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
 

来扒一扒,这些年出海遇到的恐怖事件


作者:圣旗轩  分类:鬼话

  83 优雅琴声










  “呵呵,没办法,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我做点防备总是没错的。”焦八冰冷的说道,他手里的枪依旧举着,丝毫没有放松警惕。

  麦老笑了一下说,“真的是我们几个,你好好看看吧。”他说着话的时候,就把双手举了起来。

  焦八随即也把枪给放下了,“对不住了,出了点事情,搞的我和义哥多少都有点神经质。”

  “出什么事了?李欣他们几个人呢?”常山一句废话都没说,直接走了过来。

  我冷着脸说,“就是这个事,我们中途回去的时候,李欣他们几个...不见了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不见了?这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呢?”麦老一听这话,顿时也很惊讶。

  “我们俩也不知道,回去的时候人就不见了,当时把周围都找遍了,只找到了李欣留下来的这条手链,附近也没有血迹和搏斗过的痕迹,焦八猜测,可能是中了迷香之类的东西,然后又被什么东西给掠走了,我们俩就顺着左边的岔道口,一路追到这来了。”我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,又随手拿出李欣掉落的手链。

  珍妮接过手链看了看,一脸紧张的说,“这确实是李欣的,天呐,她不会出什么事儿吧?”

  焦八这时开口说,“这个还不好说,他们人到底在哪,我们根本就不知道,看来咱们只能盲目的找了。”

  我咒骂一句,“他妈的,连一点线索都没有,要是在这艘船上还好办,大不了翻他个底朝天,就怕被弄到别的船上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常山冷静的说,“大家伙先别着急,你们想一下,李欣他们的失踪,很有可能就是要打乱我们的思维。”

  “打乱思维?你什么意思?”我脑子有点乱,愣是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“常山大哥的意思很简单,可能李欣他们的失踪,目地就是要干扰我们找到那棺木,他们失踪了,我们肯定会去找他们,这样一来,我们也就把棺木的事情给扔到脑后了。”焦八接话说道。

  “这是两回事吧?找棺木跟找人,不发生冲突啊。”马丁随口说道。

  “拜托,用你那脑子好好想一想,要是找人的话,肯定会费神,那棺木的事情到最后指定就要搁浅,很容易形成一个这样的局面,人和棺木不但没找到,还有可能把我们也给搭里面。”常山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  “常山大哥说的对,这必然会干扰我们找棺木,那你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我焦急的问道,这可是人命关天啊,李欣的失踪,让我心神不宁的,这里实在太复杂了,复杂到是小岛的几倍之多。

  常山把我们聚集到一起,打了个最简单的手势,意思就是继续找棺木,其他的事情全都扔掉,我也明白他的意思了,既然对方不想让我们找到棺木,那我们就必须要找到它,或许这也是能解救李欣他们的唯一办法,行不行只能试试了,毕竟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。

  而焦八这时又问道,“对了麦老,你们是从哪过来的。”

  麦老拿手电一指,“就在那下来的,那上面有个舱门。”按照麦老所指的方向,这个舱门,跟我和焦八所找到的舱门正好对着,一个是在船头的方向,另一个在船尾的方向,是船舱的最两端。

  焦八眯着眼睛说,“我明白了,你们是一路直达到这里,而我和义哥走的这条路却是绕道的,只是我想不明白,这古船为什么要设计这么一条路呢?”他摸着下巴,眉头紧锁思考着。

  麦老急忙说,“先别考虑这些了,咱们得抓紧时间找棺木,大家散开,把这里搜查一下。”

  可就在他话音刚放的时候,突然间,四周传来一种美妙的乐(yue)声,我们几个顿时就愣住了,这漆黑的船舱里,哪来的乐声呢?我们站在原地,打着手电四处查看,可根本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这声音很优雅,开始很慢,可后来听着听着就变成了某种旋律,这好像是古琴的演奏的声音,没错,绝对是古琴的声音,琴声回荡在整个船舱里,让我原本慌乱的心,居然慢慢的平静了下来。

  随后又是琵琶的琴声传来,这两种乐器似乎在交流,演奏着一段扣人心弦,美妙动人的乐曲,这乐曲很古典,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曲目,但我却能听出来,仿佛是在诉说着古人的情怀和对音乐的智慧。

