宇都一样,要是没有贪念的话,他俩也不会变成这样,这时候我是真怀念大个子和馒头了,要是他俩在的话,也不至于变成这样,这该死的六角法阵,我狠的心都痒痒啊。

  焦八猛的一惊,“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可就麻烦了,这后面肯定还有什么阴谋,不过那女人的话也不能全信,法阵的力量可能是杀不了我们,但你别忘了,那力量会让我们生不如死,然后互相残杀,最后甚至是自杀,而且...你不是说,这里面还有某种可怕的生物吗?”

  “没错,我和李欣都见到过那鬼东西,也许他们几个人的失踪,就是那鬼东西所为呢。”一想到那浑身漆黑,绿眼睛的鬼东西,我心里就有点打怵,要是李欣落到它手里,那还能有好啊。

  焦八叹口气,显得有些疲倦的说,“唉...没办法了,只能顺着手链的信息往前找了,咱们走吧。”

  我和焦八俩人顺着左边的岔道口就往里走去,这条岔道口比之前的过道更狭窄,感觉就像狗洞一样,必须得猫着腰走才行,要是直起身子,就直接撞脑袋了。

  这一路上我都在担心李欣的安全,我是真怕她出点什么事儿啊,要是李欣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我得狠自己一辈子,那种焦虑的感觉,无法形容。

  要是我让她跟着我和焦八的话,又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,我心里一直在祈祷,祈祷她能平安,这种心急如焚的感觉,真的很难受,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我现在恨不得杀人,恨不得将整个古船都给炸了。

  至于老水和小峰,说实话,我仅仅只是有点担忧而已,一是大家交情不深,再一个他们都是马丁的人,可即使这样,我也得想办法救他们,铁面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队友,我想他们两个也不会太差,毕竟他们才是最亲近的人,仅凭这一点,我就得放手一搏啊。

  我走路的速度很快,几乎就是小跑了,焦八被我甩在了身后,他在我后面轻声喊道,“义哥你慢点,等等我啊。”

  我回头说道,“我他妈能慢的下来吗,李欣他们几个还生死未卜呢,我能安静下来吗?”

  焦八这时突然快跑到我跟前,他一把按住我肩膀,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,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看样子是累坏了,可就是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“你干嘛?”我瞪着怒火的眼睛问道,我心里的邪火是越烧越旺,那种恐惧的感觉早就消失不见了,我除了愤怒,剩下的就是憎恨了。

  焦八大喘了两口气,“你慢点,跑那么快有用吗?平时挺冷静的,怎么现在那么慌呢?我跟你说几遍了,一定要冷静下来。”

  “冷静?我他妈到想冷静了,可我能冷静下来吗?他妈了蛋的,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抓走了李欣,我非将碎尸万段不可。”我握紧拳头,咬着牙大声的骂道,我浑身都开始哆嗦了,并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怒火,我就快失控了。

  焦八用力摇晃着我的身体,瞪大眼睛低吼道,“你他妈给我冷静点,大喊大叫有用吗?你别忘了,法阵的力量会随时控制住你愤怒的心,到时候你要想再突破这力量,就没那么容易了,你发疯了不要紧,可李欣呢?你又怎么去救她?”

  焦八的一席话,就像一盆冷水,直接泼了我一身,使怒火中烧的我,这才渐渐熄灭了愤怒的火焰,他说的没错,要是再这么烧下去,法阵的力量很快就会控制我,随后又会由愤怒转变成仇恨,到时候我就无法指控了,别说救人了,我不害人就算万幸了。

  我再次深吸了几口气,让自己从愤怒中清醒过来,我必须得冷静,要是连我都失控了,还怎么救李欣他们,但愿李欣能挺住,我的心就跟在滴血一样的痛,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温馨幸福的场景,虽然明知道那一切都是虚拟的,可我真希望有那么一天到来。

  焦八看我平静了下来,这才松开手说,“这就对了,你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,要想救李欣,光靠愤怒是没用的,这样只会坏事,你必须得冷静下来,法阵的力量很强大,别再让自己受伤了。”