  这乐曲时而高,时而低,时而欢快,又时而悲伤,就像那高山的流水一般,循环不断,无论它怎么流淌,最后又会回到原点,在这漆黑诡异的空间里,这悦耳的琴声,似乎成了最鲜明的对比,把那原本恐怖的气息,已经完全给冲淡了,留下的只有让人回味无穷的丝丝情意。

  这时,忽然又传来了笛子的声音,当这多种乐器在共同演奏时,似乎把乐曲代入了高潮,这动听的音乐像是飞舞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,又像是明媚的阳光在抚照着大地,也像是清澈的泉水在山间流淌,有时候,又像是璀璨的星辰,在夜空中点点闪烁,实在是美妙至极,让人流连忘返。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听到这古典音乐响起的时候,我浑身上下都放松了许多,内心的压抑感也不见了,整个人很舒服,是那种从里往外的舒服,疲惫的感觉,似乎在这一刹那的时间里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,让人心情愉悦又舒畅。

  “这...这是个什么声音?”马丁楞头的问道。

  “是古琴和琵琶,可这声音从哪传来的呢?”珍妮轻声回答道。

  “大家原地别动,小心周围的一切。”麦老始终保持着冷静。

  可我发现,除了他以为,我们所有人都陶醉在了这优美动听的旋律中,珍妮和马丁两人,居然还闭上了眼睛,看起来时分的享受。

 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沉醉在这优美而又带着一丝伤感的琴声中时,突然间,我发现周围有光亮了。

  我定眼一看,很是吃惊,在这大船舱的四周,居然亮起了灯,没错,就是灯,不是火把,是那种铜制的煤油灯,在围绕着整个船舱一个一个的点亮,少说得有几十个之多,正好把整个船舱给围上了。

  等所有的灯都点亮以后,整个船舱就从黑暗瞬间回到了光明,这太不可思议了,而等船舱被点亮以后,我们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了,谁都不敢相信,我们居然会看到这么一副美丽的画面。

  这哪里还是什么船舱啊,这里简直就像是一座小宫殿,虽然没有皇宫那么宏伟气派,但是这里的建筑,却一点也不亚于那些王公大臣的府邸。


  整个船舱简直是富丽堂皇的,四周的舱壁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,有龙,有凤,龙在上,凤在下,龙凤紧紧的交缠,似乎象征着龙凤呈祥,可以称得上是雕梁画栋的工艺了,简直太美了。

  而我们脚下也不再是木质的船底,虽然不是用金砖铺成的,但是却银光闪闪,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,那银色的光芒,就像白银一样耀眼,我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汉白玉,可以称之为富丽堂皇了。

  在船舱的中间,还有六个大柱子,不过奇怪的是,这六根柱子居然是方形的,正常来说,一般这种古代建筑的柱子都是圆形的,几乎都是用一棵正树来完成的,很少有用方形的柱子。

  尤其是这种宫殿一样的建筑,更是少之又少,几乎就是没有,但也正是这六根方柱,才把整个船舱给支撑了起来,不过这六根方柱看起来,比圆柱还要宏伟,这种感觉不好形容,仿佛可以顶天立地一般,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观,这整个船舱看起来不敢说是金碧辉煌,那也是万中挑一的。


  而最让我们惊呆的是,我们所处的位置是船舱的中间,在我们的左边,坐着一排美丽端庄的女子,她们都穿着古代的衣服,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,但从服装上来看,应该是明朝的服饰,明朝汉人时期的服装,还是比较明显的,跟蒙古帝国和满清王朝有着最本质的区别。

  这正中间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在弹奏古琴,无论是看外表还是气质,她都属于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了,她身穿粉红色的衣服,上面似乎还带着花纹,那举手投足之间,都透着一股让人不可抵挡的魅力,她目光直视着我们,嘴角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,那勾人心魂的眼神,简直可以迷倒万千男人了。

  这个女人甚至可以说是国色天香了,这一点都不夸张,她实在是太完美了,完美到让女人都会嫉妒,男人都会臣服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呢,就算是拿珍妮和李欣来与她相比,都要显得稍逊一筹了。

  她那一举一动,都表现出当时女人的最高才华和最佳修养,而古琴在她手里所演奏出来的乐曲,更是堪称一绝啊,每一个音符都能激荡起我的内心,这一刻,我突然内心澎湃了起来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感涌上心头,心跳在不停的加速,我有点痴迷了。