  “我…我知道了,不好意思,我…我刚才有点失控了。”我像个小孩子一样,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  焦八伸手在我胸口打了一拳,“很好,别忘了,我们还得打破法阵来救顺子他们呢,走吧义哥。”

  我们两人再次出发,这条岔道口很长,走了一段时间后,慢慢就开始变成了弧形,也不知道通向哪里,两侧更没有船舱,感觉就像在煤矿的井下一样,呼吸都有点困难了。

  “这条路怎么这么长?到底通向哪里啊?”我走在焦八的后面,随口问道。

  焦八头也不回的说道,“从距离上来看,应该是快走到船尾了。”

  “船尾?难道这船就没有船舱吗?”我很纳闷,这是个什么鸟船啊,设计的这么奇怪呢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,顺着走就是了。”焦八轻声回了一句。

  等我们顺着这个弧形绕了半圈后,终于是看到舱门了,但是这舱门却是在我们的后面,很明显,我们是从船中一路绕道了船尾,正常来说,这舱门或者出口,应该是在我们的正前方才对,可到船尾后,就是一个向右转弯的大弧形了,等拐过来后,一个比较大的船舱门就出现在我们右侧了。

  焦八站在舱门口,很疑惑的嘟囔一句,“转了半圈,这不又转回来了吗。”

  “我也发现了,这鬼船,走了这么半天,就一个船舱,你说...麦老他们现在到哪了?”我随口问了一句。

  焦八侧头看我一眼说,“谁知道了,但愿他们能找到棺木吧,义哥,咱俩把舱门打开,先进去看看再说。”

  我们俩个人守住一边,开始用力的拉舱门,这船舱门很大,比一般的船舱门要大上好几圈,看起来更像是那种仓库的大木门,这舱门几乎是没上冻,仅一口气的功夫,‘咣’的一声闷响,我和焦八两人就把这舱门全都给拉开了。

  还是老规矩,我们俩人迅速的向旁边躲开,等待了半分钟后,才猛的举枪转过身来,船舱内是一片漆黑,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,一切都显得如此安静。

  我打着手电先往里面照了照,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手电的光线居然照出几十米远,我扫视了一圈才发现,这里哪是什么船舱啊,简直就快赶上一个足球场大了,

  “我的天呐,这里这么大啊。”我顿时就惊呆了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过道处的两侧没有船舱了,感情这中间有一个如此巨大的船舱,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。

  焦八倒是显得很镇定,“嘘...别说话,我们下去看看。”




  船舱口处有一排向下的梯子,我们俩人打着手电,顺着梯子就走了下去,这梯子大概能有二层楼那么高,等我们走下去以后才发现,这里面似乎空荡荡的,好像什么都没有。

  我们两个人走的很慢,我在焦八的耳边小声说,“这里这么大,怎么什么都没有啊?”

  手电光什么都照不到,连个摆设都没有,而且最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这么大的船舱,到底是干什么用的,当今的客轮,要是拥有这么大的船舱,那都是用来开办舞会的,一般都是上层人士娱乐消遣用的,可这古代人用这么大的船舱来干什么?我唯一能想到,就是运送牲口,或者是奴役。

  “我也不清楚,咱们先四处看看吧。”

  正当焦八话音刚放的时候,突然间,在前方的一个角落里,传来几盏手电光,这手电的强光,使得我们两人都睁不开眼睛,我赶忙用手挡住了眼睛,“谁在那?”我低吼一声问道,同时也把自己的手电照了过去,我们双方的距离最少得有二三十米远,强光的干扰,使我眼睛有点发花。

  这时我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传来,“忠义,焦八?真的是你们俩啊。”是麦老的声音,随后我就听到了凌乱的脚步声,很快,麦老和珍妮他们就走了过来。

  “等一等,麦老?你们几个是从哪过来的?”焦八猛的抬起枪,直接对准了他们,同时用手电从上到下打量着对方,从他的动作和语言就知道,他是在怀疑他们,说来也奇怪,焦八这次真是额外的小心。

  “你这是在干嘛?怀疑我们啊?”珍妮有些不愿意的问道,同时又看了我一眼,我几个人的手电光相互照着对方,我没说话,焦八做事还是有分寸的,这种场合,提防点也是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